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八章

字数:1223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龙老爷一听万姨娘的辩解,刚刚天儿说了的时候,自己心中已经信了八分,再加上看了那些名单,心中已经信了十分,天儿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虽然平时冷漠寡言,可是没有的事情绝对不会说的,再加上那份名单中的人物,龙老爷自己心中已经有数,是绝对有可能的,龙老爷火上心头,竟然被一个女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不但在府中呼风唤雨,欺负自己心爱的妻子,还将魔爪伸到龙家的家业上了,龙老爷恨不得掐死万姨娘,狠狠地将名单仍在她的面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万姨娘扫了一眼纸单,脸色一变,随即快速的否认,“上面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你要我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谁,怎么可能收买了他们?再说我一个姨娘,平时的月银就那么几百两你说够收买谁的?”

    万姨娘迅速地看了一眼龙老爷,声泪俱下的哭道,“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你非要给我按上这等罪名吗?我知道你心中没有我,一百个我在你的心中也比不上一个姐姐,一百个明儿也比不上一个羽天,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你的女人,明儿也是你的儿子,我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毕竟为龙家生下了子嗣啊!如今你竟然凭着羽天的一面之词,凭着一纸我根本就叫不出名字的名单就给我定罪名,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龙老爷鹰眼一闪,没有说话,沉默下来,唐曼见万姨娘竟然打出亲情牌,用龙清明去迷惑龙老爷的心智,心中尽是冷冷的嘲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示意莲妩去将准备好的账本拿出来。

    唐曼缓缓走到万姨娘面前,“姨娘,您说的话唐曼有点不明白,您没有银两去收买全国的掌柜的,月银没有多少是真的,可是。”

    正好莲妩走了过来,唐曼接过莲妩手中的一叠账本,啪的扔到万姨娘面前,漆黑的眸中闪过嘲讽,“不知道万姨娘怎么解释这账本里面亏空的几十万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吧?够整个元德县城吃上几年的了、”

    万姨娘本来已经苍白的脸色更加灰白了,没有想到龙羽天和唐曼竟然早就有准备,难道今天的事情也是他们设计的一个陷阱而已?不过万姨娘已经没有心情去想那么多了,一看到那些账本万姨娘神情顿时发狂了,狠狠地将账本超在手中,双手死死地掐着,一用力,顿时账本撕成两半,龙老爷身形一动刚刚要阻止万姨娘撕毁账本,听着唐曼和羽天说的话,龙老爷越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究竟是怎样的糊涂啊!龙老爷刚刚移动的身形被毓快速挡住了,暗示的摇摇头。

    龙老爷呆呆的看着毓,自己的武功就算不是顶尖高手,可是江湖上也是鲜有敌手,可是羽天轻轻松松的就拦着了自己盛怒之下的身形,那是怎么样的武功啊,龙老爷定定的看着毓,看着毓和夫人有些相似的凤眼,看着他和自己相似的身形,心中暗叹,自己究竟是错过了什么啊?

    “随便撕。”唐曼嘲讽的声音响起,好像突然想起来一般,“我忘了告诉你了姨娘,那只不过是备份而已,你撕了多少我还能给你再提供多少份让你撕!”

    “不。”万姨娘瞬间呆滞了,怎么可能,她不是已经派人将账目换了出来了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不相信,万姨娘疯了似的翻开账目,一笔笔一幕幕很是清晰,就是连何时都记得清清楚楚,“不可能。”

    万姨娘喃喃自语的道,不敢相信是真的,真的是终日打雁竟然被大雁啄了双眼。

    “姨娘,看得清楚吗?”唐曼温婉的一笑,可是那笑容看在万姨娘眼中却是很可怕,“原来您记得账目实在太不清晰了,所以我又发明了一种新的简单的记账法,看得明白吧?”

    毓冷冷的一笑,从怀中掏出几封书信,递给龙老爷邪魅的凤眼中有着嘲讽,“知道为什么这几日那些掌柜的好像是消失了一般吗?”

