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六章

字数:1416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唐曼小心的搀扶着龙夫人走下马车,自己也小心翼翼的走下马车,一个中年女子迎了上来,身着大红色的衣袍,姿色平平,不过保养得到是极好,一看也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极其熟稔的走了过来笑道,“姐姐等到你还真的不容易呢!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有没有冷?快点进屋吧!”

    说着,就拉着龙夫人往屋里走。

    “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妹妹了,找个时间去我那里坐坐?”龙夫人温婉的笑着,可是唐曼从龙夫人的眉宇之间觉得那种笑容只发自真心的笑容,不自觉的对眼前的女子多了几分好感。

    “呦!你看我这记性,这位可是天儿媳妇儿?”女子打量唐曼,眉不点而黛,唇不点而红,瑶鼻挺立,漆黑如深潭一般的黑眸中闪着光芒,简单的发髻上只是歪歪斜斜的插了一根碧玉簪子,纤细的身材,一身淡紫色的衣袍,竟然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一看就是不俗的出品,摇曳之间,盘绕着腰间的流苏缓缓流动着,竟别有一番风姿,只觉得贵气逼人,龙夫人的相貌已经是天人之姿,可是这女子站在龙夫人身边丝毫没有被掩盖,反而衬得更加不俗,这就是外间传闻的唐家的庶女?

    女子顿时觉得传言不可尽信啊!想到此处不禁笑道,“天儿媳妇儿与传言不尽相同啊,世人只怕是被这传言迷昏了心智,姐姐你好有福气啊!”

    “那是自然!”龙夫人的笑中有着一丝骄傲,看向唐曼,“唐曼,这位是我的手帕交,是赵员外家的夫人。”

    “若是不嫌弃,你就喊我一声姨母吧!我和你娘亲可是好姐妹呢!我就叫你唐曼吧!”赵夫人爽朗地一笑,看着唐曼,不仅越看越是欢喜,“果然是美佳人哪!可惜啊,要是我早了一点遇到唐曼,唐曼指不定就是谁的儿媳妇儿了呢!”

    赵夫人大声叹息。

    “那我就不见外的喊您姨母了!”唐曼不禁被赵夫人的爽朗所感染,开起了玩笑,假装叹息,“传言害人哪!?“

    “哟,姐姐你看看唐曼的小嘴儿多甜!”赵夫人大笑。

    几人相携走进大厅,唐曼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央的大夫人,还有唐缎,几人中间围着一位贵气的夫人,一旁还站着万姨娘,只见万姨娘似乎对大夫人说着什么,可是大夫人神情冷淡,万姨娘面上不禁浮上几许尴尬之色。

    唐曼一走进屋中,明显的感觉到所有的所有人眸中惊艳的光芒,唐曼满意的勾唇一笑,看来已经起到了想要的效果了。

    唐缎一看唐曼走了进来,眸中顿时充满了嫉妒,直直的看着精致的衣衫,和越发白皙的面容,双拳紧握,同时万姨娘扬起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看着缓缓走近的唐曼,挑衅的一笑。

    唐曼心中暗乐,差点没有笑出声音,跟着龙夫人缓缓走向坐在主位的夫人,龙夫人点头笑道,“这位就是唐夫人吧?果然是美丽出众。”

    唐曼也跟着福了一福,轻声道,“唐曼见过唐夫人。”

    唐曼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唐夫人,米色的长衫,平平的姿色,唯一出众的就是头上那只特大的金步摇,唐曼心中暗暗的摇头,恐怕那只金步摇就得很重很重,不知道压的头部会不会很痛。不过看着在唐家嚣张的大夫人竟然一脸笑意的坐在唐夫人旁边,说说笑笑,唐曼心中蓦地灵光一闪,上次回门的时候听说大夫人的哥哥要接任元德县城的县太爷,这位就是大夫人的嫂嫂,唐缎和唐锦的舅母吧!

    唐曼心中已经有了思量,但是面上仍然不动声色,在龙夫人旁边,扯着温婉的笑容。

    “久闻龙家的财力天下第一,今日算是见到龙家的掌家夫人了,没有想到竟是如此美人,果然传闻不如见面啊!”唐夫人笑吟吟的开口道,眸光转向唐曼,“这位可就是唐曼了吧,你小的时候我还见过你呢,一转眼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和缎儿一起嫁进龙家,岁月不饶人哪!”

