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回到原点

字数:585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简初当然懂他的意思,脸更红了,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么?”

    “哟,我有想什么吗?你怎么会那么清楚?”徐厉容铭故意满脸怪异表情,把头附在她的耳边呢声说道:“瞧吧,我什么都没想,你倒是好像想得挺多的,我猜,你现在一定很想我了?”

    说完手臂绕进了她的芊芊细腰上,手掌隔着柔软的布料轻抚着她的腰肢,带起了一阵阵的热度。

    简初的小脸更加红了。

    这客厅里,上有老人长辈,下有孩子们,中间还有不少佣人呢,他倒是挺‘放肆’的,正在想要甩掉他的咸猪手时就听到允老夫人在那边说道:“阿铭,小初,你们进来下,我们几个长辈有话要说。”

    “哦,好。”简初立即应着站了起来,趁机摆脱了徐厉容铭。

    与客厅相连的会客室里。

    长条形方桌上面铺着白玉小块,非常高雅舒适。

    简初和徐厉容铭走进去的时候。

    允老夫人,允泽强,厉义钦正坐在对面等着他们。

    “坐下吧。”允泽强朝他们抬了抬手。

    “外公,外婆,爷爷,有什么事么?”简初坐下后有些拘谨地问道。

    “阿铭啊,你看到今天的新闻了么?”允泽强把目光对准了徐厉容铭。

    徐厉容铭沉吟着:“外公,不知您说的是哪条新闻呢?”

    今天的新闻挺多的!

    允老夫人笑笑:“当然是关于小初的。”

    徐厉容铭恍然大悟,立即点头:“外公,外婆,我明白了。”

    “嗯。”允泽强点了点头,郑重问道:“你有什么想法么?”

    “没有。”徐厉容铭几乎是没加思索地答道:“我爱小初,不是因为她与你们允家有什么关联才来爱她的,她姓简还是姓允,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好,你能这样想那就好了。”允泽强赞许地点了点头,从一旁拿过一份协议书对着他们二个说道:“今天你们爷爷也在此,有些话我也要说明白了,当初成立公司之时,我们因为思念女儿心切,早就给雅秀立了一份合同,那就是将来不论Agle公司如何壮大,她 的名下始终拥有公司五分之一的财产继承权,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可由她的子女继承,但这些天发生的事你们也已经看到了,这份合约确实给你们带来了困扰,可以说只要有这份合约在,你们是无法独善其身的,为了能让你们一家团聚,从此后幸福平安,今天我已经对外澄清了:我的女儿已死,并没有生下孩子。也请我的律师议定了一份合约,那就是对外宣称那五分之一的财产继承权作废,对内,简初,你也签份协议,同意放弃Agle公司那五分之一的财产继承权,你们愿意吗?”

    允泽虽这样说完,眸光深遂地望着他们二个。

    徐厉容铭自始至终脸色平静,并没有其它表情。

    简初低头听着,最后把眼光望向了徐厉容铭。

    徐厉容铭唇角微微一翘,手从桌子下面伸了过去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他掌心的热度清晰地传递了过来,一点点暖进了简初的心里。

    “小初,我没有问题,你愿意吗?”他回眸,深遂的墨瞳正对上了简初迷茫的眸,直直望到了她的眼底,眸中央有莹亮的光茫在闪烁着。

    手上是男人的热度不断传来,简初的心在一瞬间悸动,而又惶惑。

    外公,外婆已经向外界否定了她的身份,也就是说,现在的她不仅是失去了继承权那么简单,身份也是回归到了从前。

    她仍然是简沐明的女儿,只是一个平民百姓而已。

    罩在她身上的那层金光褪去了,如果徐蔓删只是她的养母,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只是一介孤女了。

    以后在她的人生里,无依无靠,只剩下了丈夫与儿女们。

    从此后,丈夫就是她的天,她的一切!

    孩子是她的全部,是她的精神慰藉。

    这样的结果,她其实早就料到了,那天外婆带着她和孩子们出席晚晏时就明白了,可真正到了这一刻,她的心仍然生出无限的依恋与惆怅来。

    她不是在乎那些诱人的继承权,而是对未来一种无法确定的恐慌。

    女人真的可以依靠爱情么!

    如果有娘家,有更多的金钱财富,她可以生活得没心没肺,物质上得到充分的满足,可如果失去了这一切,她把自己嫁给爱情,嫁给这个男人。

    他会对得起她么!

    爱情会有那么牢固么!

    尤其还是豪门中的爱情!

