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大结局上

字数:556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四十分钟后,鑫梦商厦。

    黄星和付洁没想到,欧阳梦娇会在入口处迎接。

    “奉母后之命,迎接二位!”欧阳梦娇像是古代的女侠一样,气宇轩昂。

    黄星笑说:“得什么美事儿了,这么高兴?”

    欧阳梦娇愣了一下:“你不会还不知道吧,燕和集团……出事儿了。”

    黄星反问:“他们出事儿你高兴什么?”

    欧阳梦娇一瞪眼:“你不高兴?”

    原付洁办公室。

    付洁朝里面瞄了一眼,很惊讶,里面的摆设,跟她在时,竟然丝毫未变。

    “进来吧。”余梦琴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催促了一句。

    黄星和付洁坐到了余梦琴对面。

    余梦琴放下手里的报纸,说道:“燕和集团的事儿,你们都知道了?”

    付洁率先点了点头。

    黄星补充:“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没有人会不知道。”

    “那就好。”余梦琴用一副特殊的眼神,盯着黄星和付洁,随后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回鑫梦商厦了!”

    什么?

    黄星和付洁互视了一眼,感到莫名其妙。

    “怎么?”余梦琴反问:“听到这个消息,不高兴?好吧,我欠你们一个说法。”

    她停顿了片刻后,说道:“其实当时安排小黄走人,是我故意的。而且,我也知道,一旦小黄走了,小付你肯定也要走。对吧?”

    付洁一头雾水:“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黄星突然说了句:“说我猜一猜,余总的用意。”

    “噢?”余梦琴一惊:“你说来听听,看看你说的对不对。”

    黄星强调道:“其实燕和集团一出事儿,我或多或少也猜到了一些答案。余总当初安排我和付洁离开鑫梦商厦,是想试探肖燕下一步的举动,逼她亮出底牌。”

    余梦琴脸上绽放出一丝惊愕的但不易察觉的神色:“不错!是这样!按理说,你们两个鑫梦商厦的当家人,都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一个二把刀欧阳坐阵,肖燕肯定还会对鑫梦商厦采取更强力的手段,一举将鑫梦商厦击垮。但是,她并没有这样做。我似乎就隐隐约约感觉到,肖燕和她的燕和集团,有猫腻。果然,被我言中了。”

    付洁不由得提出置疑:“那或许是因为,我们俩走了,你在这里坐阵。肖燕更不敢有什么过分的想法了。”

    余梦琴微微地摇了摇头:“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放出风去了,在肖燕看来,我处理完人事问题,就去了北京。这是我故意放出的烟雾弹。”

    付洁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您早就知道肖燕的燕和集团,不太正常了?”

    余梦琴点了点头:“不错。表面上看,肖燕制造的动静是不小,天天宣传,广告,挖人,弄的满城风雨的。但我看来,却是光打雷不下雨。你们想想,他们真正做出来的实体,就一个海鲜特色店,这点儿投入,对于肖燕来说,不是有点儿太小家子气了吗?所以,这一切的一切,也都是烟雾弹。就是要让人产生错觉,认为肖燕和她的燕和集团,要掀起一场前无古人的商业革命。所以,我想了想,就利用安排你们离开鑫梦商厦的策略,引蛇出洞,看肖燕下一步动作。事实证明,她所放出的,的确只是烟雾弹。”

    黄星叹了一口气,说道:“但这次肖燕的做法,让多少人面临着倾家荡产,甚至自杀。要知道,很多人可是贷了款,去投燕和集团。”

    余梦琴道:“那只能说明,这些人太贪心了。”

    黄星模棱两可地回道:“也许吧。”

    余梦琴转而说道:“不过这样一来,能跟我们鑫梦商厦竞争的对手,基本上没有了。很多商界大亨,都拿了钱去投燕和集团。现在,钱没了,没有哪家有实力跟鑫梦商厦抗衡了。所以说,肖燕对我们来说,是做了一件好事。”

    黄星道:“这倒是。鑫梦二期,马上竣工了。我相信,这才是济南城真正的一次商业革命。”

    余梦琴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准备一下,回归本职吧。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你们的办公室,还是原样。我动都没动。”

    黄星和付洁互视了一眼。

    不知为什么,黄星现在的想法,却是好马不吃回头草。

    离开鑫梦商厦这段时间,他与付洁几乎经常在一起,付洁也一改原来的冷美人形象,开心的时候多了,也爱笑了。

    在他看来,千金万金,也难买佳人一笑。

    于是黄星鼓起勇气,表明了自己的心声:“余总,我……我想自己干。”

    “噢?”余梦琴一愣,又望了望付洁:“你呢?”

