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字数:1478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毓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缓缓的大步跟在丫鬟后面,可是越走毓越感觉不对劲,路似乎也走越偏僻,因为毓白日走过花厅也去过唐老爷的书房,认识路,可是现在这条路也根本就不是通往花厅或者书房的道路,忍不住出声,“还有多远?老爷在哪里?”

    “马、马上就到了!”丫鬟一听身后的声音,身子一颤,不敢抬头看向毓询问的眼光,只得低头结结巴巴的回道,“老、老爷在前面等着呢!”

    丫鬟眼神不时的向不远处看去,心中暗暗叫苦,怎么就是她呢?一看这个三姑爷人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好相处,若是让三姑爷知道自己骗他出来的,那么。

    丫鬟的身子一抖,继续向前走去,只不过脚步加快了许多,过了一会儿,丫鬟发现背后根本就没有脚步声,不仅停了下来,向后面看去,发现毓正站在原地似笑非笑的不说话直直的盯着自己,看到丫鬟停了下来,毓冷冷的问道,“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羽天,为难一个小丫鬟做什么?”一声娇媚的声音响起,从暗处缓缓走出来一个身影,冲着羽天笑道。

    毓面色一冷,竟然是唐缎,本来以为这女人就够无耻的了,没有想到他还可以再无耻一点,竟然打着唐老爷的幌子将自己骗出来,毓冷冷地站在原地,不发一语,凛冽的寒风让周围的气温极低,毓狠狠地瞪着唐缎。

    “春红,你先下去。”唐缎挥了挥手示意春红下去,春红松了一口气逃跑一般的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二姑娘,唐缎披着一个雪白的狐裘,摇曳着身姿慢慢走到毓面前,仰头,眉目含情,“怎么?没有想到是我?惊喜吗?”

    唐缎深深地望着毓,自己深爱已久的男人,如谪仙一般的清冷的气质,在他痴傻的时候她就很喜欢他,现在依然喜爱,想了很久,她作出了一个决定!唐缎得意的勾起嘴角,只要是男人就不会有人拒绝这样的提议的,这一点唐缎很是有信心,以后她会赶跑那个贱女人,羽天身边的位置只能是她,决计不能是别的女人,毕竟她们才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那个小庶女只不过是偷走了她的幸福,届时。

    只要羽天答应,只要他一句话!她就算为了他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毓听到唐缎的一句惊喜吗恶心的差点没有吐出来,什么都不说,转身离去,这种白痴的女人实在是懒得理,看一眼都得恶心半年。

    “等等。”唐缎小跑几步挡在毓的身前,就要抓住毓的手,“我有事情和你说!”

    毓灵活的避开了唐缎的手,眉心一蹙,邪魅的凤眼中满满的都是厌恶,只不过只有唐缎看不出来,大步的退了几步,才冰冷的说道,“说。”

    “我舅舅马上就是元德县城的县太爷了。”唐缎见毓一脸的不耐烦,直接大声说道。

    她必须说出来,她的幸福她爱的人都必须争取过来,即使是不光彩的手段,唐缎心中暗道,到时候就算是中所有人为敌又怎么样?

    “和我有什么关系?”毓转头。

    “你不是在和龙清明争龙家的家主之位吗?”唐缎也不废话直接的开门见山,“只要我愿意,我说上一句话,龙家那些长老肯定会看在我舅舅的面子上帮你,你也会多一些胜算。”

    到时候只要羽天接任龙家的家主,她就是掌家夫人,唐缎的手不经意之间抚过腹部,面色一窒,脸上迅速的浮上一股子狠绝,只要和天祥在一起,这个孽种就一定要打掉,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她和羽天在一起的路。

    “哦?”毓双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因为这件事情找她,按照常理她不是应该帮着龙清明的吗?不过。

    “只要你答应休掉唐曼那个贱人,娶我为妻!”唐缎急声接道,迫不及待的上前一步深情的凝视着毓,眸中满是情意,“我爱你,羽天,你也许不知道,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深深地爱上你了,为了你我可以不要自尊,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没有,那时候即使你是个傻得,即使你那时还是我的妹夫,我就是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你。”

    毓在唐缎自顾自的说个不停的时候,邪魅的凤眼中的眸光越爱越冷,最后几乎冷的冻天冻地,紧紧抿起的薄薄的唇瓣一掀,嗤笑道,“唐缎,你还可以更无耻点吗?”