    唐曼心中一顿,不禁暗骂,也是个老狐狸,就不信她什么时候来到龙家能注意到自己这个不受重视的小庶女,虽然她的话很假,可是唐曼心中不敢笃定唐夫人真的没有见过自己,只能顺着唐夫人的话接道,“岁月不饶人这句话可是没有在夫人身上看出来,夫人还是像唐曼记忆中一般光彩照人啊!”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一句话说得唐夫人面上有些喜色,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唐曼这件衣服很是好看,竟是我从未见过的新款式呢!不知道在哪家制衣坊做的?”

    唐曼勾唇一笑,要的就是这句话,要知道现在营销策略中一个重要的一点,推销一种新产品,首先就是从上流社会推广,只要这些官太太夫人们把她们制衣坊的衣服穿上,马上就等于整个元德县城轰动了,唐曼对于自己设计的款式很有信心呢!

    “这件衣衫唐曼相公的制衣坊的做出来的呢!”唐曼掩口笑道,“这可是我们制衣坊新出的款式呢,因为做工极其繁杂所以只有一件,不能批量上市的。”

    人就是这样,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不珍惜,衣服是这样,人也是这样,所以当毓提出让女工们大批量的绣制这种衣衫的时候被唐曼拒绝了,决定只做出五件,唐曼想了想,这也算是古代的限量款了吧!

    “真的吗?”唐夫人有些惊讶,面上不无惋惜,“这样的话我就买不到了,不过还真是喜欢啊!”

    虽然面上很是惋惜,可是龙夫人的眼睛不住的往唐曼身上瞄着,唐曼心中岂会是不明白?当即笑道,“夫人,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有一种气质的,您若是喜欢,改天唐曼亲自上门为您设计一款衣衫,保证符合您的气质,就当是送给您的,当然。”

    一句话不但说的唐夫人心花怒放,觉得唐曼这孩子很会为人处事,满心欢喜,而且是免费的。

    唐曼环顾周围,看着一双渴望的眼睛,眸中闪过一抹笑意,“众位夫人若是有意,可是亲自来小店一看,虽然没有现成的衣衫在,但是可以依照各位夫人的身形气质定做,而且是独一份的,虽然价钱有点高,不过唐曼保证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秀出与众不同!”

    “真的吗?”众位夫人哗然,满脸的喜色,不过已经有的会精打细算的夫人开口问道,“龙少夫人,不知道贵店的衣衫若是定制要多少银两呢?”

    唐曼但笑不语,伸出一根手指,神秘地笑笑。

    众人惊愕,一件衣服要一百两?就算是京城的席绢云锦也就是那种价格啊,难道抢钱不成?“一百两?”

    “不。”唐曼摇摇头,跑出了一个重磅的炸弹在屋中,顿时惊起千层浪,“是一千两。”

    唐曼口气一顿,众人已经道出了一口凉气,在座的众位夫人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就算是元德县城,其实也不比京城差到哪里去,可是一千两一件的衣衫还真的是没有见过,倒不是没有银两,只不过觉得不值得。

    唐曼继续说道,“是黄金!”

    这下,就连龙夫人也是瞠大双眸,惊怔的看着唐曼,唐缎简直是不敢相信,万姨娘也是心中暗暗吃惊,唐曼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不过自己手中可是握着那个图样呢,只要做出来,一件衣服就算是一千两银子,还是赚了不少呢!

    “难道你抢钱不成?”已经有在座的夫人十分不服气的开口了。

    唐夫人就算是再见过场面也不由得觉得唐曼有些太过于夸大其词,心中想着,难道送给自己一件衣服,然后故意抬高价钱,想要一个人情?不自觉的看向唐曼眸光也多了一摸审视的意味。

    “请夫人们听唐曼一一道来。”唐曼缓缓开口,“据我所知,在场夫人们的衣衫是否漂洗之时都会掉色?”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洗衣掉色不是习惯常有的事情吗?除非是白色的不能掉色,剩下的什么不掉色?

    “唐曼保证,只要是我们制衣坊的定制的衣衫绝对不会掉色!”唐曼勾唇一笑,“唐曼还想再问一句,“不知道夫人们可否见过唐曼身上所着衣衫的样式?”

