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太阳精魄(2)

字数:617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http://www.klxsw.org/book/1/ 御少新宠女人要听话唐锦衣御戌木明曦让他骂得有些委屈,忍不住骂道:“他晕车,他不知道自己买药啊?”

    真是,他又不是专业伺候人啊?

    自己晕车,不知道买药,晕死就是活该啊?

    鉴于这个缘故,第二天,木明曦没有管叶相反对,把他塞车里,直接打开到目的地,然后,改坐直升机,飞了过来。

    在,木明曦到达的时候,陆梦瑶带着华医生、曹春花等人,也一并到了。

    叶青栀得知叶相过来,协同江临,忙着过去接他。

    至于昆煜,就更加不要说了,对于他来说,叶相宛如是他亲爹。

    叶相下飞机,就脸色苍白,神情恍惚。

    “我说相爷,你怎么就……”陆梦瑶看着他这个样子,也是无奈,忙着招呼人,先安排他休息。

    一宿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刚升起来,叶青栀还没有起床。

    她原本就是典型的夜猫子,后来,由于俗事繁多,有一阵子曾经好转,但自从应龙神庙的一切都纳入正轨之后,她又开始了自己咸鱼一般的日子,白天睡觉,晚上看书。

    这几天住在移星陆,她已经大大的调整作息习惯了,可是,这才早上七点啊?

    谁没事跑来砰砰砰的敲门?

    叶青栀匆忙起床,换了衣服,开门——

    “昆少,这大清早的,有事?”叶青栀忍不住说道。

    “青栀……”昆煜的声音,带着几分气急败坏。

    “怎么了?”叶青栀忍不住问道。

    “相爷……相爷……去了地宫。”昆煜都要哭了。

    “你说什么?”叶青栀呆若木鸡,问道,“就他一个人?”

    “就他一个人。”昆煜说道。

    天知道,叶相晕车,昨天到了之后,他精神不太好,昆煜忙着安排他休息,江临亲自诊治奉药,可是,今天一大早,就有人过来禀告,说是叶相昨天闯入了地宫之中。

    “我的天,该死的老土豆,我要把他两条腿都打断了。”叶青栀心中着急,忍不住就把平时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你等我一分钟。”叶青栀说着,当即关门,冲进洗手间,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子,然后出来。

    紧跟着,江临等人都知道,叶相昨天晚上,竟然孤身进入地宫。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是既着急,又无奈。

    一行人向着大峡谷后面走去,叶青栀一边走,一边忍耐不住,说道:“昆少,你不是说,你安排了人把守?”

    “我……”昆煜想要解释。

    “昆少,你尊重相爷,但是,你也不能够任由他乱来!”江临直接说道。

    这时候,木明曦协同陆梦瑶一起赶过来,闻言,直接说道:“陆老板,不是我说,你就应该把他打个动不得,对,先打个一百杀威棍,看看他以后还乱走不?”

    “木老板,请慎言。”曹春花转身,冷冷的看了一眼木明曦。

    众人赶到后面的废墟,却是发现,叶相迎着太阳,就在站在山崖上。

    “相爷?”昆煜看到叶相,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忙着说道,“你……你没事吧?”

    叶相转身,看着他们一行人走过来,瞬间就知道,他昨天晚上过来,然后,直接打晕了在场所有的守卫,进入地宫。

    今天一早,自然就有守卫醒过来,这些人都是昆煜的亲信,自然立刻就禀告了昆煜。

    对于他,昆煜没法子,只能够找来叶青栀等人,大概是想要组团进入地宫,把自己捞出来?

    这不,或者已经相互讨论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没事,这不是你跟我说,死了两个人?”叶相笑了一下子,说道,“所以,我过来看看。”

    “相爷,地宫中有什么?”木明曦直接问道。

    “这种地宫,一般都是墓葬吧?”尾随而来的大和尚,直接说道。

    “是。”叶相点头,笑道,“就是墓葬。”

    “老土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很是危险?”叶青栀直接说道,“你这么大一个人,你能不能小心一点,不要让我们担心?”

    “不会了!”叶相说着,当即拉过叶青栀,转身,顺着石阶,一步步的向下走。

    “昆少,这地方修复,需要多久?”叶相直接问道。

    “相爷,我前几天跟绿迦奶奶说过,三个月左右,就可以修复。”昆煜忙着说道。

    “先生,你小心点。”曹春花快走几步,绕过石阶上的缝隙,然后,伸手过来扶叶相。

    叶相也不在意,跟着众人一下走下山崖。

    “昆少啊,我跟你说,这石阶得修复好,你看看,现在这么大的裂缝,可麻烦得很。”曹春花直接说道。

    “曹先生,你是担心你家先生一个不小心,就崴了脚吧?”木明曦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他是纸扎的,还是已经七老八十,走路都需要人扶着?”