    唐缎紧紧地盯着毓,看着他的反应,慢慢的心一点一点的变凉了,为什么他没有反应,为什么是那种鄙夷的眼神?那种不屑到极致的眼神,就好像它唐缎只不过是低贱的女人,看到她一眼就像看见苍蝇一般恶心到极致,她究竟做错了什么?她只不过是爱他而已啊!

    不。

    她不相信,就不相信会有男人逃得过这样的诱惑,唐缎失控的大喊大叫,“你有没有想过?只有我可以帮你,那个小贱人可以帮你什么?只不过是给你拖后腿罢了你究竟知不知道啊?你不是要的到龙家吗?你要你开口,只要你答应,一句话的事情,我绝对为你赴汤蹈火,你知道吗?若是。”

    唐缎话音一转,“你若是在冥顽不灵,我就帮助龙清明,民不与官斗,哼。”

    毓嘴角勾起一抹没有温度的笑容,邪魅的凤眼中满满的都是嘲讽,“就算是没有你,我也会拿到我应该拿到的东西,还有,唐曼是我的妻子,她的好我知道,也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你以为你是谁?”

    毓说完便转身离开,看也不看唐缎满面的泪痕。

    “不。”唐缎凄厉的大喊一声,声音带着哭腔,上前一下子冲到毓的身后,抱住了毓,“我爱你,求求你,就算是你不休唐曼也成,只要让我在你身前就行好吗?我知道我怀了身孕这点你很介意,可是那并不是我愿意的啊,我一定处理掉它,以后我会给你生好多健健康康的哥儿,好不好?不要不理我啊!”

    毓毫不怜香惜玉的挣开唐缎,眸中充满了震惊,这种女人纯粹就是个疯子,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下手,毓什么都不想想了,只想马上回到唐曼的身边去,可是这女人力气大得很,毓又偏偏不敢用力,这女人怀着的毕竟是龙家的子嗣,万一有个闪失。

    “啪。”一声细碎的声响从另一边传来,一个身影走了出来,紧接着另外两个方向也是走出两人,几人看着纠结中的两人,眸光不一。

    唐缎一冷,紧接着将毓抱得更紧,挑衅的看向来人。

    毓邪魅的眸光一闪,一个大力将唐缎甩了出去,有些慌乱地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声线失去了冰冷和镇定,有些不稳,急切的道,“娘子,我。”

    “姐姐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啊?这样勾引自己的妹夫,有些不妥吧?”唐曼似笑非笑的看着唐缎,看着她强撑着的挑衅,心中划过冷冷的一笑。

    “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唐缎凶红了眼睛,强词夺理,“什么叫勾引,你没有看见我们是两情相愿吗?羽天刚刚还说要休了你娶我进门呢!”

    另外一边莲妩和赵嬷嬷鄙夷的看着唐缎,实在提不上台面,不要脸的女人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还真的没有见过,怀着身孕去勾引自己的妹夫,都是什么货色?可是莲妩和赵嬷嬷聪明的没有说话,这时主子们之间的事情,不是她们下人能掺言的,况且。

    莲妩轻轻看了唐曼,这种小事情二少奶奶能处理。

    毓刚刚要说话就被唐曼拦住了,唐曼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唐缎,“你确定是这样吗?”

    “当、当然是。”唐缎底气有些不足。

    可是在唐曼寓意不明的眸光下唐缎反而不敢肯定了,唐曼漆黑如深潭一般的眸中笑意更浓,示意唐缎看向另一边,宋嬷嬷的身影缓缓出现,眼中带着嘲讽,似笑非笑。

    “你。”唐缎颤抖了,不知道她们究竟听到了多少,就在唐缎忐忑不安之间,唐曼开口了,一句话直接把唐缎吓得落荒而逃,她说:

    “姐姐,谢谢你给我看可以场免费的大戏,不过我还很佩服你的勇气的,自己的孩子不要就不要了,处理掉也不心疼,希望您别只是说说,不好办啊!”