    众人更是讶然,不掉色的衣衫?怎么可能?

    唐曼心中暗笑,还不就是古代的染色技术不发达吗?她可是未来的人呢,在现代这点事情算什么?她有十足的信心敢保证,但是一件不掉颜色,款式新颖的衣衫在这些富家夫人小姐的眼中代表着什么,唐曼很是清楚,在自己的心中代表着白花花的银子啊,唐曼几乎可以看得见白花花的银子从自己的眼前飘过。

    屋中一片静寂!

    没有人回答得出唐曼的话,当然是没有见过,从未见过的款式,从未见过的样子,高贵中透漏出一股大气,大气中又隐隐约约的透漏出特属于女性娇柔婉约的韵味,特别是走动之间流苏缓缓浮动,更是吸引人眼球,在场的所有夫人都是如此之想的。

    唐曼一声轻笑,“此样式的衣服做工极其繁琐,夫人们只需花费一千两黄金就能买到一份独一无二的美丽,夫人们觉得这笔买卖划算吗??”

    话至此处,屋中的众人忽然间觉得又觉得划算之极,就连唐夫人也是一脸笑意,在座的夫人们哪家不是家底殷实,一千两黄金并不算什么,有人忽然问唐曼,“龙少夫人,我现在是否就能定做一套?”

    “可以,只不过还请这位夫人明日专程来了一下小店,唐曼也好为夫人量身定做一套衣衫才好。”唐曼笑吟吟的说道。

    这时,富家夫人你一嘴我一嘴的开始研究着什么款式最适合自己,纷纷相邀一起去唐曼的店铺,结果,一个宴会下来,原本唐缎已经使好了的绊子就这样被众位夫人的热情给打断了,变成了唐曼的专场,专程为众位夫人解答关于服饰应该怎么搭配,在现代呆过二十几年的唐曼对服装搭配,首饰的佩戴很有一套,耐心的为众人解答。

    见到这一情景,万姨娘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原本以为自己拿到了唐曼的染色方法和图样就能将那个小贱人打倒,可是这个女人竟然不走常规路线,按量的定做,而且那个唐夫人也被小庶女哄得团团转,缎儿根本就插不上话,蓦地。

    万姨娘脑中灵光一闪,一条妙计闪过脑中,顿时万姨娘的眸中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芒,看向唐曼已经被包围了的身影,哼,你有张良策,我有过墙梯,绝对不会让那个小贱人成事的。

    宴会之后的十几天之中,唐曼的店铺之中一夜之间人来人往的,只是做衣服的订单就接了二十几件,唐曼接下来是大忙特忙,忙着赶制图样设计款式,毓则是负责督查染制的部分,不容许出一点点纰漏,莲妩每天都在店中忙来忙去的,眉开眼笑的数着银子,掌管着布店的账目,负责卖染制好的上好花布,腰间挂着的大算盘从不离身,让唐曼终于彻底的反应过来,莲妩。

    绝对是做生意的一员猛将,十几年当丫鬟简直是埋没了她的才能,遇到挑毛拣刺的,小女人的彪悍顿时发挥的淋漓尽致,堪称河狮东吼让后来找茬吵架的、挑毛拣刺的纷纷退避三舍,遇到犹豫不决的,莲妩顿时发挥三寸不烂之舌,哄得那些人是心花怒放,几句话说的让人家买了不少东西还没有一点赠品。

    另一方面,四儿总是借着做生意的由头总是来店里晃上几次,美其名曰掌柜的要买一些布料做衣衫,来了之后时不时的眼睛飞快地在莲妩身上扫来扫去,待唐曼从里间出来,四儿瞬间就消失在布店,唐曼看着四儿消失的身影不禁纳闷,自己什么时候人见人怕了?再回头看看莲妩已经绯红的面颊,不禁叹了一口气,怎么就把自己看成了棒打鸳鸯的恶婆娘呢?

