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蚁群

字数:640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莹莹暗叹一声:“士子对印法有一种渴望而不可得的执念,这个执念就缠着他,哪怕他认清了现实,也执迷不悟。”

    苏云明明在剑道上的天赋无以伦比,但是却热衷于修炼印法,早在大秦国的时候,他便痴迷于研究各种印法。

    后来从老神王的探险笔记中学到了几招仙道印法,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只是他的印法多集中在借仙道至宝的力量上,很少触及印法的本质。

    如果不是遇到芳逐志,他还不能发现自己的印法成就到底有多菜。

    时至今日,苏云也尚未能修成印法的道花,可谓是碌碌无为。然而执念却更深了。

    半日后,苏云来到第三十二重天,在这里,他看到了一面破碎的明镜,各种形状的镜面散落在空中,映射着不同色彩。

    苏云带着莹莹、碧落等人从一旁走过,突然扫了一眼,他们不由顿下脚步。

    只见那些镜面中出现他们的踪影,每个人的目光中看到的都是自己,再无他人。

    镜中的他们像是回到了人生的一个个节点上,碧落看到自己变成了一个少年,在做出一个重要的抉择,到底是入朝为官,还是继续留在师门研究道法神通。

    “入朝为官固然是好,但道法神通有着无穷的奥妙。”前世的碧落对心仪的师妹笑道。

    莹莹看到镜中的自己回到前世的岁月,变成了士子滢,回到葬龙陵,风雪连天。

    “武陵学哥,我觉得先不要召唤龙灵。”士子滢对秦武陵说道。

    苏云看到镜子中,父母卖掉的不是自己,而是弟弟苏叶,自己得以陪伴在父母身边,前往东都求学。

    碧落身边的魔女们,也看到了自己人生中的不同选择。

    这些选择中,她们有的过得很好,有的过得很糟。

    苏云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那个他没有现在的成就,只是一个有些天分的灵士,但是那个他很快乐,没有经历自己所经历过的那些惨痛和凶险。

    苏云移动脚步,向前走去。

    另一块镜面中,苏云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其他可能,镜中的自己追上了柴初晞,挽留她,柴初晞放弃了飞升的梦想,他们依旧是夫妻,共同哺育苏劫,一起面对重重困难和危险。而苏劫有个很幸福的童年。

    苏云收回目光,神态黯然。

    他又看到了人生的其他抉择,看到了自己与池小遥的人生,看到了自己大胆去追求梧桐,看到自己归顺仙廷,看到自己拜轮回圣王为师镇压帝混沌和外乡人……

    不同的抉择,形成不同的人生,尽数展现在这破碎的镜面之中。

    他真的不想离开,他想继续看下去,寻找一个最完美的人生。

    他知道自己从前许多选择并非是最佳的选择,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想改变这些错误。

    只是,苏云没有停留下来,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莹莹和碧落等人也相继从那些镜面人生中醒来,默默的跟上苏云,他们的一生中也有着不同抉择,造成不一样的后果,这些碎镜对他们的吸引力也很大。

    突然,苏云停下脚步,莹莹也警觉起来,低呼道:“尚金阁!他也来了!”

    这些镜面极为庞大,绕过几个镜面,便见一个白发清瘦的老者站在那里,正是仙廷的太保尚金阁!

    尚金阁观察这些镜面,极为痴迷。

    “这里是无上的修炼之地,这些镜面中的人生,对我这样智慧的人大有启迪。”

    尚金阁注意到他们,轻轻点头,不紧不慢道:“倘若裘水镜来到这里,一定与我一样,心中有着莫大的欢喜。”

    苏云犹豫一下,现在他有七八成把握能够对付尚金阁。

    “倘若抡起开天斧,尚金阁的分身之道绝对躲不过去。”

    苏云没有动手,道:“从红尘中不同的人生经历际遇,参悟出道的奥妙吗?这与佛门道门的入世,有何区别?”

    尚金阁道:“云天帝会意错了,佛门道门的入世,只是增加人生阅历和感悟,而我们智慧成道的存在,是借分身,借镜像,让自己的智慧达到像你这样的存在万万不能企及的高度。”

    这老者很是认真,向他解释道:“帝倏号称最强大脑,最具智慧的存在,他的大脑推演道法神通的奥妙易如反掌。在他面前,任何功法神通都再无秘密可言。他被帝忽帝绝推翻,擒拿镇压,几乎被炼化成宝。帝忽号称最强肉身,却割自己的血肉化作分身,企图靠更多的大脑帮助自己思考,提升智慧。因此可以化作百里渎暗算帝绝。这二人尽管都很聪明,但却忽视了最强智慧并非是单个大脑有多强。”

    苏云心中微动,看向这些断裂的镜面,道:“所以你修炼分身之道,借这些分身的智慧来提升自己的智慧。你相当于拥有数以万计的大脑与自己的智慧串联起来,帮助你解析道法神通。对不对?”

    尚金阁赞道:“倘若你不是把智慧放在权势上,那么你还有机会做个聪明人。”

    莹莹悄声道:“士子,他在夸你有智慧的同时,还骂你是个笨蛋。”

    苏云哼了一声:“我知道,莹莹,以后这种一半夸我一半骂我的事情不必提醒我。”

    他展颜笑道:“那么尚老先生智慧如此之高,是否能据此而修成道境九重天呢?是否能看到道境十重天呢?”

