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诛仙剑门

字数:640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弥罗天地塔一重又一重天走过去,苏云见识到了一种种奇特的证道至宝,有造化之道的至宝,有造物之道的至宝,也有宇之道、宙之道、天道、地道等高等大道,让他眼馋。

    这些证道至宝向他展现了另一种不同的文明架构,巫道的文明。

    与至尊殿堂和异域道界流传下来的文明不同,巫道的文明更加注重法宝,借法宝来传道,给他很大的启迪,得到的感悟也与至尊殿堂和异域道界不同。

    只是时间急迫,他无暇驻足,而且修为上也差了点火候,很难独自对抗这些证道至宝的光芒,所以他只能加快速度往前赶,去追赶大小帝倏、邪帝、帝丰等人。

    “三十三重天证道至宝,门和旗这两个门类的法宝最多,看来巫道与门和旗这两种法宝比较相合。”

    苏云总结这一路上的观察,暗道:“倘若修炼巫道,应该从这两种法宝着手。”

    他还遇到一幅道图,这图中蕴藏的大道,竟然与他的先天一炁有些相似,应该属于帝忽所说的鸿蒙大道,但是底层架构是巫道架构。

    苏云驻足片刻,没有在这幅道图多花费心思,因为这件鸿蒙至宝的威能尽管浩瀚无边,但是在大道理念上已经比他的鸿蒙符文逊色良多,给不了他更深层次的领悟。

    “倘若能将这三十三重天的证道至宝都参悟一遍,我的鸿蒙符文必然可以更胜一筹,说不定可以让先天一炁提升到第六重天。”

    苏云心中稍稍有些惋惜,参悟这些证道至宝太凶险,而且耗费时间太长。

    这时,他看到了天后娘娘。

    在天后前方是一座破碎的门户,漂浮在迷人的巫仙道光之中,道韵很是奇特。

    苏云走上前去,疑惑道:“天后为何驻足在此?追杀帝忽,瓦解帝忽复活帝混沌外乡人的阴谋,不是更为重要吗?”

    天后娘娘迷恋的仰望这座门户,道:“云天帝资质悟性无以伦比,甚至连第一仙人也比不上你。我有一事请教。”

    苏云脸色微红,天后娘娘很少夸奖他,现在突然夸奖一句,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本宫自第一仙界得道,成道之路崎岖。别人修的是仙道,我修的是巫仙之道。”

    天后道:“第一仙界覆灭,葬送在劫灰之下,无数仙神死亡,惟独本宫是巫仙,因此没有劫数。长久以来,本宫经历了六朝仙界的覆灭,一直安然无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特殊的,直到不久之前,我才知道,原来我只是被外乡人栽培出来,为了治愈他的道伤而栽培出的种子。”

    她脸色暗淡下来,低声道:“我一点也不特殊。嘿嘿,什么所谓的女仙之首,都只是人家给你的假象,用来迷惑你的东西而已……”

    苏云能够明白她的心境。

    从第一仙界至今,天后一直都是最为耀眼的存在之一,哪怕是身处在帝倏、帝忽、帝绝、原九州、玉延昭等人的光芒之下,但她依旧青山不倒,这些存在的光芒逝去,而她的光芒却一直存在。

    就是这样耀眼的一位女性,突然发现自己存在的意义,只不过是另一个人的工具,其道心的受挫可想而知。

    “苏君,你我是朋友,你告诉我。”

    天后娘娘仰着头,看着那座破败的门户,轻声道:“这巫仙之道,我走错了吗?”

    她转过头来,苏云微微一怔,只见天后娘娘脸上多了几道皱纹,鬓角也多了几率白发!

    先前她是绝代的佳人,现在却像是一个逐渐苍老的妇人,从前明亮的眼神也变得迷茫,有些惶恐和不安藏在其中。

    “我走错了么?”

    她声音中有些惊慌,喃喃道:“我的存在,只是为了救活外乡人,救活他,让他摧毁世界……我的存在,就是被他算计好的一生,就是一个错误……”

    她的头发在渐渐变得花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老。

    苏云脸上挂着笑容,笑道:“怎么会呢?天后是独一无二的天后。当年帝混沌外乡人论道,听讲的人不计其数,能够领悟出仙道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够领悟出巫仙之道的人又有几个呢?能够在长达八百万年的光阴中饱受他人白眼,饱受他人指摘,一个人沿着巫仙之道走下去的人,又有几个呢?”

    他迈步走到天后身边,与她并肩而立,悠然道:“倘若天下人都说我领悟的东西是错的,倘若天下人都修炼仙道,一个个成仙,一个个变得极为强大,惟独我一人还在慢吞吞的啃着不成熟的巫仙之道,我怀疑我坚持不到八百万年,坚持不到我的道大成的那一天。做到这一步的人,本身便是奇女子。”

    他转过头来,看着天后,笑道:“我若是外乡人,我不会把自己疗伤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娘娘,你不是他的棋子,只是他的幸运,他恰逢其会,需要一位娘娘这样的存在。”

    天后娘娘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苏云道:“倘若没有娘娘,他无法寻到另一个能够治愈他道伤的存在,那么他只能栽培一个,教导此人,慢慢修炼,期待他长大成人,变成娘娘这样的存在。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娘娘与他结了一个善缘。”

    天后娘娘突然间像是放下了一个莫大的重负,轻松下来,道:“他栽培的这个人,便是令郎。”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外乡人的工具,陷入崩溃之中的道心顿时轻松,脸上的皱纹也在渐渐平整,白发复黑,又自年轻起来。