    只要说一声,到自己面前提亲,自己就是那么不开通的人吗?一方面送给唐夫人的衣衫已经赶制出来了,唐曼亲自送上门,顺便奉送了不少贴心体己的话儿,说的唐夫人那叫一个喜笑颜开,感动地就差点没有把唐曼当成亲闺女一样疼了,气的唐缎直跺脚,可是没有办法,爱美之心乃是天性,人才有了稀缺性那才叫真正的人才,唐曼重新花重金打造了一块金色牌匾,粉饰了店面,也扩大的规模,更多的人上门了。

    就在夫人们定制的衣衫一件一件的赶制完成,黄金白银也像是流水一般流进了唐曼的口袋之时,龙老爷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唐曼的布店中,有时候和毓说一些生意经之类的。

    这天,几位官家夫人气势汹汹的走进了唐曼的店铺,将手中几套衣服啪的摔在柜台上,怒气冲冲的道,“龙少夫人怎么解释这些衣衫?你不是说没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吗?我们可是花了高价买了你的衣服,可是你看看这些衣服一模一样的,只卖了一百两银子,你说怎么办吧?”

    其中一位是唐曼已经很是熟悉的唐夫人,静静地站在一旁,眸中带着一抹审视的意味,唐曼明显的感觉的唐夫人不似以往的热情,心中不禁冷冷一笑,冷冷的扫视周围一眼,就连龙夫人也被拉来,尴尬的站在夫人们中,看看唐曼,欲言又止,看看众夫人,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干脆向唐曼求救。

    万姨娘也似笑非笑的站在众夫人之中,嘲弄的看着唐曼。

    唐曼淡淡的扫了一眼柜台上的衣衫,衣服质地相同,就连秀工花色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一个天价一个廉价而已,唐曼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淡淡的扫视众位夫人,笑道,“不知道夫人们拿着不属于小店的衣服上门吵闹是何意,唐曼不明,还请夫人们详解。”

    这个万姨娘还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有了一个王贵当内应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早在开始的时候王贵就已经被她分配到一个不重要的位置,以为他昨天的鬼鬼祟祟自己没有看到吗。

    “详解?”万姨娘嗤笑一声,“唐曼还真的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一样的衣服你卖天价,一千两黄金,可是你看见没有,要不是昨日我在你的店中发现这几件卖了一百两的衣衫,我和众位夫人还真的会被蒙在鼓中呢!你现在还想要什么详解?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什么?”

    “就是!”其中一位夫人愤愤然的开口道,“龙少夫人,就算我们愚钝,可是你也不能把我能当傻子耍是吧?你看看这些衣服剪裁都是一样的,甚至花色也差不多,只买了一百两,可是你卖给我们却是一千两黄金,你让我们、我们情何以堪?”

    “何事如此喧哗吵闹?”一声冰冷的声音清晰的传来,一个高大的男子掀开门帘,一身墨绿色的衣衫尽显贵气,精致的暗纹在阳光下闪过,一双如鹰般的双眸扫过四周,双唇紧抿,眼神所到之处所有人都是感到莫名的寒战,如陷入冰天雪地一般,淡淡的威严静静地在屋中弥漫开来。

    龙老爷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中有些不知所措的龙夫人,心中划过淡淡的怜惜,手指微不可察觉的动了动,看向龙夫人的眸中一暖,但是其中的温暖随即转瞬而逝。

    万姨娘身子一颤,看也不敢看男子一眼,没有想到老爷竟然在店中,今日之事恐怕没有办法善了啊,怎么办?万姨娘心中迅速的思量着对策,看到柜台上的衣衫,万姨娘眼中蓦地闪过一抹光芒,咬了咬唇,手中的锦帕死死地握住,低垂的眸子看不出其中的情绪,再抬头时已经看不见其中的纠结,只有淡淡的笑意,摇曳的走向龙老爷,刚想依偎在龙老爷身边时,看到龙老爷身子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退,万姨娘身子蓦地一颤,抬头只见温婉之色,“是这样的老爷,这几位夫人在唐曼的店中花了重金定制了几件衣衫,可是转眼之间唐曼的店中卖出相同的衣衫却只有百两,几位夫人。”

    话音没有落,龙老爷鹰眼中利光一闪,直直的看向万姨娘,“你也花重金定制衣衫了?”

