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十章 番外

字数:1484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杀手小头子一动都不敢动,脑中的算盘不停地响着,天知道,主子不是在卧龙堡吗?怎么会突然之间出现在御杀呢?

    杀手小头子不禁后悔了,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那一对儿十分和谐的父女——小嬛嬛嚣张的揪着龙御西的头发,卷成一团,都已经打结了,主子都不见任何阻止,只是宠溺的看着小主子,口中还喊着,‘不要伤了你的小手指云云。’

    杀手小头子恨不得立即抽自己一个嘴巴,他想尽办法相瞒过主子,偏偏这父女二人就见面了。

    那忘尘散。

    杀手小头子心中有些担忧,虽然没有什么解药,可是也不好说主子的执念太强,这回又看到了小主子,指不定就会想起什么,这回该怎么和主子解释呢?

    杀手小头子愁得头发都快掉了。

    而龙御西心中的震撼不可谓不小,看着怀中的孩子,揪着自己的头发玩的正欢,时不时的抬头咿咿呀呀的看着自己,好像是在说什么,那笑容就像一筐炸药一样,炸的龙御西毫无防备,那笑容直直的就撞进龙御西的心中,龙御西忍不住用手指摸了摸小嬛嬛有些消瘦的面颊,心中一阵不可抑制的心疼,口中喃喃的叫道,“闺女。”

    他虽然没有成过亲,没有过孩子,可是龙御西就是觉得怀中的女娃娃与自己是这般的合拍,他甚至有种想把全世界都给这女娃娃的冲动,龙御西转念一想,冷飕飕的瞪着杀手小头子,“这是谁家的孩子?”

    杀手小头子一愣,拦着自己主子认真的面容。

    原来主子并没有想起来。

    杀手小头子心中松了一口气,有些迟疑,“这是。”

    龙御西倨傲的抱着小嬛嬛站起身,用聛睨一切的姿态看着杀手小头子,“不论是谁的孩子,从今以后这孩子就是我龙御西的,她就是御杀的小主子。”

    杀手小头子一个跟头差点摔在那!

    这场景何其相似。

    杀手小头子看了一眼在自家主子怀中玩的各种欢畅的小主子,一口气憋在心中,堵得慌,小心翼翼的看着龙御西,“主子,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您带在身边也不合适啊?”

    “谁家的孩子,老子亲自去说。”龙御西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认定的闺女就一定是她的,别人谁都不好使。

    杀手小头子一下子被噎到了。

    让自己主子亲自去说?

    去见女皇?

    这怎么行?杀手小头子第一次觉得自己这点智商除了杀人之外。。。。有点不够用了,磕磕巴巴的试图换一种方法让自家主子明白,“主子,抱抱毕竟还小,离不开娘亲。”

    龙御西阴冷的看着一眼杀手小头子,转过头看向自家的亲闺女,轻柔细语的问道,“闺女,想不想和爹走?”

    小嬛嬛虚岁已经将近两岁了,已经能听懂话了,再说从出生长到两岁,日日都是龙御西带着,早就把龙御西看成是最亲近的人,一听到龙御西这么问,小嬛嬛瞬间欢实起来,在龙御西的怀中蹦蹦跳跳,笑的十分开心,口中却清晰的说出三个字儿,“跟爹走。”

    龙御西宠溺的重重亲了一口小嬛嬛,“乖。”

    杀手小头子不禁急了,在原地直搓手,小心翼翼,“主子。”

    龙御西冷飕飕的看着杀手小头子好一会儿,看的杀手小头子浑身不自在的动了动,眼神有些飘忽。

    龙御西定定的看着杀手小头子,忽然之间问道,“你已经跟着我多久?”

