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有意义’的事!

字数:504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初儿,你不会怪外婆这样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吧。”豪车里,允老夫人握着她的手亲切地问道。

    “不会的,外婆,我完全理解同意您的做法。”简初完全明白了允老夫人带她和孩子们出来参加宴会的目的了,忙摇着头,诚挚地说道。

    “哎。”允老夫人叹了口气,握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与其浊富,宁可清贫,一些浮夸与太过耀眼的东西往往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与祸根,有句名言说得好,‘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褪去了一切虚无的表象,少了些耀眼的东西,回归到本质,也不会有人来盯着你了,以后,看清了你们自己的心,质朴无华地生活着,培养好孩子,这比什么都强。”

    “是的,外婆,我明白的,谢谢您的帮助。”简初眼角闪着泪花,握着外婆的手,看到了她鬓角的银发,心里无比的酸涩。

    “哎”允老夫人摇头叹息了一声。

    她也想明正言顺的与外孙女呆在一起,但现在看来,没可能了!

    “外婆,梅洛夫人真的能让Lissom打消提亲的念头吗?”简初仍然有些不安地问道。

    允老夫人宽慰地笑了笑:“放心吧,他所求的并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一些附加条件,一旦失去了那些华丽虚有的东西,所有的魔咒就都会解开了。”

    “哦。”简初点点头,心这才放了下来。

    梅洛家的客厅里。

    “管家,去,给我把梅洛逊和Lissom叫过来,太不像样了。”梅洛夫人把手中的文件往沙发上狠狠一摔,满脸盛怒,朝着一旁站着的管家吩咐道。

    很快,梅洛逊与Lissom仓惶赶了过来。

    “妈,奶奶,有什么事吗?”他们二人走进来看到了梅洛夫人满脸的寒霜,小心翼翼地问道。

    “哼。”梅洛夫人冷哼一声,厉声说道:“你们干的好事。”

    梅洛逊与Lissom互相对望一眼,不明所以。

    “逊,Lissom不懂事也就算了,你还跟着胡来,是不是嫌惹的笑话还不够么?”梅洛夫人冲着梅洛逊就发火了。

    梅洛逊心里咯噔一下,立即陪着小心问道:“妈,您这是怎么了?我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么?”

    “还好意思来问。”梅洛夫人面罩寒霜,厉声喝道:“我问你,你儿子就那么没人要么?人家允老夫人的外孙女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二个了,竟然还要去上门提亲,弄得天下皆知,你叫我这老脸往哪里放?我们梅洛家族的面子又往哪里放?我看你呀,脑袋就是被驴给踢了,再说了,这个所谓的外孙女也只是认领的,根本就不是允老夫人的亲外孙女,你们这样做究竟是要干嘛呢?不嫌丢人吗?我们梅洛家族可是名门望族,什么时候需要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来?”

    此话一出,梅洛逊和Lissom脸上变色,这才明白她发火的原因了。

    “奶奶,我是真心喜欢简初的。” Lissom嗫嚅着,有些委屈地说道,“奶奶,她确实就是允老夫人的亲外孙女,我了解得不会错的,只是离婚了而已。”

    “混账。”梅洛夫人一听大怒,厉声喝道:“一个离婚女人带着二个孩子,你能爱她什么?这是真爱吗?先且不说这些,今天允老夫人带着她和二个孩子出席宴会,那可是当着那么多贵夫人面公然说简初不是她的亲外孙女,只是认领的,还口口声声说她已经结婚了,并生了二个孩子,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那是在明示给所有人知道,你们不用来求婚了,她已经名花有主,还有了孩子,而且也不是我们允家的人,我们做不了主,至于财产继承权的事也根本不存在,让我们大家都死心,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明的在拒绝,把她的身份给定死了。”

    允老夫人说到这儿,脸色胀红,恨铁不成刚地说道:“这都是你们办的好事,让我在那里丢脸,你们以为允老夫人那样做的意思是对别人么?那完全就是针对我们梅洛家族,针对我的,你们想啊,别人根本就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不关他们事,可我们呢,你们早就去提亲了,还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这不是明的拒绝又是什么?”

    梅洛逊听到这儿才算真正明白自己的亲娘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了,原来允老夫人今天邀请她前去是别有用心的,真是太可恨了!

    允家虽好,可他梅洛家族也不是等闲之辈,向她外孙女提亲那是看得起他们,没想到还装清高来拒绝,真是太小瞧人了!