    “为什么?”万姨娘下意识的反问,事已至此,没有任何反转的余地了。

    “因为那些信件被我相公截下来了啊,你当然收不到。”唐曼眼睛一翻,一副你这都不知道的神情,气的万姨娘险些背过气去,“姨娘,您还想要什么证据啊?只要您提出来,我们一定给您提供最优质最上乘的服务,可不像您似的,鼓动完那些人之后竟然一言不发,让唐曼很是为难呢!哎。”

    唐曼像模像样的摇摇头,叹息道,毓听得差一点就忍不住笑出来,要不是场合不对,时间不对,毓凤眼中带着宠溺,笑了笑。

    龙老爷脸色越发的难看,上前狠狠地扇了万姨娘一耳光,打得万姨娘直接跌倒在地上,龙老爷大喝一声,“贱人。”

    “爹爹您还是莫生气的好,和这种人不值得,要是您知道以后的事情不得将姨娘碎尸万段啊?”唐曼瞥了一眼万姨娘,轻轻走到万姨娘面前,“姨娘,你说我应不应该把你伤害羽天,致使他痴傻十几年的事情说出来呢?到底说还是不说呢?”

    龙老爷龙夫人顿时怔住,不敢置信的听着唐曼说的话,羽天的伤害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的?竟然是。

    这下子,龙夫人再也维持不住温婉的形象了,身子颤抖的不行,双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万姨娘,“竟然、竟然是你?”

    羽天从小收到的伤害不是意外,这个消息在龙夫人的脑中狠狠的来回回荡,如一把重锤狠狠地敲在龙夫人的心上,半响才反应过来,哭叫着用双手狠狠地打着龙老爷,“是你,你知不知道是你惹出来的祸害?害的天儿,害的天儿痴傻了十几年,受尽了嘲讽,都是你。”

    龙老爷半响才回过神来,一动也不动的任由龙夫人捶打着,声音中充满了愧疚,“是我,是我啊!”

    声音很小,可是清晰的传进众人的耳朵中,如一声炸雷一般狠狠地敲在万姨娘心上,眼光狠狠地看着唐曼,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一般,已经说了出来,还说在那里不说,气的万姨娘浑身颤抖,“你含血喷人。”

    “姨娘,你知不知道这个台词已经很老套了?”唐曼不屑的扬起一抹嗤笑,“你知不知道这已经是你第几次说这句话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我已经听腻了,要不要我再找出一个证据来啊?我只能说那人的催眠术与我同出一脉,姨娘觉得呢?”

    说着又喃喃的自言自语,“要不要以牙还牙呢?”

    唐曼的话仿若一声炸雷狠狠地在万姨娘脑中响起,同出一脉,万姨娘蓦地不敢置信的看着唐曼,眼中充满的惊恐,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呢?

    “魔鬼。”万姨娘蓦地尖叫,指着唐曼双手颤抖,连爬带退的往后蹭着,“你是魔鬼。”

    “魔鬼?”唐曼眉心一挑,看着万姨娘眼中的惊恐,“我喜欢这个赞美词啊,唐曼就是魔鬼呢!”

    龙老爷龙夫人也被万姨娘的尖叫声音吸引过来,纷纷看向这边,唐曼竟然与平时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般。不同于以往的温婉和乖巧听话,漆黑如深潭一般的眸中此刻竟然是一股浓重的纯黑,充满了魔魅,整个人气势凌人,龙老爷和龙夫人没有说话,不过毓依然紧紧地站在唐曼身后,无声的保护着她,守护着她,邪魅的凤眼中充满着宠溺,没错。

    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他的娘子,此生不变!

    唐曼慢慢走向万姨娘,万姨娘被逼的一步步后退,“姨娘,怎么说呢?我是魔鬼也是你逼的,魔有怎么样?鬼又怎么样?若是守护不好身边的人,还不如做一个魔鬼呢!万姨娘,我有没有说过,你最最不应该的就是动了我守护的人,只要是我的人,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我。”

    唐曼的声音不大,可是却有一种坚定,让龙老爷和龙夫人心中充满的羞愧,唐曼说的话、为羽天所做的事情都让她们自愧不如啊!