    唐曼勾唇一笑,看着唐缎落荒而逃的背影,转身就向自己的院子走回去,还好,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关键时刻想起父亲身边根本就已经不用丫鬟,都是清一色的小厮,怎么可能通知一个丫鬟叫毓呢?就多留了一个心眼想要跟出门,刚刚好碰到来看望自己的宋嬷嬷,正好和赵嬷嬷几人一起看了一场大戏,要说这个唐缎,还真是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呢!不要脸的层次又上升了一个级别啊!

    毓连忙跟了上去,心中忐忑不安的,虽然很是清白,可是毓担心唐曼误会,一路上不停的瞄着唐曼的面容,可是一如以往一般沉静的面容,看不到半点涟漪,毓心中越发惴惴不安,终于回到了屋中,毓轻轻上前,“娘子。”

    “嗯。”唐曼继续板着脸,心中偷偷的暗笑,可是没有表现出来,漆黑的眸光直直的盯着某一处,幽幽地开口道,“听说,你要休了我?”

    “没有。”毓急了,上前抱着唐曼,“怎么可能?你不要相信那个女人,她是故意离间我们的,不要相信她啊!”

    “哎。”唐曼黑眸中隐隐出现泪光,一声叹息,“你如果娶姨娘,我会同意的,毕竟以夫为天,三从四德,我都知道的。”

    咦?

    毓越听越不对劲,可是心中一时也没有想到那么多,急的满头大汗的哄着唐曼。

    蓦地。

    唐曼扑哧一笑,明朗的大笑声音在屋中响起,“哈哈,不错了,有前途的娃,桃花运还是很旺盛嘛,要不要爬墙?我可以免费提供梯子的。”

    唐曼挤眉弄眼。

    毓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被唐曼耍了,面上闪过一抹暗红,上前一下子扑到唐曼的身子,“让你这小妮子戏弄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啊!”

    “相公。”唐曼连忙讨好。

    某男不为所动,继续施展着夫妻间的十八班酷刑。

    “亲亲宝贝。”唐曼笑的直喘气。

    酷刑继续中~~~~

    “你丫的,没玩了是不是?”怀柔政策不行,唐曼立刻呈现母老虎的本色,一把揪起毓的耳朵。

    “想要,娘子。”毓暗哑的性感的声音在唐曼耳边响起,邪魅的凤眸顿时变得火辣热烈,唐曼几乎要招架不住了。

    春宵苦短,屋中倾刻想起了男女之间亘古的美好旋律。

    第二天一大早,唐曼就和毓早早的起来(其实是一夜没有睡多少觉),提出了告辞,龙家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呢,接掌的布店现在才刚刚开始起步呢,再者说来,唐曼也不愿意多干涉唐家的事情,只要姨娘没有受到什么委屈,其余的事情与她无关,经过这次,大夫人就算是再想动姨娘,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这方面和二姨娘的前车之鉴,敲山震虎这一招还挺灵的,唐曼不得不说。

    唐缎以探亲为由说在唐家小住几日,唐曼没有说什么,仿佛昨夜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说破了对所有人都不好,况且,唐曼的小心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要是再在唐家住下去,指不定唐缎出什么幺蛾子呢!唐曼不禁鄙视自己的小市民思想,现在就像怀揣着美玉的人,恨不得藏起来,让别人统统都别惦记。

    唐老夫人知道唐曼有很多事情要忙,也没有多加挽留,只是这次回来,下次就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了,扯着唐曼说东说西,嘱咐这个嘱咐那个的,唐老夫人心中很是舍不得,看着已经长大了的唐曼,周姨娘更是红了眼眶,拉着唐曼依依不舍的,“回去后,一定要多多传信儿知道吗?凡事要小心,在婆家要谨言慎行,照顾到羽天,孝顺公婆。”

    “知道了娘亲。”唐曼也是红了眼眶,有些舍不得,周姨娘就像是她的娘亲一般,虽然她不知道其实自己的女儿已经早就死在大夫人的毒手之下了,还是不要告诉她了,可是现在不是很好吗?自己一样的孝顺她,对她好,唐曼哽咽,“姨娘,你也要保重身子,我给拿过来的人参补药之类的,你让丫环多多炖一些,调理好身子,女儿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啊!”

