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母皇

再演洪荒

    第一回无双大蛇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善恶双蛇破鸿蒙,通天道人取灵源。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夺造化会元功,另收天地一混元。

    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将一元分为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也。每会该一万八百岁。且就一日而论:子时得阳气,而丑则鸡鸣;寅不通光,而卯则日出;辰时食后,而巳则挨排;日午天中,而未则西蹉;申时晡而日落酉,戌黄昏而人定亥。譬于大数,若到戌会之终,则天地昏缯而万物否矣。

    再去五千四百岁,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故曰混沌。又五千四百岁,亥会将终,贞下起元,近子之会,而复逐渐开明。邵康节曰:“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到此天始有根。

    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子会,轻清上腾,有日有月有星有辰。日月星辰,谓之四象。故曰天开于子。又经五千四百岁,子会将终,近丑之会,而逐渐坚实。《易》曰:“大哉乾元!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至此,地始凝结。

    再五千四百岁,正当丑会,重浊下凝,有水有火有山有石有土。水火山石土,谓之五形。故曰地辟于丑。又经五千四百岁,丑会终而寅会之初,发生万物。历曰:“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地交合,群物皆生。”至此,天清地爽,阴阳交合。

    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寅会,生人生兽生禽,正谓天地人,三才定位。故曰人生于寅。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后更有三清圣人出,选拔天下众仙,定封神榜位,确立天庭。

    然封神之役,老子道尊,元始天尊联手,不念师兄弟情分,圣人脸面,通天却吃了亏也。那通天亦是三清之一,圣人面皮,怎肯罢休?他知两位师兄各有神通,那老子于玄都中修成玄黄玲珑塔,万法不沾,元始自玉虚炼就万朵金莲,千盏天灯,璎珞,明珠,庆云罩顶,自己争执不过。便起了洪誓大愿,不修成压胜一切的手段,洞彻无上大道,决不甘休,遂闭了碧游宫,散了门徒,直奔宇宙星空,一行便是数亿亿万万里。

    圣人修炼,不学那凡夫俗子闭关打坐,彻悟玄机,也不学那寻常仙人,沟通天地,造化功德,只要遨游宇宙,寻找那一线大道,方是正途。

    这一日通天正驾驭了遁光,遨游宇宙,突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不由大是惊喜,九万亿里之外,正有一团打着漩的混沌,乃是还未爆炸,天地未开的一界之雏形。

    这团混沌犹如一锅有着无限发展可能杂烩,有万物初始之源头,却还不知会发展作甚么模样。混沌中已然凝聚出来了一些东西,洪荒浊气下沉,星空轻灵上扬,亦有一些宇宙洪荒开辟便会存在的远古巨灵,混沌古神正在孕育神识。

    想当初,盘古开天辟地,始有洪荒仙界,这一团混沌蕴含无限生机,无穷灵源,通天怎不惊喜?

    心中暗自忖道:“西方教下两位教主,法力只不过跟我相等,还比不得两位师兄的手段,但自持有青莲宝『色』旗,七宝妙树,当初我也无奈他何。此一团混沌,将爆发而未发,比诸盘古圣祖开天辟地之前,别有一番气象,若是能寻一件得那般级数的宝贝,岂不胜过了闭门修炼?”

    通天一念及此,遁光暴涨,顷刻之间已经跨越数亿万里,直投入那团混沌中去。

    这团混沌所孕育的最强大生灵,乃是两条古蛇。这两条混沌之蛇在无尽的混沌中盘起来,形成了永初之环,把混沌重浊之气跟轻灵之气盘在一起。

    通天一入混沌,它们就觉醒了过来,这两条混沌古蛇首尾相衔,微微一动,整个混沌都震『荡』不休。只不过这这两条古蛇虽成型体,但是孕育未足,神识尚属混沌。

    被通天这一惊,才初开神识,两条混沌古蛇互相撕扯,身体就此分开。因双蛇都是衔着对方的尾巴,这一分开的时候,不由得加力啮咬,古蛇之血洒遍混沌。

    通天见之,甚觉可惜,这两条混沌古蛇神威之强横虽然略逊盘古圣祖,但是两条合力亦足够开辟洪荒,演化星空,这古蛇之血乃是造化至宝,平常得有一滴便足以脱胎换骨成就远古神兽,洪荒妖魔。饶是通天身为圣人,也是没有这样的好处的。

    “与其就此洒落,不若我收藏起来,日后也好有些用处!”

