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冬至

字数:645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但是,江临有些失望了,除了原本的衣服已经陈旧,还磨破了多处,半年的时间,没有理发,自然头发长长了很多。

    基本上,他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甚至,半年的时间没有洗漱,他身上竟然没有污垢。

    跟他想象中,蓬首污面的样子,有着极大的差距。

    具体的说,他现在的模样,就像某些偶像剧里面的男主角,被恶人陷害入狱,然后,折腾着完美的模样,然后,对着镜头。

    整个牢房内,都弥漫着浓浓的檀香味,和理应出现的恶臭,却是截然不同。

    过了一会儿,叶相似乎才适应了灯光,含笑说道:“江公子今天怎么有空来见我?”

    “后天,就是冬至!”江临直接说道。

    “呃……”叶相愣了一下子,点头道,“也就是说,你是来放我出去的?”

    “自然。”江临笑笑,当即命人过来,解开他身上的枷锁。

    送叶相去罗生楼,洗澡换衣服,然后,坐车去机场。

    “阿瑶呢?”叶相一直都没有见到陆梦瑶,好奇的问道。

    “我把你关在这里,自然不能够让她知道。”江临说道,“否则,她还忍不住会杀人。”

    “也对。”叶相笑着。

    “青栀和陆老板,都已经先一步去了应龙神庙。”江临说道,“我带着你过去。”

    “嗯……”对此,叶相没有说什么。

    飞机降落之后,天色已经不早。

    江临就在附近的酒店休息,第二天,木明曦的直升机过来,接他们一起前往应龙村寨。

    在直升飞机上的时候,叶相看着木明曦,问道:“你有给我准备礼服吗?”

    “嗯……准备了。”木明曦笑笑,说道,“就是不知道,合不合身?”

    这半年的时候,叶相是被江临一直关着,但是,木明曦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不,陆梦瑶和墨南都找他麻烦,连着叶青栀,都不给他好脸色看。

    华医生和曹春花都要挟过他,如果叶相离开,那么,她们一样会找他的麻烦。

    “谢谢!”叶相很温和的道谢,说道,“我都瘦成这样了,想来不会小,如果大了,那就大一点吧。”

    “将就着穿着吧,也来不及定做了。”江临笑了一下子。

    在傍晚时分,飞机在应龙神庙前降落。

    这半年的时间,在木明曦等人的督促下,应龙神庙已经修建完善,移星陆更加显得美轮美奂,叶青栀和陆梦瑶去接他们。

    看到叶相的时候,叶青栀直接就跑了过去。

    “老爹!”叶青栀用力的抱住他。

    “青栀,我没事。”叶相把她拉过来。

    陆梦瑶只是笑着,招呼了一声。

    “我们去移星陆吗?”叶相眼见叶青栀和陆梦瑶都没有要走的打算,当即试探性的问道。

    “等下,还有一个朋友要来。”陆梦瑶笑道。

    “哦……”叶相听了,就没有多问。

    这些年,不管是陆梦瑶,还是墨南,他都不会过问他们的生意——作为一个靠着脸吃饭的人,他从来都恪守自己的本分。

    “你的南宝要来。”叶青栀抿嘴而笑。

    叶相却的呆了一下子,墨南要来,这不——王见王,那可是死棋。

    而且,只要墨南和陆梦瑶同框,她们总会闹出一点事情来。

    大概十分钟之后,二架全副武装的直升飞机开始盘旋着,缓缓降落。

    看到墨南的时候,叶相轻轻的叹气。

    这么多年过去,墨南一如当年,年轻、美貌……

    “南宝,抱抱!”叶青栀看到墨南,欢快的跑了过去,张开手,要求抱抱。

    墨南拥抱了她一下子,笑道:“青栀,你应该叫我南姨。”

    “不要!”叶青栀摇头,她才不要叫她南姨呢,她就喜欢叫她“南宝”。

    叶青栀一边说着,一边在她身上蹭了一下子。

    “青栀,你略等,我和相爷、木老板说几句话。”墨南笑道。

    “好!”叶青栀后退,让出地方来。

    “相爷?”墨南向着叶相走过去.

    “南宝?”叶相几乎是硬着头皮的迎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有些怕她,大概是用了他太多的钱,感觉这辈子都还不起了,自然而然,就有些惧怕。

    墨南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叶相,他身上这件衣服,就是普通的名牌……

    应该还是去年春天的款式,也不是新的。

    头发略长,应该好久没有理发了。

    “相爷,我后悔了。”墨南一边给叶相整理一下子衣服,一边低声说道。

    “后悔?”叶相不解的问道,“怎么说?”