    “你就不要担心了!”周姨娘笑着拭去眼中的泪水,想让唐曼看到开心的笑容,可是泪水越试越多。

    直到马车过来,毓轻轻揽着唐曼的腰间,“娘子,时间到了,我们下次再回来看娘亲和奶奶,好不好?”

    唐曼默默地点点头,上了马车,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唐曼知道自己不能多呆,龙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从唐家出来,唐曼和毓没有多停留,直接赶到布店中去,毕竟现在的关键时刻,那批衣服正好要赶在正月十五元宵会之前赶出来,现在什么都没有呢,虽然你有一些赶,可是唐曼相信一定可以的,当唐曼和毓到了布店中,王贵已经找好了人手,准备好了地方,唐曼看着心中暗暗点头,虽然做生意的头脑不是很好,可是办事情却很利索。

    可惜了。

    唐曼暗暗看着王贵,若是不是万姨娘的人!可是人生就没有了那么多可惜,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倒是王贵阴沉着脸指挥着工人们四处搬东西,把一会儿要用的东西直接准备好。

    唐曼也没有多浪费时间,马上纸笔,沉吟片刻,在纸上勾勒出自己有印象的衣衫样式,那批粗糙质量稍稍弱一点的布,虽然是已经掉色,可是若是重新染织一下,可以做成民族风的样式的;虽然这个时代比较保守,可是唐曼相信,自古以来女人爱美的天性就是不变的,在现代的时候民族风的衣服就是唐曼的最爱。

    唐曼按照脑中所想,在纸上刷刷的几笔勾勒出现代服装的样式,只不过鉴于古代的民风,唐曼稍稍的做了一些改动,她可不想无辜的成为卫道士攻击的对象,毓静静地站在唐曼身边,从自家娘子的表情来看,肯定有了什么主意,见到唐曼拿起纸和笔,毓在一旁自觉地给唐曼研磨,一副贤良夫君的摸样,看到唐曼纸上勾勒出的图画,毓蓦地眼睛一亮,邪魅的眸中闪着惊艳,如此繁复细致的图案,衣服的几个样式,与以往的服装截然不同,有着女性特有的柔美秀丽,还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毓几乎可以肯定,这样的服装若是展览在布店,一定能取得不小的成就。

    王贵本来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按照唐曼的要求找了十几个手脚利落的人,不知道少奶奶究竟想的是什么?现在过年期间,找到的女工要求的银两都是从前的好几倍,还有房子,空地之类的,那么一笔钱就投进去了,问题是,自己还不知道投入到了什么地方,若是赔了呢?

    王贵的心疼肉也疼,虽然老爷说一切都听二少爷和二少奶奶的,可是这件布店可是他一手经营起来的,自己怎么可能舍得把自己的心血任由别人去毁掉?

    再者说来。

    王贵冷眼看着低头认真在纸上画着什么图案,专心致志的唐曼,一个女人出来抛头露面做什么?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那才叫女人,二少爷也任由着少奶奶胡闹,王贵心口像是堵了一块大石一般压抑,恨不得马上就将这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赶出去,这等胡搞,怎么可以?

    想到大少爷的才华,那才是管理者。

    很快的。

    唐曼手中的图样已经花完了,唐曼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满意的看在笔墨未干的纸上吹了一口气,足足的痞子样,睨着眼睛看向一旁的毓,吹嘘道,“怎么样?好看吧?”

    王贵眸光一闪,看着唐曼臭屁的样子,心中有给唐曼加了一项罪名。恬不知耻,心中这个痛啊,自己的多年的心血就这么被她玩着。

    毓邪魅的凤眼中眸光一闪,泛起一阵涟漪,默默地点点头,表示很好,毓没有说出口的是,岂止是很好,简直就是惊为天人,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衣服款式,化境信朝一直以来民风虽然是很是保守,可是周边国家的服饰也会流入到化境信朝,可是竟然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异的服饰,可是却是异常的好看,花样繁复,样式大胆,真的不知道自家娘子这颗小脑袋重装的收拾什么,自己永远猜不透,永远有新奇的想法。

    唐曼皱了皱眉,“怎么没有人夸我呢?”

    “妙极啊,娘子你真厉害!”毓勾唇一笑,邪魅的凤眼中漾着宠溺的笑容。

    “那必须的啊!”唐曼晃了晃手中的纸,得意地笑道,“要知道诚实也是我的美德之一啊!”

