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三章迷弟赛罗

字数:361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星团评议会确实着急了,所以不需要阿达德去释放黑暗之星,他们自己就决定释放一系列的打手。

    这些打手有些是极端组织,有些是雇佣兵,反正都是被星团评议会控制的武装力量。打手做坏人, 星团评议会做好人,进一步对地球施压。

    星团评议会可是一个专门搞恐怖事件的集团,曾经还暗杀了诸星弹全家。对于他们来说恃强凌弱是基本功课,他们的工作就是欺凌弱小,做很多星团评议会不方便做的事情。手段激烈残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最恐怖的是黑暗之星不认为自己在做错事,他们只认为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所以立场不同,根本不能和对方交流。

    外星人街区发生了大爆炸,黑暗之星逃走。但他们并没有立刻就冒出来, 而是躲在暗中累积力量,准备来一次大的。

    所以一时间地球人和外星人都静悄悄。

    从科特队总部内被带走的亚波人科学家正在为美帝打造一系列装甲,其中杰克装甲最为雄壮,考虑到穿戴人是一个高大的白人,同时又是一个格斗高手,所以杰克装甲发扬了格斗的优势,结实耐用。

    杰克适合量产,适合壮汉搭载。

    同时在美帝一种外星的超能药剂悄然流行,这些外星药剂在帮派中秘密扩散,使用者如果运气好可以获得超能力,运气不好直接暴毙。但高风险有高回报,超能药剂依旧被普遍需求着。

    这个时候一名名为光太郎的记者正在调查一系列的超人类事件。

    这里就可以看出只要外星人提供点科技,人类就能唯命是从,可偏偏星团评议会不走‘拉一派打一派’的路线。是彻底把人类排斥到了分配关系之外, 把地球人分类为了不是人的类别,却还不希望人类反抗, 这是想得太美了。

    其实只要给点小恩小惠, 就能完成‘地球人治地球人’的局面, 却偏偏要让全地球都站在对立面,真的是把自己当做高玩了。

    三体人治理澳洲都知道要拉一派打一派,都知道应该分一点利益出来。星团评议会却是一毛不拔。

    在星团评议会看来信仰奥特曼的地球人就是要彻底消灭的存在,不但要消灭人类,更要消灭信仰。

    可惜星团评议会并不能一口气消灭人类,至少不能在减少地球所受破坏的前提下消灭人类,如果做得到他们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入侵肯定更方便。

    杜兰不得不一次次肺腑,表示星团评议会的做法实在太复杂,太愚蠢。他不认为能消灭信仰,也不认为能消灭信仰的载体。

    能消灭信仰的只有另一个更包容更先进的信仰,如果没有,那不管如何对抗都没有。这点对制度、对文明都一样,只有大家主动去追寻更先进的信仰,才能抛弃旧信仰,否则他们为什么要放弃?

    因为旧信仰,地球人才有现在的生活, 旧信仰虽然不能让他们更进一步,但也不会让他们倒退。星团评议会如果认为地球人信奥特曼信错了,那么他们应该代替奥特曼给人类更好的生活,让他们看到放弃旧信仰就能更进一步。

    如果是对抗,让地球人的生活一日不如一日,然后说这是奥特曼的错。地球人又不傻,还是能分得清退步的原因的,到底是信仰,还是因为敌人,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还是能分开的。

    既不能入侵,不能把人类彻底打服。又不能让利,不能让人类更进一步发展。什么都不能,只想靠阴谋就搞定人类,星团评议会到底是多自负,多看不起人类?

    人类虽然困于重力之内,科技虽然落后,但不代表人类就真的愚蠢埃人类也能制造出超级武器,也能打造出宇宙飞船,只是发展的比外星人慢一点罢了。

    “有这样的科技,思考模式却如此呆板,这就说明了星团评议会还只是一個新兴势力,还没有习惯成为庄家,还是下人的心态。”杜兰正在和赛罗聊天。

    赛罗很容易就找到了杜兰,只要到沙漠农场就能见到。

    赛罗虽然没有表明身份,但他也没隐瞒自己是外星人,使用超能力帮助了很多人。作为人间体,身体素质很强,可以徒手抬起汽车,可以跳过高楼,可以快过火车,反正帮了很多忙。

    既然是外星人,那杜兰也就直言不讳地向赛罗表达了‘扶持后发文明计划’的理念,就是建立一个三分天下的宇宙格局。

    主要的对手就是安培拉星人和星团评议会,而其中星团评议会虽然实力强大,但还没有习惯作为一个分配者。

    “作为一个分配者,就要做好分配却得不到回报的心理准备,就好像是安培拉星人,现在很多外星人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它,但依旧有无数外星人称呼他们为宇宙帝王,就是因为安培拉星人依旧是维持分配的,是在德不再鼎,在分配不在实力。要做老大,就要分配,就要做好分配而得不到回报的心理准备。”

    赛罗听了忍不住说道:“既然分配得到不到回报,为什么还要做老大?为什么还要掌握分配?”

    “因为推行标准啊,安培拉星人现在依旧是宇宙一极,就说明了标准的重要性。没有文明的力量可以一直保持领先,如果衰落了怎么办?就要依靠标准保证自己不会消亡,只要这套标准还会被人使用,那么这个文明就能苟延残喘,等待复兴的机会。”杜兰说道。

    赛罗不由点头,哪怕是奥特曼,也经常感觉力量不够用,虽然他的形态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升级,但有时候会担心自己的究极光辉赛罗会不会也不够用。因为每次敌人总是越来越强,让他深深地理解了力量很难一直都保持强大。

    年轻的时候赛罗认为力量就是一切,可经过不断地实战,他确实是意识到了最强的力量并不是总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总有一天会出现自己无法打败的敌人,会出现光之国无法打败的敌人。

    到时候光之国会如何?赛罗不敢想象。但如果光之国也和安培拉星人一样成为了影响宇宙一极的势力,那么哪怕光之国衰落了,也不会被遗忘。

    “你说的很有道理。”赛罗觉得从分配的角度来看,安培拉星人才是宇宙最先进的文明。而星团评议会现在还不习惯分配,所以总是在分配和阴谋之间来回横跳,显得很小气。光之国显然是最弱的,因为光之国的不干涉律条,光之国根本没有分配。

    虽然不分配,但外星敌人经常入侵光之国,抢夺科技。有时候赛罗想与其被邪恶外星人抢走,不如分配给有需要的文明算了。

    赛罗毕竟是年轻奥特曼,接受新思想还是很快的。他所面对的宇宙局势,也比光之国以前遇到的局势更复杂,深刻地体会到了力量的不足,体会到了光之国陈规旧习的局限性。所以他想听更多,他希望杜兰能好好说说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