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

字数:774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苏云面色凝重。

    仙道宇宙与道界宇宙的交汇已成定局,他可以阻挡这次混沌大潮,或许也可以阻挡下一次大潮,但两个宇宙迟早会撞在一起,那时候只怕混沌钟也无法将两个宇宙震开!

    因为,两个宇宙的距离越来越近,按照这个趋势,恐怕要不了几万年两个宇宙便会彻底接壤,成为一体!

    仙道宇宙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没有仙道的道神,当两大宇宙接壤,只怕对仙道宇宙来说是灭顶之灾!

    仙道宇宙必须有自保的实力!

    “帝混沌必须复生!有他在,足以震慑道界宇宙的强者,不至于在第一次接触时便全面崩溃。帝混沌复生,必须要有一尊本土道神,修炼仙道的道神!”

    又过去数百年,苏云坟墓旁边,天后陵墓中传来动静,天后从棺椁中醒来,走出自己的坟墓。

    她的尸身中诞生出新的性灵,迷茫的走在这个小世界中,好奇的东张西望。

    “姐妹!”莹莹叫住她。

    天后回头,迷茫的看着莹莹,笑道:“你叫我?”

    莹莹飞上前去,与她说话,回来后忍不住大哭,向苏云道:“她已经不记得我了!”

    此时的天后,已经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从前的那个天后,终究还是故去了。

    鱼青罗来到这里,接她前往帝廷,道:“道友,你前世是我名义上的老师,今生我来教你。”

    天后浑浑噩噩,道:“老师,我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

    鱼青罗沉吟片刻,道:“你便叫巫仙儿罢。”

    巫仙儿很是开心。

    又过了不久,仙后的尸体中也有新的性灵从执念中诞生,芳逐志亲自来接她,她像是一个少女,天真烂漫。

    “小哥哥,你是谁?我是谁?”她询问芳逐志。

    芳逐志道:“你叫芳思,是无双的女帝。”

    又过了许多年,冥都大帝的尸身中诞生了新的性灵,他白衣胜雪,纯真如同白纸。

    言映画、左松岩、应龙、白泽等人赶过来,抢着与他结拜,把冥都吓得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

    “有人要害我!”

    他躲到苏云这里,向苏云和莹莹诉苦道:“他们这些大人物要与我结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们多半欺负我年轻,要成为我兄长使唤我!”

    苏云与莹莹对视一眼,当初冥都与他们俩结拜的时候,他们心中也是这么以为的。没想到从冥都尸身中诞生出的新生命反而总是担心别人占他便宜,不爱结拜。

    苏云道:“那些人是欺负你新生,要占你便宜,我赐给你名姓,他们就算与你结拜也占不到你的便宜。今后你便叫仲伯,姓冥。”

    莹莹笑道:“仲者,排行第二也,伯者,排行老大也。老大老二都被你占了,你还需要怕谁跟你结拜占你便宜?”

    冥仲伯大喜,于是离去。

    世间的道境九重天越来越多,苏云留下的先天神井也自源源不断从混沌海提炼仙气,维持第七仙界的仙气充沛,至今为止,第七仙界尚未见衰败的迹象。

    但这些年轮回圣王却变得疯狂起来,不断复生帝忽四下里破坏,杀之不尽,诸帝反而被屡屡重创。

    这万年来,帝倏、裘水镜、晏子期、柴初晞、柴绕峰、苏劫、牧浮生等智慧高绝之辈推演参悟道境十重天,以各种手段来印证十重天,各自获得不菲的成就,能够形成道境十重天的虚影!

    然而想要让道界化作真实,进入其中,那便千难万难。

    东君芳逐志,西君师蔚然,更是第一仙人,拥有着惊人的资质悟性,两人气运两分,但为了突破,便常年聚在一起,很少分开。

    另一边,鱼青罗在尝试进军道境十重天,久久无果之后,告别苏云,前往第八仙界。

    那里有诸圣建立的各大圣国、圣教,印证圣人理念,她在穷途末路之时决定化圣为凡,把自己当成凡人,进入人们之中,去体会最终的圣道。

    至于梧桐,趁着鱼青罗离开之后来幽会苏云,只是每次都得手却也无趣,索性回到广寒山,参悟自己的魔道道界。

    苏云调动轮回圣王分身,前往道境八重天追杀鱼青罗,又派出一尊分身攻打广寒山,正在对自己妻子和情人痛下杀手之际,幽潮生找过来,询问道:“苏道友,你觉得谁才是第一个修成道境十重天之人?”

