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旧情难断

字数:660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半年后,苏云与幽潮生的头颅升起,化作北冥上空的两颗新星。

    这两颗头颅中时常有道音传来,极为玄妙,传闻是云天帝与幽道神不灭的英灵试图将自己的道法神通传递下去,让人们拥有抗争轮回圣王的手段。

    这两个世界中有着各种不可思议之地,充满了神秘,有人在一片迷雾中见到了苏云的“灵”在那里徘徊,追上前去,苏云的“灵”甚至为他传道,指点他如何修行。

    还有人在世界中寻到了无上剑道,那是九重天剑道,剑芒锋利无匹,剑光中蕴藏着一个个奇异的世界!

    还有人进入其中,看到了跃动的弦组成的道界,在里面可以参悟道境十重天,修行事半功倍。

    甚至还有传闻,他们在道界中遇到了幽道神,这位道神的道灵为他们解惑。

    红罗与左松岩便在这里见过苏云和幽潮生的“灵”,得到过他们的指点。

    帝忽也听到了这个传闻,兴冲冲的跑过来,打算独吞这两个世界,不过他进入这两个世界中却屡屡遇险,甚至遇到苏云和幽潮生的“亡灵”,险些三百六十尊血肉分身统统葬送在此地,只得落荒而逃。

    帝忽从这两个世界中逃出之后,便发现了一件骇人的事情,那就是他三百六十尊分身的所思所想不再相同!

    他们的思维意识,不再相通!

    他的每一个分身,都变成了独立的个体!

    “我死了?”

    三百六十个帝忽冒出同样的念头,“我被苏云的亡灵杀了?”

    这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同时冒出同样的念头了。

    他的死亡来得极为奇特。

    真正的帝忽,会统一所有分身的思维意识,他们会有相同的所思所想,当这些分身的思维和思想不再相同,那么便说明真正意义上的帝忽已死,活着的是一个个独立的生命。

    帝忽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只知道自己在苏云脑袋所化的世界里见到了苏云的虚影,想来是苏云的亡灵,然后自己便死了!

    不过在其他人眼中,帝忽并未死,他只是像轮回圣王一样,不能一统分身。

    他的分身也是修为绝顶的大帝,修为实力深不可测!

    三百六十个帝忽统治了第七仙界大大小小的洞天和世界,只有帝廷仗着苏云和幽潮生脑袋所化的世界威慑帝忽,还能保全自身。

    之后的数十年间,各地涌现出不知多少天才,纷纷赶往帝廷,学习最高深的功法神通。

    帝廷中强者越来越多,各种思潮交流碰撞,热闹无比。

    期间,晏子期修成道境九重天,这位强者却没有镇守帝廷,而是留下自己的大道书,挑战盘踞在钟山洞天的帝忽分身。

    晏子期淤血一战,斩杀这尊大帝,治好伤势之后径自进入星空,前往冥都大墓。

    又过十年,丹青成帝,妙笔生花,在留下自己的大道书之后,挑战盘踞在少辅洞天帝忽分身。

    丹青帝三百种大道,惊艳了世间,斩杀这尊帝忽之后,也赶往冥都大墓。

    次年,韩君修成道境九重天,杀帝忽分身于传舍,进入冥都大墓,不知所踪。

    二十年后,红罗成帝,斩帝忽分身于太阴。红罗帝命人沟通第八仙界,自己则只身进入冥都大墓。

    又过十七年,言映画成帝,诛帝忽分身于摇光,言帝迎接第八仙界使者,沟通两界往来。

    随即言帝进入冥都大墓。

    再过十八年,池青鱼修成道境九重天,诛帝忽分身于天樽。青鱼帝建设星门,方便第七仙界与第八仙界的交通,随即前往冥都大墓。

    又过五年,幽清光修成道境九重天,杀帝忽分身于六甲。

    又过数十年,应龙、白泽苦修,达到神帝境界,斩帝忽分身于长垣、天关,赶赴第八仙界传道。

    两尊神帝传道十年,进入冥都大墓。

    之后几百年,第八仙界的诸位圣人返回帝廷求学,在天书院见证了数以万计的大道书,学得无上妙法,又进入苏云、幽潮生的头颅所化的世界。

    自那之后,两界之间道境九重天便渐渐多了起来,不断有人成帝的消息传来,也不断有帝忽被斩杀的消息传出。

    不过,其他帝忽联手,越来越难杀。再加上新帝总是要进入冥都大墓,没有帝级存在留下,帝忽也是越来越难杀。

    这是前所未有的时代!

    从第一仙界至今,帝境存在屈指可数,从未有过哪个时代会像第七仙界一样诞生出这么多的道境九重天,也从未有过哪个时代会面临如此庞大的压力!

    这段时间,前后进入冥都大墓的帝级存在超过百数,因此冥都墓也被称作百帝墓。

    传闻帝境的存在进入其中永远也不会出来,那里便是诸帝的不祥之地!

    突然有一天,百帝墓从内部开启。

    只一刹那,百余位的气息震撼宇宙乾坤,他们是最终的获胜者,诸帝的气势联合在一起,向高高在上的轮回圣王发起挑战!

    轮回圣王并未前来,来的只是轮回圣王的一个神道分身。

    百帝大败,败得很彻底,哪怕是最为强大的魔帝梧桐、圣帝鱼青罗、东君芳逐志、西君师蔚然,也被轻易击败!

