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大婚夜之‘噩耗’

字数:610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窗纱曼舞,清风送爽。

    洁白的病房里,简初坐在床前握着徐厉容铭的手,眼里含着泪。

    吊瓶的盐水正在一点一滴地渗透进他的血液里。

    “初初,你怀着身孕,赶紧回去休息吧,阿铭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乐辰逸走进来时,简初正呆呆坐着,双目无神,只得上来安慰着她。

    整整一夜,她已憔悴得不成样子了。

    而这可是她的新婚之夜呢!

    “不,我要陪着他。”简初摇了摇头,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守了徐厉容铭一整夜,她要看到他醒来,亲口对她说:小初, 我没事,只是酒喝多了。

    “哎。”乐辰逸唇边溜出了一抹叹息。

    昨晚,他其实帮徐厉容铭挡了不少酒,只是后来,他也醉了!

    可他的那般哥们叫嚷着轮流来敬酒。

    徐厉容铭心里高兴,总会免不了多喝几杯,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化验科里。

    “什么,胃癌?”厉思晗拿着那张化验单脸色苍白,惊恐地尖叫起来。

    “怎么会这样啊?”站在旁边的李季敏心猛地一沉,吓傻了!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李季敏像疯了般抢过厉思晗手中的那张化验单,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起来,直到后来,嘴唇哆嗦着,全身发冷,痛不欲生。

    这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啊!

    要怎么办?

    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小初啊,听妈的劝,先回家休息去吧,你这可怀着身孕呢。”李季敏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来,整夜没合眼的她脸色憔悴不堪,可看到简初这样呆呆坐着,也是心疼,她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

    “妈,我想跟阿铭一起回去。”简初抬起头来微微笑了笑,“我不累,一点也不累,真的。”

    “孩子,你不觉得累,可你肚子里的孩子觉得累啊,就算是为了孩子着想,先回家去吧,睡一觉后再来,妈求你了。”李季敏抹干了眼泪,坚定地说道。

    说完就对站在一旁的乐辰逸说道:“阿辰啊,你带着小初离开吧,昨天本就很累,晚上又是一夜没睡,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

    “好。”乐辰逸当然明白,马上答应了,几乎是连说带劝地拉着简初走了。

    “记住,阿铭生病的事现在千万不要跟你嫂子去说,暂时不要让她知道了。”简初走后,李季敏就对着红肿着眼睛走进来的厉思晗叮嘱道。

    厉思晗精神颓废,点了点头,坐在徐厉容铭身边,眼泪忍不住叭地掉了下来。

    “哥,你怎么这么命苦啊,与嫂子好不容易复婚了,一家团聚了,现在什么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却在这个时候得了这样的病,该要怎么办啊,嫂子要是知道了又该要如何伤心呢。”厉思晗越说越悲,最后竟伏在徐厉容铭身上痛哭起来。

    “思晗,给我起来,你哥现在还好好的呢,这样子嚎什么。”李季敏心里像刀在割般,看到厉思晗这样,立即厉声喝住了她,郑重说道:“告诉你,阿铭得了这个病,千万不能告诉他自己,他那么骄傲,是不容许自己脆弱的,更不能在你嫂子面前泄露了,她也受不了这样的惊吓,给我记牢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小心我剥了你的皮。”

    “好吧。”厉思晗抽泣着,悲痛地站了起来,流着泪点头。

    徐龙阁里。

    “初初,你好好躺着,医院里今天不要去了,那里有好多人在照顾着阿铭呢,不缺你一人的。”乐辰逸把简初按在床上躺下后严肃的吩咐道。

    实在是她的脸色太可怕了,蜡黄无血色,憔悴得很,而此时她怀着身孕,精神也不好,要是再这样下去,真保不定会出什么事来。

    “阿辰,你说阿铭的胃不会有什么事吧。”简初心惊惊地看着他无助地问道。

    乐辰逸不忍看她无助失神的眼睛,轻叹了口气,安慰着:“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现在最关健的还是你的身体要紧,晨晨和小巴迪都还小需要你的照顾,更可况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只有你好了,大家才会高兴的。”乐辰逸看似若无其事地说道,心里却在扼腕叹息。

    或许是上天也在忌妒他们的爱情,不愿意看着他们太幸福了,在这样的时刻却来了这样的一出,真是让人太痛苦了。

    “好吧,那我先休息了。”简初的手抚上了肚子,心里流过丝暖意,微笑着说道,实在也是太累了,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吧,倒在床上,头一挨着枕头,就沉沉睡了过去。

    乐辰逸站在床前,替她盖好了被子,望着她的憔悴的小脸又叹息一声后才走了出去。

    “阿铭,阿铭,你在哪里?”春天阳光灿烂,万物盛开,树影斑驳陆离,简初跑在后花丛中,大声呼唤着。

    悠扬的笛声,一点点钻进了她的心房里,努力寻找着那个身影,想要扑进他 的怀里,可不管如何也寻找不到人,她真的好急好急呀!