    “我宁愿化身为魔鬼,也要把身边的人守护好。”唐曼坚定地说道,转过头看向毓邪魅的双眸,这也是承诺。

    万姨娘终于崩溃的晕了过去,龙老爷随即发话,将万姨娘打入龙家的祠堂闭门思过一年,唐曼勾起唇角,看着毓温柔的眼睛,心中却划过淡淡的苦涩,心中默念。

    羽天!

    终于为你报了仇了,不知道羽天知道万姨娘的下场会不会很开心?她进龙家的时间不长,可是也知道那个地方的恐怕,平时没有人会从那里经过,就是野猫都绕着走的地方,漆黑阴森,若是人被关进去,别说一年,就是一个月也非的发疯不可,可是唐曼心中很是难受,那个天真的、可爱的、会抱着她的腰软软的叫着娘子的男子中就是不见了,就算是她化身成魔,是不是也带不回来他了?

    毓拉起唐曼的手,轻轻地说道,“娘子,我们回家!”

    唐曼心中一暖,淡然地笑了笑,漆黑的眸中划过一抹温柔,“是的,相公,我们回家。”

    谁也没有提刚刚唐曼仿佛变化成另一个人的事情,就这样两人牵着手一步一步,走得很是坚定,很稳,一双碧影很是和谐。

    “天儿。”龙老爷开口喊道,毓身形一顿,没有回头,龙老爷表情凝重,“以后龙家就交给你了。”

    **

    几个月后。

    天依旧澄清,万里无云,冬天悄悄地走远,春姑娘的快步而来,吹面不拂杨柳风,轻柔的风缓缓飘过,宽敞的院中,一株桃树正伸展着绿芽,桃树下挺拔的男子静静地站在树下,飞扬入鬓的剑眉微微挑起,邪魅的凤眼流转着剔透的色彩,静静地看着远方,嘴角轻轻抿起,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白玉无瑕的双手轻轻地执起一樽美酒,慢慢的往口中送去。

    蓦地。

    一声大喊从屋中传来,“相公,我想吃糯米酥。”

    男子一听,顿时放下手中的酒杯,身形迅速地向厨房掠去,马上准备娘子大人要吃的糯米酥去了,这几个月他过得很幸福,真的很幸福,从家主沦为家庭主夫,不过也是个幸福的家庭主夫不是吗?毓嘴角含笑,眼角眉梢都是满满的笑意,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当爹啦,呵呵!

    屋内的唐曼看着毓飞快的消失在厨房的身影,漆黑的眸中闪过一抹笑意,话说当日,龙老爷想要将龙家的家主之位交给毓,可是毓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他和她的愿望都不在龙家的家主之位上,想想也是,每年要全国各地的跑商队,谈生意,累都累得要死,还不如在元德县城数银子呢!时不时的去火锅城唐曼的吃一顿,多好的日子啊!再者说来,自己也不缺银子,就凭着自己的生意头脑,还能少了银子不成?

    龙家就被唐曼和毓推给了龙清明,龙清明对于万姨娘被关进龙家祠堂并没有表现什么不满,只不过当上龙家的家主之后有一次冲动地跑过来说也带着她私奔,被毓这个醋桶加冰山听到,面色顿时阴沉,狠狠的锻炼了龙清明一番,几个时辰之后,龙清明鼻青脸肿的离开了,毓开心了,唐曼郁闷了,因为接下来要被锻炼的人就是她了,杯具啊!

    不过。

    唐曼苦着脸低下头,双手轻轻抚上已经微微凸出的腹部,这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唐曼的生命了,就是在收拾掉万姨娘的第二个月,也就是锻炼了龙清明不久之后发现的,唐曼这个气愤啊,明明说好了要等她年满十八岁以后再要孩子的,毓也同意了,可是那厮,唐曼气愤不已,那腹黑的厮竟然耍了阴谋,先斩后奏的让她怀上了宝宝,唐曼这个不甘心呐不甘心,他自己明明就是一个孩子,现在竟然要荣升为孩子他娘了,于是乎。

    唐曼决定趁着怀孕尽情的折磨毓,今天说要吃绿豆糕,毓立马就要出去买,可是唐曼拦住他,嘴唇一张,“我要吃你做的!”

