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字数:1816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二五九章

    秦朝。

    凤幽宫中。

    “老子一点都不想等了。”龙御西一瞬间蹿到宗海宁眼前,愤恨的踹碎了面前的一个木制凳子,丝毫没有愧疚之心的怒道,“老子已经等了两年多了,蠢女人怎么还不回来?那些个长毛子大胡子蓝眼睛的人都被老子折腾怕了,一点意思都没有,见了老子就开始喊爷爷。”

    宗海宁眼神幽深,看向窗外,没有说话。

    “你倒是给老子说话啊。”龙御西气的暴跳,伸出手指,“已经两年了,你再不让老子去找,老子就先踏平你的皇宫,谁讲情都不好使。”

    蠢女人一定是在温柔乡舍不得回来了。

    只要龙御西一想到,在不知名的地方,蠢女人抱着哪个野男人,他就恨不得将那个野货弄死。

    宗海宁沉吟许久,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扣着,片刻之后,眼中闪过若有所思,沉声道,“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你派人去找吧,这次的目标......信朝。”

    “这还差不多。”龙御西咕哝一声,一瞬间消失在原地,跑出宫殿大喊一声。

    “都TMD给老子滚出来,接媳妇儿去了。”龙御西喜形于色。

    当龙御西带着一众杀手出现在唐曼面前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将人劫走了。

    龙御西面带怜惜、小心翼翼的将不停踢打自己的唐曼抱在怀中 ,宠溺一笑,“乖,别闹,一会儿你就记起老子了。”

    唐曼面带惊恐。

    惊悸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张扬又霸气的红衣男子,连忙喊道,“羽天,羽天。”

    “那野货叫雨天?”龙御西嫌弃的瞥了一眼被他扔在马上已经失去意识的龙羽天,再看了一眼被杀手小头子抱在怀中的两个显然是一两岁的孩童,别扭的说道,“我们回家。”

    龙羽天一睁开眼睛就已经在秦朝的凤幽宫中了。

    一天一夜内,宗海宁和龙御西将所有的事情都和龙羽天叙述了一遍,龙羽天震惊的不知所措。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唐曼的身份竟然这般贵重,竟然是秦朝的女皇陛下。

    “我们了解,若是你接受不了,可以离开,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一分一毫。”看着面前比起自己也逊色不了多少的男人,宗海宁不得不承认,曼儿的眼光依旧那么好,可是他有自己的私心。

    宗海宁率先开口。

    “就是。”龙御西难得赞赏的看了一眼宗海宁,两人瞬间结成了同盟,“你可以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老子赔你一个媳妇儿,你就说吧,高的矮的美得老子保管都能给你找来,让你尽享齐人之福,你放心,彩礼老子都给你出了。”

    龙羽天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

    龙御西一袭大红衣衫,张扬又霸气,气质出挑。

    宗海宁亦是人中之龙,身上上位者的威严尽显。

    “瞅什么瞅?”龙御西不耐烦的眼睛一瞪,凶神恶煞的等着龙羽天,“怀疑老子说的话?老子整个御杀还赔不起你一个媳妇儿?”

    御杀????

    就是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

    那眼前的是......不死阎王?

    龙羽天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镇定下来,龙羽天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中已经一片澄明,情深一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要留在曼儿身边,我爱她,也不舍得离开她,若是为了世俗的眼光,我才是真正的杀。”

    “你?”龙御西气的就要上手打人,肩膀却在一瞬间被宗海宁按住。

    “你TMD敢拦住我?”龙御西瞬间冷下脸,阴森森的回头。

    “你确定要动手?”宗海宁瞥了一眼在自己和龙御西威压之下的龙羽天,依旧傲然的身姿,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赞赏,宗海宁微微勾起嘴角,“伤了曼儿在乎的人,曼儿若是生气了,可就不是你撞树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龙御西一瞬间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哼。”

    当唐曼再一次找回记忆,睁开双眼,看着恍如隔世的宗海宁还有龙御西两人,还有在一旁已经守着一天一夜的龙羽天,,一双凤眸中瞬间充满泪水,哽咽的垂下头,“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回来就好。”宗海宁紧紧的将唐曼抱在怀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来就好。”

    “轮到老子了。”龙御西一瞬间将宗海宁挤到一边,急切的道,“蠢女人,这回你不会再沉睡了吧?”