    付洁毫不犹豫地道:“我们俩,准备一起干点儿小买卖。”

    余梦琴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可是,据我所知,小黄你可是把那个星亚地产的股份,全都退出来了。难道,你这不是为了有回鑫梦商厦的转机?”

    黄星赶快道:“我想您误会了,余总。我之所以退股,不是想回鑫梦商厦。而是,一心一意的,跟付洁一起,去做我们想做的事。”

    余梦琴追问:“那你们……想做什么?”

    付洁不失时机地道:“做什么无所谓,关键是,能让我们开心。”

    余梦琴扑哧笑了:“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付洁吗?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就是再奋斗十年八年,也很难有鑫梦商厦这样的大平台。而且,你们在鑫梦商厦,还有股份,难道,你们也准备把这里的股份退出来?”

    黄星道:“这要看余总的意思。余总让我们退,我们就退。”

    余梦琴反问:“把难题抛给我了?好吧,其实我真正的本意,也并不是准备让你们继续在鑫梦商厦了。”

    黄星和付洁纷纷一怔。

    余梦琴紧接着说道:“我是想,鑫梦二期就要峻工了,我想把它交给你们来做。”

    黄星苦笑了一声:“这不还是一回事吗?”

    余梦琴摇了摇头,强调道:“不是一回事。我是想把鑫梦二期单独抛给你们,直白了说吧,就是卖给你们。梦想集团和我,不占一个股份。懂我的意思吗?”

    付洁面露难色,苦笑说:“余总,您这玩笑开的太大了吧?您是知道的,我们哪有这么多钱,把鑫梦二期这么大的项目,买下来。这不现实。”

    余梦琴道:“你倒是挺明白的。不过,我是这样想的。我会让财务上,把鑫梦二期的前期投入厘清,这笔钱,你们可以不用当时就还上。那就按照银行的利息算,分十年还清。当然,早点还清我也没意见。至于你们在鑫梦商厦的股份嘛,我建议你们保留。这样既是给你们留个后手,也是给我留个后手。你们认为怎样?”

    黄星和付洁面面相觑。

    他们实在不敢相信,余梦琴会做出这样出乎意料的决定。

    尽管,余梦琴一直以来,就是他们的贵人。但她同时更是一个商人,费了这么大周折好不容易建成的二期项目,他们就这样分文不取地拱手让人了?

    不可思议。

    余梦琴似乎是看穿了黄星和付洁的心思,笑了笑,说道:“好吧,我也跟你们交个实底。我这样做,不单单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自己。首先,我准备集中资金,在北京做一个特大项目,因此我实在没有精力和财力,再往二期上垫资了。其次,你们做二期,也可以替我关照一下小欧阳,她经验欠缺,恐怕还不足以管理一个硕大的鑫梦商厦。我的意思是,几年之内,你们仍然多关注一下鑫梦商厦,等欧阳真正成熟起来,你们再撒手。”

    黄星试探地追问:“可是,您如果把二期项目倒手的话,就会收到一笔相当可观的资金。给我们,这个资金,却需要十年才能收回来。这,好像不划算吧?”

    余梦琴强调道:“是,是有点儿亏。但是你们为鑫梦商厦做了那么多……我把项目转给别人,不放心。有时候,商人追求的,不光是钱。还有别的。”

    黄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谢谢余总信任。”

    余梦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晚上我作东,请你们吃个饭,叙叙感情。”

    黄星赶快说道:“这样,余总。我和付洁再回去商量商量,晚上吃饭的时候,给您确切答案。”

    余梦琴一愣,随即笑骂道:“你这小子!白送上门儿的好事儿,你还要再商量商量?好吧,就依你。我不勉强。”

    付洁带着黄星,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欧阳梦娇站起来,询问情况。黄星却说道:“欧阳老板,我和付洁商量点儿事,能不能先给腾个地方?”

    欧阳梦娇眼睛瞪的大大的,翘着嘴巴说道:“还没正式回来任职呢,就先欺负上前任总经理了?”

    黄星一怔:“你现在也成了前任了?”

    此言一出,黄星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后悔不该说这话。

    毕竟,欧阳梦娇此时的身份,不仅仅是鑫梦商厦的总经理。她是知道余梦琴准备重新启用自己和付洁,所以才自称‘前任’。

    但问题的关键是,她还曾经是自己的前任女友。

    欧阳梦娇嘟着嘴巴离开后,黄星和付洁,开始商量刚才余梦琴提出的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