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与道同

字数:708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轮回圣王一心要与苏云斗法,分出个胜负,幽潮生便顿时遭了秧。

    轮回飞环中,他的境遇实在古怪离奇。

    飞环中的世界变幻,一条小溪边头戴斗笠的隐士吟哦做歌,手持鱼竿,溪水潺潺清澈,鱼儿像是游在空气中一般,皆若空游无所依。

    那些游鱼围绕着鱼钩打转,却并不上钩,隐士丝毫不以钓到鱼儿为乐,只享受钓鱼的过程。

    这时却听得钟声响起,隐士抬头上望,只见天空中悬着一个朴素的大钟,静谧而悠然。

    “苏云道友,你虽然道法颇为精妙,只是你可知鱼儿的记忆有多久?”

    那隐士笑着数数,道:“一,二,三,四,五,六,七。”

    而溪水中一条围绕着鱼钩打转的鱼儿却清醒过来,嘴里吐出泡泡:“糟了!我又中了轮回圣王的道儿!等一下,我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此时,正值那隐士数到七这个数字。

    幽潮生所化的鱼儿茫然的摆了摆尾巴,又一次跌入轮回之中,依旧是变成原来那条鱼。

    “当——”

    钟声响起,幽潮生再度清醒,不由毛骨悚然:“好厉害!轮回圣王果然……轮回圣王是谁?”

    “当——”

    幽潮生惊恐莫名:“我变成了鱼……我本来就是鱼啊,为何还要害怕?”

    那口大钟突然当当震动,钟声不断,幽潮生这才清醒过来,思维得以连贯,急忙催动道界,调动五弦,在先天一炁的统御下化作大一统神通,轰开轮回飞环的镇压!

    那溪边隐士却丝毫不惧,只是微微一笑,便自隐去消失。

    幽潮生扑杀个空,身形刚刚来到那隐士所在的位置,顿时眼前一片虚晃,神智模糊。

    枫林边,一辆马车停顿下来,车窗打开,只见车里坐着几个读书人,看着满山秋叶,忍不住生出赞美。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好诗!好诗!”

    就在此时,秋风萧瑟,吹得枫叶摇摇欲坠,突然钟声响起,响彻云霄,那枫树上一片枫叶突得悚然:“不好!我被轮回圣王化作一片枫叶,我要脱落了!叶子脱落,只怕就是我的死期!”

    风势突然加剧,只见那片枫叶凋零落下,就在脱落的一瞬间,突然化作幽潮生,飞速远遁!

    车中的读书人瞠目结舌:“这都能被你逃脱?”

    幽潮生奋尽所能,向天外遁去,猛然间突破天穹,心中大喜:“我终于脱困了!我修成道神,还要靠苏道友的相助才能脱困,真是惭愧!”

    苏云的玄铁大钟飞来,护住他的头顶,让那轮回飞环再无用处。

    轮回圣王杀来,幽潮生有苏云相助,五弦合一,心中不惧,径自迎上前去,笑道:“圣王,我尽管是证道体内道界的道神,修为法力不如你这个证道宇宙道界的道神,但论道行,你逊色远矣!”

    这一番搏杀,幽潮生手段尽出,终于拼得近乎油尽灯枯,却也将轮回圣王杀得遍体鳞伤,打断他的轮回大道。

    两人各自咳血,道伤难愈。

    轮回圣王不敢再拼,含恨而去,叫道:“幽潮生不愧是两世道神,我虽然不敌你,被你重创,但十三年后我将卷土重来!那时你救不了苏云!”

    幽潮生哈哈笑道:“你十三年后卷土重来,我难道便不会卷土重来?苏云,我保定了!”

    他径自折返会小世界养伤。

    经此一役,没有了轮回圣王的干预,苏云终于得以大展拳脚,迎战帝忽和劫灰仙,期间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

    然而十三年后的最终一战,苏云还是中了轮回圣王的暗算,死于帝忽之手。

    幽潮生一直筹备着与轮回圣王第二次决战,听到这个消息,呆立良久,突然嚎啕大哭。

    “我誓为苏道友报仇!”