    话一出口。

    一屋子人都瞬间变的紧张起来,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大祭司王嬷嬷。

    王嬷嬷含笑的点头,“三君就位,想必这回金凤不用再灵魂出窍了。”

    “国内形势如何?”唐曼急声问道。

    “不要急。”宗海宁小心翼翼的给扶着唐曼做起来,一边轻轻的给唐曼揉了揉因长久不活动变得不灵活的手脚,耐心的答道,“我已经按照你离开之前的想法,一条条政令已经颁布下去了,这两年,百姓丰收,小七他们甚至发明了电灯,还有抗生素,南方那边现在小的纺织作坊已经变成统一的工厂形式,至于机器我们正在想办法一点一点的改善,想必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更进一步,现如今国库丰盈,就是要打仗,我们也打得起。”

    “打仗?”龙御西得意洋洋的笑道,“就凭那些个老毛子?他们拿什么打?我七千御杀杀手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别说金银财宝,啥好东西咱都抢回来,先研究着,老子三个月去一趟,这回可找到好地方了,没啥事老子就组织出一次海,不愁没乐趣,而且那些个大胡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子抢完,他们首领就被赶下台。”

    龙御西挠了挠脑袋,手一摊,“老子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咋回事。”

    “抢东西?”唐曼惊得瞪大凤眸。

    “金银财宝,啥好枪啥。”

    “扶我去看看。”唐曼连声说道。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唐曼还是没有想到,龙御西竟然抢了这么多黄金回来。

    这是将西方国家从美洲抢来的黄金都搬空了吧?

    “老子厉害吧?”龙御西摆出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表情。

    “我秦朝无忧矣。”唐曼连声说道,眼中满是喜色,“谢谢你们,海宁,御西,羽天。”

    “那就分配轮休制的问题吧。”龙御西焦急的搓了搓手指,口中极快的说道,“每人两天的,今天我第一。”

    唐曼这才反应过来龙御西在说什么,脸瞬间一红,随即心中哀嚎一声!

    三个人??????

    她穿回现代行不行啊?

    ——大结局。

    番外一

    秦朝。

    凤幽宫。

    “曼儿。”宗海宁走进书房,“不要再批奏章了,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去吃饭吧。”

    “爹。”宗振抬头一见是宗海宁,高兴地放下笔,扑进了宗海宁的怀抱,宗海宁也宠溺的看着宗振,抱着小振儿走到凤曼身边,抚着凤曼的长发,“曼儿,御膳房做了你最爱吃的四喜丸子。”

    凤曼一失神,手中的朱砂笔在奏章上滑下了一个长长的红印。

    四喜丸子?

    宗海宁将顾小五明显的失神看在眼中,眸色一暗。

    凤曼很快的反应,对着宗海宁笑笑,放下手中的笔,故作轻快,“好饿啊,我们吃饭去吧。”

    “我要去接妹妹。”小振儿在一旁插口道,拍着手。

    “就知道你这小东西舍不得妹妹。”宗海宁拍了拍小振儿的头,看着小振儿 眉目如画的脸,故意逗着小振儿,“那将来妹妹若是出嫁了怎么办?”

    小振儿眉头一皱,瞬间反驳,眼中带着怒气,小拳头攥得紧紧地,“我不许。”

    凤曼一听也乐了,与宗海宁好笑的对视一眼,轻笑一声,“那你若是娶了媳妇儿,她不喜欢芙儿怎么办?”

    小振儿想了想,认真的答道,“我不会娶媳妇儿的。”

    “为什么?”凤曼蓦地瞪大眼睛,看着小振儿说得有模有样。

    “因为我要芙儿做我媳妇儿。”宗振攥着小拳头。

    宗海宁与凤曼面面相觑,凤曼明显的看到宗海宁紧紧皱起的眉头,不禁打起圆场,“走吧,咱们吃饭去吧,好饿啊,这些大臣越来越不像话了,尽说些无聊的事儿。”

    宗海宁带着柔光凝视着凤曼,展颜一笑,腾出一只手揽住凤曼的腰肢,宠溺的笑着,“好,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干活。”

    宗海宁说吧,坏笑的眨了眨眼睛,似有深意。

    “海宁。”凤曼顿时面色通红,嗔怪的瞥了一眼宗海宁,小声道,“孩子还在呢,你说什么呢?”