    “阿铭,你在哪里,求求你快出来吧,我找不到你啊。”她满头大汗,跑得累了,扶着树干,哭出声来。

    好累,实在是跑不动了,肚子也在隐隐的痛!她焦急!

    可看不到他的身影,心里又不安,又害怕,异常的难受。

    “小初,我在这里。”带着磁性的声音缓缓从背后响起,语音亲切温暖。

    “阿铭。”简初惊喜地转过身来,徐厉容铭正站在她的身后,温柔地望着她。

    “阿铭,你终于来了。”她喜极而泣,朝他怀里扑去。

    明明就要靠着他的胸膛了,却突然一空,她直接倒了下去,却又被一股力道托稳了。

    “小初,我要走了,你要好好带大我们的孩子。”徐厉容铭的手指轻抚过她的脸庞,明明是熟悉的手指,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冰凉彻骨,简初惊得叫出了声来:“阿铭,你要去哪里?我也要去,带着我和孩子们一起去。”

    “不行,小初,你和孩子们不能去,那里太冷了,记着,你要带好我们的孩子,让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着,一定要听话。”徐厉容铭温柔的笑着,摇了摇头。

    他的声音缥缈若风,似在渐渐飘远。

    简初急了,朝着他跑去。

    可不管她如何跑,明明看到他就在眼前,却捉拿不到他的手。

    她痛苦,难过,哭了起来。

    “小初,我走了,一定要保重好自己。”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身影也越来越模糊。

    “不要。”简初急了,拼命地追上去想要抓住他的手。

    可没有用,触手可及的只有空气。

    “阿铭,不要走啊。”简初撕心裂肺的喊,泪眼模糊中,只看到了徐厉容铭脸上的泪,

    她的心痛到了极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谁来告诉我!

    她在梦中喊着!

    “妈妈,妈妈,您怎么啦?”简初被一声声稚嫩的喊声唤醒了,睁开眼睛,晨晨和小巴迪的小脸正在她的面前。

    二个小脑袋凑在一起望着她。

    “妈妈,一定是做恶梦了。”晨晨替她擦着汗,小巴迪的小手替她擦着眼泪,“妈妈不要怕,有我们在呢。”

    “孩子。”简初一骨喽爬起来,伸出双手把他们拥进了怀里,紧紧抱着,全身都在冷得发抖。

    刚刚的梦太可怕了,她害怕极了!

    孩子们的体温一点点温暖着她,心情慢慢放松了。

    幸亏一切只是做梦而已!

    “妈妈,爸爸得病了是吗?”晨晨睁着不安的大眼问道。

    “妈妈,胃癌是什么病,能治好吗?”小巴迪也是紧张不安地问道。

    什么!

    简初大吃一惊,立即厉声喝道:“巴迪,不要乱说话,你爸爸只是喝多了酒而已。”

    “妈妈,不要生气,巴迪只是听家里的阿姨们说的,我们也不懂呀。”晨晨见妈妈生气了,忙替小巴迪辩解着。

    家里的佣人说的?

    简初彻底懵了。

    一会儿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放开晨晨和小巴迪朝着外面跑去。

    厨房里。

    “听说是先做保守治疗,不行的话再开刀。”小亭的声音虽然小,却是极清晰的。

    “哎,我们的少爷少奶奶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才刚复婚呢,少奶奶的肚子里又怀着孩子,怎么在这个时候就得了这样的病呢,真是太苦了。”淳姨的声音沉痛无比。

    “是啊,胃癌这样的病就算是治好存活几率也并不是很高的。”身边的其他佣人惋惜地附和叹息着。

    ……

    简初的大脑轰轰响着,手扶着门框,眼前一阵阵发黑。

    怎么会这样?

    她闭着眼睛,努力想要让自己站稳!

    可仍然没用,全身都在发抖,好似要摔下来!

    不行,一定是弄错了!

    她要亲自去医院里问个清楚!

    转身朝着外面跑去。

    听到响动,淳姨他们扭过了身来就看到简初的身影正酿酿跄跄地朝着外面跑去。

    “少奶奶。”他们心惊胆颤地齐声喊了起来。

    “瞧瞧吧,都怪你们多嘴,现在可好,让少奶奶知道了,到时夫人一定饶不了你们的。”李管家正好走进来看到了这一切,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警告道。

    众人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