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四章

字数:1417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偶尔和唐曼聊上几句,让唐老爷惊讶的是,就算是在深奥的问题唐曼也能迅速的一阵见血的指出其中的核心,在迅速地给出自己的见解,很多见解就是唐老爷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禁兴趣多了一些,等到晚饭结束,非要拉着唐曼和毓多留宿一夜,而唐缎也因为时间太晚,再加上又是怀着身孕不是很方便,也留宿没有回去。

    唐曼时不时的轻轻看一眼,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没有存在感的二姨娘,心中勾起的一抹冷笑,手却不时的滑向颈间,摸出了雷伊曾经留给自己哨子,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用上。

    僻静的夜晚,唐曼借故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缓缓吹动手中的哨子,一声悦耳的声音从哨子中传出来,屋中的毓好像是有感觉一般,眼神快速的从唐曼所在的位置看了过去。

    一道黑影迅速的闪过,唐曼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不多时,唐曼从角落中走出,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一般走进屋中,和唐老夫人聊天,偶尔和大夫人说上几句,美中不足的是大夫人嚣张的神情很是欠扁,唐缎的眼睛不停地在毓身上扫过,让唐曼有种直接唤雷伊出来解决这个花痴女人的冲动。

    从晚膳开始,二姨娘就一直坐立不安的样子,不时的看了看唐老爷,或者大夫人,但是就是不敢看向唐曼和一旁的周姨娘,唐曼心中冷笑,不多时,二姨娘就提出来告退,唐老爷正在和毓探讨什么事情,听到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她快一点走,大夫人见状眼中不由得多了几抹幸灾乐祸之意。

    二姨娘如临大赦一般匆忙的往回走,双手匆匆的护着自己已经五六个月的肚子,蓦地。

    只见二姨娘身子一个踉跄,狠狠地向地上摔去,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就连旁边跟着的丫鬟也是反应不及,高耸的肚子狠狠地撞在地上,一声凄厉的尖叫响彻了云霄,“啊,我的孩子啊。”

    甚至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二姨娘,唐老爷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让人去请大夫,然后将二姨娘抱进最近的一个房间。

    大夫人眼中含着幸灾乐祸之意,她巴不得这个孩子没有了,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再说了有什么比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贱人遭了报应痛快呢?大夫人几乎是想要仰天大笑了。

    唐老夫人紧张的在宋嬷嬷的搀扶之下跟了上去,怎么就会突然间摔倒呢?刚刚摔得那一下子她看得分明,那么重,唐老夫人心中一紧,这个孩子。

    怕是要保不住了!唐家的子嗣本来就单薄,现在一个眼看就要抱上的孙子竟然活生生的没了,让唐老夫人如何能不气?这个二姨娘,做事情没有个稳当气,自己是有了双身子的人,走得那么快做什么?真是气死她了。

    毓悄悄地走到唐曼身边,将唐曼揽进自己怀中,二姨娘突然间摔倒毓虽然能救可是也没有出手,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能注意到唐曼和那个二姨娘之间的不对劲,况且毓一直就关注着唐曼呢,以毓的聪明也是想不透究竟是为了什么,可是刚刚就算是别人看不明白怎么回事,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二姨娘哪里是因为自己不小心,他看得分明,一个小石子狠狠地打中了她腿上的穴位之上致使她狠狠地砸向地面,那种力道若不是武功高手绝对不会打的那么快很准,稍稍一联想到晚上一声奇怪的哨音,还有二姨娘慌张地神情,毓心中已经了然。

    唐曼漆黑如深潭的眸光刹那间撞进毓邪魅的凤眼中,不需多说,唐曼已经明白了毓猜到了几分,唐曼也不解释,只是淡淡的看向毓,若是相信她就什么都不要问,她做事情一向是有理由的。

    可是。

    唐曼眸光一转,看向地上的血迹,心中忽然间茫然了,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太狠了一些?虽然二姨娘有过错,可是,那毕竟是一条无辜的生命啊。

    毓的手掌悄悄地包围住唐曼有些微凉的手指,声音有着奇异般的温柔,“别怕,有我在!”

    别怕,有我在!