    再例如。

    半夜三更把沉睡中的毓叫起来,非要去院子里舞剑,美其名曰宝宝想听爹爹舞剑的声音才睡得快,毓不得已穿上衣衫在院子中舞了半个时辰的剑,回到房间一看,唐曼早就已经沉沉的进屋梦乡,别说舞剑,就是什么都听不到了,最让人无语的是还留了口水。

    唐曼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漆黑的眸中满是笑意,怎么来的这个世界上的不重要,情不情愿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她的归宿,有这样一个男人愿意为她付出,那就足够了。

    两个人,一辈子,不离不弃!

    **

    是夜。

    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洒在大地上,银白色的月光穿过云层如一层薄纱一般笼罩着院落,静静的大院中,没有一丝声响,只有树枝的声音哗哗作响,软榻上,一个腹部高高隆起的女子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大大的眸中偶尔泛出一抹幽怨之色,

    唐缎的眸光时不时的向门外飘去,确认没有人影之后,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这时,腹中的孩子轻轻踢了她一脚,唐缎哀叫一声,双手一点也不温柔的拍上了已经九个月的腹部,脸上闪过什么,已经九个月了,龙清明好像已经忘了她们母子的存在,根本就没有来看过自己几次,每次来都是匆匆忙忙的坐了一会儿就走了,难道她就那么的不招人待见吗?这个孩子,并没有为她多带来几许龙清明的眷顾,倒是往那个小贱人的院子里跑得勤快,唐缎心中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唐曼,可是龙家的所有人都护着那个小贱人,自己就是找茬也几次被龙清明训斥,舅母那里小贱人不知道使了什么幺蛾子,竟然把舅母哄得心花怒放,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话。

    羽天是这样,他也是这样,可是。

    唐缎想到羽天,心中一顿,强迫自己不去想那抹如谪仙一般的身影,现在毕竟龙清明已经是龙家的家主了,龙羽天只是个毫无身份的人,就算是她再爱,也没有什么办法。

    蓦地。

    门‘吱。’的一声被轻轻打开了,一股凉气被灌进屋中,可是唐缎没有在意那个,扬头看向门口处,面上一喜,高大的身影,狂傲的英姿是几天不见了的身影,唐缎连忙挣扎着起身,奈何九个月的身子太过于笨重,没有外力根本就起不来,男子的身形一转,没有说话,一双粗糙的大掌将唐缎扶着抱进怀中,随即覆在唐缎的唇上,轻轻探进了唐缎的口中。

    窗外。

    一抹黑色的身影快速地出现在屋外,高大的身形和龙羽天微微相似,一双狂狷邪气的双眸闪着冰冷的寒光,狠狠地看向屋中,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看着东方渐渐升起的启明星。

    是进屋的时候了,龙清明叫过来几个平时安排在唐缎身边的丫鬟,说是要帮姨娘洗漱,然后轻轻地推开门。

    唐缎,是你该为你曾经做的事情偿还的时候了,因为她,自己失掉了可能唾手可得的幸福;因为她,小雪团儿受了那么多苦难;因为她,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雪团儿依偎在别的男人怀中,他不甘;他怨恨;本以为,得到了龙家家主的位置,小雪团儿就会和他走,可是。

    他忘记了,小雪团儿那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因为钱财而折腰?或许。

    龙清明狠狠地瞪着交缠的身影,在那天因为那个死女人的设计,小雪团儿看见他和唐缎的那一刻就不再可能了。

    唐缎已经累极,忍不住的睡了过去,可是突然感觉到有两道冰冷的光芒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蓦地睁开双眼,双眸迷茫的看着周围,一双手摸到身旁健硕的熟悉的男人身躯,嘴角掀起一抹满足的微笑,这是他第一次陪自己过夜,蓦地。

    唐缎双眸猛的重新睁开,不对劲,那床头站着的男人是谁?唐缎瞠大双眸,慢慢的转头,对上了一双充满怒气的狂狷邪气的双眸,脑中嗡的一声炸开了,只听见伺候自己的两个婢女一声响彻院落的尖叫,和龙清明咬牙切齿的声音,“贱人。”