    宗海宁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没说什么呀,娘子当然要吃饱了饭,不然哪里有力气批阅奏章呀。”

    “你——”凤曼一拳轻轻地打在宗海宁的肩膀上,别过脸,“强词夺理。”

    “是是是。”宗海宁放下身段,低声哄道,“是为夫不对,娘子大人有大量,原谅为夫这一回好不好?”

    “哼,勉强原谅你吧。”凤曼轻声哼道。

    趁着凤曼不注意的功夫,宗海宁回过头,低声吩咐身后的宫人,“快去将那盘四喜丸子撤去,快。”

    “是。”宫人疾步而行。

    一家四口正在吃饭,下面人快步来报,“皇上,唐朝那边传来消息,宗家老太太,没了。”

    话音一落,屋中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凤曼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宗海宁,见宗海宁眼中闪过痛苦茫然之色,正在欢闹的两个孩子也明显地感觉到不对劲儿,小振儿撇了撇嘴,继续吃饭,给小芙儿添了饭,小声说道,“咱们不用管,继续吃饭。”

    宗振今年已经快七岁了,什么事情都懂了不少。

    听到下人来报,宗家老太太,明显的就是他的太祖母。

    宗振撇了撇嘴,他对宗老太太说实话,真的没有什么好感,也很少与其相处,自然谈不上感情,还不如照顾妹妹来得重要。

    而小芙儿的身子明显的瑟缩一下,马上被振儿安抚住了。

    凤曼站起身,吩咐小振儿,“照顾好妹妹,爹娘去处理事情。”

    小振儿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凤曼与宗海宁两人携手到了御书房。

    一路上,凤曼的手紧紧的攥住宗海宁的手,担忧的看向宗海宁,宗海宁才回过神来,看向凤曼,安慰似的笑了笑,“我没有事情。”

    “哎。”宗海宁轻叹一声,“是我不好。”

    凤曼轻声安慰道,“不是你的错。”

    凤曼心中明白,就算是宗老太太有再多的过错,她毕竟是抚养海宁长大的人,而且早年祖孙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到了御书房,凤曼才看向来报的下人,沉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人小心翼翼的回道,“前儿发现的,丧事由唐朝的镇国公府承办了。”

    凤曼重重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示意那人下去,“我知道了。”

    事实上,宗老太太真的是前儿死的吗?

    当然不是。

    宗老太太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死了,在九皇子攻进皇宫之后,内朝政不稳,外有二皇子的叛军,九皇子根本就不知道宗老太太还被关在皇宫,也压根没有管理后宫,自然是没有发现宗老太太。

    在二皇子离开之前,不管好饭嗖饭,至少二皇子还派人天天给宗老太太送饭之类的,在二皇子跑了之后,悲剧的老太太伙食就断了,九皇子根本就不知道宗老太太的事儿,所以,宗老太太竟然生生的被饿死了。

    等到九皇子平稳下来,宫人们发现了已经气绝多时的老太太,来问九皇子要怎么处置时,一方面凤曼和宗海宁的大婚将至,两一方面九皇子脑中猛地想起了这个老太太没少找凤曼的麻烦,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先放着吧。”

    先放着吧!

    先放着吧!

    来报的宫人瞬间石化,先放着是什么意思?

    宫人们面面相觑,决定从字面意思理解,那就现仍在破旧的宫殿中吧,这一放就是一个多月,等到九皇子终于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直接将宗老太太冻得僵硬的尸体送到了宗家。

    宗海蓝承办了老太太的丧事。

    老太太一生要强,任是谁都没有想到是这种结局。

    宗老爷子不在唐朝,宗志勇在朝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更是因为宗海宁的方面对宗志勇多半冷落,宗家的第三代宗海微投靠二皇子,早就在九皇子进京的第一时间就被当做乱党砍头了,王氏终日在佛堂中吃斋念佛不出门,家里外面都没有什么张罗的人,宾客更是没有。

    按理说,宗家从宗老爷子时就在朝堂,不可能一点宾客都没有。

    怪就怪在,宗老太太的尸体是由九皇子身边的大太监亲自送到宗家的,当时大太监对着宗志勇只说了一句话,“老太太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当时在场可不少人,要说京城中哪个不是人精,一板砖拍下去十个人中得有九个是权贵,还得有十二个是人精,这些人心中哪能不明白?

    那大太监是什么人?