    “就是——后悔了。”墨南笑笑,信手拉过叶相的手,然后,向着移星陆走去。

    “喂喂喂,陆老板,你能够忍?”木明曦唯恐天下不乱,忍不住说道。

    “嗯……”陆梦瑶点点头,说道,“像你这样的男人,满世界都是……”

    她口中说着,却是头也不回的向着移星陆走了过去。

    “青栀,好久不见。”江临笑着招呼叶青栀。

    “前几天还见过,何来好久不见?”叶青栀抿嘴而笑。

    江临正欲说话,但是,这个时候,天空中却是有三架飞机成三角形飞过,目标似乎正是大峡谷那边。

    “青栀,这是谁的飞机?”江临愣然问道。

    “南姨的飞机。”昆煜沉着脸冷笑道,“江公子,你这次做的太过了。”

    江临心中知道不妙,忙着问道:“昆少,怎么回事?”

    “你囚禁了相爷半年。”昆煜冷着脸,呵呵冷笑道,“难道说,你以为南姨不生气?”

    江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又是三架飞机飞过。

    “墨南来了多少人?”一瞬间,木明曦已经明白,墨南势必已经在祭祀台上,布下天罗地网。

    “佣兵三百人,九架飞机,全副武装。”昆煜冷冷的说道。

    “昆少,应龙神庙乃是我家的地方。”木明曦勃然大怒。

    “木老板,你又几分股份?”昆煜冷冷的说道,“你不要忘了,青栀才是应龙神庙的主人,而她——是墨氏集团的继承人。”

    “至于我,我的母亲从小就灌输我一个概念——保护先生。”昆煜说着,当即大步向着前面走去。

    “青栀,你们要做什么?”江临和木明曦急忙问道。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祭祀,那么,我们什么也不做。”叶青栀冷笑,说道,“如果你妄图把相爷绑上祭祀台,作为祭品,献祭给应龙天子,那么,对不起——应龙村寨已经死了这么多了人,不在乎多死几个。”

    木明曦忙着说道:“青栀,你原本不是这样的人。

    “木老板,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叶青栀冷冷的说道,“一个从小就没有父亲的人,渴望这父爱,好不容易得到了,我自然不会任由别人来破坏。”

    “但凡敢破坏,那么,不管是谁……我都不在乎收拾掉。”叶青栀说着,也向着移星陆走去。

    这个时候,天空中再次有三架飞机飞过,带着螺旋桨哒哒哒的声音,向着大峡谷那边降落。

    木明曦明白,今天,墨南就会布置好一切。

    一宿无话。

    次日,就是冬至。

    一大早的,木明曦换了礼服,协同绿迦,前往大峡谷那边,祭祀台早就准备好了,原本的废墟,也都整理修建而成。

    虽然有新近修建的痕迹,但是,却带着古老而沧桑的气息。

    台前,鸟雀纹应龙编钟再次被悬挂在钟架上,有穿着汉服,梳着仙女发髻的美貌女子,敲击着编钟,旁边,还有琴、瑟、箜篌等乐器伴奏。

    一应的祭祀之物,都已经放好,木明曦和绿迦,照着古礼,叩拜,三跪九叩!

    礼毕,他就退了下来,接下里——照着以往的规矩,就是献祭“药美人”。

    所以,他看向叶相。

    叶相却是笑笑,向着祭台走去。

    “相爷?”墨南和陆梦瑶一起叫道。

    “没事,就是一个祭祀之礼。”叶相笑道。

    “相爷,当真没事?”墨南问道。

    她昨天盘问了叶相一晚上,但叶相却说,就是一个祭祀古礼,不会有事,她不放心,她可以看着。

    墨南也感觉,他的话有道理,而且,祭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埋伏着她的人,只要她一声令下,足够把祭台炸毁十七八次。

    既然没事,为什么叶相要说——他要离开?

    离开——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死亡。

    “南宝,你看着就是,不会有事。”叶相笑着。

    “好,相爷,你要是敢骗我……”墨南咬牙说道。

    这一次,叶相没有说话,他都骗了她一辈子了……也没见她把他怎么着了。

    “夜华灯呢?”叶相问道,他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夜华灯带过来。

    “带来了。”江临忙着说道。

    夜华灯原本就在叶相芷木山庄的房间里面,他给他带了过来。

    叶相把那枚应龙绿鴖戒指戴在手上,向着祭台走去,江临和昆煜两人,抬着夜华灯,把夜华灯放在了祭台上。

    “放这里!”叶相指着祭台中间的位置,说道。

    等着两人把夜华灯放好,叶相亲自把灯点燃,虽然是白天,但是,那轮金色的小太阳升起的时候,还是光华闪耀,璀璨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