    杀手小头子一惊,猛地看了一眼龙御西似乎不明白龙御西是什么意思,还是小心翼翼的回道,“主子,属下从被老主子收养,五岁开始跟着您,今年已经二十余载。”

    “二十年了。”龙御西口中喃喃的说道。

    “是的。”杀手小头子有些摸的不着头脑。

    “我对你怎么样?”就在杀手小头子越来越心虚的时候,龙御西忽然之间问道。

    “主子对属下恩重如山,恩同再造。”杀手小头子低头,看着面前的龙御西心中突然之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我束缚了你,你走吧。”龙御西平静无波的说道。

    杀手小头子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置信的看向龙御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急声道,“主子,您这是要赶属下走?属下不走,属下愿意一辈子留在您的身边,伺候您。”

    “可是。”龙御西眸光悠远,看着不知名的方向,“我不需要一个欺骗我的人留在我的身边。”

    杀手小头子大吃一惊,眸中甚是恐惧,小心的看向龙御西,心中好像是被重锤猛地一击,嘴唇颤抖的着,说不出话来。

    心中满是恐惧。

    他跟在主子身边整整二十年。

    看过冷酷的主子、不讲理的样子、还有柔情、痴情的样子,就是没有见过他这般的平静,这般平静的。。。。让自己离开。

    杀手小头子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声音颤抖,“主子,属下从不敢欺瞒主子,求您。。。。不要赶我走。”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信任着你。”龙御西平静的看着杀手小头子,淡淡的说道,“可是你却辜负了我这份信任。”

    杀后小头子脑中突然之间一片空白。

    不敢置信的看向龙御西。

    主子他知道了吗?

    主子明明就已经服下了忘尘散。

    杀手小头子突然之间想起医书上记载的,忘尘散,忘却前尘往事,忘尘散的右下角,标了一行小字:若情深,不能忘。

    杀手小头子身子一震,一拳狠狠的打在地上,咬着牙,低声重复道,“主子,属下并无欺瞒之处。”

    “走吧。”龙御西说完之后,瞬间消失在大殿之中。

    ************

    卧龙堡。

    没有用上半天的路程,龙御西就已经带着小嬛嬛回到了卧龙堡,一路上,龙御西脱下自己的外衣裹在小嬛嬛身上,然后放在自己的怀中,小心翼翼的将内功化气让小嬛嬛时时刻刻的保持着暖暖的。

    龙御西看着在自己怀中玩的正欢的女娃娃,心中瞬间变得软软的,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捧在女娃娃手中。

    想到杀手小头子的反应,龙御西眼中瞬间闪过冷飕飕的光芒,从他给自己诊脉开始,就发现了自己体内残存着忘尘散的药力,他从那一刻就已经开始怀疑了,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今日试探,果不其然,杀手小头子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回到卧龙堡的上林苑,龙御西不厌其烦的哄着小嬛嬛开心,大手疼宠的抚摸着小嬛嬛的脸蛋儿,轻声道,“闺女,你究竟在我的过去中扮演着什么?”

    他向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从十五岁跟随着师父开始,正与邪在他的心中屁都不是一个,他不是没有杀过婴孩儿,更加残忍的杀戮也早就麻木了,他从不相信自己能够对一个初见面的小女娃娃有这么深的感情,除非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真的认识她。

    小嬛嬛摆弄着手中的千年暖玉,玩腻了然后一脸嫌弃的将手中的千年暖玉扔在一边,一双小手转而投进龙御西的怀抱,口中娇声娇气的喊道,“爹爹,抱。”

    龙御西的脸瞬间笑成了一朵花模样,“闺女,还想玩什么?只要你想的,爹爹肯定都给你弄来。”

    小嬛嬛撇了撇嘴,十分委屈的揉揉自己的小肚子,嘟起嘴,“好饿,吃奶奶。”

    “饿了?”龙御西瞬间一愣,有些急了,这卧龙堡哪里有奶给他闺女吃啊?

