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碎
“皇上,皇后娘娘归天了——”徐公公颤着一把又尖又细的嗓子在帘外说:“皇上,娘娘归天了。” 容郁惊惶地坐起来。 忻禹枕在胳膊上,慢悠悠地说:“容儿,你转过脸来给我看看。” 容郁迟疑。芙蓉帐里阴阴的暗,飞舞了无数的尘。尖长的指甲滴着血,掐进手心里,深的月牙印,竟不觉得疼:“陛下,娘娘归天了。”(零点书院祝您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