    短短的一句话,唐曼豁然开朗,一切有他,她不是一个人,这个男人是真的懂她,了解她。

    屋内传出二姨娘一声声凄惨的哀嚎,一盆盆血水被端了出来,还了干净的水再进去,然后再是一盆盆血水端了出来,二姨娘从凄厉的哀嚎声慢慢的减弱,最后几乎没有力气的叫喊了,大夫从房中走了出来,唐老爷和唐老夫人急忙上前问道,“孩子怎么样?”

    摔得太重,已经保不住了,不过夫人的身子骨好,以后还会有孩子的!”大夫摇摇头,叹息一声,洗干净手离去了。

    唐曼等女眷跟着唐老夫人走进房间,二姨娘泪眼模糊,眼睛已经哭得又红又肿,呆呆的看着窗幔,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已经平坦的小腹,样子不甚凄惨,见到唐曼随着唐老夫人竟然走了进来,眼神阴毒,指着唐曼就大骂,“你这狠毒的小娼妇,竟然狠得下心毒害我的孩儿,你、你。”

    “啪。”话没有说完,就被唐老夫人的一声重重的巴掌声打断了,唐老夫人气的面色发白,“你自己不注意,走没个走相,不小心摔倒了还想怪到唐曼头上,和唐曼有什么关系?你走你的路,人家没推你的,你还有什么脸说话?已经六个月大的哥儿就被你弄没了。”

    唐老夫人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愤恨的指着二姨娘就开骂。

    “二姨娘说话可是要有凭有据的,大家都看到了您是自己不小心摔倒,怎么就能说是我害的?您这不是让我没法做人、陷我于不仁不义当中的吗?”唐曼漆黑的眸光一闪,一抹泪光浮上了唐曼的眼眶,看起来的楚楚可怜,委委屈屈的看着二姨娘。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够唇一笑,还能被二姨娘恰好的看见,唐曼心中暗叹,这还真的是个技术活来着。

    “姐姐这话说得可就没有边了。”周姨娘听到二姨娘的话,顿时像母豹子一样护着唐曼,“姐姐说过年期间人手不够,打发我去做粗使工作我没有怨言,您平时动不动的教训我也没有怨言,可是你不能如此的诬赖我的孩子。”

    一席话说得让众人的眼光从同情二姨娘,变成这丫一看就是遭了报应的活该表情,唐曼几乎要忍不住为周姨娘喝彩了,谁说姨娘软弱不堪的?关键时刻以退为进的这招用的多好啊?没有意外的,唐曼从唐老爷眼中看到了感动的神色,如此贤惠的妻子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唐老爷心中很是不好受,连带着对二姨娘的态度也很是恶劣,“无耻的毒妇,分明就是老天给你的惩罚,还怨这个怨那个的,我看就是活该,哥儿是不想要你这种恶毒的姨娘。”

    “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自己做错事情还怪到别人身上,三姑奶奶也是无辜的,怎么?仗着三姑奶奶老实木讷就想诬赖人家,你好意思么?”大夫人不甘示弱的讥讽道,也算是帮唐曼说了句话。

    想当初想为缎儿求情,可是这贱人横拦竖挡就是不让她见老爷,让她跪下不说,还故意陷害王妈妈,这笔账大夫人致死都记得清清楚楚,虽然最后自己被禁足,被夺了掌家之权,被迫看尽人情冷暖,现在这个贱人没有了孩子,大夫人怎么能不高兴?

    可是大夫人也是心知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否则屋中的地上也没有雪,也不滑,人怎么就会突然之间的摔倒呢?大夫人若有所思的看了唐曼一眼,不论是不是她,事情的过程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让大家都满意,这是最重要的。

    “哥儿。”二姨娘痴痴呆呆的跌坐回床上,浑身无力的依靠在墙的一边,忽然悲从中来,放声大哭,“我的哥儿啊,呜呜。”

    不过已经没有人理她了,唐老夫人首先走了出去,“大过年的,看着就晦气!”