    小嬛嬛一见他的大玩具迟疑了,不禁抱着龙御西的脖子,更加委屈,“好饿。”

    这可给龙御西心疼坏了。

    龙御西脑中林光一闪,瞬间想起,这府中不是还有一个刚生过孩子的女人吗?龙御西抱起小嬛嬛赶紧哄道,“闺女乖乖的,不要哭,爹爹这就带你饭饭去。”

    小嬛嬛这才破涕为笑。

    龙御西说走就走,风风火火的带着小嬛嬛飞身进了贾美人的院子,一进院子,冲进了贾美人的房间,却扑了一个空,正好小春走进房中,龙御西瞬间抓住小春,“你家主子呢?”

    小春吓得都要说不出来话了,面色苍白,嘴唇颤抖着,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杀人狂魔二堡主,“二、二堡主,奴、奴、奴婢、、、不不不,夫人在东苑。”

    小春说完之后只感觉身边刮起一阵风,再睁开眼睛时,龙御西已经消失在屋中了。

    贾美人刚将怀中的小宝宝洗了个澡,喂饱之后哄睡了,在一抬头就见到一道大红色身影站在自己的床榻之前,吓了一跳,“龙御西,怎么是你?”

    龙御西也不废话,十分轻柔的将怀中的小嬛嬛抱住来,“我闺女饿了。”

    龙御西说得直白,视线也直白,直勾勾的看着贾美人鼓鼓的胸部。

    贾美人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瞪了一眼龙御西,快速的用被子挡住龙御西的视线,看向龙御西从怀中抱出的小孩儿。

    小嬛嬛一见到贾美人,就裂开嘴,对着贾美人呵呵一笑,口中喊着,“漂漂姨姨。”

    那小孩儿一双精致的凤眸,红红的嘴唇,已经看出是个小美人坯子了,口中十分甜的喊着自己姨姨,贾美人顿时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娃娃,对着龙御西道,“你先出去。”

    “老子又不是没看过。”龙御西为了闺女,还是走出去了。

    小嬛嬛乖巧的喝完奶,坐在贾美人的怀中。

    龙御西也走了进来,看到他闺女正在贾美人怀中呢,顿时有些吃醋,将闺女重新抱回自己的怀中,有些不自然的张口,“今儿算老子欠你一个人情,等明儿老子弄回几头奶牛就用不着你了。”

    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啊,她就是奶牛吗?

    贾美人不禁气结,想了想,这龙御西也没有什么恶意,摆了摆手,“没什么,当初你不也是救了我?”

    两人站在屋中聊了起来。

    被走过来的冷卿然看着正着,那两人在一起,想着自家弟弟多次对她维护,冷卿然眼睛都红了。

    后续的龙御西已经不管了。

    手下的办事能力,龙御西很放心,他现在只管着逗着他闺女开心。

    杀手小头子已经不像从前一样时时刻刻在龙御西身后,因为有时候。。。咳咳。小主子真的没给主子面子,他若是不长眼的出现,纯属就是炮灰命啊。

    幸好,上林苑和御杀的格局差不多。

    屋外有一棵大树,暂时供杀手小头子栖息。

    若说那尴尬的时刻,又出现了。

    看着时刻注意着屋内的杀手小头子,脸色有些不自然了。

    屋内。

    “爹,宝宝饿。”小嬛嬛可怜兮兮的看着龙御西,一双神似凤曼的凤眼噙着泪水。

    扮可怜可是小嬛嬛克制她的大玩具的必胜法宝。

    屡试屡胜,从没有失误过。

    龙御西一见她家闺女可怜的小样子,瞬间心疼的受不了,赶紧抱着小嬛嬛亲自倒了一碗热腾腾的牛奶,用小勺喂到小嬛嬛的嘴边。

    哪知道,小嬛嬛上次吃了一次贾美人的母乳,口味变得十分挑剔了,就是最新鲜的牛乳也喝不惯,小嬛嬛别过脸,嘟着嘴,“不要。”

    龙御西顿时懵了,连忙哄道,“闺女,喝点吧,不然吃不饱就会面黄肌瘦、然后就变得不漂亮了,是不?”

