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神的领域

字数:608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小太阳的光泽,竟然和天空中太阳隐隐相融,甚至,叶青栀感觉,天空中的太阳,有一缕光泽,融合在小太阳中。

    今天是冬至,一年之中,太阳距离地球最近的时候。

    叶青栀恍惚想起来,叶相曾经说过,他需要借助日幂的力量。

    但是,这半年的时间,杨平江翻阅了各种资料,也没有找到任何有关日幂的资料,甚至传说。

    这个词,似乎就是叶相自己创造的。

    可是,叶青栀发现,她似乎看到日幂的光泽了。

    “青栀,你上来!”叶相转过声来,冲着叶青栀笑着,温和儒雅,风度翩翩。

    叶青栀抬头,看着站在夜华灯旁边的叶相,她发现,叶相真的非常俊美,宛如玉树临风一样,哪怕是半年的囚禁生活,一点也改变不了他华贵的气质,温雅俊美的外表。

    叶青栀看了一眼墨南。

    墨南微微点头,说道:“青栀,你过去,可以帮忙照应一下子。”

    “好!”叶青栀点头,说道,“我绝对不会让他有任何危险。”

    “嗯,我知道!”墨南点点头,说道,“好孩子。”

    “好像你是她亲娘一样。”陆梦瑶忍不住酸溜溜的说道。

    叶青栀笑了一下子,向着祭台走去。

    “青栀,过来!”叶相一边说着,一边拉过叶青栀的手,把戴在自己左手食指上的应龙绿鴖戒指取下来,戴在她的左手食指上。

    叶青栀的目光落在叶相的手指上,这个世界,以瘦为美,可是,叶相似乎也太过瘦了一点点。

    理论上来说,他这个年龄的男子,在物质条件很好的情况下,要么锻炼出一身肌肉,要么微微发福,甚至,可能已经是一个中年油腻男人。

    可是,叶相依然保持着十七八岁的容貌,清俊华贵。

    不知道为什么,叶青栀总感觉,他的眸子里面,隐藏着深深的忧郁,尤其是看着她的时候。

    就在叶青栀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她手指上微微刺痛,似乎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子。

    低头,就看到叶相抓着她的手,用一根银针,刺破了她的无名指手指,有一滴鲜血流出来,滴落在夜华灯里面。

    一瞬间,灯光陡然加强,就好像通电的电灯,突然就电压加强了一样。

    叶相笑笑,说道:“没事,我需要借助一点你的鲜血。”

    “嗯……”叶青栀点头,去医院做个检查,抽个小血,都不止这么一点血,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在意。

    这个时候,叶相蹲在地上,轻轻的抚摸着夜华灯的花纹。

    “轰——”

    就在一瞬间,夜华灯的光芒再次亮起,竟然直冲天际,而在天空中,日正中天,太阳的光泽,从天而降。

    一瞬间,祭台上四周的花纹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一层透明的保护罩顿时亮了起来。

    “青栀,今天,为父就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叶相轻轻的说道。

    “老土豆,你要做什么?”一瞬间,叶青栀大惊,急忙叫道。

    但是,叶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把刀,刀尖——对着自己的心脏。

    “老土豆,你别乱来。”叶青栀想要扑过去,但是,叶相手中的刀,已经缓缓的刺破了胸口的衣服,刺入肌肤。

    “老土豆,我错了!”叶青栀哭了,忙着叫道,“你别这样,我……我什么地方不好,我改……我……我以后都不叫你老土豆了,爸爸,我叫你爸爸……”

    “青栀,这不关你的事情。”叶相温柔的笑着,说道,“我只是把该给你的东西给你,今天,我就可以让你回到混沌宇宙,回归属于你自己的世界。”

    “叶相,你要做什么?”墨南和陆梦瑶,几乎是同时扑倒祭台上。

    但是,那层看起来,宛如是肥皂泡一样的泡泡,竟然硬生生的把他们挡在了外面。

    “这个什么东西?”陆梦瑶惊问道,“江临,你给我解释一下子?”

    “我……”江临也很是苦逼,他不知道啊!

    他是关了叶相半年,但是,他根本没有做别的事情?

    “木明曦,这是你木家和曼陀罗家族的祭台?”墨南抬头,看着木明曦和绿迦。

    绿迦呆呆的看着那层保护罩,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墨南说什么。

    至于木明曦,却是完全呆住了,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啊?

