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9 青睐

字数:500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20世纪后半期的美国能成为文明灯塔,好莱坞功不可没。

    这里就要说欧美潜移默化的洗脑了,只存在于电影里的“美国梦”,和现实中的美国完全是两码事,美国人不是不会洗脑,相反洗脑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人们不知不觉的就接受了那个只存在于电影里的“美国梦”,对美国的各种缺陷视而不见。

    另一个时空的美国,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骗子。

    这个时空的南部非洲,正走在二战结束后美国的道路上,用美国最擅长的各种手段对美国人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

    电影只是一方面,南部非洲资本控制的媒体是另一方面,美国人不是张口闭口言论自由嘛,南部非洲可以操作的空间大得很。

    世界大战结束后,南部非洲就以每年十到十五部的速度制作精品影片,这其中不仅包括商业大片,而且也包括文艺片和纪实片,这个时代的南部非洲电影,在电影市场上几乎没有对手,即便是文艺片也会受到市场追捧,南部非洲的形象,就伴随着南部非洲电影,逐渐深入人心。

    别管什么事,到了深入人心这个层面,影响力就会持续发酵。

    就拿《尼亚萨兰》来说,电影从业人士看到的是故事的精巧构思,是精湛的技术运用,是不惜成本的宏大场面。

    工程师们看到的就是南部非洲强大的工业能力,完善的工业体系,先进的技术以及成熟的市场。

    至于普通人,他们看到的是南部非洲人幸福愉快的生活,这可不是移民局报销的那点路费可以比拟的,虽然南部非洲移民局现在也不报销路费了,可是世界各地的新移民还是一船一船的拖家带口前往南部非洲追逐梦想。

    对,就是追逐梦想,就像电影男主角在影片最后说的那样:我有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可不是抄袭马丁·路德·金,马丁·路德·金现在还没有发表《我有一个梦想》呢。

    确切点说,马丁·路德·金要等到四年后才出生。

    和罗克一起返回南部非洲的除了代表团成员之外,还有尼古拉·特斯拉,这是南部非洲和美国文化交流的一部分。

    尼古拉·特斯拉此行是受到尼亚萨兰大学和南部非洲电气工程师协会的联合邀请,前往南部非洲电气工程师协会指导,并且在尼亚萨兰大学担任一个学期的客座教授。

    客座教授并不一定就是教授,只是个荣誉称号,名人、官员、企业家都可以担任客座教授。

    尼古拉·特斯拉之前担任过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副会长,南部非洲电气工程师协会向尼古拉·特斯拉发出邀请也很正常。

    感谢爱迪生和马可尼对尼古拉·特斯拉的诋毁,美国政府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尼古拉·特斯拉的价值,这一次将尼古拉·特斯拉带回南部非洲,是罗克此行的最大收获。

    至于《非战公约》和对小亚细亚半岛的武器禁运,那都是捎带手的事,罗克本人其实并不是很在乎。

    上船的时候,尼古拉·特斯拉精神并不太好,他在1891年加入美国国籍,此后就没有离开过美国,“公平”号巡洋舰驶出纽约港的时候,尼古拉·特斯拉望着港口上方高高飘扬的美国国旗沉默不语。

    “公平”号是一艘去年刚刚服役的重型巡洋舰,和比勒陀利亚的正义宫相对应,成为罗克的坐舰。

    谁说南部非洲不会玩形式主义的,“公平”加上“正义”绝对无往不利。

    “尼古拉,海上风大,到船舱里休息一下吧。”罗克主动招呼尼古拉·特斯拉,“公平”号为了给罗克提供更舒适的服务进行了一些改装,除了增加更厚的钢板,扩大甲板上层面积之外,还取消了一部分武器系统。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国家敢直接对罗克的坐舰发起攻击。

    而那些不开眼的海盗,也根本无法威胁到“公平”号的安全,“公平”号名义上是巡洋舰,实际上更像是一艘游轮。

    “1884年我来到美国,从来没有想过会离开——”尼古拉·特斯拉感慨万千,命运真的是造化无常。

    罗克不接话,微笑扮演一个合格的聆听者,尼古拉·特斯拉终身未婚,的确是有很强的倾诉欲望。

    在纽约的时候,尼古拉·特斯拉养了一只鸽子,没事的时候就跟鸽子说话,然后就有谣言说尼古拉·特斯拉能和动物交流。

    其实都是瞎扯,尼古拉·特斯拉养鸽子纯粹就是为了解闷。

    “——当时我在某人的研究所工作,某人让我帮他改进电机,承诺完成之后会给我五万美元——”尼古拉·特斯拉也不需要罗克说话,絮絮叨叨就和个普通的老头一样,为自己的前半生做总结。