    那是最接近天子的人,大太监说的话极有可能就是皇上的意思,连皇上都明目张胆不待见的人,还有谁敢亲近?

    就是一些老臣,碍于面子想来也不敢来了。

    宗志勇看着老母亲的尸体,心中突然之间浮现出四个字,“人走茶凉。”

    宗志勇是个孝子,宗老太太回去的当天便筹办丧事,瞬间给秦朝的宗海宁还有宗老爷子写了一封信,可惜没有九皇子的飞鸽传书快。

    凤曼与宗海宁根本就没敢告诉宗老爷子。

    老爷子的身子调理了几个月仍然十分虚弱,凤曼与宗海宁商量之后决定瞒着老爷子,生怕老爷子的身子受不住,两夫妻还有宗海清三人连夜在第三天的早上奔回唐朝,三人风尘仆仆的进门。

    宗志勇一见三人,顿时错愕,“这消息刚发出去,你们就。”

    “老太太在哪儿?”宗海宁打断道。

    宗志勇眼角有些模糊了,指着后屋,“在后屋呢,你们去吧。”

    宗志勇看向凤曼,第一次低头,诚挚的道,“孩子,谢谢你还愿意来,以前都是我和娘对不住你。”

    凤曼挽住宗海宁的胳膊,眼中有一抹悲伤,“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们去看看老太太。”

    转眼之间才两年多的光景,凤曼看着熟悉的镇国公府,已经不一样了。

    “去吧。”宗志勇低叹一声,语气有些悲凉,“这国公府的牌子也要摘了,宗家。。。算是败了。”

    凤曼没有说话,与宗海宁直接走进后屋。

    宗老太太的遗容已经被整理过了,但是和从前不可一世的老太太的模样相去甚远,看得出去之前受了很大的苦楚,三人跪在地上上了香,同样的一身素服跪在地上磕头。

    宗志勇随后走了进来。

    凤曼有些看着荒凉的厅堂,有些微微诧异,宗家再怎么说也是名门望族,老太太的死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凭吊。

    宗志勇像是看出来凤曼的疑惑,嘴角苦笑。

    而在凤曼踏进宗家不到一刻钟,唐朝的新皇九皇子匆匆的赶来,随即就是大批见风使舵来凭吊老太太的官员及其家属。

    九皇子一进宗家,一眼就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人。

    刚要上前,就听到宗志勇慌慌张张的请安的声音,“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臣不知皇上大驾光临,臣。。。”

    宗志勇还要说什么,就被九皇子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好了好了,你忙着去吧,不用刻意的接待朕。”

    话虽然说是如此,但是宗志勇哪里有那种胆子啊!

    宗志勇不禁战战兢兢的跟在九皇子身后。

    九皇子眉心一皱,见宗海宁与凤曼两人相携着从堂屋中走出,一身素色的衣衫,凤曼款款而来,九皇子简直是看呆了,好似那年初见的情景,九皇子情不自禁的走上前一步,“曼曼,你一如往昔。”

    宗海宁顿时有几分不悦,当在凤曼面前,冷冷的说道,“皇上若是凭吊先人,就请进,若不是,还请离开。”

    宗志勇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于宗海宁竟然对皇上这么不客气,心中吓得不行,赶紧喊了一声,“海宁,怎么和皇上说话呢?”

    宗志勇赶紧向九皇子赔罪,“皇上,犬子心情不好,还请您莫要计较。”

    “现在确实不是叙旧的好时机。”凤曼看了九皇子一眼,当初不可一世嚣张的皇子已经登基称帝,凤曼侧了侧身,“既然来了,就请进吧。”

    九皇子看了一眼宗海宁,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气,若是没有他,曼曼会不会多看自己一眼,或者当初自己若是多多争取。。。。

    九皇子没有动,只是直直的看向凤曼,眸中似有千言万语。

    眼中的情意昭然若见。

    宗海宁顿时不高兴了,挡住九皇子看向凤曼的灼热的视线,冷笑,“皇上既然不是凭吊先人,还请回吧。”

    不知道何时,宗海蓝悄悄出现在宗志勇的身后,看着几人,眸中有些不甘心,攥着拳头,没有说话。

    “曼曼,我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九皇子瞥了一眼宗海宁,眼底似乎有些不甘心,对着凤曼张口说道。