    唐曼看着万姨娘心虚的表情,心中乐不可支,果然没有出她的所料,万姨娘让王贵使了幺蛾子之后,马上鼓动众位夫人前来闹事,以为这样子自己就会怕吗?简直是笑话?关公面前舞大刀啊,略施小计而已啊!唐曼简直要佩服自己了。

    以万姨娘的聪明怎么会听不出龙老爷话中的意思,面色顿时一白,讪讪地开口,“没有,我只不过是碰巧赶到而已,一时间忍不住气愤。”

    龙老爷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万姨娘,眸中闪过一抹寒光,“不要让我知道你刷了什么花样,否则。”

    话没有说完,可是未尽之意不但万姨娘明白,唐曼明白,就是在场的每一个夫人都明白其中的含义了,一时之间看向万姨娘的眸中或多或少的多了一些看不懂的东西。

    万姨娘脸色顿时煞白,知道龙老爷在这里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去,讪讪地笑道,“老爷,妾身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说着就要转身离去,在龙家呼风唤雨这么多年,龙老爷没有这么当中给自己不堪过,就是做了再过分的事情顶多就是警告而已,虽然她心中知道龙老爷只是不在乎,就像当初她设计他一样,要不是明儿,他根本就不屑娶自己,可是。

    万姨娘死死咬着嘴唇,在这么多夫人的面前竟然给专辑当中下不来台,以后要别人怎么看她?

    “慢着。”唐曼似笑非笑的开口说道,“姨娘的病痛来的未免太过于即使了,唐曼这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既然姨娘来当几位夫人的见证人,何不解决了事情之后再走呢?”

    唐曼看了看唐夫人,和刚刚气愤说话的李夫人,还有柜台上摆着的几件衣衫,漆黑如深潭一般的眸子划过一抹精光,“也算是给众位夫人一个交代,也算是给我自己、給羽天一个交代吧!”

    唐曼双手握住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她身后的毓的手,毓温暖的体温传递给唐曼一股温暖,可是更多的是安心,安全。

    万姨娘脚步一顿,缓缓转身,眸中的光芒恨不得杀了唐曼一般,可是唐曼依旧毫无所动。

    刚刚开口的李夫人说话了,看着龙老爷,“我们同在元德县城已经不是三年五年了,我家的相公和龙老爷是朋友,也是非常井中龙老爷的为人,今日之事希望龙老爷给我们一个交代,虽然我们并不在乎一件衣服一千两的黄金,可是我们也不希望真的被人愚弄。”

    “这个是自然的!”龙老爷开口,“我们开门做生意,做的就是信誉,唐曼你怎么解释?”

    龙老爷看向唐曼。

    “我的答案很简单。”唐曼漆黑的眸中幽深的像一个深潭,看不出情绪,嘴角微微勾起淡淡的沉静的微笑,虽然是在笑着,可是不知道为何,现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唐曼发怒了,毓的手紧了紧,邪魅的凤眼中闪过什么,没有说话,唐曼笑了,“不论如何,我们店中定制的衣衫绝对值那个价码,但是。”

    唐曼话音一顿,松开毓的手,缓缓踱步到柜台前面,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拿起柜台上的衣衫,前后左右仔细地检查,眼中闪过一抹嘲讽,果然是按照她的思路来了,不知道万姨娘究竟是有没有长脑子,“这些衣衫,别说一百两,我说它们在我眼中一文钱都不值。”

    唐夫人蓦地抽了一口凉气,在场的几位夫人也是某种不解之色,虽然心中不满,可是龙老爷在场,多多少少都是要给龙老爷几分薄面的,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其中那位李夫人,“这分明就是在你的店中买的,一样的衣服,你现在却又说一文不值,你在耍我们?”

    李夫人心中听了唐曼的话,充满了怒气,本来她是不知道的,正好万姨娘来聊天,无意之中就提起了衣衫的事情,说是看到了一摸一样的衣服,她本来是不信的,可是在看到了证据之后还有什么不信的?没有想到这个小庶女还真的是能言善辩,事情都已经摆在了面前,还死不承认,虽然她不在乎那点黄金,可是被人当成傻子耍了一遭还是很气愤的,当即找到了几位夫人就来了。

    “是真是假,我们一试便知。”唐曼胸有成竹的笑道,走到一旁拿过一支笔,在其中一件上轻轻划出一笔浓重的黑,那黑色迅速渗透进去,如一抹色彩浓重的花朵,就像是彼岸花一般,漆黑而浓重。