    王贵冷汗暴流,不想再看眼前的两人了,值得出生打断道,“少奶奶是否先将图样给小的?小的现在就让人去办。”

    “好。”唐曼将手中的纸递给王贵,漆黑的眸中光芒一闪,似笑非笑的说道,“王掌柜的,我就将这个重任交给你了啊,让女工们将布重新染一下,下面有染布的方法,照着我写的去做,一步也别漏掉,然后按照这个图样做一套出来,明天我的丫鬟过来,有什么事情尽管问她知道吗?”

    王贵接过手中的图样,随眼一看,刹那间惊住了,眼睛飞快地瞄了一眼唐曼,然后迅速的被手中的图样吸引过来,刚刚二少奶奶画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看,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一个女子能有什么新奇的主意,可是现在。

    王贵拿着图纸的双手一紧,好像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好像是珍宝一般将图样收起来,放入怀中,低下头,眼中流光一闪,口气也恭敬了很多,“小的这就去办,少奶奶你放心吧!”

    “好。”小熊点点头,“去办吧!”

    毓眼睁睁的看着王贵消失在视线中,邪魅的眸中闪着笑意,对唐曼道,“你就真的相信他??”

    唐曼勾唇一笑,眨了眨眼睛,“你说呢?”

    毓笑着将唐曼揽进怀中,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这个鬼灵精。”

    唐曼得意的笑了,自己这么精明当然不能相信王贵了,这个人不值得相信,有时候一个人面上虽然恭敬,可是掩饰不住从内心发出的轻蔑,自己不用说别的,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对于看人还是很有自信的,再加上那一天在万姨娘院中看到的一个制衣坊的掌柜的,谁有把握王贵不会是万姨娘的眼线?自己都已经知道了一切又怎么可能不防范呢??

    唐曼轻轻地打了一个呵欠,感觉身子有些疲倦,扭头对着毓说道,“我们回家吧!”

    “好。”毓的眸中流转着温柔。

    天气依旧寒冷,挂着雪的树梢若有若无的随着风摆动着自己的枝丫,洁白的雪花缓缓落下,可是屋中很是温暖,万姨娘一袭红色的长衫庸懒的倚在软榻之上,龙清明依旧是一身白衣,坐在椅子上,手中的茶杯若有若无的转动着,眼神似乎飘到了远方,嘴角已经习惯性的勾起一抹没有温度的弧度,似乎已经习惯了。

    “缎儿派人来捎信儿,说在府中住几天。”万姨娘眸中流转着一抹不知名的光芒,意味不明。

    “随她。”龙清明无所谓的回道,她回不回来与他何干?那个女人。

    龙清明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等到孩子出生之日就是她坠入地狱之时,自己现在不和她计较,给她留一段安稳的日子过。

    “她现在怀着龙家的子嗣,你也要上一点心,不要和从前一样,女人都是要哄得知道吗?”万姨娘看着龙清明不为所动,心中蓦地涌上一股怒气,难道他还在想着那个小贱人?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了还不放手?

    “哦。”龙清明低低的回道,轻轻放下茶杯,转着拇指上没有一点瑕疵的白玉扳指,神情淡漠,狂狷邪气的眸中一股子嘲讽,龙家的子嗣?自己自从成亲之后就没有和那个女人同房过?何来的龙家子嗣,说清楚点,不过是个野种罢了。

    龙清明眼中闪过一抹恨意!

    要不是那个女人的陷害,自己今日怎么会落得这样一个地步?小雪团已经不爱自己了,是那个女人将雪团儿推进了龙羽天的怀抱,自己去哄她?可能吗?

    “别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万姨娘手心一紧,心中已经动了怒火,“现在唐家大夫人已经掌家了,缎儿毕竟是唐家的嫡女,你就算再不懂事也应该知道孰轻孰重啊?别一天天的被那个小狐狸精觅得神魂颠倒,晕头转向的,你知不知道你还有责任?”