    “不是。”小嬛嬛果断的摇摇头。

    龙御西十分无奈,放下手中的碗,束手无策,“小祖宗,那你想怎么样?”

    小嬛嬛一听,眼睛瞬间一亮,直勾勾的盯着龙御西的胸部,小嘴儿一张,小嬛嬛一双濡湿的小嘴儿一下子印到了龙御西的胸上。

    隔着大红色的衣衫。

    龙御西瞬间浑身一僵,脑中一片空白。

    浑身石化了。

    小嬛嬛的举动,不但吓坏了孩奴龙御西,更是吓坏了当时站在龙御西身后的杀手小头子,杀手小头子脑中第一个想法,“主子被轻薄了。”

    杀手小头子傻在那一动不动。

    而在秦朝。

    王嬷嬷还没有及时的将小公主去了御杀的消息传递给凤曼。

    宗振进来越发表现了的有了小小皇子的风范,很多朝政上的问题,不用王嬷嬷提点,已经能说得头头是道了,偶尔的见解已经能令王嬷嬷惊艳了。

    宗振的表现更是令朝臣们满意至极。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女皇是将大皇子当成接班人在培养了。

    朝中还算平稳。

    该收拾的都被凤曼收拾个干净,况且,宗振还有王嬷嬷在一旁扶持着,一路走得十分平稳,接受了凤曼全盘思想的宗振,一方面大力发展由白七为首的工艺局,另一方面,就是发展军事了。

    这下可把马歇尔乐坏了。

    要知道美人蛇可是吃人连骨头都不吐的,确实,他承认,来到秦朝之后,金币确实赚了不少,但是他付出的劳力绝对是他赚得金币的几倍。

    这么一想,马歇尔一直不平衡的心思更加不平衡了,好不容易等到美人蛇终于走了,况且现在掌管皇宫的不过是个小鬼头。

    马歇尔根本就没有将宗振放在眼中,这样一来,马歇尔的小心思就开始活络开了,平日认真改进的火枪技术也不认真了,走走东家、串串西家,不到几天的功夫,一起来到秦朝的大不列颠的学士们在马歇尔的忽悠之下,已经集体倒戈了。

    “那我们就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了,找大皇子谈判。”马歇尔振臂高呼。

    “找大皇子谈判。”下面人神情激动,振臂高呼、

    “为了我们的金币。”马歇尔再次领头高喊、

    “为了我们的金币。”想到金币,很多的大不列颠的学士们开始亢奋了。

    好像金币就在眼前一样。

    “走。”马歇尔对这样的局面十分满意,勾起嘴角。

    一个宫女不经意的墙外走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十分鄙夷,果然是番邦蛮夷,给脸就开始不要脸了,什么东西。

    还谈判?

    宫女嗤之以鼻,谈判是什么个东西?

    还权益?

    宫女更加鄙视这些个没长脑子的人了,她们不知道权益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有女皇,有皇子。

    女皇赶走了大歼臣,让她们吃饱喝足,能穿暖,能有银子花,皇子是女皇的继承人,就是这么简单。

    不一会儿,研究所这边的情况已经被原原本本的摆在了宗振的书桌上。

    宗振一下子就笑了。

    王嬷嬷赶紧关切的问,“怎么了?”

    “没什么。”宗振淡淡的说道,“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

    下午的时候,以马歇尔为代表的研究所成员过来了找宗振谈判了。

    “不给我们增加金币,我们就集体罢工。”马歇尔神情愤慨,看着宗振。

    “还有呢?”宗振挑眉,看着马歇尔人等人。

    屋中二十几个高鼻梁蓝眼睛的人在凤幽宫中,看的宗振有些不舒服,揉了揉眉头。

    而马歇尔心中则是得意的笑了。

    果然不过是个小鬼,遇到事情就已经头疼了,情势大好。

    马歇尔心中猛的一震,狮子大开口的提出他们的要求,“我们每个月要一千个金条每人,一年就是一万二千个金条,我们还有年终的奖励八千个金条,共计两万个金条,少一个,我们都罢工。”