    “众位请看。”唐曼拿起其中的一见带有墨色的衣衫,“这是诸位刚刚拿过来的衣衫,唐曼在上面画了记号,还有一件是本店的最新定制的衣衫,众位一会儿便知道其中的故事。”

    唐曼胸有成竹的看了一眼在一旁的万姨娘,笑了,“来人那两盆水来。”

    和化花花面花荷。“是。”莲妩一听到唐曼的吩咐,马上出去,不一会就回来了,和另外一个丫鬟轻轻将两盆水放在桌上。

    众人解释摸不着头脑,这与衣服有什么关联?万姨娘心中打着嘀咕,不知道这个小庶女究竟又在耍着什么花样。

    唐曼笑着将两件衣服扔进水盆,不一会儿其中一件衣服上的色彩已经随着水慢慢融化,晕成各种黄色、绿色、蓝色等颜色,已经看不出衣服的本来颜色了,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美感了,而另一件衣衫仍然静静地泡在水中,没有一点点掉色,唐曼上前,用手用力搓揉着那件没有掉色的衣衫,衣服仍然没有什么变化,众人愕然,万姨娘的脸色苍白如雪,怎么可能?明明是按照那个方法做的,不对。

    万姨娘猛的反应过来,自己被小庶女耍了,胸中的怒火顿时如过眼版熊熊燃烧,可是碍于龙老爷在场,自己也是不光明手段取得的,只能暗暗骂王贵没有用,一点点事情都做不好。

    “众位可有看到其中的不同?”唐曼勾唇一笑,“相信夫人们都是识货之人,两件衣服虽然是看似相同,可是其实只是天壤之别,夫人们可满意?”

    “这样啊!”刚刚一直咄咄逼人的李夫人反而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狠狠地瞪了一眼万姨娘,然后抱歉的说道,“唐曼啊,都是我一时不查,竟然给你添了许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没有什么!”唐曼真诚地笑道,“也并非是各位夫人的错,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会有一些不满的反应,这个都是人之常情,唐曼都明白的,毕竟这件事情唐曼也要付一半责任,以后夫人们来小店定制衣衫一律都打八折优惠,就当做唐曼的补偿歉意了!”

    “谢谢唐曼!”李夫人和别的夫人连忙感激的回道,自己等人无理上门,唐曼仍然宽宏大量,让她们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唐曼若是有时间的话,来我家中,我们共同商讨服饰搭配可好?若是不嫌弃就喊我一声李伯母。”

    话语中已经少了刚刚的敌意,多了一抹亲近之意,唐曼心中自然是愿意的,连忙点头,“那唐曼就谢过李伯母了,改日一定登门拜访,不过今日唐曼还有一些事情。”

    “那我们就不叨扰了!”李夫人连忙说道,和众位夫人一起和唐曼道谢开开心心的走了。

    龙夫人轻轻舒了一口气,刚刚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吓死她了,走到龙老爷身边。

    万姨娘笑了一笑,想龙老爷福了一福,转身就要离开,今天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碰了一鼻子灰,竟然被唐曼这个贱人反败为胜,明明就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可是。

    万以娘心中愤恨不已,一定要将唐曼这个贱女人打倒,龙家一定是她和明儿的,她现在是看出来了,龙羽天或许不足畏惧,问题就出在唐曼身上了,坏事就坏在她的身上,不然一定能成的,可是明儿对这个小狐狸精一往情深,若是对付她一定是不愿意的。

    他。

    万姨娘心中一顿,他是有那个能力,可是上次说完三个人请已经还完互不相欠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就几次找他都不见踪影,可是一直这样总不是个事情啊!

    蓦地。

    唐曼突然开口,“姨娘且慢,唐曼有件事情还不明白请姨娘进内堂一叙。”

    唐曼看着人来人往的店中,知道这并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正好趁着龙老爷都在,有些事情应该说说了,并不是一味的纵容就是好事情,赶着这次,唐曼嘴角划过一抹微笑,轻轻地看了一眼毓,两双眸子在空气中相撞,一纯黑一邪魅,不变的是两双眸中都含着深情。

    “我的事情多着呢,改日吧!”万姨娘下意识的拒绝道,看着唐曼似笑非笑的眸子,心中突然之间弥漫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既然姨娘不想听,我只好在这里说了!”唐曼的声音不咸不淡,可是却又股淡淡的威严让人不容拒绝。

    万姨娘一窒,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唐曼走向后堂,龙老爷和龙夫人也慢慢的跟了进去,几人在诸位上坐定,唐曼并没有说什么只不过是淡淡的饮着茶,摆弄着手中精致的茶杯,眸中漆黑的光芒若有若无,万姨娘心中打着转转,看着唐曼沉静的面庞,心中暗道恐怕是来者不善那!