    想到此处,通天伸手一指,顶上便现了万朵白莲,千盏紫灯,上下一托,笼罩混沌,分别收了两蛇洒落之血。

    通天也不收回白莲紫灯,他早知这两蛇分开,便是这团混沌演化宇宙之时,届时天崩地裂,地水火风,山川河流,天地万物一一化生,等闲法术防护不得,也只有他跨越无穷星域,偶然收得的一缕宇宙初开,洪荒分顿的太初原始之气,练就的白莲紫灯才能抵御。

    “只可惜这万朵白莲,只能跟元始师兄的护身金莲媲美,比不得老子大师兄的玄黄玲珑塔,这次若能收得混沌灵物,才算是不虚此行,有了跟两位师兄一争的手段。”

    混沌双蛇中那一头得了重浊之气的,全身漆黑如夜,掌握虚无,一路翻滚向下坠去,也不知砸了多少东西,竟然生生把这团混沌分开,却没形成洪荒大地,只砸出无穷地狱,一路也不知有多么深远。

    另外一头得了轻灵之气的混沌古蛇,体外有亿万羽翼,无穷豪光,一飞冲天,把轻灵之气携带,破开星空,拉起一道白线,其长无穷,贯天地,冲宇宙,不见尽头。混沌之气被扯的支离破碎,在白线之周,形成无数位面。

    通天见此,闭目无语,他所生之地乃盘古开天辟地,那盘古开天,爱护生灵,有莫大功德,宇宙初分之后,天地却还在一处。天圆地方佑护无数生灵生长。这混沌双蛇虽然同生混沌,却天『性』相克,破开混沌之时,竟然大肆破坏,连洪荒大地也形不成,所形成的多元宇宙,上下尖锐犹如橄榄,只有一些细碎位面,包含小块的陆地,每个位面只有四部大洲的百分之一二,那该成宇宙星空的,也被那条得了轻灵之气的混沌古蛇,撞出一个窟窿,从此以后,星空领域就只能形成一环,散步在这个宇宙之外域。

    “也罢,且不去管他,让我先收了这混沌开辟,现世的灵物,便即离开此地。”

    饶是通天神通广大,圣人之身,这混沌双蛇重开混沌的强大能量,还是把他体外的护身白莲,怀了百余朵,紫盏天灯灭了六七座,就算是他当初以诛仙剑阵之威,也只能落得元始一朵金莲,可见这混沌双蛇之威能,确实非任何生灵可比。

    圣人之能,晓过去未来,虽然这非是通天所生之地,但他还是可以把这多元宇宙之事算出十之七八,这混沌双蛇开辟宇宙,混沌中孕育的先天一点不灭灵光,竟然有十二点之多,让通天喜出望外。

    等了三万年光阴,天地间尘埃落地,通天再也按耐不住,收了护身白莲,紫盏天灯,驾驭了一道白光直奔最近的灵物出世之地。

    第二回洪荒大君,混沌古神

    混沌初分,所孕育的先天一点不灭灵光,若无大神通,大智慧者收服,就会同化于天地之间,如同盘古身躯一般,或化日月星辰,或化山川地脉,再不复灵异之力,无穷威能。

    通天在宇宙星空游『荡』,所经历的世界,都是已经混沌开辟无穷岁月,甚或比洪荒仙界还要古老,那一点先天不灭灵光早就散化,或者已经被人得在了手内,他并无机缘。这一次好不容易遇上这还未开辟的混沌,自然不愿放过这等亿亿万载也不会再有的机运。

    当他遁光一展,闯入一个数千万里的大型位面之中,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这位面说大不大,但是若是逐一搜去也不知要耗费多少时光,因此通天伸手一指,一道星河,无穷无尽,横贯在头顶,只一绞,整个位面便支离破碎,所有大地生灵,天地元素,尽数被收近了这道星河之中。

    这乃是通天游历无穷次元,收集了不知多少洪荒星辰,才炼就了这一道星河,其中蕴含无上大道,威力还在他炼就的万朵白莲,千盏紫灯之上,论攻伐威力已经不逊『色』诛仙剑阵,最妙哉此道星河悠远无穷,能收容天地万物,亦是他打算若修不成无上大道,凭借来跟老子,元始相斗的依仗之一。

    通天以绝**力,绞碎了位面,原本隐藏其中的先天一点不灭灵光,顿时藏觅不住,绽放起无穷异彩,直奔那冲破星空的混沌古蛇拉起的冲天白线而去。

    通天哪肯放过这一点不灭灵光,横贯头顶的星河只一绞,就把这道灵光收入其中,不过饶是他圣人手段,这道星河又是无数宇宙星辰炼就,收下这团灵光,也大感吃力,这一点不灭灵光跳跃不定,竟然意欲争夺禁锢,恢复自由。