    轮回圣王神道分身并未杀他们,而是羞辱一番,施施然离去。

    诸帝垂头丧气,回到帝廷,鱼青罗、梧桐、柴初晞、苏劫等人虽然早在冥都大墓中,便听到苏云战死的消息,但是亲眼见到苏云的头颅所化的世界时,依旧难掩悲伤。

    他们来到这个小世界中,将冥都大帝、天后、仙后等战死的大帝安葬在这里,与苏云、幽潮生为伴。

    诸帝也为苏云立碑,设衣冠冢,祭奠苏云。

    鱼青罗取出莹莹所化的小破书,放在祭坛上,低声道:“书怪和主人是最要好的朋友,比妻子还要亲密,或许莹莹也想留在他身边吧。”

    众人洒泪,黯然离去。

    过了几日,鱼青罗思念亡夫,重回这里,却见祭坛上的小破书不翼而飞,不由怔了怔,急忙打量四周。

    她心思细腻,心道:“这里是我纪念死鬼之地,好歹我也是当年的帝后,而今的圣帝,在这里布置下重重封禁,除了轮回圣王以及帝倏,谁能破解我的封禁进来?而且……”

    她目光闪动:“而且四下的封禁并未被破解!谁能在不破解我的封禁的情况下进入祭坛,带走莹莹?而且莹莹已经被打回原形,上面的文字几乎完全消解,带走她又有什么用?”

    鱼青罗想到这里,突然落泪,哽咽道:“陛下,是你思念莹莹了,这才带走她对不对?为何陛下不带走妾身?未亡人遗世独立,没有了陛下,岂不孤单?还请陛下的灵现身一见,指点妾身迷津!”

    她哭了半晌,四周没有任何动静,继续道:“我知道了,陛下不见我,一定是让我忘记故人,珍视现在,展望未来。陛下是想让妾身走出悲伤,再找个如意郎君。”

    鱼青罗感动莫名:“妾身明白陛下的心意,在恪守妇道之余,一定再觅新欢。妾身已经在冥都墓中守寡几百年,想来再嫁的话,陛下也会妾身开心。”

    她欣喜道:“陛下没有说话,一定是答应了!咦,陛下坟头长草了,真绿呢!”

    这时,突然迷雾涌来,很快将坟地和祭坛笼罩。

    鱼青罗圣心通明,心中冷笑,走入迷雾中,远远只见苏云和莹莹站在雾气中,朦朦胧胧,像是灵,没有实体。

    鱼青罗径自向他们走去,道:“陛下终于舍得见妾身了?莹莹也被陛下救活了?”

    莹莹满脸煞白,幽幽的飘了过来,声音中没有任何情感:“娘娘,我们是灵,已经死掉了,死得很透彻的……”

    “我要改嫁!”鱼青罗断然道。

    莹莹苍白的脸上冒出一根根黑色的墨迹,回头无助的看向苏云,耸了耸肩头,表示爱莫能助。

    苏云飘来,面色苍白没有血色,开口道:“青罗……”

    鱼青罗打断他的话,冷笑道:“陛下的性灵是否是由鸿蒙组成?大道不灭我不灭,一个鸿蒙符文便可以复生的云天帝,剩下了由鸿蒙符文组成的灵,又怎么会死?你既然抛妻弃子,背弃海誓山盟,无情无义,那就休怪我改嫁!”

    莹莹无奈道:“士子,你看我没说错吧?娘娘聪明得很,你瞒不过她的!”

    苏云叹了口气,走上前来,道:“青罗,我并非要抛弃你,而是担心轮回圣王会对我对你们下手,这才忍痛不与你相见。我假死一事,不能让轮回圣王知道,否则定有灭顶之灾。”

    鱼青罗投入他怀中,哽咽落泪:“妾身知道,只是太思念夫君,这才出言相逼。”

    苏云动情,轻轻抚摸她的秀发,道:“我知道,但又担心你真的改嫁了,所以不得不现身。我也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我被轮回圣王伤的太重,若是被轮回圣王发现我还活着,你我夫妻只怕天人永隔……”

    鱼青罗抬手捂住他的嘴,摇头道:“你放心,妾身不会再来了。”

    两人情到浓处,莹莹便准备记录,却又被重重迷雾封锁,始终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大怒:“谁说书怪和主人的关系比夫妻还亲密?出来,老娘打死他!”

    鱼青罗面带春光,匆匆离开,回到帝廷。

    她还未落脚,突然眼前红裳飘动,梧桐走来,两人对视一眼,梧桐露出诧异之色,道:“娘娘,以往我总难以魔心撼动娘娘的圣心,为何今日突然撼动了一下?”

    鱼青罗固守道心,笑道:“你再试一试。”

    梧桐目光闪动,摇头道:“没有必要。你的圣心动摇,转而又在刹那间恢复如初,我无法入侵。”

    她飘然而去,道:“我听闻轮回圣王复活了几个帝忽,正准备前去平乱。娘娘既然来了,那就不妨去除掉这几个帝忽。”

    鱼青罗闻言,于是命人打听作乱的几个帝忽的下落,匆匆前去平乱。

    梧桐待鱼青罗离开,立刻来到苏云头颅所化的小世界,红裳在她身后飘飞,猎猎作响。

    “叔傲,你留在外面!”梧桐道。

    焦叔傲闻言,止住脚步。

    梧桐来到苏云墓前,看了看墓碑,突然道:“鱼青罗露出了破绽,被我攻克道心,在刹那间探知到她的喜悦从何而来。现身吧,苏师弟。”

    “士子你看!”

    莹莹的声音传来:“我就说吧,你喜欢的都是一些脑瓜子聪明的女人!你就该找一些蠢笨的……”

    苏云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莹莹,她根本没有攻破青罗的道心,故意诈你的!”

    迷雾涌来。

    莹莹和苏云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的从雾中飘了过来。

    梧桐哼了一声:“我听到了。”

    两人这才老实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