    不过现在最好什么都不说,毕竟说多了就容易说错,被人抓到把柄就不好了,万姨娘也是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

    半响。

    就在屋中一片静寂、万姨娘心中越来越发慌乱的时候,唐曼听见了自己的声音,“难道姨娘不想见见王贵?或者说姨娘没有好奇为什么今日你一直就没有见过王贵吗?”

    “想。”万姨娘下意识地答道,这就是唐曼的高明之处了,屋中的安静和自己的不说话只会给万姨娘心中带来压迫,到时候再一招出其不意一定能将万姨娘心中最真的话套出来。

    “我见他做什么?”万姨娘随即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马上矢口否认,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龙老爷略带疑惑的鹰眼已经扫过万姨娘。

    “难道姨娘就没有想过你做出来的衣服为什么掉色那么严重吗?”唐曼慢条斯理的说道,漆黑的眸中闪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光芒看着万姨娘,“因为。”

    唐曼声音一顿,细细的看向万姨娘青白交错的脸,在淡淡的扫了一眼龙老爷已经明显变色的面庞,显然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经过,龙夫人仍然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唐曼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唐曼知道万姨娘也是关心这个事情,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可是心中一定是等待着她的答案,“因为,王贵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哈哈,给你的图样和染布方法不过是我的一个计谋罢了,姨娘以为这个计谋玩得如何?比起您来是不是略有出色?”

    “那个死奴才!”万姨娘心中怒火一起,拍案而起,没有想到那个死奴才竟然背叛了她反而投降了唐曼这个小贱人,怪不得,自己拿到的方法只不过是一堆废纸,那么这段日子自己岂不是白白的忙活,或者说是仿佛一个跳梁小丑一般给唐曼演了一段戏看。

    万姨娘心中说不出来的火气。

    “原来真的是你啊!”直到龙老爷阴沉的声音在万姨娘身边想起,万姨娘才意识到坏事了。

    “慢着。”许久不说话的毓突然间开口道,“爹,这个女人不简单,我已经收集到了证据,光是元德县城我们三十五家铺子中她已经买通了十五个,在信朝其他的地方还有很多,不光是王贵。”

    毓迅速的从怀中扔出一张密密麻麻的纸单,上面写着被万姨娘买通的势力名字和店铺,这段时间明面上他没有管理店铺,什么都交给唐曼,可是他利用自己的势力暗中将被万姨娘买通的掌柜的都找了出来,只等着最后交给龙老爷,昨天唐曼设计王贵故意引万姨娘入瓮,今天才将底牌完全的揭开,要不自己还真的没有想过这方面,有一次娘子说从万姨娘处看到一个慌慌张张走出去的掌柜的,自己心中就留了一个心眼,暗中一查,果然事情和唐曼所预料的一模一样。

    龙老爷一言不发的结果密密麻麻的纸单,面色越来越难看,胸膛气的一起一伏,差点说不出来话,龙夫人虽然很单纯,从羽天和唐曼的口中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紧紧站在龙老爷的身边。

    “你不要信口污蔑人。”万姨娘略带哭腔的开口,愤愤的指着毓,“我一个妇道人家,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如何懂得经商之事?如何能收买那些掌柜的?冤枉人也要讲个证据,我还说你污蔑我呢?”

    万姨娘心中一颤,知道这下子心中不能善了了,竟然被龙羽天查了出来,可是自己一向是做的隐蔽,就连每次通信的信件自己都焚毁的一干二净,绝对找不出证据,一会儿若是搜查随便他们去查,肯定是找不到什么的,这时候万姨娘心中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只要一口咬定那是绝对没有的事情,谁又能耐她如何?

    就算是把那些掌柜的找出来又能怎么样?她就不信那些人会主动承认他们和自己有联系,承认了就等于背叛,他们没有那个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