    “若是这无主之物,还能挣脱本尊之后,以后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跟两位师兄相斗?”通天虽然圣人修养,也不禁动了无名,一声大喝,万朵白莲一弹指间就飞了出去,牢牢锁定星河,果然镇压住了那先天不灭灵光,轻轻易易的收在了手心。

    这团灵光有眉有眼,光团内旋飞一圈奇异符文,这先天一点不灭灵光,若是洪荒开辟时候,无人收服炼化,自然就会散入天地,若是有人炼化,就会随着炼化之人心意,秉承得手之人神通,变化形态,成就先天无上灵宝。

    通天抓了这一点不灭灵光,心中暗忖道:“此物究竟化成何种宝物,才会对我大有用途呢?”想起老子头上的玄黄玲珑塔,圣人争斗先就立于不败之地,通天心中有了主意,扬手把自己一点印记拍入这团不灭灵光,正要炼化,天地间异变忽生,感应到一团不灭灵光被通天收走,其余灵光亦纷纷冲出藏觅的位面,有的直冲九霄,要跟白线会和,有的直奔地狱,想要追随他堕落的古蛇,更有的盘空急旋,似要脱离这层空间。

    通天见之,顾不得炼化手上之宝,伸手一指那道星河直奔星环,万朵白莲追向地狱,而那千盏紫灯分投八方,待要定住这初开辟的乾坤。

    通天何等法力,这一全力施为,那其余的十一点先天不灭灵光,顿时给尽数收入了星河,白莲,紫灯之中,他猛然招手,星河,白莲,紫灯顿时收拢回来,饶是通天全力镇压,这开天辟地的先天不灭灵光是何等威力?一旦由虚化实,成就先天无上灵宝,就算是通天也奈何不得,也只有这开天辟地的时刻,才有一丝机会收服。

    感到三宝之中,十二点先天不灭灵光跳跃不休,而天上地下,有两股庞大意念已经横贯而来,显然那两头混沌古蛇已经觉醒了全部神威,关注到了他的身上,通天虽为圣人但是也不想招惹这能开天辟地的混沌神物,顿时把心一横,化成一道白光投入了三宝之中,要以本身法力炼化这先天十二灵宝。

    原本亦存在这混沌之中的一些洪荒巨灵,混沌古神,随着天地开辟,神识也开始觉醒,他们虽然不如两条混沌古蛇威能,亦是生长于洪荒,天生大神通之存在,一旦拥有神识,顿时搅动起来。

    一头七对羽翼,额头上生有七支粗大锐角,面目狰狞的洪荒大君自深渊中飞起,远隔数亿万里就盯住了通天三宝所化成的一团彩光,仰天咆哮,身外十六支手臂挥舞,无穷地狱魔焰翻飞,向着通天三宝所化彩光冲去。

    有那比这头洪荒大君更强大,更狡诈,跟聪明,法力更浑厚的混沌生物,都抱了一丝看热闹的心情,想要知道这外来的细小生命,究竟有何能耐,竟然敢闯入这混沌之中,这些混沌生物神识初开,并无预测过去未来之能,也看不透通天的来历,只能依此愚笨法门来做试探。但是叫他们失望的是,那头洪荒大君一头冲入了彩光之中,便无声无息,再也不闻动静。

    过了许久,终于有那按耐不住的生灵,再次试探通天三宝威力,接二连三的十余头洪荒巨灵,混沌古神都没入彩光,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再无消息,这才让这些生于混沌,天生大神通,却无多少智慧的生物,起了戒心。

    忽忽又过十余万载,这多元宇宙已经渐渐形成,当初的两条混沌古蛇并未如盘古般陨落,反而各自占据了天堂地狱,统帅无穷生灵,而那些亦生于混沌的生物,也早已成为神祗,各自掌管无穷神威,谁也再顾不得通天所化的彩光,只是有几头混沌古神齐心合力,把通天移入了一个狭小荒芜的位面封锁起来,便算了事。

    第三回先天十二神格

    这许多年过去,通天三宝所化彩光,终于有了新的变化,先是万朵白莲,朵朵消失,千盏紫灯,也忽然灭去,那道星河亦不知所踪。一声长啸震慑千古,通天教主手托十二道神符,高声做歌曰:

