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与轮回圣王

字数:636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星河长城之战中,还是有一小批劫灰仙越过了天后等人所布置的星河长城,一路飞到第七仙界附近。

    ——星空深处的战争极为残酷惨烈,星河长城被摧毁了大半,帝廷将士死伤无数,有些漏网之鱼也是正常。

    这些劫灰仙的原本打算直奔第七仙界,不过却在路上发现一些有生命的星辰,于是便扑了过去。

    在这些劫灰仙与帝廷之间有一个小小的世界,生机盎然,天地元气甚是浓烈,甚至凝结成仙气,最是吸引劫灰仙的目光。

    尤其是这个小世界中有一些高大的黑石柱子,柱子之间仿佛是天生的福地,仙气无比浓郁。

    劫灰仙们向这个世界扑去,还未接近,突然那个世界中一道神通飞来,这些劫灰仙还未回过神来便被这道神通彻底抹杀!

    这道神通引起的波动,便是惊动苏云的原因。

    而施展这道神通的,正是幽潮生。

    幽潮生而今已经通过个人道界,修成道神,这些日子以来都是留在这里相妻教子,没有离开过半步。

    他察觉到劫灰仙扑向自己所在的小世界,面色一沉,便立刻出手。

    抹杀了这些劫灰仙之后,幽潮生向妻子香君道:“夫人,帝廷的将士已经挡不住劫灰仙,以至于这些劫灰仙杀到我们这里。倘若我不在,你们只怕都要死。我必须出手,对付这些劫灰仙!”

    香君道:“云天帝告诉你,让你听到钟声再出手挑战轮回圣王,他助你一臂之力。而今老爷听到他的钟声了吗?”

    幽潮生摇头道:“未曾听到。不过他被轮回圣王封印,虽然道行依旧极高,但实力却所剩无几。我知道我若是去灭绝劫灰仙,轮回圣王便必定出手对付我,但是倘若我灭绝了劫灰仙,就算败亡在轮回圣王手中,也保全了众生。如此一来,只是牺牲我一人而已。”

    香君心中难过,知道他有舍生取义之心,劝道:“老爷何不听云天帝的话,耐心等待几日?等听到钟声之后,再去对付劫灰仙。”

    幽潮生摇头道:“钟声代表的是他炼好了玄铁钟,但我原本也不指望他能靠玄铁钟给我多大的帮助。夫人放心,我此去,定然平息劫灰仙之乱,不教半个劫灰仙威胁到你们!”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书友大本营】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香君皱眉,又劝不动他,只好命人赶往帝廷报讯。

    幽潮生离开小世界,行走于星空之中,打算前往前线,忽然只见星空微微晃动一下。

    幽潮生微微一笑,不做理会。

    他继续前行,脚下有一道道流光的弦飞出,四面八方飞去,让星空变得异常绚烂。

    突然,星空扭曲,旋转,无尽的星空变成了一道明亮的圆环,四周的一切尽皆消失,只剩下那圆环中的一座紫府。

    幽潮生四下看去,已经完全寻不到第七仙界,也寻不到自己要保护的那个小世界,这时空之中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个人。

    他还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大道,感受到自己释放出的神通。

    他继续向前,走向那座紫府。

    紫府天门耸立。

    幽潮生走过门户,穿过明堂,来到堂上,只见一个宽手大脚衣衫褴褛的大汉,敞着怀斜坐在地上,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酒杯。

    地上有半尺多高的茶几,上面放着一个酒壶几个酒杯。

    那大汉,正是轮回圣王。

    幽潮生走上前去,躬身见礼,随即席地而坐,捏起一杯酒,只见杯中酒清澈。

    轮回圣王抬手敬酒,呵呵笑道:“我原本以为道友不会走出那个小世界,没想到道友还是走出了。”

    幽潮生饮酒,道:“此行干系我族的生死存亡,我不得不出。”

    轮回圣王拎起酒壶,为他斟酒,道:“你是道神,身负振兴你那宇宙的责任,振兴你族的责任。我们这个宇宙则是一个破落户,帝混沌在从前宇宙残骸的基础上开辟出来的,我又在他的基础上开辟了一些。我开辟宇宙的途中,也多见到其他宇宙的残骸,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见这仙道宇宙绝非是个好地方。如果道友愿意带着族人离开,我倒可以赠送道友一些炼制宝物的材料,为你壮行。”

    他忍不住笑道:“这些年我为帝混沌那厮做事,虽然他没有给我工钱,但我从那些宇宙残骸中倒是捞取了不少宝贝儿。”

    幽潮生道:“进入混沌海,我自保都有几分困难,更何况要带着妻儿?若是遇到混沌海中的风浪,我只恐保护不了他们。”

    轮回圣王圣王面色一沉,道:“我所遭遇的这些宇宙残骸,其中往往有道君的造物,炼制各种神兵利器。我见得多了,便也自己炼制宝物。你看我身上挂着的混沌钟如何?”

    幽潮生向他腰间看去,只见他的腰间蟒带上挂着五口钟。

    这五口钟看似只有铃铛大小,实则无比广大,有如一座座钟山星系般庞大!

    而且更为可怕的是,这五口钟是由混沌之气构成,混沌之气中是混沌物质,让五口钟坚不可摧!

    “好宝物!”