    本来唐老夫人就不是很喜欢二姨娘,不过是看在她怀了唐家的子嗣的份上,而大夫人也却实不争气,也就睁一只眼闭一支眼任由她去折腾,可是现在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恶人先告状,让唐老夫人本来就不顺的心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转身就走了出去,唐曼见状也是跟着唐老夫人之后出去了,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这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惩罚了,依照着唐老爷的态度,估计以后也不会任由那个女人嚣张下去了。

    唐老爷随即也是拂袖离去,对于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失望透顶了。

    刹那间。

    屋中只剩下低低的呜咽的二姨娘,还有一脸看不出悲喜的大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已经被折磨的憔悴的女子,嘴角冷冷的勾起一抹冷笑,好像是在叙说着什么事情,“曾经,你夺了我的掌家之权。”

    二姨娘心中一抖,看着眼前绝对不是善意的大夫人,已经顾不得悲伤哥儿的流去,只是瑟瑟发抖,现在的形式她已经很是清楚了,老爷对她恐怕已经失望透顶了,根本就不能指望,那现在该怎么办?”

    大夫人上前狠狠地攥住二姨娘的下巴,“你不是嚣张的让我跪在雪地中吗?有没有想过风水轮流转到今天,没有了老爷的庇护,你还是什么??你不是设计陷害我的人吗?你不是会给缎儿下药吗?怎么不说话了?”

    “姐姐,你相信我,我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求求姐姐,放妹妹一条生路吧!”二姨娘顾不得身子刚刚流产之后的虚弱,挣扎着爬下床,虽然正值冬天,屋内的温度也是极低的,二姨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楚楚可怜的看着大夫人,声泪俱下。

    二姨娘也是在青楼混过的女人,对于很多事情也是明白得很是渗透的,知道此次机关算尽,失去了老爷的宠爱,也没有了哥儿,自己在唐家呼风唤雨的日子已经算是过去了,再说。

    从前大夫人的狠毒二姨娘不是不知道,不是没有见识过,可是从前的她有老爷护着,如今,二姨娘心中忽过一阵悲凉,今晚的事情二姨娘心中有数,她唯一做对的事情就是找到三姑奶奶帮她扳倒大夫人,可是唯一做错的事情也是因为三姑奶奶,正是成也三小姐,败也三小姐,她没有什么怨言,以三小姐的手段怕是已经算到这步了。

    “错了?”大夫人不屑的冷冷一哼,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二姨娘,“我从前是怎么跪在地上求你的?你又是怎么做的?你行,你手腕高明,我甘拜下风,可是现在你落在我的手中了。”

    二姨娘低下了头,身子一震颤抖。

    “怎么?”大夫人冷冷的一哼,“还在指望老爷会来救你?没有了肚子里的那块肉你以为你现在在唐家还是什么?还是那个呼风唤雨的二夫人吗?”

    “姐姐。”二姨娘心知求情没有用,以后的日子恐怕也是极其不好过的,脑中灵光一闪,眼神也变得镇静,“我知道你怨我恨我,怪我抢走了老爷,怪我从前的手段不光彩,妹妹没有什么说的,只求您放了妹妹这一次,以后就算是妹妹给您做牛做马都是愿意的。”

    “哼。”唐缎怪声怪气的一哼,转头看向大夫人,“娘,这种女人的话能相信吗?我今天倒是要看看她从前是怎么对我嚣张的?给我下药,哼,我记着呢!”

    “可是。”二姨娘急声道,“二姑奶奶,虽然我是给您下了药,可是以您当时的情绪肯定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情呢,现在您也怀了身孕,有了龙家的子嗣,若是真的有幸能诞下一个哥儿,以后龙家不都是您的囊中之物吗?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您仔细考虑考虑?”

    大夫人沉默了,二姨娘说的有道理,虽然当初她给缎儿下了迷药,可是也算是无意间促成了缎儿和清明的婚事,要是以缎儿的性情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情,到时候不要说老爷是否责怪,就是在龙家以后也是无法立足的,现在缎儿怀了身孕,那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啊!

    “再说了,姐姐,以后我一切都听您的,恕妹妹说句实话,老爷就算是没有宠爱妹妹,以后也会是别的女人,有妹妹给您做帮手,岂不是凡事有个照应?”二姨娘见龙夫人脸色有些缓和了,赶紧继续游说。

    “娘,不能听这个女人的。”唐缎看着大夫人沉思的表情顿时不乐意了,恨得指着二姨娘就破口大骂,“她只不过是个青楼出身的,身份低贱着呢,又是一肚子坏水,难道娘亲你就忘了当初她是怎么整咱们母女的?这口气不出简直是对不起我们曾经受过的苦,就因为这女人,那些下人们怎么对咱们的?现在咱们是得势了,她苦求,那天若是失势,还指不定怎么挤兑咱们呢!”