    幽潮生于是力挽狂澜,拯救第七仙界于败亡之际,率领两个已经成年的儿子,诛杀帝忽,抗衡轮回圣王。

    终于,数十万年的征战中,幽潮生将轮回圣王斩杀,而他也被推选为天帝,史称幽天帝。

    这一日,幽天帝祭奠苏云,将苏云的玄铁大钟挂在陵墓前,含泪哽咽了良久,道:“我与道友相遇,原本以为道友是恶人,后来解除误会,相互扶持。我本欲与道友争夺天帝之位,公平一战,却不想道友先一步身陨。痛哉,痛哉……”

    第七仙界还是大道凋零,化作劫灰,不可避免的陷入末日之中。幽天帝率领将士,拯救百姓,迁往第八仙界。

    时光悠悠,到了第八仙界的末期,幽天帝因为修成了道神,不会劫灰化,但是其他人却不能做到这一步。

    他也无可奈何,只得前去寻帝混沌之尸。

    帝混沌之尸却也精气尽失,将要彻底陷入寂灭,向他道:“幽道友,我也无能为力了。我死僵了之后,八大仙界将会彻底死亡,大道不存。混沌海也会从四面八方压过来,道友好自为之。”说罢,溘然长逝。

    霎时间,八大仙界天空崩溃,长城瓦解,一切荡然无存!

    幽潮生目眦欲裂,大叫一声,只见天地瓦解,他所庇护的众生悉数在混沌海中灭亡,他的种族,他的亲友,他的爱人,没有一个能够在毁天灭地的大灭绝前保住性命!

    他拯救不了任何人,甚至自己!

    他奋力托天,然而混沌海水压下,让他骨断筋折,将他吞没!

    混沌海中,幽潮生挣扎,却发现自己所谓的道神,所谓的大道尽头,在吞噬腐朽一切的混沌海面前什么也不是。

    他的意识也渐渐归于混沌,即将彻底死亡。

    他意识朦胧之际突然听到了若有若无的钟声,他有些迷茫:“钟声?哪儿来的钟声?苏道友,云天帝,他不是在五百多万年前便已经死了么……”

    钟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震得他朦胧的意识也渐渐清晰起来。

    幽潮生猛然睁开眼睛,只见澎湃激荡的混沌海渐渐退去,一道无比明亮的光环浮现在自己的四周!

    轮回飞环!

    他还在轮回飞环之中!

    他根本没有跳出飞环的笼罩,依旧处在飞环内部的轮回世界之中!

    他击败轮回圣王,成为幽天帝,只是轮回大道对他人生的一次模拟,只不过这次模拟无比真实,甚至让他这等道神都分辨不出真假!

    就在此时,只听天外传来一个冷哼声:“又被你逃了出去……”

    幽潮生额头冷汗津津,汗流浃背,他这样屹立在大道尽头的存在,可以一统过去无数时间线,即便是轮回圣王这样的存在也无法干预自己从前的人生。

    但是对于尚未发生的人生,轮回圣王简直可以随意拿捏他,让他没有抵抗之力!

    这就是轮回大道,一种极端高等的大道,可以统御宇宙道界的大道。

    倘若换做他从前的弦宇宙,那么轮回圣王便是掌握弦宇宙道界的道神,不是他这等被道界控制的道神所能媲美!

    尽管他现在修成体内道界,比从前强大了许多,但依旧不是轮回圣王的对手。

    “轮回圣王也并非完美,他的轮回大道被人斩断,只剩下一小半,我还有机会!”

    幽潮生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一声钟响,轮回光芒旋转,他再度意识陷入混沌之中。

    轮回飞环外,轮回圣王轻咦一声,这次幽潮生落入轮回并非他催动飞环所致,而是另一股力量在调动轮回大道,让幽潮生跌入轮回!

    “这股力量从何而来?”

