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大婚之一

字数:710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外婆,您放心,我会视若珍宝的,绝对不会弄丢。”她哽咽着,泪如雨下。

    允老夫人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轻拍着她的背,也是泪水链链的。

    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割断,但割舍不了的却是血脉亲情!

    多少年后,徐克帝国集团经历了一次大的金融动荡,整个公司陷入了空前危难中,那次金融危机,欧陆许多大公司一夜间倒闭了。

    简初急得不知所措,抱着这幅对联痛哭流涕。

    在一遍遍摩挲着对联,眼泪滴下去时,竟然发现了对联柄上有个空洞,她好奇打开,里面是一张花旗银行的债券,上面户头是她的名字。

    惊呆了的她立即赶到了花旗银行,当花旗解行告诉她户头里面的数目时,她惊怔了。

    原来允老夫人用她的私行钱给简初立了个基金定投账目,数目每年递增,到达这一年时,所有的股票下跌,唯有她持有的这只基金翻了几十倍。

    惊喜之下,她用这笔钱投入到了徐克帝国的金融危机中,成功躲避了这次灾难,自此后,徐克帝国集团不断壮大,成立了规避风险机制,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灾难了。

    而那一年,离允老夫人已经去世好几年了矣!

    南城的夏天,真正的酷暑来临!

    空气里热浪逼人。

    徐厉容铭回到南城后,第一件事就是收拾掉了飞鸿集团。

    几乎是呈直线打压似的直接收购了飞弘集团,把原有的飞弘集团公司全部解散,并把那个所谓的壹工程直接废掉了。

    飞弘集团从市场上彻底消失后,徐克帝国集团有了阿云商城的签约,业绩稳步上升,呈现出了欣欣向荣的气景象。

    飞皓轩呢,在此期间早就移民到了欧洲,凭借他聪明头脑在欧洲开起了金融公司,也是混得风生水起。

    一个月后。

    南城的别墅里。

    “初初,这几天你看起来气色不太好,胃口也不行,要不要去医院看下呢?”饭桌上,徐蔓删打量着简初的脸关切地问道。

    简初抬头笑了笑:“妈,我没事的,就是最近浑身无力,胃口不太好,可能是天气太热了的原因吧。”

    “嗯,也有这个可能,不过要是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看下,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这几天要是太累,就少往徐龙阁里走了,什么事情都交给管家吧,再说了,你婆婆也很能干呀。”徐蔓删细心叮嘱道。

    为期三年的徐龙阁终于竣工了,整个徐龙阁气势宏伟,磅薄,胜过明龙阁。

    为了能更喜庆点,徐厉容铭在征求简初的意见后,决定在徐龙阁里举行婚礼。

    这样一来,就有许多事情要忙碌了。

    虽然李季敏能干,但关于婚纱,婚礼的一些事情也需要简初亲自去定夺。

    早在徐厉容铭的强烈要求下,简初只得辞去了宜丰集团女总裁的职务开始专心在家里带着二个孩子了。

    徐厉容铭这段时间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公司 的事情不说,这二个孩子入户,取名,还有学习的事,每一样都是他亲自去办,尽心尽力。

    简初带着二个孩子目前还是住在南城替徐蔓删买的别墅里,算是娘家吧,等着婚礼的到来。

    饭后,简初又觉得神思昏昏的,布置了下晨晨和小巴迪的学习功课后,来到了卧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一会儿后竟然沉沉睡过去了。

    直到一只有力的大手放到她的额头上,她迷糊中睁开了眼睛。

    徐厉容铭关切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阿铭。”简初欲坐起来,身子却被徐厉容铭按住了。

    “不要动,让我好好看看。”徐厉容铭把她按住后弯腰凝着她的脸端详着,“脸色腊黄,眼神无力,看来妈说得对,你这身子还真是不太好,走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简初一听哭笑不得。

    徐蔓删竟然把这点小事告诉了徐厉容铭,徐厉容铭听说后立即趋车赶了回来。

    “不要去,我想睡觉。”简初翻了个身,她最讨厌去医院了。

    “这可由不得你。”徐厉容铭脸色严肃,从背后把她抱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阿铭,能不能不要大题小作了。”简初被他强行抱到了欧巴赫豪车后面的软床上,无奈的说道。

    “不行。”徐厉容铭摸了摸她的额头,强势否定。

    简初无奈,只得随他了。

    医院里,简初像个婴儿般被徐厉容铭安排躺在医院的vip病房里。

    一阵检查后。

    徐厉容铭拿着一张化验单走了进来。

    “阿铭,我想回去了,晨晨和小巴迪肯定又在捣蛋了,不好好写作业。”看到他进来简初就翻身坐起来,嘟着嘴望着他,满脸无奈,“拜托你不要神经兮兮的,把我当个孕妇般。”

    徐厉容铭嘴角噙着抹柔情蜜意的笑,深遂的眸眼里闪着点点星光。

    “老婆大人,这次我要是不好好照顾你,那可是罪孽深重了。”

    看他说得那么严重,简初瞥了眼他手上的化验单,忽然想到了什么,用手捂住了嘴,眼睛睁圆了。

    徐厉容铭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上前一把抱起她,兴奋地说道:“老婆大人,你真是太棒了,看来我们的第二个小巴迪又要出生了。”

    果然是这样!

    简初的心里又惊又喜,这才想起大姨妈似乎好久没来了!