    幽潮生赞道:“可惜,少了三口钟。”

    轮回圣王道:“这是帝混沌让我帮他炼制的法宝。他是神,非仙,死后化作尸魔。但是拥有莫大神通,连我都难以望其项背。但是说到道行,他不如我,我的轮回大道之精妙,是他难望项背。我帮他炼制的钟,也不如我给自己炼制的宝物。”

    他的身后,缓缓浮现出一道明亮的轮。

    由混沌物质构成轮!

    这一道轮浮现,大有囊括天下任何大道的架势!

    不管是仙道宇宙,还是其他宇宙,只要在轮回之中,皆在此轮的囊括!

    幽潮生目光幽幽,看着这道轮。他是道神,但是他却没有自己的宝物。

    而轮回圣王却在仙道宇宙的几千万年间积累下不少宝物,炼就自己的法宝!

    这是他的一个巨大的劣势!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了轮回大道的强大!

    他直到现在才明白,以苏云的眼界见识,为何说他只见过五种可以与轮回并驾齐驱的大道,因为轮回大道实在太高等了!

    “不将五弦合一,真的会死!”他心中暗道。

    轮回圣王将他的表情收入眼底,笑道:“我讨厌外乡人,也包括你。我讨厌一切变数,外乡人便是变数,从前应宗道是外乡人,然后你是外乡人,苏云也成为了外乡人。我这么讨厌阁下,阁下为何不能离开?”

    幽潮生道:“圣王如此强大,为何还会是帝混沌的仆从?”

    轮回圣王面色微沉。

    幽潮生道:“道友不愿意回答,那么我换一种询问方式。帝混沌如此强大,可以横跨混沌海,在混沌海中开辟宇宙乾坤,能人所不能。帝混沌如此强大,道友得他的庇佑,为何还要离开?你难道不知,你进入混沌海可能会死吗?”

    轮回圣王沉下脸来,冷笑道:“你可知道,我尚未出世时便被一群可怕的强者觊觎窥伺,觊觎我的力量,窥伺我的能力。有人试图得到我的力量,有人试图控制我,有人试图杀死我。我出生之后,便被这些人胁迫,从未有过自由!就连帝混沌,也是趁着我虚弱时逼迫与我定下混沌契约,以此来胁迫我,让我成为他的奴仆!你这样一出世便是自由身的人,永远不知道自由对我的意义!”

    他仰头,杯中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冷冷道:“阁下走不走?走,我送你宝物。不走,我送你上路!”

    幽潮生笑道:“圣王,听闻阁下命运多舛,被帝混沌的前世劈成两半,阁下只是其中一半。对不对?”

    轮回圣王不再说话,目露杀机。

    幽潮生酒杯放在唇边,面带微笑,却没有饮下,不疾不徐道:“圣王只拥有一半的轮回大道,而且从你身上的衣物来看,这一半的轮回大道中有一部分被混沌海吞噬。倘若是完整的,你不至于衣不蔽体。”

    他仰头饮酒,微笑道:“轮回大道的确无敌,但圣王并非无敌。圣王生而道神,没有族人,没有同类,是不会明白何谓物伤其类,何谓种族大义。你永远不明白,一个人可以为其族类做出多大牺牲。”

    他手中的酒杯放下,轮回圣王便悍然出手!

    这一出手,便是尽显开天辟地的伟力,幽潮生从他这一拳中看到各种仙道纷至沓来,多达三千种大道被轮回大道一统,提升轮回圣王的战力!

    不过,幽潮生也看到了轮回圣王的弱点,不知道是由于他的轮回大道不完美的关系,还是三千大道不完美的关系,轮回圣王的力量大则大矣,却不能将这一击的威能提升到不可抵抗的程度!

    幽潮生是什么存在?

    两世道神!

    他的眼光何等老辣?手段也是无比老辣!

    他修成个人道界,便将弦宇宙的各种大道填充到个人道界之中,走体内宇宙的路子,一证数证!

    论境界,他要比轮回圣王更高,轮回圣王最多半个道神,而他是两世道神。论法力,他却远不如轮回圣王,论神通的威能,他也远不及轮回圣王。

    但他的法力更为精纯,他的道法成就更高!

    轮回圣王的攻击是让三千大道大一统,力量仅在轮回环中,绝不向外倾泻!

    而幽潮生一动手,便是天地都向他倾斜,他像是一个可怕的黑洞,天地元气疯狂涌来,壮大他的神通威能!

    他的四周像是有无数弦在舞动,交织,形成一个跃动的中空圆环!

    在他出手的一瞬间,轮回圣王也看到了他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分散。

    幽潮生的大道基础是五根弦,五根不同的弦。

    这五根弦代表的是弦宇宙最高深的五种大道,弦宇宙其他大道都一统在五弦之下。

    幽潮生动用大一统神通,必须要调动五弦。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没有任何弱点和破绽,对于轮回圣王这样的存在来说,这就是破绽!

    因为轮回圣王只用轮回大道,便可以做到大一统!

    用五种大道来施展大一统神通,就是破绽!

    两人神通碰撞的一瞬间,帝廷上空突然变得无比明亮,任何人和物的影子先是变得漆黑,然后越来越淡,最终寻不到任何阴影!

    就仿佛天外有亿万颗太阳同时爆炸一般,一切黑暗荡然无存!

    这时,香君派遣的使者匆匆赶到帝都外,迎面便见苏云已经走出督造厂,正抬头向天外看去。

    那使者还待说话,苏云伸手一拨,一口大钟轰然撞破督造厂的屋顶,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