    “墨老板,你不要责问他们。”就在众人慌成一团的时候,突然,有人轻声说道。

    大家一起转身,却是看到那个老和尚,带着一个清俊温雅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那个年轻人,就是他们在观园见过一次的顾家公子,温雅,华贵,清俊。

    老和尚的背上,背着一张破破烂烂的大弓……

    “神的领域,岂容渺小的凡人窥视?”顾公子就这么笑着,“相爷,请转身看一下子。”

    叶相转身的瞬间,忍不住微微皱眉。

    “相爷,把刀放下,否则——”顾公子轻轻的说道。

    “顾公子,我族祭祀,与你何关?”叶相恼恨的说道,“你只是要求,不用孔雀祭祀,你看,我也没有用孔雀啊?”

    “哈……”顾公子直接就笑了出来。

    “相爷,你想要死,我真的一点都不反对,但是,你可知道——”顾公子问道。

    “顾公子,我不需要知道什么,我活腻了,我想要死,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没有人规定,我不能够自杀。”叶相非常恼恨。

    “爸爸,你别生气,我以后都不叫你老土豆了,我一定乖乖的。”叶青栀呐呐说道。

    她非常怕,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怒了叶相,导致他生无可恋,竟然想要用这种法子自尽?

    不,她绝对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叶相就这么死在她面前。

    “相爷,把保护罩打开!”顾公子从那个老和尚的身上,拿下那张破破烂烂的弓,念叨道,“这个破落的世界,真的是连着这等法宝,都是如此破落。”

    那个被他各种嫌弃的大弓,却在顾公子伸手,拉动弓弦的时候,似乎瞬间就回复了生机。

    “相爷,你可以自尽,用你的鲜血,唤醒沉睡的太阳精魄,那么,我一点也不在乎,在这个小丫头苏醒的时候,用落日弓,再次把她钉死在扶桑神木上。”顾公子冷笑道。

    “顾公子,我们无冤无仇!”叶相气得差点吐血,谋算了这么久,眼看就要成功了,可是,他碍着眼前这位什么事情了?

    他要自尽,又不是绑架他老婆孩子,或者他的好基友,他凭什么拿着落日弓,要挟他?

    “顾公子,我只是利用自己的魂血,助我女儿苏醒。”叶相苦笑道,“我又没有动你女朋友?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原来你也知道,我的女朋友?”顾公子呵呵笑道,“那你可知道,我的女朋友是什么种族?”

    “什么种族,我没有见过她,不知道。”叶相摇头道。

    “神木族。”顾公子直接说道。

    “这……好像也和我没有关系吧?”叶相说道。

    “你是神木和空桑的本源吧?”顾公子直接问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叶相依然摇头。

    “好吧,你要装下去,我也不在意,我只知道——一缕太阳精魄外泄,都足够让我们这个世界,千里赤土。”顾公子直接说道,“这个小姑娘,如果太阳精魄苏醒,这个破落的小行星根本就抵挡不了,瞬间完蛋好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叶青栀悄然的靠近叶相,伸手,一把扣下他的手腕。

    但这么一来,叶相一惊之下,陡然用力,把刀对着自己的胸口刺了过去。

    这个时候,叶青栀已经握住了刀刃——

    “老爹,你是不是也想要杀掉我?”鲜血从叶青栀的手上,不断的流出来。

    “相爷……快松手。”顾公子大惊失色,忙着叫道,“你要玩死我们大家吗?”

    叶相见状,忙不迭的松手——

    “快快快,把保护罩打开,我带了药……”顾公子急忙说道,“这个丫头,你当年就不应该救她……简直就是……”

    顾公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叶相叹气,动了一下子夜华灯,顿时,原本的保护罩消失……

    难道又要等一年?

    叶相在心中思忖着!

    顾公子直接冲上祭台,那个老和尚,从破旧的袈裟里面,掏出来一瓶药,小心的给叶青栀上药。

    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药,抹上叶青栀伤口的时候,原本血肉模糊的手掌,竟然直接开始伤口愈合。

    顾公子这个时候,也匆忙给叶相上药。

    叶相就在祭台上坐下来,仰头,看着太阳。

    “老爹?”叶青栀走过去,弱弱的叫了一声。

    “青栀,你让我想想。”叶相直接说道。

    “相爷,我警告你,你最好什么都不要想。”顾公子直接说道,“我知道,我今天要是不把落日弓带过来,想来也阻止不了你。”

    “我……”提到这个,叶相恼恨至极,怒道,“顾公子,我……你简直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相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墨南沉声问道。

    “我……”叶相抬头,看了一眼叶青栀,却是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