    回头一看,对上一张陌生男人的面孔,唐曼的眼睛,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可是与龙清明有几分相像,可是,绝对不是龙清明的面孔。

    唐缎脑中一凉,身子一震,明明记得昨夜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身子是如此的熟悉,怎么可能换了一个人,腹中忽然绞痛起来,唐缎仿佛感受不到痛苦一般,脑中不停的交替着两张不同男人的面孔,一个面孔熟悉的,是她的相公龙清明,可是一张是身子熟悉脸孔却不熟悉,唐缎脑中渐渐明白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可是腹中越来越剧烈的疼痛已经吞噬了唐缎最后一丝清明,只觉得汩汩的流出着什么,看不到龙清明充满恨意的双眸,也听不到侍女尖叫的惊喊出声,“血,姨娘流血了。”

    迷迷糊糊中,只听见有人惊慌失措,有人焦急的问着究竟是怎么回事,也有人尖叫,更有人在她身边喊着用力,马上就看见脑袋了,剧烈的痛苦一波一波的席卷了唐缎的身体,越来越痛的让她几乎痛不欲生,最后。

    撕裂般的痛苦狠狠地撕扯着她,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划破屋中,唐缎彻底的昏了过去。

    “怎么回事?”龙老爷龙夫人焦急的赶了过来,看着站在产房之外的龙清明,龙夫人焦急的问道,“不是还有一个月才能生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生了呢?现在怎么样?已经进去多久了?”

    龙清明沉默,狂狷邪气的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双眸直直的盯着产房,让龙夫人莫名其妙的感到一股寒战,值得转身问跟在龙清明身边的丫鬟,厉声喝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回夫人的话。”两个侍女面面相觑,在看到龙老爷难看的面色之后,马上交代了,“我们早上去服侍姨娘起、起床,然后在屋中发、发现了。”

    侍女偷偷的瞥了一眼龙清明,低下头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发现了什么啊?”龙夫人急了。

    没有等两个侍女回话,稳婆已经抱着包的紧紧地孩子,笑眯眯的交给龙夫人,“恭喜夫人,贺喜夫人,少夫人生了一个小少爷您看,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少爷,白白胖胖的。”

    龙夫人给递了一个眼色示意身边的人给打赏。

    “已经收拾好了吗?”没有看向龙夫人笑眯眯的夸着小孩子,龙清明已经冷冷的说出口。

    稳婆愣了半天,才明白龙清明是在和自己说话,连忙答道,“已经收拾好了,不过少夫人已经昏睡过去了。”

    究竟是什么男人?稳婆奇怪的看了一眼龙清明,自己的夫人为自己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没有一点关心,就连孩子也不看一眼,真是稀有,稳婆深深地看了一眼龙清明,很是鄙视这种男人,不过谁让人家是龙家的家主呢?自己只管着收银子就是了,别的也不是自己能管得,稳婆转身走了。

    龙清明转身抱过龙夫人手中的孩子,直接走进了产房,屋中还弥漫着一股子血腥气味,有个丫鬟见状连忙阻拦,“大少爷,产房晦气着呢,您还是。”

    “滚开。”龙清明冷冷喝道,只是把孩子抱在怀中,示意侍女端来一碗清水,深深地看了一眼随后走进来的龙老爷和龙夫人,没有说什么,直接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在自己手上画出一道弧线,又在孩子的手上划了一道弧线,两滴血珠瞬间滴落到碗中,孩子震天的哭喊声瞬间响彻屋顶。

    也许是母性的作祟,深深地沉睡的唐缎蓦地清醒,迷茫的看着四周,面色苍白,汗水顺着面颊簌簌滑落,双手不停地抓着什么,口中喃喃自语,“孩子,我的孩子。”

    龙老爷就算是不知道发生什么,此刻也没有龙夫人的迷茫,看出来其中的端倪,静静地来到龙清明身边,看着碗中的两滴血。

    一点。

    一点的慢慢靠近。

    最后。

    一点点小心翼翼的碰撞在一起,然后。

    又分开。

    龙老爷震惊的看着碗中的水,正确的说是两滴血,满心的震撼,龙夫人现在就算是在白目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满脸震惊的看着龙清明怀中的孩子,又看看躺在榻上的唐缎,这可是。

    书中记载的滴血认亲?