    “不能。”凤曼直接拒绝,语速飞快,没有半点犹豫。

    九皇子顿时有些受伤。

    急的宗志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生怕九皇子就此怪罪宗家还有海宁,宗志勇看着许久未见的长子,心中说不出的复杂,但是在九皇子面前,宗志勇吸了吸气,大步走上前,挡在宗海宁的前面,急声说道,“皇上,天寒地冻,莫要伤了您的尊贵之躯,还请进内室一坐吧。”

    宗志勇给的台阶和对宗海宁的维护,显然没有被九皇子听进心中,九皇子直直的看向凤曼,激动的道,“曼儿,若是当初我能放下一切。。。一样追随着你去秦朝,你的心中能否有我的位置、”

    九皇子小心翼翼的看向凤曼。

    说完之后,九皇子松了一口气,长久以来憋在心中的话终于问出口了,九皇子几乎屏住呼吸的等着凤曼的回答。

    凤曼几乎啼笑皆非的看着九皇子,平静的道,“你我本非一路,所以一定不会有那种假设。”

    “曼曼。”九皇子一下子急了,上前一步欲抓住凤曼的手,被宗海宁一下子看穿,抱着凤曼瞬间后退几步,与九皇子保持着距离,宗海宁警惕的看向九皇子,九皇子看着空着的手,心中一空,低声说道,“我知道秦朝的祖制,若是我带着唐朝到。。。。”

    宗海宁顿时嘲讽出声,“九皇子,现在应该叫你为皇上了,我还是劝你,最好不要做出那等非分之想,否则。。。”

    宗海宁威胁的瞪着九皇子,冷冷的说道,“唐朝现在百废待兴,你休要逼我大军压境。”

    九皇子面色顿时一白,不再说话。

    走进堂屋给宗老太太上了一炷香,垂头丧气的经过凤曼的身边时,低声说道,“你曾经住的唐府我给你留着呢,还有袁家,我没动。”

    说罢,九皇子有些黯然的走出宗家。

    宗志勇震惊的看着自己的长子宗海宁。

    那冰冷的气势,那聛睨一切的姿态,他好像看到了当初征战沙场的宗老爷子,宗志勇默默地垂头。

    不远处,百官哗然。

    皆是震惊的看着宗海宁还有凤曼,虽然离得远听不见几人说什么,但是他们不瞎,看的到他们曾经的丞相明显压住了皇上一头,顿时叹息不已。

    不愧是他们的丞相啊!

    就是有气魄!

    瞧瞧人家,当初说的糟糠之妻不下堂,人家那哪里是糟糠之妻?分明就是金元宝好不好?秦朝的女皇?换做是他们,他们也舍不得扔啊,那是刘安皇上都能给脸色的存在啊。

    百官络绎不绝的进屋给宗家老太太上香鞠躬,然后全都一个模式,出门就和宗海宁和凤曼两人套近乎,这架势完全是冲着凤曼夫妻啊,别说里面躺着的是宗家老太太,就是躺着一具干尸,也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能和宗海宁搭上话就好了。

    宗海宁被这一群人围得不胜烦扰,眼见着凤曼面色有些发白,低声和宗志勇说了一声,带着凤曼转身就回了他们曾经住过的院子。

    宗老太太的尸体停了三天之后出殡。

    宗海宁以孝孙的身份出席,凤曼身份不方便,并没有穿上孝服,等到老太太的丧事忙完已经是四天之后的事情了。

    一直在忙碌,宗海清也没有好好的与宗海蓝说说话,两兄弟在东苑的小道上不期而遇了。

    宗海清看着宗海蓝眼底的青色还有刚刚冒出的胡茬,看上去过得似乎并不是很好,宗海清心中一叹,“哥,你还好吧?”

    宗海蓝眼角有了一抹苦涩,“好?说好也好,世袭爵位是我的了,以后这个家中也会是我做主的了,说不好也不好,皇上不重视,你哥我又是个没有本事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宗家败在我的手中了,怎么能好?”

    宗海清嘴张了张,说不出话来,“娘怎么样了?我这些天都没有见到她。”

    “你也不是不知道老头子的个性,这个家娘是住不下去了,周家已经被没收了,我给娘找了个院子,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娘的。”

    “那我就放心了。”宗海清听罢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宗海蓝一下子抱住了宗海清,低声在宗海清耳边道,“弟弟,你不要想那么多,做你自己爱做的事情去吧。”

    “哥。”宗海清心中感动,声音中有些哽咽,重重的回抱住了宗海蓝。

    宗海蓝的眼睛也红了,将宗海清推开,一拳轻轻地打在宗海清的肩膀上,笑骂道,“瞧瞧你那点出息,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怎么就不是男人?‘宗海清挺起胸膛,看着宗海蓝,小声道,“哥,我成亲时你会不会来?”