    “妈,我们向他允家提亲那是看得起他们,没想到还这样不给面子,太大牌了,这样的人家也真是太不懂味了。”他满脸愠色,恨恨不平地说道,“这样,我们也不用给他们好脸色瞧了。”

    “住口,混账。”梅洛夫人怒目瞪着梅洛逊,厉声喝道,把手中的资料朝他脸上摔去,“不长进的东西,给我好好看看,你们还做了些什么事?又有什么样的把柄捏在别人的手里,给我看好了。”

    约克逊与Lissom都大吃一惊,慌忙弯腰捡起文件袋,打开了里面的资料来。

    很快,他们的脸色就发白了。

    “看到了吧,这些资料只要人家告上去,你和你叔叔阿基的前途就算是彻底毁了,不仅你们毁了,也会连累到我们整个梅洛家族,若金融市场发生异动,损失会无法估计,可现在人家允老夫人并没有那样做,而是直接交给了我,这已经是给足我们面子了,告诉你们,从现在起,收起你们的那些非份之想,好好回到家中反省,等我把这些资料告诉你爸爸后再做内部处理,这样的事情姑息不得。”梅洛夫人脸上寒意森森,怒气冲冲地教训道。

    梅洛逊这下真正慌了。

    原本这样做是为了儿子能继承梅洛集团董事长之位的,这事若真让爸梅董事长知道了,那算是彻底毁了,而且还有更严厉的处法呢。

    “妈,求求您,不要毁了Lissom的前途啊。”梅洛逊脸色发白上前抱住了梅洛夫人的身子哀求着。

    梅洛家族的儿孙辈很多,杰出的人才也多,这个罪证告上去等于就是直接毁掉了。

    “奶奶,这是诬陷我的,求求您不要认真啊。”Lissom也是吓懵了!苦苦哀求着。

    看到儿子,孙子苦苦哀求,梅洛夫人心里难受,可脸上余怒难消,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最后只得痛苦地说道:“好在这事允老夫人只交给了我,但我一定要给她个满意的答复,否则就不能堵住她的嘴,再说了,我们梅洛集团一向都是威望甚高,出了这样的事也是马虎不得的,内部一定会要做出处理的,不过你们放心,我会跟你爷爷求情的。”

    “妈,能不能不要交给爸了。”梅洛逊心里不甘,仍在苦苦哀求着。

    “哼,你当别人都是傻子么?这事若真能瞒,我也不用 发这么大的火了,尤其是你兄弟梅洛基的事,那是无论如何都要让你爸知道的,太严重了,到时若出了问题,不要说别人,就连他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再说了,我不给,允老夫人就不会直接送过去给你爸么,如果我们真不能给她个满意的答复,她也不是省油的灯,真把这个给告上去了,后果不堪设想。”梅洛夫人说到这儿,重重哼了声,狠狠瞪了他们父子俩一眼,甩袖朝着卧室里走去了。

    梅洛逊与Lissom呆若木鸡站着,一会儿垂头丧气地走了。

    允家的客厅里,其乐融融。

    允泽强今天没有去上班,而是留在了家里陪着厉义钦。

    客厅里很热闹,晨晨和小巴迪正在客厅里嬉戏着,互想追琢着玩耍。

    允泽强夫妇陪着厉义钦聊天。

    简初和徐厉容铭则坐在一侧。

    很快,徐厉容铭手中的电话响起了。

    他低头看了眼电话号码,脸色平静如常,嘴角处却是一抹讥讽的笑意。

    想了想后,拿着电话走开了。

    一会儿后,又走了回来。

    “阿铭,有什么事么?”简初看到徐厉容铭走进来,眸眼中隐藏着层只有她能看得懂的笑意,不由好奇地问道。

    可徐厉容铭只是微微一笑,在她身边坐下,装逼地说道:“你老公我能有什么事呢,放心吧,以后跟着我享清福就行了。”

    简初斜暼了他一眼,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笑着问道:“我知道了,是喜事,今天上午沈飞飞给我来电话了,她说徐克帝国集团已经成功与阿云商城签约了,这下你的公司要平步青云了,恭喜了,还有,沈飞飞与顾承泽下个星期将在挪威酒店举行婚礼了,特意邀请我去参加呢。”

    徐厉容铭紧挨着她坐下来,大掌包住她的小手,握成拳,在她耳边调笑着:“岂有此理,他顾承泽结婚竟敢在我们的前面,太不像话了,我看我们还是马上就回家去准备吧。”

    “得了吧。”简初别过脸去,脸色绯红,“这事情也有得比么?”

    “当然,我们孩子都这么大了,他那新兵蛋子,与我们没法比。”徐厉容铭咬牙笑了笑。

    简初满脸鄙视,“无聊。”

    “确实挺无聊的,不如我们早点回去做点‘有意义’的事了。”他笑得邪魅,语声暖昧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