    万姨娘心中充满了火气,怒其不争啊,不仅对铺子不上心,还一天天的不见踪影,要不是自己还有几个下手,恐怕铺子已经经营不下去了。

    “知道了!”龙清明无悲无喜,应道。

    “听回来报信的丫鬟说,缎儿的亲舅舅有可能接掌元德县城的县老爷的位置,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万姨娘心中一动,眼角眉梢都是喜色,就连老天都帮他们啊,只要这件事情一确实,龙家那些老家伙肯定会考虑其中的因素的,到时候就算老爷再不同意,肯定也会碍于县老爷的压力,民不与官斗,这句话说得实在是有道理极了,万姨娘看向,龙清明,“等过两天,你给我亲自去接缎儿回家,给我好生伺候着,知道吗?”

    龙清明蓦地一抬头,吃惊的看向万姨娘,“这消息可属实?”

    龙清明的心中充满了复杂,若是真的的话,收拾唐缎肯定就要看着县老爷的方面,虽然自己并不害怕,可是怕的就是连累到龙家,连累到小雪团儿,可到时候孩子出生,龙清明心中一动,还有七个月孩子就出生了,到时候。

    万姨娘以为龙清明真的知道轻重了,不禁喜笑颜开,“当然属实,缎儿可是说过些天要和大夫人去看望舅舅,应该就是没错了,这样吧,你明天就不用回铺子了,直接去唐家陪着缎儿现在怀着双身子,可不比从前一样,多多照顾她,看府中的丫鬟照顾不周,最好探亲的时候你也跟着去,该做什么你心里有数!”

    万姨娘看着龙清明,心中一声叹息,自己的儿子能不了解吗?可是那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最起码立场就不同,可是仍然不忍心龙清明一副消沉的样子,一声叹息,“清明啊,姨娘本来不想多说,你心中的事情姨娘都明白,可是你要知道,只有了权力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不争取只会把机会白白的送给别人,只要你肯努力,到时候姨娘一定支持你!”

    万姨娘说的含糊不清,既没有说龙清明要的是什么,可是又隐隐暗示他,只要得到龙家,自己就支持他做想要做的事情,得到唐曼,让龙清明重新起了争夺之心,否则自己就是在努力,清明不配合也是白白努力的。

    龙清明心中一动,是这样吗?到时候他有没有可能重新得到唐曼?龙清明狂狷邪气的眸子深深地看了一眼万姨娘,“我明白!”

    随即大步的转身离去,脚步竟然轻快了些许,万姨娘眸光一闪,勾着唇笑了。

    “姨娘。”万姨娘身边的大丫鬟手中拿了一封信的走了进来,在万姨娘身边停下。

    “什么事情?”万姨娘慵懒的换了一个姿势,手轻轻扶着额头,碧玉打磨成的簪子精致的歪歪斜斜的插在发间,缓缓看向大丫鬟,一见竟然充满了魅惑之意。

    “王掌柜的托人带过来一封信,说一定要亲手交给姨娘!”大丫鬟将手上的信递到万姨娘的面前。

    “嗯。”万姨娘眸中一闪,起身将信拆开来蓦地瞠大双眸,看到图中的服饰,不由得大声笑道,“哈哈,果然是妙极,妙极啊!”

    这个王贵果然是个贪财的,几百两银子就将他收买了,现在不但那个小贱人的动向一清二楚,就连他们的商业机密也是明了的,若是清明的铺子抢先做成了那些衣服,还会有人买龙羽天的店中的衣服吗?

    万姨娘也是识货之人,自然看得出手中的图纸的价值,最重要的是那些染布方法,没有想到那个小贱人还有两下子,只可惜她做了她的敌人,不然。

    万姨娘眸光一闪,唐曼倒是比那唐缎强了很多倍去了。

    “姨娘,我们应该怎么办?”大丫鬟贴近万姨娘轻声问道。

    “当然是要抢先一步了!”万姨娘眸光一闪,哈哈大笑,将手中的纸递给丫鬟,“你去找几个老实可靠的人,务必按照上面的方法提前将衣服做好知道吗?记住,动作要快!”