    似她这等存在,岁月无法使她变得苍老,能够让她变得苍老的,只有其道心。

    当心中的坚持不再,即便是绝世容颜也会因此老去。

    苏云正色道:“苏劫是我儿子,还请娘娘手下留情。”

    天后娘娘沉默片刻,道:“我替令郎做了这个罪人。外乡人恢复之后呢?苏君能保证外乡人和帝混沌不会有另一场论道之战吗?似他们那等人物,对大道尽头的渴望,胜过世间一切。苏君,我经历过当年他们的战斗,仅仅是他们战斗的余波,便让太古宇宙支离破碎。至今回忆起来,我犹自不寒而栗。”

    苏云沉默下来,他没有经历过那场论战,无法感受到天后等人道心中的恐惧。

    过了片刻,苏云方才徐徐道:“我无法保证帝混沌复活,外乡人恢复,是否还有一场论战。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倘若他们还有一场论战,那么我会参与其中,让他们无法威胁到仙道宇宙。”

    天后娘娘低头笑道:“苏君啊苏君,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想利用众生的求生本能,为自己寻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那时候,会不会有一场更大的破坏?你不能保证。”

    她面色沉下,道:“我不想与苏君为敌,但我决不能坐视外乡人恢复,帝混沌复活!苏君,多谢你宽慰,但我道心稳固之后,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

    苏云笑着离去,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声音远远传来:“这正是我欣赏的天后娘娘,那个与世人道不同,却沿着一条路一直走下去的天后娘娘!不过有一天,你会被我说服!”

    天后凝视那座残破的大道之门,突然迈步走入门中。

    这门中的道与她的道相合,有助她的突破。

    不过,她即便突破到道境十重天,帝混沌也无法因此续命,因为她所修炼的巫仙之道并不在三千仙道之中!

    她与苏云一样,都是八大仙界中的例外!

    苏云一路来到第三十一重天,仰头看去,只见四座破破烂烂的门户屹立在那里,四座门户中漂浮着一口口断剑的碎片。

    帝丰站在那四座门户之外,伤痕累累,身受重创!

    苏云面色肃然,这四座剑门尽管已经残破,但是依旧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苏贼!”

    帝丰咳血,呵呵笑道:“这四座门户中蕴藏着剑道的至高奥妙,踏入门中,便会激发剑阵,亲眼看到剑道的终极力量!苏贼,你与朕同为剑道上的最高天赋,不想见识一番吗?”

    苏云向那四座剑门看去,毛骨悚然的感觉更甚。

    这四座剑门的锻造者应该是剑道上走到了大道尽头的存在,其人对剑道的领悟,烙印在四座剑门之中。

    尽管四座剑门破碎,但凭借着对剑道的敏锐感应,苏云依旧可以感受到那人剑道的奥妙。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以及恐怖的杀机!

    苏云定了定神,看向帝丰,帝丰就是在这四座残门和残剑下身受重创!

    “帝丰陛下既然进入了四座剑门,那么是否领悟出剑道的第十重天?”

    苏云目光闪动,凝视帝丰,道:“我能觉察到炼制四座剑门的人,他的剑道可以启迪你修炼到第十重天。你为何没有在门中悟道,反而走出剑门?”

    他目光奇异,道:“你怯懦了?”

    莹莹一直坐在苏云的肩膀上,记录这一路上的见闻,闻言不由得抬起头来,露出笑容:“士子已经深得我的真传了。”

    帝丰脸色微变,哈哈笑道:“怯懦?在朕的身上,从未有过怯懦这个词!朕之所以从门中出来,是因为这是诛仙剑门!门中悬挂的是诛仙四剑,专门克制仙道!但凡修炼仙道之人,进入门中都会被诛杀!”

    苏云冷冰冰道:“你还是怯懦了。铸剑门的前辈在剑道上有着至高成就,想得到他的剑道,便须得至诚于剑,须得舍弃其他一切大道,只有剑道!那位前辈只是要你舍弃其他大道,你便止步不前。帝丰,你愧对你手中的帝剑!”

    帝丰面色一沉,手中帝剑嗡嗡震动。

    苏云冷冷道:“倘若帝剑落在我的手中,我必然会带着它去看剑道的至高峰,哪怕死在峰顶,我亦无所畏惧!而你却不成。步丰,你尽管见到剑道的至高峰,却永远无法攀登上去!”

    帝丰手中的帝剑剑丸震动愈发强烈,这件至宝也有剑心,觉察到帝丰剑心不纯,竟有要抛弃他径自飞走的打算!

    帝丰冷笑道:“既然云天帝的剑心纯粹,为何不踏入剑门,问鼎剑道的至高峰?”

    苏云面色肃然,沉声道:“这是因为我手中无剑!我没有天下最强的宝剑在手!我去见识剑道最高峰,倘若没有一口最锋利的宝剑与我一起去见识这一幕,岂不是一大憾事?”

    帝丰催动法力,压制手中帝剑剑丸的躁动,咬紧牙关。

    苏云诚挚万分道:“倘若步丰肯割爱,我带着帝剑剑丸,印证剑道的第十重天,即便死在剑门之下,又有何妨?”

    帝丰怒喝一声,突然腾空而去,不敢停留。

    莹莹和碧落不禁呆滞,帝丰虽然受伤,但也绝对是可以威胁到苏云性命的存在,没想到竟会被苏云三言两语惊退。

    碧落由衷道:“陛下的剑心令帝丰也自愧弗如,羞愧而退。倘若帝丰把帝剑交出来,陛下会进入剑门吗?”

    “怎么可能?”

    苏云笑道:“我的剑心并不高明,岂会进入剑门送死?但倘若换做是印门……”

    他面色肃然,眼中有着明亮的光:“就算是死,我也要进去,见识印之道的最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