    “这。。。”宗海蓝有些迟疑,“我和姓唐的那些恩怨早就已经说不清楚了,还有宗海宁,早就看不上我了,我哪里还能往前凑?”

    “嫂子他们不会计较。”宗海清认真的说道。

    宗海蓝苦笑一声,“也是,他们也许是觉得和我这种小人物计较不值,我亲弟弟成亲我当然是要去的。”

    宗海蓝用力的拍了拍宗海清的肩膀。

    想着在灵堂上,宗海宁和凤曼威风八面的样子,甚至连新皇都没有放在眼中,宗海蓝心中一叹,人果然争不过命。

    “我想先去看看娘。”宗海清稍稍迟疑片刻,低声说道。

    “甭去了。”宗海蓝直接打断,“娘那个性子你还不知道吗?她现在正在生着你的气呢,你去也得不到什么好脸色,况且。。。。”

    宗海蓝皱了皱眉头,“娘的性子是该磨磨了,在你那肯定有惹是非了是吧?”

    看着宗海清默然的样子,宗海蓝一副我就知道,“奶奶出殡这么大的事情娘都没有露面,让别人怎么说?让爹心中怎么想?只怕他们之间要复合是难了,等你有了孩子,直接抱着孩子过来,到时候还能好些。”

    凤曼并不知道宗海清的顾虑,反而有些愁。

    何故?

    前夫袁修文一家,被九皇子从大牢中放了出来,看在凤曼的面子上,九皇子并未没收袁家的财产,只是将袁修文的妻妾周家的三人暗中处死了,袁修文一出大牢,得知凤曼如今身在上京,袁母的心思顿时活动开了,连带着袁父袁母,袁修文,一家三口来到了唐府,原因只有一个,相见孙女了。

    袁修文眼巴巴的看着凤曼。

    凤曼皱了皱眉,瞥了一眼眼巴巴看着自己不敢说话的袁修文,还有隐隐有些讨好的袁父母。

    凤曼垂眸,想当初袁父袁母因为出身而嫌弃自己,另娶孙家女,现如今两方人的身份逆转,凤曼见到袁母那张脸,还是有些头疼难受,不管怎么说芙儿也是袁家的孩子。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而袁父袁母想见一眼孙女,说过分也过分,说不过分也不过分。

    毕竟是小芙儿的亲祖父祖母,提出来看一眼孩子也未尝不可。

    可是当初都做什么去了呢?

    而宗海宁则是明显的对袁修文并没有什么好脸色,袁家三人进门,宗海宁只是一句轻飘飘的一句,“袁公子近来过得不错?”

    一句话就把袁修文臊的满脸通红。

    当初托了孙家,花费了不少的银两才在上京谋得一个五品的职位,哪知道不过几个月时间,上京已经是另外一重天地了,二皇子登基不到一年,便迫于形势出逃,死在了外面。

    新皇登基,换了一番景象。

    最糟糕的就是周家不再是风光的将军府,而是成了叛军,从新皇九皇子进城开始,袁修文就开始提醒吊胆,祸连九族,他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果不其然,袁家作为周家的姻亲也获罪入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新皇突然将他们一家人放了出来。

    听着大街小巷传的新皇恋慕秦朝女皇之事,袁修文心中复杂难辨,而袁母则不由分说,带着萧父和袁修文来到了唐府。

    强撑着尊严的袁修文被宗海宁的一句话臊得满脸通红,忍不住看向自己,虽然也算是干净得体,但是难掩憔悴之色,宗海宁明显就是在讽刺。

    凤曼不轻易开腔。

    袁家三人也紧张的等着凤曼的答复。

    只是凤曼不曾想得到,她在为大女儿的事发愁时,秦朝已经乱成了一团。

    她们夫妻出来匆忙,小嬛嬛又是刚刚离开龙御西,在凤鸣宫中哭闹不休,谁都不着,口中叫着爹爹,闭着眼睛就开始哭。

    王嬷嬷是左哄右哄都哄不好。

    刚好碰到了杀手小头子。

    因为御杀的很大一部分力量已经被龙御西调到秦朝,编成锦衣卫,两股力量早就已经融合在一起,而就算杀手小头子再也不想进皇宫也不行,两股力量一时之间根本就难以分开,杀手小头子迫不得已的来了。