    丫鬟随即领命而去。

    万姨娘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连老天都帮自己,唐缎的舅舅即将是元德县城的大老爷,就不信那几个老家伙能不顾忌着,现在只要等时间就好。

    时间很快,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十几天,明天就是正月十五元宵宴会了,本是城中有身份有背景人家的夫人小姐们的一个相互攀比的一个宴会,可是多年下来,元宵宴会已经成为元德县城的一个惯例了,这也是唯一上层人物聚集的场合。

    唐曼的院子。

    莲妩从院子外面拿着一件包裹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见到唐曼顿时眉飞色舞开心极了,“少奶奶,衣服已经做出来了,按照您的尺寸呢,您看这绣工精致极了,相信穿在您的身上一定让所有人惊艳的。”

    “是吗?”唐曼眉头一挑,她早就知道自己设计出来的衣服是什么样子,可是也是迫不及待的打开包袱,顿时。

    一件淡紫色的衣衫倾泻而出,袖口上精致繁复的花边用各种五彩的绣线密密的绣着,好看极了,上衣是那种短款的小马甲,双边对称的绣着一排排精致的淡紫色盘扣,裙摆也是同色系的花纹,一堆亲昵可爱的鸳鸯绣在裙摆的两侧。

    唐曼很是惊讶,很难想象十天的时间竟然真的把这件衣服赶制出来了,现在看见这件衣服,唐曼心中暗暗感叹,这古代女子三从四德整天憋在家中是不是就研究这些手工活计了?看看,这花纹绣的比现代机器的都好上几分,阵脚密密实实的,找不出一点缝隙,就是整件衣服拿在手中质地也是柔软的,没有现代那些机器工厂出品的质地坚硬的样子。

    “少奶奶,您明天就穿着这件衣服,一定能惊艳全场的。”莲妩开心的说道,蓦地,眸光又是一阵黯淡,“不过,店铺的生意还是不好,听说大少爷的布店已经经营得有声有色了,城中所有的小姐们都去那里买呢!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

    莲妩说不下去了,这些天她一直跟在布店,对那里的生意自然是知道的,每天简直是没有几个人上门,来了也是问问就走了,莲妩心中急的不行,可是见少奶奶竟然半点也不着急。

    “傻丫头,我们不是有这件衣服吗?你担什么心啊?”唐曼看着莲妩苦着一张脸,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这件衣服有什么用啊?”莲妩抱怨道,“顶多不过是赢得别人的赞许罢了,可是老爷给二少爷和大少爷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到时候那家店赚得钱最多,你看大少爷,我昨天还听伺候万姨娘身边的丫鬟说呢,大少爷的店已经红红火火了,可是二少爷的店还没有起色,您和二少爷还一点也不急,哎。”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莲妩是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还不是怕以后万一真的大少爷接掌龙家,那万姨娘肯定是不会放过二少奶奶的,到时候只不定怎么嚣张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唐曼神秘一笑。

    就算他们的点红红火火又怎么样?一匹布能卖多少钱,一件衣服能卖多少钱,一个月之内若是想要赚大钱,还得用野路子,唐曼心中暗笑,王贵把自己画的图纸和染布的方法转眼就交给了万姨娘的事情,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不过。

    唐曼漆黑如深潭的眸中闪过一丝嘲讽。

    第二天一大早,唐曼早早的起床,在莲妩的精心装扮之下终于走了出门,去了龙夫人的院子中,便和龙夫人一起去赴宴了,因为起来得太早了,唐曼一直很没有精神,在马车上一直低着头,双手交在一起,看着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其实早就已经梦周公去了,上学的时候就经常用这招,坐着睡觉不但能蒙骗过老师,还能被当做好学生夸奖,今日起了个大早,唐曼在就已经困到不行,可是在龙夫人面前也很不好意思,只好用起了这招,只是龙夫人以为唐曼是紧张的,反而是龙夫人开口了,轻轻握住唐曼的手,“没事的,只不过是一个唐曼的宴会,大家聚在一起聊聊罢了,你不要担心,跟着娘亲就好。”

    在龙夫人握上唐曼的手指的时候,唐曼猛地从睡梦中惊醒,看着龙夫人的嘴唇一张一翕,呆呆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龙夫人的意思,好半响才明白,不由得老脸一红,值得低下头聂聂的说道,“娘亲放心,唐曼会跟着娘亲的。”

    “那就好!”龙夫人笑着。

    经过龙夫人这一打断,唐曼的睡意反而不见了,时不时的和龙夫人说上几句话,然后看看马车外的人来人往,一会儿工夫马车在一个朱红的门前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