    太多的不确定性让她的心呯呯跳着,拿不定主意。

    空气里静悄悄的,每个人都在望着她,望着她做出这道选择题。

    “小初,相信我。”她眸眼如小兔般惶惑与惊恐闯进了徐厉容铭的眼里,他看到了她内心 的恐惧,心中发痛,明白了她的心里。

    她这是对他没有信心呢!

    他的手重重握紧了她的手,眸眼里都是坦荡与坚毅,用他的眼神告诉她:此生他决不会负她!

    简初也是望着他。

    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突然的,天簌之音响了起来,耳畔边余音袅袅,琴声婉转,笛声悠扬,某些深埋在心底的情感复活了。

    那种心意想通的感觉在与徐厉容铭对视的过程中缓缓流淌了出来。

    她想,她知道该要如何选择了!

    脸上的迷惑与不安逐渐消褪了,嘴角浮起抹自信的微笑来。

    她把手从徐厉容铭的大掌里抽出来,这才发现整只手掌上都是汗渍,早已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了!

    实则,不知何时起,他们早就融为一体了,此生,再不可能分离!

    她微微抿唇,拿起了桌上的笔,果断地签下了自己的尊姓大名。

    房门被推开了。

    允剑晨风尘仆仆地赶了进来。

    “小初。”他看到了桌上的协议,无奈地叫了声,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他的寻亲过程不仅豪无任何意义,还差点让他们家破人亡,嘴角处溜出抹苦笑来。

    不过好在,他们误会消除了,总算团聚了!

    “阿铭,明天你就可以带走你的妻子和孩子离开这里了,以后有机会欢迎来家里做客。”允泽强收好协议拿在手上,朗声说道,说完站了起来,含笑说道:“这一切终于完事了,我也可以去夏威夷安心度假了。”

    “义兄,愿意与我一道去游玩么?”他把头附在厉义钦的耳边轻声问道。

    厉义钦微愣,立即摇头,笑着说道:“不行喽,我来了年纪,呆在国内习惯了,不适应呆在那些地方了。”

    允泽强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不勉强了,有朝一日我再去南城探望您,至于雅秀的墓还是维持原状吧,入土为安,她是你们养大,是我们二家的女儿。”

    “好,好。”厉义钦连声附和,爽朗一笑:“欢迎您来南城做客,看望我们的女儿。”

    “好,有时间我一定去。”允泽强笑了笑,对着大家点点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由夫人陪着你们吧。”

    说完又回过头来,对着允剑晨:“剑晨,你随我来,我有事找你谈。”

    “好的,爸。”允剑晨脸有疲色,立即答应一声,跟着允泽强走了出去。

    简初轻吁口气,这才发现不仅双手,全身都已经汗湿了。

    “阿铭,怎么样?今天接到电话了么?”允泽强走后,允老夫人笑眯眯地望向了徐厉容铭。

    “外婆,已经接到梅洛集团董事长亲自打来的电话了,他亲自道歉,答应给我出具书面道歉,并郑重承诺会给出处理结果的。”徐厉容铭微微欠身答道,“谢谢外婆的鼎力相助。”

    “嗯,这就是了,相比于整个梅洛家族的利益,梅洛基与Lissom这二人实在算不了什么,精明如梅洛董事长,一定会做出处理的,你等着就好了。”允老夫人笑眯眯地说道。

    果然,二天后,徐厉容铭就收到了由梅洛董事长亲自签名的道歉信,并且给出了处罚结果:Lissom被撤职,调到了梅洛集团南非的分公司察看留用,并且此生,他都不再具有担任梅洛集团的董事长资格了;而梅洛基已被梅洛家族除名,并且剥夺了梅洛集团的股份。

    这二个处罚,对他们二人来说也已经是很重的了,徐厉容铭没有异议,也不想去管别人的私事,他只要自己的老婆孩子一家团圆幸福就好了!

    “初儿,阿铭,明天你们就要走了,来吧,外婆送给你们几个字,希望你们能好好珍藏。”允老夫人又笑眯眯地拿起一块帛金对联来亲自送到了简初面前。

    “谢谢外婆。”简初伸出双手恭敬地接了过来。

    “孩子,打开来看看,这可是外婆我亲自写的呢。”允老夫人慈眉善目地说道。

    “好的,外婆。”简初轻声答着,顺从地打开了对联。

    暗红的锦帛上锈着金丝边的几个大字:“永结同心。”

    简初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心潮起伏着。

    “初儿,如果想家,想外婆的时候,就打开来看看,外婆无论何时都会与你站在一起,鼓励你的。”允老夫人慈爱的说道,声音有些凄清落寞 ,郑重叮嘱道:“小初,一定要保管好外婆送给你的这个礼物,礼轻情义重,那是外婆的一片心啊,不要轻易弄丢了。”

    简初的眼泪一下就模糊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