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我不相信,但我在意!

字数:620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厉老,您什么时候来的美国?怎么不早点派人来告诉我,我好陪您好好玩玩走走啊。”一会儿后,允泽强从悲痛中回过神来,自责地问道,“是我慢怠了您啊。”

    “不,真不用了,您家大业大,每天忙不完的事,我这个时候冒味过来真是打扰到您了。”厉义钦微微一笑,很快言归正传了,“允老,我今天来,也是为了儿孙们的事,我这大把年纪以后也是走不动了,人越老啊就越不想出去了,每天只呆在家里养花弄草的,将就着过就是了,可现在看着儿孙们不幸福,我也是活得不安心啊。”

    “哦。”允泽强若有所思地抬起了头来,沉吟着,郑重其事地问道:

    “那您是为了儿孙们的什么事呢?说说看。”

    “哎,”厉义钦轻叹口气,微微颌头,认真问道:“允老,您知道徐厉容铭是谁的孩子么?”

    “哦。”允泽强有些意外地看着他:“难道他不是您的孙子?”

    “不是。”厉义钦摇着头,一字一句地说道:“他是徐擎远的孙子。”

    “啊。”允泽强有些惊讶,眉目幽深起来。

    “这样说吧,允老,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一对孩子的,徐擎远的孙子和您的外孙女,柳暗花明中,这不得不说是天之良缘啊,细细说起来,还真是一言难尽……”厉义钦语调沉缓,幽深,带着耐人寻味的寓意,慢慢给允泽强说起了这段姻缘的来龙去脉。

    后花园里,朦胧的月色正从林蝉翼般的树梢中穿透进来,凉风习习,幽香阵阵。

    把厉义钦领进外公的书房后,简初知趣地走了出来,并没有把茶再送进去了。

    他知道厉爷爷不是来喝茶的!

    好想孩子们啊!

    月光如流水般倾泻在地上,把前面的树影映照得斑驳陆离。

    简初姣美的脸在月色下分外的清艳孤凉。

    斜靠在树干上,仰望着月色发呆。

    树干旁一个高大的身影将她娇小的身影严严罩住了。

    鼻翼间,一股熟悉的气息流淌着,简初的心猛地跳动起来。

    “阿铭,你什么时候来的?”回头时,徐厉容铭正好将她圈进了怀里,对上他幽深的眸,简初僵住了。

    徐厉容铭没有说话,鼻息间的呼吸有些沉,剑眉如一柄利剑呈现出精明干练,他双唇紧抿着,嘴角处是习惯性上翘的弧度。

    胸膛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就被抽空了,简初突然感到胸口像要炸裂开来,脸色一片绯红。

    徐厉容铭越搂越紧,直到把她搂得快要透不过气来,仍然没有放松的迹象。

    “阿铭,阿铭。”简初喃喃着,绯红的脸在月夜中像踱上了一层银光,诱惑着男人的心。

    “不要说话。”徐厉容铭的手指抚上了她的脸庞,有力的双臂紧紧将她固定在怀里,低低说道:“我怕这一切不是真实的,我怕你一说话就会不见了,像梦那样。”

    “……”简初的眼迷离似雾,眸中央有雾气在萦绕,晶莹剔透,一点点闪着亮光。

    “小初,我想知道,那天Lissom告诉你我身上的口红印时,你会相信我吗?”徐厉容铭突然把她的脸扳了过来,深眸凝着她,轻声问道。

    简初的心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下隐隐生痛。

    她相信他吗?

    这个问题貌似好复杂!

    “为什么不说话?不说话就代表你相信了,是不是这样?”徐厉容铭的心头突然凝满了乌云,浓郁得化不开来,如果她真就如此地相信了他,这只能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太脆弱,他猛然间有种挫败的感觉。

    “阿铭。”简初的手忽然捉住了他的手放到了自己唇边,悄声说道:“我不相信,但我在意。”

    是的,她不相信。

    怎么样也不会相信的!

    但她多少都是在意的!

    如果不爱他就不会在意了。

    徐厉容铭喟然一声,把她的头按进了他的胸膛上,轻声说道:“小初,听听我的心,以后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要相信我,知道吗?”