    唐缎狠狠地看着二姨娘,当初若不是这个女人,自己怎么会落得那么悲苦的境地?嫁给一个自己心爱男人的哥哥,对她来说是怎样的苦难啊?心中会有多难受,现在都看着她已经有了龙家的子嗣,对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可是有谁知道她心中的苦闷?面对着心爱的人,还要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唐缎恨得咬牙切齿,心中头号恨的人就是那个小贱人,第二个就是二姨娘了,让自己身无分文的嫁进龙家,就是一个丫鬟也能挤兑自己,想想那段日子,唐缎不禁悲从中来,眼中慢慢的继续泪水。

    “娘亲。”唐锦偷偷的扯了扯大夫人的袖子,递了个眼色过去,缎儿说的是有道理,对二姨娘的愤恨自己也是明白的,可是什么事情不能看着眼前一点点,还要往长远的角度去想,这女人说的倒也是实在,哎,这么多年了娘亲也应该是看透了,虽然男人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的事请,可是女人总是接受不了的那一个,这样的除掉二姨娘固然是有好处,可是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二姨娘存在,和娘亲争宠,再者说来,若是除掉了二姨娘,爹爹不傻,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饶,这样的做法只会让爹爹寒心,更加的疏远娘亲的。

    大夫人沉默了,看了唐锦一眼,清晰地看到其中的不赞同之色,其实她们说的她都明白,哎。

    “二姨娘。”唐缎见大夫人不说话,状似沉思,感情是自己说了这么多还没有一点效果,唐缎心中更气,上前狠狠地拉扯着二姨娘的头发,“你给我说,当初我出嫁的时候,为什么一点嫁妆都没有,所抬的箱子都是装满了破布?给我解释解释里面的东西呢?”

    大夫人一听此话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怪不得缎儿如此愤怒,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声音不由得变得冰冷,“大胆贱婢,竟敢克扣缎儿的嫁妆,还不从实招来?”

    “我。”二姨娘一听唐缎提起这件事情,不禁心中暗暗叫苦,苦着脸,“姐姐,我只是一时贪财,并不是真的。”

    “够了。”唐缎勾起唇角,“我听着这个说法怎么就这么新鲜呢?一时贪财还不是真的,你说什么算是真的?”

    “娘,这种女人留着只是个祸害,咱们不私自处置她,到爹爹那里评评理,我就不相信了。”唐缎越说越气,就要出去找唐老爷。

    唐锦不禁哑然,随即狠狠地瞪向二姨娘。

    没有想到,那段日子,因为二姨娘的得势,娘亲的失宠,父亲又因为缎儿的事情大怒,自己根本就不敢去给求情,就是娘亲求亲被二姨娘羞辱的事情也是后来听府中的下人们传出来的,可是没有想到,二姨娘竟然连缎儿的嫁妆都没有放过,她从小疼宠着的妹妹,竟然这样对她,唐锦眸中闪过一抹冷光。

    可是就是这样冲出去和父亲说,指不定让父亲以为她们母女三人总是无事生非,这样肯定不好,唐锦轻轻地握着唐缎的手,脑中迅速的旋转起来,无声地传递着自己的关心,“别怕,有姐姐在。”

    大夫人听到唐缎的话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竟然有这种事情,本想着绕过这个小贱人,自己身边也能多个耳目,这女人有一点是说对了,就算宠的不是她,也会是别的女人,可是。

    大夫人怜惜的抚上唐缎的长发,怪不得新婚回门缎儿生了那么大的气,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她可怜的缎儿,没有嫁妆到了婆家指不定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呢,她竟然都没有和自己说,可是就算是说了,那时的自己能有什么主意呢?还不是只能在一旁只生气而已?