    “道成混元不计年,本『性』生来自在天。万劫无量不坏果,五行瑞气化三元。洪蒙天外寻神物,重溯源流大道传。练就十二灵光宝,翻转乾坤一手间。”

    那通天教主把手一指,十二道先天神符化为十二『色』长虹照耀头顶,他收服这开天辟地的不灭灵光,乃是急切为之,因此只能把自己的印记打入其内,无力将之按照自己心意炼化成型。这十余万年下来,通天虽然把这十二道先天灵光炼化,竟是不知威力如何。

    因此要试演法宝威力,看看究竟有何威能。

    十二道灵光冲霄而起,通天神念变化,以各种法诀试之,当头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昏黄不定,给通天法力一催,立刻化为一口大钟,当啷一声响亮,这位面十余万年演化早就生出无穷生灵,被这钟声一『荡』,万物俱灭,亿万生灵齐齐死了个干净。

    而另外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五彩变幻,瞬息万转,当空化作一面图卷,祥光一绕,把整个位面收入其中,灵光遍撒,无穷生灵在图卷中再度繁衍,比诸方才更欣欣向荣。

    通天连试数次,发现这十二道先天神符有无穷妙用,可以化为任意先天无上灵宝,威力不见丝毫逊『色』。

    试演到了最后,通天心念一动,把收了两条混沌古蛇的精血抖了出来,每道灵光洒了六滴,都是两头古蛇之血,各有三滴,喀喇一声雷响,这十二道先天不灭灵光化为十二尊神,皆祥光万道,头顶十二般先天无上灵宝,或玄黄玲珑塔,或乾坤太极图,或混沌盘古幡,或五方五『色』旗,或威力不逊先天却无名之无上灵宝。

    这十二尊神神辉如洒,威仪无双,竟然比诸通天这圣人也丝毫不差。喜的三清教主之一,混沌圣人之列的通天也抚掌大笑:“原来这十二道先天神符如此奇异,我还怕两位师兄作甚?你有玄黄玲珑塔,我亦有,你有盘古幡,我亦能变,你能请西方的两位圣人压我,我这里就是十二尊圣人哩。”

    试演完毕,通天收回这十二道神符,托于掌心,心念一转笑曰:“此宝如此神妙,自在神通,随心变化,若不是被我炼化,无法生出灵识,变如我这混沌圣人一般,不若就名为十二先天混沌神格。”

    想到此处,通天再也按耐不得,哈哈大笑,一袖袍打碎了位面,化道白光正要折返,却感应到无穷意念锁定在了他的身上,正是混沌古神中最强大的几名。而两道玄之又玄的神念感应,却是连通天也无法确定。

    “原来那两条混沌古蛇,在这十余万年之中也养成了气候,成就无上神通,比诸刚开天地时候的茫然无知,浑浑噩噩又是不同,我倒也不怕跟它们争斗,只是此事无谓,还是走了罢!”

    想到此处,通天收了十二先天混沌神格,把手一拍顶门,万朵白莲再现,比诸当年更是晶莹。练就了先天无上灵宝,通天法力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法力更是渊深,感应到通天身上力量波动奇异,混沌古神也非是当年那般无知,并不敢上来争斗,眼睁睁看着通天走了不提。

    第四回西方妙法祖菩提

    通天这一番回归,遁光之速超过来时数倍,非止一日近了洪荒仙界。通天突然暗忖道:“我虽然得了先天十二混沌神格,总是势单力孤,比不得两位师兄互为声援,又有西方二圣相助,这般冒冒然的寻晦气,只怕落了什么圈套,反而吃亏。”

    略一沉『吟』,通天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把顶门一拍,护身霞光顿时收敛,化作了一个黄皮道人,头挽双髻,手拎一根菩提木杖,悄然进了洪荒仙界。

    通天终是圣人身份,这一入洪荒,也不用找人问询,只眉头一皱,掐指一算,世间诸般变化便尽数了于胸然。

    “怎的封神之后,两位师兄却闭了宫门,让西方教坐大,现在连燃灯,惧留孙,慈航,普贤,文殊这些人都投入过去了?我门下不肖的多宝居然也投入过去了。”