    在秦朝时间长了,马歇尔的秦朝话已经十分流利了,也知道凤曼从前做的手脚,索性直接要了金条了。

    从指甲那么大的金币直接上升为金条,这其中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儿,那是很多很多。

    “对,少了我们就直接罢工。”很多高鼻梁的用不太熟练的秦朝话附和着。

    马歇尔得意的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看向宗振。

    王嬷嬷冷笑,“有点蹬鼻子上脸了吧?”

    宗振像模像样的一挥手,站起身。

    少年从头至尾一直淡淡的笑着,没有说一句话,听着马歇尔说着,到最后,轻笑一声看向马歇尔,“说完了?”

    马歇尔强势的点了点头。

    “罢工?没问题。”宗振十分不在意的说道,重新做回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腹部上,讥诮的看着马歇尔,“你以为罢工就会威胁到本皇子吗?没有你们,本皇子还有更多的工匠,火枪和青霉素对于秦朝来说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以为没有你们就不成事了吗?”

    宗振冷笑一声,道,“笑话。”

    “你——”马歇尔瞪大眼睛,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孩儿竟然。

    “你们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要么上工,要么。。。。死。”死字在一个小孩儿口中说出来有些怪异,但是没有人敢怀疑眼前的小孩儿说得真实性。

    包括马歇尔。

    宗振对于这群洋人,可没有凤曼那些好脾气,也绝对不惯着。

    “你凭什么、”马歇尔有些气弱。

    “就凭。。。。”宗振站起身,走到马歇尔不远处,带着恶意的轻声说道,“你们知道得。。。。太多了。”

    犹如一声炸雷从天而降,将马歇尔等人劈的外焦里嫩。

    “滚回去,一个时辰。”宗振冷眼看着马歇尔。

    马歇尔顿时气弱,磕磕巴巴的说道,“不用了,我们做。”

    这个小皇子简直比美人蛇还毒。

    马歇尔顿时泪了,垂头丧气的转身往回走。

    “慢着。”就在马歇尔的脚刚迈出一步的时候,宗振的声音突然之间响起,马歇尔转过头,结果又是一道炸雷,“你们的研究所最近一点成绩都没有,经费紧张,以后个人的金币制度取消,谁有了新的成果就奖励那人一万金币。”

    马歇尔傻了。

    一万金币?

    同时也意味着没有成果就一个金币都拿不到,马歇尔顿时觉得日子昏暗了,他怎么就会鬼迷心窍的认为这个小鬼回比美人蛇好摆弄呢?

    美人蛇的儿子能好到哪里去啊?

    能好到哪里去?

    马歇尔的头垂的更低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带着一众人离去了。

    “做的棒极了。”王嬷嬷不吝的夸奖着。

    “都是嬷嬷教导有方。”宗振微微一笑,“另外我想给母皇写一封信,可不可以减少东北边境的税收,一来哪里刚刚经过战事,可以休养生息,二来可以赢得朝廷的好感。”

    “甚为不错。”王嬷嬷想了想,不由得大喜,“善。”

    ********

    凤曼接到了儿子的急信之后,看了上面的内容,十分惊喜,对着身边的宗海宁道,“咱们儿子已经进步这么快了。”

    “不错。”宗海宁眼中闪过一抹欣慰,从身后环住了凤曼的腰身,十分亲昵。

    府中的下人们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眼观鼻鼻观心的将茶点送进房中,转身快步的关门离去。

    “小小年纪,足以看出日后必定是个栋梁之才。”凤曼与有荣焉,提笔回了信件。

    “娘子。”等到凤曼回了信,宗海宁一下子将凤曼提起,放在自己的腿上,两人十分亲密,耳边厮磨,“振儿是个好的,咱们何不就此考验考验他?”