    唐锦蓦地递给大夫人一个眼神,大夫人瞬间明白了,锦儿心思缜密,听她的准没有错儿,不一会儿,三人若无其事的从屋中走了出来,直接走到了花厅。

    唐老夫人今晚因为唐曼回门心情很好,周姨娘也在一旁做陪着,唐老爷在唐老夫人的身旁,唐曼刚刚好有些累了,被毓拥在怀中,几人之间有说有笑的,好像是真正的一家人一般,大夫人母女三人走了进来仿佛几个陌生人闯进了别人的领域,屋中多多少少有些尴尬,唐缎眸中一闪而逝的恨意,紧接着低下头,遮住眸中的情绪,静静地坐在一旁。

    大夫人面色一窒,紧接着扯出一抹慈祥的笑容,看向唐老爷,“老爷您看,三姑奶奶和三姑爷倒是恩爱的紧啊,还是小夫妻啊!”

    唐曼听到大夫人的话,眸中蓦地闪过什么,不知道大夫人究竟要说什么,唐曼心中冷冷一笑,沉默一向就不是唐缎的性格,可是今日。

    可疑!

    唐曼心中迅速闪过一抹怀疑。

    “嗯。”唐老爷迅速收起刚刚和毓交谈的笑意,一脸冷凝的点点头,对于和这个大夫人,唐老爷是一点耐性都没有的,眼神淡淡的,好像在看大夫人,可是有没有看。

    大夫人面色一窒,被唐老爷一个不咸不淡的接话,倒是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心中不禁划过一阵愤恨,看着紧紧在唐老夫人身边坐着的周姨娘,眸中闪过一抹怨毒,为什么她就不得老爷的待见?她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只不过是有些时候过于较真了一些,为什么去了二姨娘,竟然是那个身份卑贱的周姨娘,他就那么喜欢下贱的女人吗?

    可是。

    大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几乎要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一旁的唐锦见状马上明白了大夫人压抑不住的火气,轻轻地扯了扯大夫人的袖子,摇头示意。

    大夫人看了看一直低着头的缎儿,这孩子和出嫁之前简直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受了多少委屈啊,心中阵阵疼痛,这可是自己最宝贝的两个女儿啊,大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勾唇笑道,“老爷,过些日子就是锦儿成亲的日子,妾身就是想问问,给锦儿准备的嫁妆就按照缎儿当初出嫁时候的准备,您看行吗?”

    唐老爷一想,一般的大家闺阁千金出家都是十六台嫁妆金银,当初自己为了弥补缎儿,送了二十四抬嫁妆,可是前所未有的,现在锦儿也是按照哪些准备着吧,淡淡的说道,“就依照夫人说的办吧,千万莫要亏待了女儿,嫁出去了让人家看不起。”

    “我反对。”一直沉默的唐缎幽幽地开口,“怎么说姐姐也是大家千金,那点嫁妆让姐夫的家里人怎么看?恐怕是看轻了姐姐。”

    毓没有动,只不过是回门,再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也不便参与,虽然自己在其中,那是因为唐曼的家人没有拿自己当外人,并不代表自己有权说什么,唐曼眉心一挑,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自己还以为她的装上一阵子呢,唐曼不禁勾唇一笑,静静地靠在毓的肩膀,没有搭上半句话,大夫人得势了首先要收拾的可就是二姨娘,这女人要不是违背了当初的承诺,做人不地道如今也不能落得这种下场啊,不过这些都在唐曼的预料当中。

    大夫人拿着嫁妆说事情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除掉二姨娘,大夫人要是不出手自己才真的要害怕呢!

    “荒唐。”唐老爷眉心一皱,眼光轻轻地在毓身上扫过,脸色很是难看,怒斥着唐缎,“元德县城一般人家都是十六台,我唐家出了二十四抬,难道还少吗?”

    这个女人,唐老爷气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越来越不懂事了,没有规矩。

    “本来女儿也是不想说的,可是现在为了姐姐的幸福,女儿也不得不说了。”唐缎好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唐老爷的怒火一般,“女儿只是不想姐姐也受到同样的委屈。”

    “有什么话就直说。”唐老爷眼睛瞪得浑圆,一脸怒气的看着唐缎。

    “女儿只是不想让姐姐也带着十六台布匹出嫁而已,有什么错吗?”唐缎幽幽地说道。

    “什么?”大夫人一震,不敢置信的看向唐缎,“你说什么混话呢?当初都是姨娘为你亲自准备嫁妆送上轿子的,莫要胡说。”

    “娘,当女儿是什么都分不清楚的人吗?”唐缎一脸委屈。

    “怎么可能?我当初分明是嘱咐二姨娘准备的,难道?”唐老爷脸色蓦地很不好看,扬声大喊,“来人,去把二姨娘给我叫来,派人去搜库房,我倒是要看看,这女人是不是真的敢?”