    苏云略略沉吟,道:“帝倏聚集天下智者,参悟道境十重天,最有希望第一个突破。他拥有史上最强的大脑,又有裘水镜、晏子期等智者相助,第一个突破的人,理当是他。”

    幽潮生道:“不然。帝倏智慧虽高,身边智者虽多,但在各种大道上统统发力,想要齐头并进,很难做到。苏道友之子苏劫,聪明伶俐,又有帝混沌和外乡人的教导,还有你耳提面命,柴氏两位智者的指点,我觉得他才可能第一个突破。”

    苏云摇头道:“苏劫虽是我儿,但成亲之后便与青青腻在一起,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不足以突破。”

    莹莹撇了撇嘴:“随谁?”

    苏云没有理睬她,继续道:“幽道友的儿子幽清光,继承了道友的三瞳,又有你这尊两世道神的指点,或许会第一个修成道神。”

    幽潮生道:“吾子清光是仗着我的三瞳血脉,以及我留下的功法,而且常来我这里听讲,这才修成道境九重天。对于道境十重天,他的个人积累远远不够,他没有多少自己的东西。帝后如何?”

    苏云摇头:“她继承旧圣绝学,开发新学,所学太多,想要突破千难万难。帝混沌和外乡人虽然当初对她很是看好,但我不觉得她能第一个修成道神。”

    幽潮生皱眉,又询问道:“那么魔帝梧桐呢?”

    苏云再度摇头:“梧桐在浩劫之中参悟出无上魔道,她的资质悟性自然是非凡,但是她汲取众生的魔性而演化魔道,她的魔道也因此囊括了太多种类。想要让一千八百种魔道同时修成道界,难度只怕难以想象!”

    幽潮生默默点头。

    倘若梧桐做到一千八百种魔道同时修成道界,其修为实力只怕还要远超自己,想一想便知道不太可能!

    莹莹道:“小幽,你问他有什么用?他自己连道境九重天都没有修炼到,却对道境十重天指指点点。”

    苏云黑着脸,轮回大道一动,莹莹便化作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

    “还是轮回大道好用!”苏云心中暗赞。

    幽潮生见状,笑道:“苏道友既然炼化了轮回圣王,精通轮回大道,何不借轮回大道窥探未来?”

    苏云迟疑一下,道:“你和我都算是外乡人,一举一动,早就影响仙道宇宙的轮回,未来只怕混沌不堪,没有查看的必要。”

    幽潮生道:“试一试总是无妨。”

    苏云调动法力,催动轮回大道,将第七仙界的过去和未来一统,化作一道轮回环。

    只见这道轮回环中岁月如长河,各种画面都是河中的水珠、浪花,苏云拨动这道轮回长河,岁月飞速逝去,如江水东流。

    那河水突然变得混沌一片,显然是苏云、幽潮生这两个外乡人的影响,再加上仙道宇宙与道界宇宙的相交相并,造成未来一片混沌。

    苏云散去这道轮回长河,道:“我也要闭关潜修一段时日,倘若将来无人能够修成道境十重天,那么我来为帝混沌续命。”

    幽潮生皱眉道:“你为帝混沌续命?倘若帝混沌大限一到,无论第七仙界还是第八仙界,所有仙道都会瓦解,直接化作劫灰!那时,你为他续命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苏云面色平静道:“总要试一试。”

    幽潮生只好由他。

    苏云入定下来,催动轮回大道,让自己进入轮回之中。

    轮回中岁月只是数字,他炼化了轮回圣王,掌握了轮回大道,可以在短时间经历无穷岁月。对别人来说时间过去一瞬,对他来说却有可能已经过去了数万年!

