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宁前世无责任番外,第九章

字数:419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妈妈,怎么海蓝还没到。”秦翠芬手里拿着端着鸡尾酒杯,不耐烦的说:“她以前来的可是很勤快的。”

    “不知道!”苏韵虽然老了,但是保养的好看起来气色不错。

    “她不来,等一会慈善晚宴谁捐款呀?”秦翠芬是个守财奴,她手里有钱,从苏家弄了不少。可是每次有捐款,她都舍不得出专门从海蓝身上弄。

    孟平那么有钱,海蓝多捐助一点也是对的。

    作孽做多了,捐助点钱,也好买个心安。

    “我出,你的那一份我帮你出了。”苏韵心里有点烦躁,她刚刚打电话给孟平结果没人接,打给助理吞吞吐吐的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现在海蓝也没来,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妈妈你对我真好。”秦翠芬放下酒杯坐到苏韵面前,“妈妈我会一辈子孝顺你的。”

    “嗯嗯!”苏韵把心里的那点担忧抛开,拍了拍秦翠芬的手说:“你能有这份心就够了,以后啊该捐款的就捐款,那点钱也没人在乎。”

    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小家子气了。估计是从小农村长大,苦日子过多了现在像个守财奴。明明手里有钱,可无论是聚会还是慈善晚宴,她从来不出钱。

    上个月去巴黎旅游也是,全程一分钱没陶,全是她跟海蓝拿的钱。

    他们苏家不说是什么豪门望族,但也从来没缺过钱,对于金钱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偏偏翠芬小气的让人费解。

    “妈妈,您也知道我在农村的时候吃了那么多的苦……”秦翠芬说着又可怜兮兮的开始掉眼泪。

    “好了,别伤心了,是我对不起你。我已经立下遗嘱,以后我的资产全都给你。”

    “真的?”秦翠芬激动不已,眼底那还有半点眼泪,“谢谢您。”

    “对了,给海蓝打个电话就等她了。”海蓝这个儿媳妇是她一手挑的,无论是盛宁还是冯辛彤她都不喜欢,一个太妖媚上不了台面,一个太强势心眼太多。

    海蓝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

    “好!”秦翠芬拿出手机拨打海蓝的电话,却响了半天没人接。不死心的又打过去,还是没人接,换成家里的电话,刚刚接通就被人挂断。

    “不好了!”秦翠芬脸色大变,想到自己从沈建国哪里调查出来的事情,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怎么了?”

    “妈妈,海蓝肯定是出事了。”

    “她能出什么事?”

    “是……是孟平……不对,是盛宁……”秦翠芬说着,眼底迸发出恶毒的光芒,“你说这个女人怎么总是阴魂不散?死了还想不想让我们好过。”

    “盛宁放出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放出来也成不了气候。”苏韵压根没把盛宁放在眼里,“在监狱了待了那么多年,早就人不人鬼不鬼了吧?”

    “她死了,葬礼是徐军长亲自操办的,葬在八宝山。”

    “什么?”苏韵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不可遏的说:“她有什么资格?”一个下贱的婊子而已,凭什么葬在八宝山?徐启刚是疯了不成?”

    “谁知道,孟平肯定是已经知道了,估计我们做的事情全部都要泄露。”

    “泄露就泄露,我也是为了孟平好。”

    “妈妈我支持你。”秦翠芬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她还是有先见之明的,当初坏主意全都是她出的,但实际操作却是苏韵和海蓝俩人。

    哼哼哼……就算孟平调查起来,也跟她没关系。不过建国的态度,却让她很难受。

    “妈妈,我我没想到我老公居然……”秦翠芬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没想到,建国他居然这么多年都没忘记那个婊子。”

    “真是该死。”苏韵气怒不已。

    聚会结束,秦翠芬走出会所,站在车前却没上车。她心里总是在想着,刚刚打电话给海蓝却没人接听的事情。

    不行!她必须要弄清楚海蓝是否出事。如果真的出事了,她也好早做打算。

    秦翠芬不死心,又拿出手机再次给海蓝打电话。

    ****

    孟家别墅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手机和电话一直不停的响,穿戴一新的海蓝跪在地上,看着电话想去接又没勇气。站在她对面的是犹如魔鬼般的孟平,看她的眼神像是死人。

    “接电话啊!怎么不接呢!”孟平在沙发上坐下,给自己点燃一支雪茄优雅的抽着。

    海蓝瑟缩了一下,恐惧的看着他,想接又不敢接。

    “我让你接电话。”孟平突然发怒,一脚把海蓝踹倒在上。这一脚正好是踹在肚子上,疼的海蓝全身抽搐。

    “你……你居然打我。”海蓝不可置信的看着孟平。虽然俩人结婚这么多年没什么感情,而且一直是分居状态各玩各的。但是孟平至少在外人面前是给她面子的,钱随便她花,也从来没打过她骂过她。

    她以为他们之间就算没爱情,但亲情至少是有的。

    “我打你?”孟平抖落烟灰,勾起一抹阴冷至极的冷笑。在他的这个笑容下,海蓝再也不敢说什么。

    夫妻这么多年,孟平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最清楚。

    杀妻的事情他能不能干的出来?结果当然是能。这个发现让她觉得悲哀,本以为弄走了眼中钉肉中刺的盛宁,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结果全都是她的沾沾自喜。

    恼人的电话还在不停歇的响着,孟平的视线扫过,海蓝浑身一抖手忙脚乱的拿过手机接听。

    电话一接通,里面响起秦翠芬咋咋呼呼的声音,“海蓝你怎么了?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我……我没事。”海蓝想说什么,但是在孟平的眼神下,她什么都不敢说,“你这么我是有什么事吗?”

    孟平伸手把电话按下免提和录音。

    海蓝惊恐的看着他,全身都在发抖,心里的恐惧逐渐蔓延,结婚这么多年她此刻才见识到孟平的厉害之处。

    她敢发誓,自己只要说错一个字就会被拧断脖子。

    显然,电话另外一端的秦翠芬还没发现端倪,继续抱怨道:“今天的聚会你怎么不来?我们有事情跟你说。”

    孟平无声的用口型道:“让她说。”

    海蓝死死的攥着手机,肚子上的疼痛一抽一抽的,“我今天肚子疼不舒服就没去,你有什么事情在电话里说就行了。”

    “你真的没事?”

    “真没事。”

    “盛宁的事情你知道吗?她死了就死了,怎么还能勾搭上徐军长,真是该死。”秦翠芬降低了音量,但是开了免提的手机声音依然大的很,“就她那种贱人,也配葬在八宝山,我真看不出来一辈子都正直无私的徐启刚居然为了她破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