    下人领命而去。

    “这。”唐老夫人看着正在盛怒中的唐老爷,开声劝道,“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再说了二姨娘毕竟刚刚流了孩子,身子还没有好,这么一折腾恐怕是落下了病根的。”

    唐老夫人一听其中的事情,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个女人竟敢克扣嫡女的嫁妆?可是唐老夫人毕竟是个女人,开口道。

    不一会儿下人们回来了,如实的告诉了不但从二姨娘的库房中发现了二姑奶奶的嫁妆,还有一些价值极大的财务,唐老爷气的简直差点背过气去,自己的身边的女人都是个个如狼似虎的,掌家掌到把财务都弄到自己的库房,还有什么解释的?唐老爷气的就要去二姨娘那里,被唐老夫人拦住了,“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解决。”

    二姨娘做的是不对,丢尽了唐家的脸面,当着羽天的面儿处理毕竟不妥当,羽天可是新女婿第一年上门拜年,可是竟然出了这等事情,唐老夫人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件事情恐怕大夫人母女故意拿到唐老爷面前说的,要不然早不提晚不提偏偏这个时候提起,这是什么意思?唐家对不起她们了吗?简直是越活越回去了,孩子不懂事瞎胡闹,难道老的也不懂事?

    唐老夫人轻轻地看了毓一眼,唐老爷只得努力压住怒火,唐老夫人的意思唐老爷怎么可能不明白?毕竟家丑不可外扬,除了这等事情,唐家的脸面上也过不过,这是家里人,外人还只不定怎么编排着唐家人多么的贪财,先是掌家夫人偷偷藏起来庶女的嫁妆,后者二姨娘扣下了嫡女的嫁妆,唐老爷气的简直是浑身颤抖,什么都不想说,看也懒得还在一旁委屈的大夫人一眼,直接气的拂袖走人,这个嚣张的女人自己简直是受够了,可是,偏偏。

    唐老爷心中一阵气闷,偏偏大夫人的娘家兄弟接任元德县城的官老爷,就是再不愿意也得打交道,还得任大夫人这个女人在家中嚣张下去。

    唐老夫人在宋嬷嬷的搀扶之下也很快地回到自己的院子休息去了,一天下来唐老夫人的身子早就已经撑不住的累了,本来是很开心的一天,生生的出了这些节外生枝的事情,让唐老夫人不得不叹息,家无宁日啊!

    唐曼则是和毓一起回到当初未出嫁之前的院子住,莲妩和赵嬷嬷早就已经将那个小院子收拾好了,暖炉也升起来了,经过了一天的折腾,唐曼有些疲惫,感觉有些迷茫,这是她第一次下这么狠的手,夺走了一个无辜的生命来到世上的机会,从前的她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可是今日听到姨娘受的苦处,看到姨娘的憔悴,竟然失去了控制,自己做的究竟是对不对?就算是二姨娘有错,可是孩子毕竟是没有错误的,自己竟然真的下手了。

    两人走进屋中,唐曼颓然的坐在床上,面上有一丝沉静,没有出声。

    “不要再多想了。”毓轻轻揽住唐曼的肩膀,微弱的烛光忽隐忽现的摇曳着,映的毓整个侧脸很是柔和。

    从回来的路上毓就注意到唐曼不同寻常的安静,不用多说,毓已经明白唐曼心中想的是什么,唐曼一向是善良,今日之事给二姨娘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同时也给了她自己一个伤痕,他看得出来,周姨娘是唐曼的软肋,像是碰不得的伤口,二姨娘狠狠地伤害了那根脆弱的软肋,可是同时也惹毛了唐曼,唐曼反击了,以残忍的手段,就像是一个手心从未沾过血的人忽然之间杀了人,心中总有一个很难适应过程,可是这个世界也就是这么残酷。

    “我是不是做错了?”唐曼扬起头静静地望进毓邪魅的凤眼中,漆黑的眸光有着一丝雾气,她真的忘不了二姨娘一声声凄惨的叫声,还有端出来一盆盆的血水,都在提醒她扼杀了一个无辜的生命。

    “你没有错,唐曼!”毓捧着唐曼的脸正色道,“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个残酷的世界,只有弱肉强食,再说她做错了事情,你的原谅只能被她当做是好欺负的资本,你看唐缎,有没有想过,二姨娘那样的人能教出怎样的孩子?”