    简初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男人的心跳沉稳而有节奏,莫名的心就安宁了。

    伸出双手缠绕上了他的腰。

    “阿铭,我害怕你会丢弃我不管,害怕有朝一日,你会带着孩子们离开我,我不要这样的感觉,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只想带着我的孩子们,有一个幸福的家。”

    “放心,我会给你这一切的。”徐厉容铭笑了,抱着她,轻声说道。

    淡淡的月光流淌在他们身上像一幅极美的画,简初轻闭着眼睛,听到了男人誓言般的话语,嘴角噙起抹浅笑来。

    “小初,跟我走吧,离开这儿,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们风雨同担,共同面对,我害怕没有你的日子。”徐厉容铭在她耳畔低声说道,灼热的呼吸一圈圈萦绕在她的耳畔,让她意乱神迷。

    她忽然觉得无法呼吸,窒息,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来,看看,孩子们都在想你了。”徐厉容铭打横抱起了她,走到了树干旁边的一张藤椅上坐下来,把她搂进怀里,伸手拿出手机来,点开了一个视频。

    “妈妈,我想您,快回来吧。”晨晨穿着奶白色的睡衣,坐在床上含着眼泪,冲着她喊道。

    “妈妈,我要吃您做的菜,想要您给我讲故事,不然我睡不着啊。”小巴迪也在一旁可怜兮兮地说着,蔫着头,无精打彩的。

    “晨晨,小巴迪。”简初双手捧着视频痛心地喊了起来,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她泣不成声。

    “妈妈,我给您唱歌,您回来好吗?”

    “妈妈,我帮您捶背,回来好吗?”

    ……

    二个小家伙在视频里极尽讨好之能事,上演着苦肉计,把简初的心揉得碎成了一团。

    “阿铭,我跟你回去。”看着这一对可爱的儿女,她昂着头,流着泪说道,“我不求余生跟着你有多富贵,只求带着孩子们简单幸福生活在一起就行了。”

    顾不得什么了,再也不想顾及什么了,她只想回到孩子们的身边去。

    他们才真正需要她的照顾!

    “好,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徐厉容铭轻柔地说道,双手捧着她的脸,吻劈头盖脸覆盖下来……

    纽约顶级私人会所。

    全程金融精英的太太,商界名流名媛的聚集地。

    允老夫人一身正装打扮,在二个高学历的工作人员搀扶下以最佳的状态优雅高贵的走了进来。

    身后。

    简初穿着高贵的公主服,在二个女秘书的陪同下款款跟随。

    而她的手上,一手牵着个一个漂亮的小家伙。

    这家顶极私人会所,由Agle公司创建,已成了纽约顶尖上流社会太太们的聚集地,而这个创始人就是允老夫人。

    自从她身体欠佳以来,已很少亲自到场了,但这里的火爆程度却是一天比一天高涨。

    当然,不是谁都能来这里的!

    有钱?不好意思!还得有智商!

    拒绝脑残暴发户!

    也因此,这里的高雅不是人人都能仰慕得来的!

    “允老夫人,您好!”看到允老夫人慈眉善目的走进来,一众夫人太太小姐们全都围了上来。

    “亲爱的们,你们好。”允老夫人爽朗的笑,脸上神彩奕奕,朝她们招着手,“大家随意尽兴,今天我做东,随意就好。”

    “哦,到底是我们的允老夫人一出场就是不一样,阔气。”贵妇们纷纷过来与她拥抱,极为亲昵。

    “梅洛夫人好。”在一众太太夫人中,允老夫人与梅洛夫人拥抱后并没有松开,而是握紧了她的手,十分热情的打着招呼。

    “允老夫人好。”梅洛夫人身披着昂贵的蚕丝坎肩,身上多层次的社交礼仪服,端庄高雅,笑容很随和,“接到您的邀请,我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

    “我也是。”允老夫人笑容满面地附和着。

    二人手牵着手朝着晏会的中心接待处走去。

    “呀,这位小姐不是允老夫人新认的外孙女么。”太太们的眼光从允老夫人身上移到了简初的身上。

    “气质出彩,很有允老夫人的风范呢。”

    “阿姨好。”简初微笑着用英语与她们打着招呼。

    “婆婆,阿姨们好。”简初的话音才落,小巴迪就雄趋趋气昂昂地扬起小手大方绅士地朝着他们打招呼,引得一众少妇太太们尖叫起来,“呀,这谁家的孩子,这么帅气可爱,真是爱死了。”

    “婆婆,阿姨,她就是我们的妈妈呀,我们就是妈妈的孩子,我们的老爸是徐厉容铭,亲老爸哟。”晨晨也扬起小手大声宣告道,唯恐她们听不清,胸脯挺得高高的。

    “这样呀。”一众太太们抿唇而笑。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她们面面相觑,

    话说允老夫人的这位外孙女不是要嫁给梅洛家族的Lissom王子么?那这二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未婚先孕了,可又不对呀, 这爸爸明显不是Lissom呀!

    众人摸不着头脑!

    最近的媒体可是到处都在说 Lissom已经向允家提亲了,是要娶这位外孙女的,可现在又冒出这么二个孩子来了,真让人费解!

    长长的接待桌上。

    一众贵妇们依次坐着品尝着美味点心红酒。

    允老夫人陪着梅洛夫人坐在最上位。

    允老夫人殷勤备至,不停地替梅洛夫人拿着点心,热情礼貌周到。

    而梅洛夫人的脸色却在越来越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