    竟然是怀孕了,真该死,她完全没有想到!

    “小初,这次我要好好照顾你,直到你把孩子生下来,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点苦了。”徐厉容铭高兴地说道抱起她朝着外面走去。

    离落提了大包小包的药跟在后面。

    “小初,昨天去拿结婚证时我就觉得有喜事来临,果然这么快就来了!”卧房里,徐厉容铭抱着简初坐在床上,美滋滋的。

    简初微笑着没有答话。

    “来,给你看看,这是我们全家的户口簿,也算是我们徐家的第一本户口薄了,自打爷爷死后,我们徐家连户口簿都没有了,今天总算是全家团圆了,我们徐家从此后开始香火兴旺了。”徐厉容铭一只手抱着简初,另一只手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新办的户口薄与身份证来,翻到孩子那一页,很自得地说道:“看看,晨晨与小巴迪的名字取得怎么样?那可是请了大师级别的法师算了生辰八字用了一个星期才取出来的,保管孩子们一个比一个平安幸福。”

    简初躺在他的怀里,定晴一瞧:

    “徐睿晨”“徐熙迪”

    不由一乐:“这就是你请大师取的名啊,我怎么看就像你自己取的呢。”

    徐厉容铭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我对大师说了,取名字时一定要有‘晨’‘迪’二字,大师研究了一个星期后就取了这样二个名来,相信大师吧。”

    “好吧,我都听你的。”简初顺从地点了点头。

    旭日东升,又是一天好时光来到。

    徐龙阁里,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今天是徐厉容铭与简初结婚的日子。

    徐厉容铭动用了最大能量来布置这场婚礼,请来了著名的主持人, 新闻媒体也来了不少。

    大清早起来,简初就被拉着穿婚纱化妆打扮了。

    “妈妈,好漂亮呀。”晨晨牵着小巴迪的手走了进来,看到妈妈穿着漂亮的婚纱裙子,笑眯眯地夸奖道。

    “妈妈,我能跟你一起上舞台吗?”小巴迪歪着头问道。

    简初笑了笑。

    “当然不能,妈妈是跟爸爸结婚,你上去干什么?”晨晨白了他一眼。

    “好吧。”小巴迪有些沮丧。

    “你说妈妈有了小弟弟后会不会不喜欢我们了?”小巴迪把晨晨拉到一边悄声问道。

    “当然不会了,爸爸妈妈最爱我们了,妈妈说了,我们都是她的孩子,她每一个人都喜欢呢。”晨晨懂事的摇了摇头,非常肯定地答道。

    “哦,那就好。”小巴迪这才放下心来。

    徐龙阁里,人声鼎沸。

    “哥,可以出发了,快到吉时了。”厉思晗看着西装革履,俊容潇洒的徐厉容铭笑嘻嘻地催促道。

    徐厉容铭看了她一眼,眸光掠过她看了眼身后站着的乐辰逸,墨瞳幽深,意义深远。

    同是男人,乐辰逸当然也看懂了他的意思。

    很明显嘛!

    就是在对他说:乐辰逸,我已经娶小初了,你应该看到她幸福了吧!那你是不是也该娶我的妹妹了!

    乐辰逸别过眸去,揣着明白装糊涂!

    “阿辰,给我听好了,我哥胃不好,你要替他挡酒,今天是我哥的大喜之日,你要肩负起这个重任来,要是我哥喝酒出事了,我可饶不了你的。”厉思晗回过头来,郑重叮嘱着身边的乐辰逸。

    乐辰逸心不在焉的应承着,眸光却朝着另一个方向望去。

    厉思晗顺着他的眸光一瞧,咦,那么性感漂亮的女人,正被一群世家公子围绕着,蜂蝶花飞,而乐辰逸的眸正落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这还了得!

    厉思晗醋意大发,伸手过去揪住了乐辰逸的耳朵,咬牙说道:“喂,我的话听到了没有?”

    乐辰逸没想到厉思晗如此粗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认丢了面子,有点恼羞成怒,当下甩开了她,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了句“莫名其妙”,扭身走了。

    “喂,乐辰逸。”厉思晗叫一声,跟在后面追了过去。

    热闹持续到了深夜。

    因为简初怀有身孕,徐厉容铭怕她累着,很早就把她送进婚房里来了。

    夜越来越深了,外面的欢歌笑语仍在持续。

    简初坐在卧房里,满心不宁,今天徐厉容铭被灌了很多酒,有几次,她出面挡掉,都被人挡了回来,说什么大喜之日还不喝酒么!

    她无奈,却又感到心慌慌的!

    徐厉容铭的胃不好,她一直是知道的,现在喝这么多酒能受得了么!

    站了一天,又担忧又累,头挨着枕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呯”的一声响,房门被撞开了。

    简初惊醒,爬起来。

    只见徐厉容铭满身酒气,红着脸,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

    “小初……”他走进来刚亲昵地叫了声,突然胃里涌起一阵巨痛,眼前一黑,重重摔了下去。

    “阿铭,阿铭,怎么了?”简初大惊,爬下床跑过去扶着他大声喊。

    可徐厉容铭没有了声音。

    她扳过他的脸一瞧!

    只见他脸上虽然酒气浓郁,却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眼眸紧闭,唇瓣也没有了血色。

    脑中轰地一响,意识到了不妙。

    哭喊一声,抱起他的头朝着外面大叫“来人啊”。

    瞬间,整个徐龙阁都慌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