    关乎圣人,通天法力再怎么了得也无法推算明白,他也只能寻了一处荒山,飘然降落,随手一指,化出一座洞府,就暂且居住了下来。

    通天此番遨游无极,遍历无数宇宙,除了收取先天十二混沌神格之外,尚有诸多灵宝,除了练就万朵白莲,千盏紫灯,亿万星河之外,还有无数法力,因为时光仓促没有练成。

    此番静下心来,便揣摩大道,这一日通天正在祭炼一宝,突然心『潮』来血,扬手打出灵诀,闭了丹炉飘然离了洞府。

    他离开洞府不久,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地之后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黄衣少年,这少年也不答话,也不敲门,凭空便直闯入洞中。

    通天走后留下的丹炉,正放着熠熠霞光,这黄衣少年窥测通天已经非止一日,见到这丹炉放光明,心中大喜,伸手抓开了丹炉,探入其中取出一物。

    此物正是通天所炼之宝,乃是一口葫芦,晶莹可爱,黄衣少年心中窃喜,伸手拔了葫芦嘴上的塞子,咔嚓一声响亮,九道彩练凭空飞出,顿时把黄衣少年一绕,就卷入了葫芦之中。

    不旋踵,通天悠然做歌,进入洞来。

    见到这葫芦落于地下,探手拾起,大笑曰:“你这小妖怪,也敢来窥我洞府,你可知我这宝贝是什么名目,就敢来窃取?我也不伤你『性』命,只把你关押在这葫芦里一万年就算作罢,充了你做贼的罚数。”

    那黄衣少年也颇倔强,大声叫道:“我落在你手,任杀任剐,这洪荒之上,强者为尊,我本事不如,有甚灾劫也是命中注定,挣扎不得。”

    通天闻言又是一笑,喝道:“你这小贼倒还有嘴说,你说我持强凌弱,好罢,我就放你出来,跟你打个赌,若是你赢了,我就把这葫芦送你,若是你输了可要拜我为师。”

    黄衣少年闻言就是一愣,大叫道:“你要赌斗些什么?”

    通天答道:“我并不欺你,这个赌约任你提出,这样输了也让你无话可说。你这小妖怪叫做什么名字,哪里修炼,为何在我洞府外偷『摸』这许久?”

    黄衣少年答曰:“我乃是大鹏金翅鸟修炼得道,自己起个名字叫做岳鹏,那一日你降落在这荒山,我就看到了。见你指地就凭空变化一座洞府,猜想你甚有本事,便想来捞些好处。那道人你要跟我打赌,一切都随我么?”

    通天笑曰:“当然随你,我还怕了你这小妖怪不成?”

    岳鹏在葫芦内思忖道:“这道人口气好大,我纵横洪荒,有几人能奈何得我?这道人只用一枚小小的葫芦就把我困的挣扎不得,我且先问问他的来历。”

    “那道人,我还不知你的来历,你可敢跟我说一说么?”

    通天微微一笑,答曰:“我乃是洪荒得道,一向在极西方之地修行,指菩提为号,你称我做菩提道人好了。”

    岳鹏遍思记忆,不曾记得洪荒有过菩提道人这样名号,心中大定,大叫道:“我们就比赛飞行,从此地起,十万里之外有山名号天炉,每日里喷吐火焰,光明冲霄,极为好认,便看谁先赶到那处就是赢了。”

    通天笑诺,大袖一摆,放出了岳鹏。那黄衣少年也不推让,一纵身化道金光,霹雳长虹,眨眼就去的不知所踪。

    第五回天鹏修得纵横法

    通天暗忖道:“正要找个机会,探探西方教的虚实,这头大鹏金翅鸟来的到巧,正好收来做个探路的石子。”

    通天何等能耐?那大鹏鸟虽然两翼一兜,就能飞出九万里,却也比不得圣人神通。等岳鹏到了天炉,心中正窃喜:“那道人不知我的根脚,居然跟我打赌飞行之术,必然是败了无疑,不过他怎肯给我那宝贝葫芦?我还是借机走了吧,那道人不好惹。”

    岳鹏正做此想,就听到一声长笑,通天在天炉山上现身,大叫曰:“徒儿来的好慢,为师已经等了好久也!”

    岳鹏大惊,正要转头逃走,却被通天把手一指,顿时两翅驾不得风云,扑棱一下跌落云端。这大鹏金翅鸟也是个乖觉的,立刻把身一滚,变化成了黄衣少年模样,跪倒大叫道:“师尊在上,徒儿岳鹏有理了。”

    通天甚是满意,伸手一拂,岳鹏头上就多了一朵白莲花印记,不经意说道:“你入我门下野『性』未驯,若是心生异志,这朵白莲就会收了你的魂魄,让你千年道行化作齑粉。”

    岳鹏大惊失『色』,他本来拜师也只是权宜,没料到这道人竟然有这般手段,百般无奈下只得低头,拜了八拜,当真拜入了通天门下。

    通天收了大鹏鸟,依旧在荒山居住不提,忽忽十数年过去,这一日通天把岳鹏唤道眼前,和声问道:“你在我门下这许多年,可曾学了什么本事去?”