    这里的某人就是爱迪生了,尼古拉·特斯拉连他的名字都不想提,可见两人之间的矛盾有多深。

    讽刺的是,1917年,就在尼古拉·特斯拉的沃登克里弗塔倒塌的那一年,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授予尼古拉·特斯拉以爱迪生名字命名的奖章。

    尼古拉·特斯拉表现的就和爱迪生期待的一样,不仅拒绝接受奖章,而且一怒之下退出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

    1915年,诺贝尔准备将当年的诺贝尔奖授予尼古拉·特斯拉和爱迪生。

    尼古拉·特斯拉拒绝领奖,爱迪生为了避嫌也没要,想想尼古拉·特斯拉连诺贝尔都可以拒绝,又怎么会接受这样一个带有讽刺意义的奖章。

    更讽刺的是,尼古拉·特斯拉本人还曾经是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副会长呢。

    “我得到了无线电的专利,后来某人希望能购买无线电专利,但是被我拒绝,于是某人就利用他的影响力,促使纽约地方法院取消了我的专利权,把无线电专利转而授予那个意大利人——”尼古拉·特斯拉和马可尼的关系也不好,同样不想提起马可尼的名字。

    “——摩根想投资我的沃登克里弗塔,不过摩根只对无线通讯感兴趣,对远程无线输电不感兴趣,纽约地方法院取消了我的专利后,摩根停止了对我的投资,紧接着我的实验室发生火灾,所有资料的数据毁于一旦。”尼古拉·特斯拉时而愤怒,时而迷惘,时间线也不太对。

    这可以理解,毕竟年纪大了,神也有犯糊涂的时候。

    “如果您愿意,我可以在南部非洲为您建造一个全新的实验室,你说什么样就什么样——至于沃登克里弗塔,你想建多少就建多少——”罗克大方,尼古拉·特斯拉这样的人,罗克恨不得建个祭坛供起来,哪怕是千金买马骨也行。

    尼古拉·特斯拉本人的价值先不说,美国这样对待一位在科技领域有着突出贡献的科学家,本身就令人齿冷。

    如果尼古拉·特斯拉能在南部非洲安度晚年,这也不失为一段传奇佳话。

    当然如果尼古拉·特斯拉还能有所建树那就太好了,想想飞碟、电视、死光武器——

    罗克简直迫不及待。

    “南部非洲专利局不会取消我的专利吧?”尼古拉·特斯拉哈哈大笑,他也想做出点成绩自己的价值。

    这样一位大神居然蜗居在纽约的旅馆里,心情有多憋屈可想而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公平”号在一艘重型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的保护下日夜兼程,船还没到鲸湾,相关部门就接到尼古拉·特斯拉将和罗克一起返回南部非洲的消息。

    普通人对这个消息一无所知,南部非洲科技界马上就沸腾了。

    针对尼古拉·特斯拉本人有很多争议,喜欢他的人神话他,不喜欢他的人诋毁他,这都不能改变尼古拉·特斯拉在电磁领域内的地位,1960年召开的巴黎国际计量大会上,代表磁感应强度的单位被命名为特斯拉,以纪念特斯拉在电磁领域做出的贡献。

    尼亚萨兰大学和南部非洲电气工程师协会决定在鲸湾为尼古拉·特斯拉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阿布和南部非洲教育部长道格拉斯都会到鲸湾迎接尼古拉·特斯拉。

    尼古拉·特斯拉的实验室也有了好几个备选方案,洛城、璇玑城、米尔纳市都成为备选方案之一。

    罗克征求尼古拉·特斯拉的态度,尼古拉·特斯拉最终决定还是把实验室放在米尔纳。

    和洛城相比,米尔纳市就是荒郊野岭。

    不过也可以理解,尼古拉·特斯拉研究的东西不为常人所知,据说他在纽约的时候,实验室上空经常漂浮着长达数十米长的闪电,这要是洛城估计会吓到不少小朋友。

    当然也有可能激起小朋友们对科学的兴趣。

    “公平”号还在返回南部非洲的路上,尼古拉·特斯拉的实验室就已经动工,阿布同样整理出厚厚一大叠名单供尼古拉·特斯拉选择,这是个难得的机会,阿布希望能有更多学生得到尼古拉·特斯拉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