    书上记载,若是亲父子女,血是会融合在一起的,可是若是没有血缘关系,就不会融合,可是刚刚那是。

    龙清明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微笑,将孩子抱到唐缎身旁,放下,狂狷邪气的眸子对上唐缎疲惫的面颊,“孩子给你,我不会要的,龙家也不会承认一个野种的,休书,待会儿我会派人送来,今天留你最后一天,明天马上给我收拾包袱走人,否则休怪我不念旧情。”

    唐缎的眼眸瞬间呆滞,看不出什么情绪,眼睛直勾勾的好像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有不停转动的眼珠证明她还活着。

    “别。”龙夫人连忙阻拦,拉住龙清明,“明儿,你不能如此武断啊,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缎儿刚生过孩子,身子骨还弱。”

    “误会?”龙清明转头,狂狷邪气的眸中邪气大盛,“在她的榻上发现一个野男人,随即生下一个根本不是我的孩子,娘亲,您说我能容她留在龙家败坏家风吗?留她一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那。”龙夫人还要说些什么就被龙老爷打断了,龙老爷长叹一声,“明儿自有主张,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刚刚不是要去唐曼那边吗?”

    “嗯。”龙夫人黯然的点点头,不过想到唐曼,龙夫人的眸中充满着喜色,再有几个月,自己的孙子就降生了啊,转头看想龙老爷,“我们快些去吧,我还要给唐曼炖一碗补身子的汤呢!”

    “好。”两人相携而去。

    龙清明听到龙夫人的话,眼睛一亮,跟在两人的身后走着,要去看看小雪团好不好,他已经想通了,只要天天能看着小雪团儿,看着她幸福,那就足够了,前几日偷偷地去祠堂看了姨娘,消瘦了许多,不见曾经的贵气,已经不认得任何人了,不过想到她曾经伤害过羽天,和雪团儿,想到她进了龙家之后步步为营,算尽心机,爹爹没有将她送进官府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出了那个让他压抑的房间,龙清明缓缓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依旧澄澈,阳光温暖的让他想就此睡去。

    “小媳妇儿。”远处传来一声大喊,龙清明狂狷邪气的眼睛眯起,看着眼前奇怪的景象,龙羽天竟然怀抱着大木盆亦步亦趋的跟在雪团儿身后,雪团儿。

    龙清明眸中一暖,已经怀了六个月身孕的雪团儿丰盈了很多,不过脸上挂着不耐烦的表情,正和龙夫人说着什么,龙清明仗着武功高强,侧耳倾听。

    顿时傻了。

    龙夫人;“天儿,为什么抱着木盆?”

    龙夫人笑着看向唐曼一脸无奈的表情,和天真傻气的羽天。

    “因为小媳妇儿要生宝宝了。”龙羽天一脸的幸福傻气,怀中紧紧地抱着木盆,贴着唐曼,就差点黏在唐曼身上了。

    “这个和你抱着盆子有什么关系啊?”龙夫人好奇。

    “当然有关系。”龙羽天一脸的不屑,看着龙夫人似懂非懂的样子,干脆不说话了,就站在唐曼身后。

    龙夫人只能询问的看着唐曼。

    唐曼睨着身后的抱着木盆跟在自己身后的傻大个,几乎泪奔,“羽天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女子生育的时候得临盆,然后就整天抱着木盆跟在我身后了,说是怕我到时候没有盆可临。”

    龙羽天骄傲的听着唐曼的解释,更加抱紧了手中的木盆,龙夫人瞬间呆滞了,龙老爷也是虎躯一震,缓缓地转过头,默默无语!

    唐曼又走了几步,龙羽天马上抱着木盆跟了上去,唐曼漆黑的眸中划过什么,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微笑,看向羽天,她的傻大个又回来了,她何其有幸,能拥有两个挚爱她的男子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