    毓没有办法一下子让唐曼心中没有负罪感,只能尽力的减轻而已。

    “嗯。”唐曼默默地点头,依偎在毓的怀中,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的胸膛传递过来的安稳的气息,摇曳的烛光似乎也变得暧昧起来。

    大夫人母女三人很是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经过这一次,二姨娘绝对是失宠到底,指不定若是老爷盛怒之下将她扫地出门呢!大夫人心中很是高兴,那个贱人竟然那样伤害过她的宝贝,定然不能饶恕,再说重新夺回掌家之权让大夫人的心情也明朗了起来。

    而唐缎心中也是一阵畅快,不仅报了一箭之仇,还把嫁妆要了回来,毕竟那些嫁妆就是她在龙家的立身之本,处处都是要花钱的,虽然她现在怀着龙家的子嗣,可是毕竟只是个庶子,这一点唐缎就算是不愿意承认也不行,可是。

    唐缎脚步一顿,心中有些纠结,究竟是要帮助自己的丈夫多得龙家的家主之位呢?还是。

    帮助那个如谪仙一般的深深藏在自己心上的男子,毕竟现在娘亲已经掌了实权,舅舅也将接任元德县城的老爷之位,纵使龙家家大业大,可是强龙不雅地头蛇,俗话说得好,官大一级压死人,若是自己肯帮他们其中的一个,龙家的那些老家伙肯定会考虑一些的。

    若是。

    唐缎脑中灵光一闪,一个想法油然而生,

    “缎儿,明日先不要回去了,在住几日吧!”大夫人一脸喜色的说道,“你舅舅已经回来了,过几天我带着你和锦儿去见过你舅舅,都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了呢!”

    “好啊!”唐缎想也没有想的答道,要不是舅舅的一封家书,恐怕娘亲还在受苦呢,以后有了这层身份,在龙家她也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不得敬着点啊?“我也是好像舅舅呢,过一段时间姐姐也就嫁人了,以后也是不能说见就见到了!”

    “说得好像是再也见不到了似的!”唐锦笑骂,点了点唐缎的脑袋,“一会儿收拾你。”

    “娘亲,姐姐,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情要办,一会儿回去。”唐缎笑道。

    “好吧,让春红和你一起去,我放心一些。”锦儿拍拍唐缎的肩膀,看着眼前的妹妹,缎儿已经长大了,“你小心点。”

    “好的!”唐缎点点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唐曼的院子中,晕黄的烛光摇曳出温暖的光影,唐曼静静地依偎在毓的怀中,静静的感受着毓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和自然的体味,忽然之间门外一个女声响起,“三姑爷,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是爹爹?”唐曼很是惊讶,毓和爹爹投缘,自己是知道的,可是这么晚了爹爹找毓有什么事情啊?“爹爹怎么可能这么晚找你?”

    “没事。”毓轻轻地在唐曼额头上印上一吻,按着唐曼躺在床上,“你早点休息,我去去就回。”

    虽然毓也是纳闷唐老爷找他有什么事情,心中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不合常理啊,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毓还是决定走一趟,毕竟是唐曼的父亲。

    “不。”唐曼挣扎着起身,面色有一抹苍白,“我陪你去。”

    “乖。”毓声线一扬,“你已经很累了,早点睡吧,不用等我了。”

    毓看了唐曼一眼,帮她掖好被角才转身离去,一开门,果然见到有个小丫鬟站在门口,可是有些面生,毓眉心一挑,马上释怀,这里是唐家,很多丫环没有见过也是很正常的。

    “请三姑爷随着奴婢来。”丫鬟看了毓一眼,马上低下头,低低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