    轮回中,苏云细细参悟鸿蒙,穷绝了智慧。

    他穷尽漫长的光阴去寻找完善鸿蒙,寻找进一步突破的可能,时光荏苒,他坐在那里,思索大道的真相,思索何谓真正的一,真正的鸿蒙。

    他不记得自己用了多少年光阴,或许几百万年,或许几千万年,也或许是几亿年。

    他在轮回中变化,转世,化作一个个生命,去寻找更多的可能。

    这期间,他道心蒙尘,肉身元神不自觉的衰老。

    对于别人来说,只是过去几年的时间,但对他来说,过去的岁月实在太久远了。他回忆起自己的亲朋好友,他们的音容笑貌已经变得模糊朦胧,混沌一片。

    他在时光之中孜孜不倦的寻找答案,然而就像是轮回圣王所说的那样,在轮回中闭关,没有经历其他机缘,根本无从突破。

    他尝试了无数种可能,鸿蒙符文依旧不曾完美,依旧存在着破绽,他依旧无法进入道境九重天。

    苏云闭关的时间更长了,莹莹百无聊赖的在这个世界中飞来飞去,偶尔去寻幽潮生聊天,有时候变成厉鬼模样捉弄一下前来祭奠苏云的人们。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混沌大潮的日子,莹莹和幽潮生早早的来到苏云闭关之地,只见轮回的光芒跃动,显然苏云也算好了日子,准备出关。

    “苏道友闭关近万年,一定大有收获吧?”幽潮生向轮回中张望。

    过了片刻,轮回的光芒散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翁出现在他们面前,颤巍巍的打量他们。

    莹莹飞到跟前,细细观察这个老翁。

    那老翁也在打量她,过了良久,他古老的记忆被翻到六千多亿年前,这才道:“莹莹,是你吗?”

    莹莹哇的一下哭出声来:“士子,你怎么会老成这样?”

    “没有人能指点我了。”

    苏云老眼昏花,还有些耳聋,大着嗓门道:“从前帝混沌还可以指出我的道境七重八重如何突破,但现在到了九重,他也指点不了,我只能摸索。我不断摸索,用的时间越来越久,就变成这样了……我记不清当年的我是什么样子了……”

    幽潮生皱眉,着急万分:“混沌大潮将至,苏道友却变成这幅模样,这可如何是好?”

    莹莹抹去眼泪,道:“小幽,你去请梧桐过来。”

    幽潮生眼睛一亮,喜道:“莹莹姑娘的意思是让他见到所爱之人,唤醒少年时代的记忆吗?”

    莹莹摇头:“士子喜欢漂亮姑娘,我想他见到漂亮姑娘便会想着自己若是还年轻,那该多好。他这样想,多半便可以变得年轻了。”

    幽潮生面色古怪,摇头去了。

    过了不久,梧桐来见苏云,红裳从老翁的面前拂过,红裳过后,露出一张绝美的面庞。

    苏云痴痴的看着她,少年时代的记忆不断涌来,与梧桐的点点滴滴,纷纷苏醒。伴随着这些记忆的苏醒,他遗忘的许许多多面孔又自变得鲜活起来。

    他的容貌,他的元神,也在不断变得年轻。

    “我没有说错吧?”莹莹在幽潮生耳边悄声道,“士子只要看到漂亮姑娘,便精神起来了!”

    幽潮生喃喃道:“不是爱情唤醒他的吗?”

    伴随着少年时代的记忆的觉醒,苏云只觉长达六千亿年,无数次转世轮回的记忆也变得无比清晰,清晰得像是一张张画面烙印在他的记忆中。

    他从六千亿年后回到六千亿年前,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何谓唯一。

    他站在梧桐的面前,看着少女飘动的红裳,却仿佛屹立在当下,他的身影,映照着六千亿年轮回中的无数个自我。

    那些自我苦苦追寻,苦苦求道,在这一刻所有的自我做到了一统。

    苏云屹立在天地间,如道一般弥高,幽深,广大。

    梧桐和幽潮生看着苏云,看到了自己的道在他身上的映射,就仿佛在看着一面镜子,心中惊疑不定。

    他们看不懂而今的苏云的境界,到底到了哪一步。

    道境已经无法归类苏云而今的境界。

    这时,天地间传来轻微的震动,这种震动像是道的震动,引起梧桐和幽潮生体内的大道的共鸣。

    他们惊讶的四下寻觅,却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不仅他们,帝廷的每一个灵士仙人,乃至帝境存在,也都感受到这股奇异的震动,他们体内的大道被唤醒,轻快的共鸣,与那天地间的震动琴瑟相合。

    “这是怎么回事?”人们惊疑不定。

    “有人要成为道神了。”

    幽潮生突然道:“此人正在用自己的道,烙印天地。”

    莹莹迷茫道:“他(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