    岳鹏听得心中羌怒,老实答道:“老师不曾开讲妙法,弟子半分本事也不曾长进。”

    通天朗声长笑,答曰:“你要学本事,须帮我去做一件事情,我算计那西方教又到了大开山门之日,你此去西方,定然可以投入他们教下,我要你帮我窃了他教中真经佛卷,便传你无上大道。”

    岳鹏大惊道:“那西方教大老爷接引,二老爷准提皆有无上**,不说这两位教主,就是那教中十五尊如来,二十四尊菩萨,伸伸手指也碾死我了。便是他教中护法明王,诸天神鬼,也我遇上也要一番好斗。”

    通天一笑答曰:“我知此行艰难,这便传了你一门逃命的**,此法一用顷刻间就能纵横十八万里,比你现了本相飞行,还要快上一倍。”

    岳鹏只是摇头,说什么也不肯应承这事儿。通天无奈,许诺道:“我另外送你三件法宝,便是准提接引出手,你也可撑上一刻,足够逃来我处。”

    岳鹏暗忖道:“有了这门逃命的本事,又多三件法宝,我去西方教中再学些本事,怎都是好的。这盗取经书一事,随机应变,又何必有好处不拿,呆呆跟师父对抗?”

    他心念一转,立刻叫道:“师父你有什么宝贝,不可藏私,若是拿些次货打发,我偷盗不来经书,须是你自己失算。”

    通天微微一笑,低喝道:“你这鸟儿,倒也有些狡黠。”顺手中袖中拿出三件宝贝,送了给岳鹏。

    第六回大鹏得宝投西土

    “这三件宝贝名曰,太阴元象幡,赤蛟剪,乾坤玉葫芦,各有无穷妙用,我先传授你使用的口诀,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轻用。”

    岳鹏心中大喜,诺诺应了了,通天把这三件宝物使用口诀传了,岳鹏喜不自胜,按照通天所教,架起一道金光,去投西方教了。

    通天见岳鹏离开,不禁微微一笑,他终是圣人身份,不好做贼。西方教如今势大,通天也想『摸』清了这西方教的底细,才好讨回颜面,当初他在西方二教主准提门下吃了几番亏,倒也有些畏惧这西方教的**。

    毕竟西方教来历奇异,他也不知底细,虽然几次交手,这接引准提都没尽『露』本事,也不知西方教下有什么神通,他离开洪荒仙界这许多年,西方教竟然连老子,元始都压倒了,通天亦是不得不未雨绸缪。

    “只要得了西方教下道法真谛,免得遭了他们暗算,以我如今本事,正面比拼,胜过接引准提不在话下,希望这鸟头能不负我望。”

    不提通天的计算,岳鹏得手了三件宝物,喜倒心翻,不禁就想找个霉头来试练威力。这太阴元象幡是通天在外域宇宙所炼,抖开就有万朵亩许大黑云相护其身,威力不在五方五『色』旗之下,并不输给通天护身所用的万朵白莲,只是通天嫌弃这黑云罩顶意头不好,懒得使用。

    那赤蛟剪却是跟当初通天传给三霄娘娘的金蛟剪一炉所炼,威力也是一般无二,这法宝在通天手里,无人知晓,只是煞气太重,本来是要传给赵公明的,想这个弟子太过鲁莽,便没曾传授,今日却便宜了岳鹏。

    那乾坤玉葫芦就是当日曾困住岳鹏之宝,内中收有通天遨游宇宙,偶然路过一处开辟亿万万年的宇宙,其已经历经无数大劫,又无圣人出现,自然劫尽灭度,无穷生灵化为飞灰,天地一片荒芜,却有九道精气,凝成彩练,虽然不比混沌开辟的那一点先天不灭灵光,却也有无穷**,给通天收了来,回到洪荒仙界才有闲暇练成宝物。不论任何法宝,仙人,只要给九道彩练卷入,催动法力,便会消去灵光,仙气,变成了俗物凡胎。。.。<

    ,
上一章
返回

母皇

书页 首页

零点书院(0dkk.com)所有的小说、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零点书院网立场无关,如果某篇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