    “你的意思是?”凤曼询问的看向宗海宁。

    宗海宁直接就将自家儿子卖了,“咱们可以在这儿多住一段日子,测验一下振儿能否。。。。”

    “是你想留在这儿吧?”凤曼毫不客气的拆穿,好笑道。

    宗海宁面不红气不喘,“咱们这不都是为了振儿好吗?这其次,咱们也好就没有这样了。”

    “哪有你这样的爹爹?”凤曼轻捶了宗海宁的肩膀一下。

    宗海宁贼笑道,“娘子,咱们再给振儿添个妹妹怎么样?”

    素日里,他看着龙御西霸占着他闺女,他就满心的不乐意,可是偏偏不能说什么,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天知道她所想再要个闺女。

    “不是有嬛嬛了吗?”

    “咱们宗家讲究子孙满堂呀。”宗海宁毫无廉耻之心的遮盖了过去。

    杀手小头子几乎不敢看龙御西的脸色,勉强装成若无其事,有些躲闪,稍显支支吾吾的笑道,“主子,您真是全才啊,画画都画得这么好。。。”

    龙御西一记眼刀看过去,杀手小头子的话就说不下去了,索性闭嘴,低着头,一声不吭。

    龙御西看了半响,杀手小头子都没有要说的意思。

    片刻之后,龙御西冷飕飕的笑了,“很好。”

    瞬间吓得杀手小头子浑身一哆嗦,小心翼翼的看向龙御西,龙御西一如往昔,不,并没有什么不对的迹象,不对,杀手小头子心中忽然之间敲起了警钟。

    主子静静地看着桌上的画,眼中好像有着追忆,更有着一丝茫然。

    暴躁的眉眼似乎也变得平静了。

    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杀手小头子心中低叹了一声,情深莫过于如此,忘尘散也失效了,杀手小头子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主子,这是唐府。”

    龙御西的身子瞬间一震。

    唐府两个字好像在脑中一下子炸开了。

    一幅幅画面飞进脑中,模模糊糊的记忆变得清晰了一些。

    那人。

    一双精致的凤眸,似笑非笑,眸中尽是睿智的光芒,弯弯的眉,眉心之间的火焰,龙御西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桌上的画,好像一草一木都在勾起这他的回忆。

    龙御西没有说话。

    杀手小头子默默地退了出去,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一开门,一股冷冽的寒风迎面而来,到了如今,一步步看着自己肆意张扬的主子变成这般,杀手小头子袖中的手微微的颤抖,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一开始就做错了?

    主子情深若此,当记忆恢复之后,让主子如何去面对皇上的心狠和冷漠、

    想起皇上,杀手小头子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怨怼,为什么偏偏对主子如此的心狠。

    杀手小头子他所说的话在龙御西的心中掀起了多大的波浪。

    龙御西坐在椅子上,手指微微的颤抖,抚摸着唐府的墙宅院景,脑中的记忆渐渐清晰。

    包括那人。

    说实话,那人在他所接触的女人的那个当中并不是最美的,更不是最有才华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就对她上了心,一次一次的打破他的规矩,甚至将她的女儿当成亲生一般疼爱。

    龙御西缓缓地睁开眼睛。

    狭长的眼中满是哀而不伤、痛而不悲的深情,龙御西执笔,一点一点勾勒出她的音容笑貌。

    过往的记忆也慢慢的回到了脑中。

    画中人盈盈的笑着看着前方,一袭素色的衣衫一如最初见到她那般,精致的凤眼,淡淡的笑容,高洁清贵。

    龙御西的嘴唇颤抖着,缓缓地吐出三个字:“蠢女人,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声音中有着明显的委屈。

    杀手小头子站在房门之外整整等了两天一夜,都没有等到龙御西厨房门,看着房间的灯一直亮着,杀手小头子心中也摸不准自家主子现在是什么态度。

    难道是没有想起来?

    不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