    “从小到大,他就像是猴子一样在山里蹦跶着,从来也没有吃过事情。”木明曦念叨着。

    “呵呵。”曹春花忍不住笑道,“木老板,你要是妒忌,你可以找一个人,扶着你啊?自己像是猴子一样,还说别人?”

    看着叶相等人已经下了山崖,木明曦当即抓过叶相,直接问道:“相爷,你看——我们现在都已经站在这里,趁着华医生也在,你直接说?”

    “说什么?”叶相呆呆的问道,“你要找个人伺候着?”

    “屁话!”木明曦骂道,“一句话,我要若木之力的血清。”

    “这……我们不是说好……等着冬至祭祀的时候吗?”叶相说道,“现在才夏天啊。”

    “可是——”木明曦恼恨的说道,“你现在给我,要紧啊?你知不知道,我家又有两个人患病了。”

    木明曦很是着急,发病到死亡的时间,慢一点就是半年,快一点,二三月而已。

    如果拿不到血清,他家这两个弟子,也是凶多吉少。

    听得木明曦这么说,叶青栀站住脚步,在这一点上,她是赞同木明曦。

    谁的命不是命啊,你既然已经研究出来病毒血清,你要钱要房子要物资,你倒是说啊?你不说,你就藏着掖着不给,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孩子一个个的死?

    “父亲大人,既然血清已经研究出来了,你就给了木大叔吧?”叶青栀忍不住说道。

    听得叶青栀这么说,叶相没有说话。

    “相爷,木老板就算以前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是,二十年过去了,血清既然已经研究出来,要不,就给他?”陆梦瑶也帮着劝说,

    她最近和木明曦生意上有一些合作,走得也比较近。

    叶相听了,却是装着没有听到一样,闷头向着前面走去。

    “相爷?”陆梦瑶微微皱眉,忍不住叫道。

    叶相依然头也不回,向着峡谷那边走去。

    “老土豆?”

    “木辰风?”木明曦赶了几步,挡住他的去路。

    “木辰风,你莫要忘记,你也是木家的人。”木明曦恼恨的说道。

    叶相轻轻的叹气,就靠在一边的山壁上,抬头,看着山谷中,刚刚出生的太阳。

    早上的太阳,穿过山林,带着金色的光泽,落在他的手指上。

    叶相抬头,对着光,看着自己白皙柔嫩的手指,一根根的手指,在太阳的光泽下,宛如是绝佳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

    “辰风,求你!”木明曦低声说道,“我可以等,可家里的孩子们,等不及啊……又有两个人,染病了……”

    “最近,你们家的发病率,是不是比原本要高得多?”叶相突然问道。

    “啊?”木明曦呆了一下子,然后点头道,“是的,辰风,最疯狂的时候,就是二十年前,那个时候,大量的人口死亡。”

    “我离开华夏的时候,你家的病情,是不是基本稳定?”叶相再次问道。

    “呃?”木明曦抬头,就这么看着他。

    所有的人,都是目瞪口呆,愣愣然的看着叶相。

    “相爷,你什么意思?”陆梦瑶呆了半晌,这才问道。

    “青栀,你过来。”叶相说道。

    “啊?”叶青栀有些糊涂,但是,还是忙着走了上去。

    “你看!”叶相撩起她的长发,指着她脖子后面一个红色的印记说道,“这就是应龙因子印记——江临,你身上是不是也有?”

    “这……我以为是胎记?”江临有些呆滞,对,在他的胸口,就有一块类似的鲜红色印记。

    叶相卷起自己的衣袖,抬起手腕,说道:“明曦,你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一个能够知道,这根本就不是胎记。”

    “我知道,你上次说过。”木明曦忙着说道,“可是,这个和我们家的若木之力?到底有什么关系?”

    “江临乃是二公子和绿菱的那个孩子,本来,当年我有机会救二公子,但是,二公子希望我救那孩子!”叶相继续说道。

    叶相说这句话的时候,说的很是平静,似乎在说今天的天气。

    “一缕太阳精魄,就可以造成千里赤土……”叶相轻轻地、无奈的叹气,说道,“当初的悲剧,事实上就是一缕太阳精魄外泄了。”

    “若木之力受到太阳精魄的影响,要么,基因变异,要么,死亡!”叶相说着,头也不回的向着峡谷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