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宁前世无责任番外,第十二章

字数:425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他听说过很多书记年轻时候的事迹,出身军政世家,正儿八经的红二代太子党。本身天赋卓绝长相俊美,凭着自己的努力一路飞黄腾达。这样的人居然没有女人,甚至连一丝一毫的绯闻都没有,简直不可思议。

    年轻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如今老了不免让人替书记不值,可这些话他确实不敢说出口的,没有任何人敢说出口。

    苏海怔了一下,深邃睿智的双眸有些放空,看向不知名的远处。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就连睿智深沉的眼神都带上了一丝温暖。

    “书记。”秘书又小声的喊了一下。

    “还有什么事?说吧?”

    “徐军长回了溧阳县。”

    “溧阳县啊?这个名字很熟悉。”

    “是的,徐军长,您的外甥女还有……盛宁都是来自这里。”

    苏海猛然站了起来,政客的敏锐告诉他事情没完,肯定其中还有什么隐秘。徐启刚已经很多年没回溧阳县了,这个时候回去按照他的性格绝对不简单。

    ‘徐军长,您的外甥女还有……盛宁都是来自这里’这句话像一记警钟狠狠的敲在他心上,声音震的他几乎站立不稳。

    秘书吓了一跳,“书记我来喊医生。”

    “不用。”苏海抬手制止,“给你定最近的机票,我要去溧阳西。”他必须要去一趟,亲自去一趟。

    苏海想到当年认回秦翠芬的时候,自己工作太忙没时间,就是苏韵自己去了。事情很顺利的就把外甥女带回来了,母女俩人的感情这么多年一直都很好。

    他本来想要亲自查一下的,但是出于对母女天性的信任,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苏韵自己的女儿,没人比她更有说服力。

    那么现在徐启刚再去是什么意思?如果……如果……

    苏海面色煞白,他不敢再往下想,撑在桌子上的手骨节分明,因为太过于用力指节已经变成了青色。

    *****

    溧阳县,石溪乡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在的石溪乡早已不复当初的样子,家家户户盖起了小楼。村子里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人几乎全都去了一线城市打工。

    县城的郊外有一座远近闻名的学校,教学设施齐全,盖的也很漂亮,粉红色的楼一幢幢的耸立着,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一辆红色字母开头的越野车快速从学校前的柏油马路穿过,车内坐在副驾驶的机要秘书看了学校一眼说:“首长,这所学校就是苏书记个人捐钱建设的。”

    “因为秦翠芬吗?”

    机要秘书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是的呢!”

    徐启刚笑不出来,冷峻的脸上像寒冰般没有丝毫温度,眉心带着一抹疲惫。他闭上眼睛,少了说话的心思。

    车子从县城到石溪乡并不远,现在路修建的很好,一个小时不到车子就停在处破败的房子前。眼前的房子还是过去的老式草房,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加上没有主人居住已经倒塌的差不多了。

    只剩下一点点土墙和木头大梁还塌陷在地上,跟村子里格格不入的楼房形成鲜明的对比。

    徐启刚车内下来,吩咐让司机和机要秘书不要下车,自己亲自去。

    “是,首长。”

    **********

    徐启刚今天没穿军装,只是黑色的便装,人过中年的他身材依旧像年轻时候那般,简单的衣服穿在身上依旧好看。

    他在倒塌的房屋前慢慢转悠一圈,随后又看向村子东头那栋建的格外漂亮的别墅。淡蓝色的瓷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别墅里种植着名贵的花草,于这村子的形象同样格格不如。

    那是秦翠芬的家,住着秦翠芬的父亲秦有德。

    徐启刚蹙眉,心中后悔,愧疚,自责所有的负面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让他难受的紧紧抿着唇,眼前阵阵眩晕。

    高大的身躯伫立在破败的土地上,眼前仿佛出现了自己第一次偷偷来她家时的情景。

    老实憨厚的盛老三,宛如大家闺秀的沈露华,还有鬼灵精的盛安,以及倨傲的盛宁。

    他微微叹了口气。

    当年的人早已不在,欠他们所有人的东西,是应该还了。

    他转身,朝着村东头的别墅走去,敲门的时候女佣看到他眼神带着忌惮。

    “请问你是哪位?找谁?”

    “徐启刚。”

    作为溧阳县出来的成就最高的人,他的名字整个溧阳县没人不知道。

    果然,女佣眼睛一亮,连忙开了门。

    “我找秦有德先生。”

    女佣为难的皱着小脸,先生有客人在呢!不过徐军长亲自来了,让他等待好像不太好。

    “那您跟我来。”

    “谢谢!”

    “不客气。”徐军长当了这么大的官,好像一点架子都没有呢!

    徐启刚跟着女佣往会客室走,经过休闲十,一眼能看到里面摆放着自动麻将机,秦二婶正跟几个差不多年龄的人一边打麻将,一边吹嘘自己闺女有多富贵,有多有钱。

    徐启刚快步而过,来到会客室眼神淡定的扫了一眼站在门前的四个黑衣保镖。保镖帮他开了门,进去后看到已经坐在里面喝茶的苏海时一愣,随后就露出进村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也好,苏家的人在场更好。

    事情也更有意义了,这是他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迟了多年的公道和真相。

    “苏书记好。”徐启刚先打招呼,“还没恭喜苏书记晋升中央。”

    苏海官运亨通,飞黄腾达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这么多年来他不是最耀眼的那个,却是最深沉也是成绩最高的。

    “徐军长坐吧!咱们都是北方军区出来的,老战友了别客气。”苏海没起身,端着瓷白色茶盅的手看似稳如泰山,实际茶盅里滚烫的热茶已经晃动着洒了出来。

    “谢谢!”

    徐启刚在他隔壁坐下,缩着身体头发花白的老人瘦的几乎脱形,颤颤巍巍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刚刚苏海给他的威压就已经让他无力承受,现在又出现一个徐启刚,老人知道,自己隐瞒了这么多年的真相必须要说出来了。

    “看来你都知道了?”苏海问。

    “不知道!只是想起父亲的话,心中有疑惑所以特意来验证一下。”

    “原来如此。”苏海再也端不住手中的茶盅,慢慢放下。

    “比不得苏书记您,没有任何线索只凭着心中的疑惑就能大胆验证,小心求证。”俩人因为都出自北方军区而并肩齐名,可苏海的洞察力却比他强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