    结果一来就碰到了小嬛嬛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杀手小头子定睛一瞧。

    原本白白胖胖的小嬛嬛,这才几天的功夫已经瘦了整整一大圈,杀手小头子心中挺不是滋味的,毕竟也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杀手小头子正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

    小嬛嬛已经眼尖的发现了杀手小头子,一双小手像小燕儿一样张开,向杀手小头子的方向用力,模模糊糊的哭着喊道,“猪猪、猪猪。。。”

    王嬷嬷抬头一看,顿时大松了一口气,“小公主一直哭闹,谁都哄不好,八成是想。。。。”

    王嬷嬷话说到一半,叹了一口气。

    杀手小头子是走也走不出去,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屋中将小嬛嬛抱在怀中,十分心疼。

    说来也是奇怪,已经哭闹了一个下午的小嬛嬛到了杀手小头子的怀中,突然之间不哭了,眼泪未干的抱着杀手小头子的脖子,脑袋不停地向后看,口中喊着,“爹爹、爹爹。”

    发音十分清晰。

    王嬷嬷和杀手小头子心中又是一酸。

    “公主乖,叔叔给你拿了好玩的。”杀手小头子为了哄小嬛嬛,手往身上摸去,不由得一愣,以前为了哄住自家的小主子,他身上从来都不缺好吃的好玩的,现在为了怕主子怀疑,他什么都没带。

    杀手小头子顿时有些尴尬。

    小嬛嬛还算懂事的在杀手小头子身上玩了一下午,等到晚上杀手小头子急着回御杀的时候,小嬛嬛重新发挥了魔音传脑的哀声哭嚎,令人闻者落泪,死死地扒住杀手小头子的脖子就是不撒手。

    杀手小头子看着小主子哭的满脸泪痕,着实心疼不已,看向王嬷嬷,“公主这般,恐怕会哭坏了身子,不然我将小主子带去御杀如何?”

    王嬷嬷没有丝毫犹豫就点了头,“也是,我会和皇上禀明的。”

    就这样,小嬛嬛跟着杀手小头子回到了御杀——小嬛嬛曾经住过两个月的地方。

    因为早前小嬛嬛住过,而龙御西又是样样都追求让她闺女用最好的,所以很多东西也不用刻意的置办,杀手小头子怀中抱着小嬛嬛开始处理公务。

    小嬛嬛也算是乖巧,不哭不闹。

    突然,殿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大红色的身影,不动声色的看着杀手小头子.....怀中的女娃,突然之间出声,“你怀中的孩子是谁家的?”

    这一出声音,直接吓得杀手小头子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而杀手小头子怀中的小嬛嬛已经第一时间看到了她的大玩具,不禁兴奋地张着一双小手,惊喜的喊着,“爹?”

    龙御西没有动。

    内心的惊涛骇浪却不少。

    一股熟悉至极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龙御西心中有些微微的颤抖着,看着那一双熟悉的小小凤眸,龙御西心中的慈爱差点将他淹没。

    杀手小头子浑身僵硬不敢动,心中想着:完了,这下子全都完了。

    而小嬛嬛见她最喜爱的大玩具竟然不理她,一下子伤心了,小嘴儿一撇,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掉下来,口中喊着,“爹啊,爹啊,不要我了,呜呜呜呜。”

    龙御西瞬间移动到杀手小头子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哭成泪人的小奶娃,忍不住伸出双手,从浑身僵硬的杀手小头子怀中抱出了小嬛嬛,看着小女娃的哭红的眼睛,龙御西的心都要融化了,赶紧拍拍小嬛嬛的后背,熟练至极的哄着,情不自禁的叫出,“闺女,不哭,爹不是在这儿吗?”

    小嬛嬛止住眼泪,好奇的看着龙御西,一双小手摸摸龙御西的眼睛、一会儿摸摸龙御西的鼻子,一会儿摸摸龙御西的嘴,这回确定是自己的大玩具无疑,然后放心的倚在龙御西的怀中,眼中还带着泪水,笑了,十分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