    他刚刚想到这里,顿时醒悟:“是那口钟!是苏云借我的封印,参悟出一部分轮回大道,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他立刻搜寻幽潮生的下落,查看苏云将幽潮生变化成什么模样和形态!

    “轮回飞环是我所炼制的宝物,我不像你们这些只有性灵而无元神的可怜尸虫,我完全控制至宝飞环!”

    轮回圣王调动飞环的力量,改变飞环内部世界,顿时整个世界在轮回之道的作用下大变模样,与从前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幽潮生落入你的轮回大道,你在轮回上的造诣不如我,在变化上不如我,便会落下痕迹和破绽!”

    轮回圣王皱眉,这次飞环中的世界更改,他并未发现幽潮生的踪迹,甚至连那口玄铁大钟也自消失不见!

    他急忙再度催动飞环,环中世界飞速变化,顷刻间化作数以千计的世界,每个世界都与先前的世界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然而让轮回圣王额头冒出冷汗的是,他依旧没有寻到玄铁钟和幽潮生!

    他现在比与幽潮生一战还要紧张,还要劳累,相当于连续千百次催动轮回飞环对抗道神。但他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寻出玄铁钟和幽潮生!

    “道与道同,道与道同……”

    轮回圣王呼呼喘着粗气,一颗颗眼珠子瞪得滚圆,喃喃道:“他的鸿蒙符文不是单纯的模仿我的轮回大道,而是成为了我的轮回大道的一部分,我做出改变,他无需做出改变,只需要让我来调动轮回大道即可!我大道不完整,分不出哪个才是他的……他找到了我的弱点!”

    他打个冷战:“他还在借机学习我!通过我催动飞环,学习我的轮回大道!我在成为他的老师!我不能让他得逞!”

    轮回圣王猛然祭起飞环,将飞环中的世界暴露出来,给玄铁钟和幽潮生逃出飞环的机会!

    他十六颗脑袋的额头冷汗滚滚,三十二颗眼睛,目不转睛,死死盯着轮回飞环中的世界,肉身提升到极致,法力提升到极致,随时准备对冲出飞环的幽潮生施以致命一击!

    他紧张到了极点,豆大的汗珠不断坠落下来,然而飞环中始终没有动静。

    轮回圣王等了一天,两天,三天……

    飞环始终没有动静。

    轮回圣王不敢有任何放松,始终盯着飞环中的世界,耐心十足。

    他足足等了半年之久,眼睛忍不住眨了一下,突然,异变陡生!

    “圣王,你先眨眼了!”

    幽潮生的大笑传来,猛然从轮回环中出现,弦律震动,扑向轮回圣王!

    轮回圣王却放下心来,十八手齐齐探出,疯狂向幽潮生轰去,笑道:“那又如何?你依旧不敌我!”

    “当!”

    他的十八手掌击中幽潮生,却发出钟响,轮回圣王看到眼前的幽潮生化作玄铁钟向后飞掠而去,顿时头皮发麻,只见钟后真正的幽潮生扑来!

    五弦归一,真正的大一统神通在幽潮生的手间爆发,趁着他的不备印在他的身上!

    轮回圣王听到自己体内大道被撕裂,被斩断的声音,怒吼一声,轮回飞环自幽潮生身后而来,斩在幽潮生身上!

    幽潮生的道神之躯顿时拦腰折断,他的头碰到了他的脚后跟,身体折叠在一起。

    轮回圣王十六颗脑袋齐齐吐血,吐得惊天动地,却见玄铁大钟飞回,来到幽潮生头顶,顿知失去斩杀幽潮生的机会,咬紧牙关收回飞环。

    飞环旋转,护送着他呼啸而去。

    帝廷,帝都。

    督造厂外。

    苏云仰头抬手,玄铁钟带着拦腰折断的幽潮生徐徐飞来,将幽潮生放下。

    苏云打量,只见这口大钟表面出现十八个巨大的掌印,不由露出笑容:“而今,我终于可以与帝忽争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