    尚金阁目光看向那些镜面,道:“我虽然可以看到道境九重天近在咫尺,但是却无法突破,至于道境十重天,我还没有看到。”

    苏云笑道:“这是否说明尚老先生智慧不足?”

    尚金阁瞥他一眼,又收回目光:“夏虫不可语冰。似云天帝这等智慧的人,是不可能明白智慧入道九重天的艰辛的。陛下还是快去第三十三重天吧。”

    苏云强忍着一斧头砍死他的冲动,向三十三重天走去,心道:“这老家伙是水镜先生的劲敌!水镜先生被他逼得人味越来越少,越来越理智理性,我上次见他,已经不再是我当年遇到的那位忧国忧民的水镜先生了,而是另一个尚金阁!”

    这是让苏云痛心的事情。

    裘水镜的转变他都看在眼里,固然有混沌玉的影响,但是尚金阁的影响更大,让裘水镜身上的人味越来越淡。

    “士子为何不劈死他?”

    莹莹悄声问道:“劈死他,水镜先生便不至于被他逼得不像人了。”

    苏云道:“你回头看看。”

    莹莹回头看去,不由心头大震,她看到了数以百计的尚金阁,站在不同的镜面前!

    “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尚金阁。”

    苏云道:“而且尚金阁这样的存在,与水镜先生赌斗,也并非使出下三滥的手段,而是静静等待水镜先生的修为境界提升。仅此一点,便值得尊重。”

    他迟疑一下,道:“而且,智慧之道的第九重天也需要有人来突破,尚金阁是有可能突破的人,也是一个可以给水镜先生压力的存在。我不想这样的存在死在我的手中。”

    莹莹想了想,不再说话。

    终于,他们来到弥罗天地塔的第三十三重天,这层天不知叫做什么名字,给人一种万道所聚的感觉,仿佛天下大道尽数聚集于此,端的是道妙无穷!

    “帝混沌的神刀,竟然没有破碎!”

    苏云突然失声道:“这口刀还在!”

    这三十三重天的中央,一座巍峨壮阔的玉殿耸立,一口神刀便插在那玉殿前方,刀光万道,如同匹练,映满天空!

    那刀光映照处,化作各种大道神通的景象,锋利无匹,竟然还在与那座玉殿抗衡!

    此时,邪帝、帝倏和小帝倏等人都在向那口神刀赶去,路途中相互大打出手,同时对抗神刀的威能,凶险异常!

    莹莹遥望那口神刀,看得眼睛发直,喃喃道:“帝混沌的神刀,真是霸道,若是能摸一摸……”

    突然苏云身形向前飘去,同时头顶传来当的一声巨响,玄铁大钟被拍得像是陀螺般,呼啸向前飞出!

    苏云尽管见机得快,先向前飞出,躲避对方的致命一击,但也被这一掌拍得险些肉身炸开。

    他追上玄铁大钟,人在半空开天斧向后轮去,只听嗤的一声,两根擎天柱子般的指头飞起!

    匆忙中,苏云回头看去,但见一尊远比帝倏肉身还要庞大的巨人迈步走来,难以置信的抬起散手,看着自己手掌上的伤口。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帝忽?”苏云微微一怔。

    这巨人正是帝忽的皮囊,胸前背后都有一个巨大的裂缝,如同深不可测的大峡谷!

    帝忽身上还有许多血肉分身,纷纷叫道:“好厉害的斧头!”

    帝忽那两根手指头落地,也化作两个旧神巨人,吃惊道:“这宝贝儿比我肉身还要坚固,不愧是开天辟地的神兵!”

    苏云凛然,急忙提防,心道:“帝忽皮囊也从忘川逃出,看来是不打算隐藏自己了。”

    那帝忽却没有向他冲来,只是从他身旁冲过,呵呵笑道:“哀帝,正事要紧,且先饶你一命!”

    苏云心中警觉,跟在帝忽身后向前走去,笑道:“帝忽陛下,我有一事不解。陛下肉身只剩下皮囊,敢问哪个才是陛下的真身?”

    帝忽笑道:“哀帝是想说朕没有真身,分身太多,难免会各自为政,化作一个个生灵?看来哀帝还不知我等太古真神的由来。”

    他迎着先天神刀的刀光向神刀而去,与刀光对抗,悠然道:“我等太古真神无有肉身性灵之分,你说我们的肉身是性灵也可,是外乡人口中的元神也可,是天地大道也可。我割肉化分身,分身的性灵是我,肉身是我,意识也是我。”

    突然,苏云的背后传来一声长吟:“我即是一,我即是万!”

    苏云不由分说催动开天斧向后砍去,头顶玄铁钟也在同时震荡,被对方狂暴的法力拍开!

    他身后那人神通被开天斧劈开,不敢硬接,急忙避开,从一侧掠过,笑道:“我们的意识,即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也是一个统一的整体。”

    苏云凝眸看去,心中一惊:“仙相鱼晚舟!”

    那人正是仙相鱼晚舟,不过是道境九重天的鱼晚舟!

    突然又是一股无比强横的神通涌来,苏云召回玄铁钟护体,翻身抡起大斧劈去!

    “我们就如同蚁群。”

    那个偷袭他的人避开开天斧,当的一声打在玄铁钟上,长声笑道:“帝忽真身是蚁后,是蚁巢,而我们便是工蚁兵蚁。我们共享各自的思维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