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三章

字数:1460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那就再找几个身强力壮的。”唐曼一切都吩咐完之后,约莫着王贵要是都准备完毕的话最少也得一天的时间,正好明天能回门去看看奶奶和姨娘,然后刚好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

    毓看着唐曼面容之上不禁有了一点疲倦之色,心疼的道,“早点回去休息吧,你今天已经忙了一整天了。”

    “嗯,好!”唐曼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阵阵疲倦袭来,跟着毓坐上马车。

    唐曼刚一上车就被毓紧紧地揽在怀中,一股让人安心的檀香味阵阵飘进唐曼的鼻间,唐曼原本还有一点的精神也变的怠倦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感觉到很累,难道是忙碌的?不对啊,分明从前也是这样忙碌的,照样精神很好的,没有等唐曼想出个大概,就已经靠在毓宽阔的肩膀沉沉地睡去了。

    毓怜惜的拨开唐曼额前散乱的发丝,她就这样静静的靠在自己的身上,宁静而淡然,毓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弧度,笑容直达眼底。

    唐曼这一睡沉沉的就连马车停下都没有感觉到,毓轻轻地将唐曼抱在怀中,仔细观察着她的面部表情,生怕自己不小心碰醒了她,只留下错愕的小厮怔怔的站在原地,那个温柔的男子是自家霸道蛮横、传闻见人就砸的二少爷吗?

    直接走到自己的院子,毓没有停留的走了进去,莲妩远远地见到两人急忙迎了上来,看着自己的二少奶奶沉沉的睡着,莲妩有些错愕,愣了半天,毓有些不耐烦,低低的声音喝道,“有什么事情?”

    毓小心的用身子巧妙地挡去了寒风。

    “唐姨娘来了,已经在屋中等了半天了!”莲妩先是错愕后是惊喜,轻声的说道。

    那个唐姨娘还以为自己是唐家的受宠的嫡女呢啊!没事就来找事情,就算二少奶奶不在她也在屋中等着,别以为她不知道唐姨娘那点心思,还不是怀了身孕,就总是爱出来炫耀,有什么炫耀的啊!

    先不说嫡子庶子之分,就算她真的生了哥儿又如何,身份地位都在那里摆着呢,大得过二少奶奶所出的哥儿吗?

    不过现在也好!莲妩连忙让出一条路让毓抱着唐曼过去了,二少爷抱着二少奶奶进门,看看怎么打击那个女人的?莲妩喜滋滋的跟着毓的身后走了进去。

    毓根本就没有听莲妩说了什么,径直走进自己的屋中,仿佛没有看见一旁的唐缎一般,把看见毓刚要打招呼的唐缎晾在一边,唐缎尴尬的站在那里,脸上的喜色僵着,随即看清毓怀中的人,面色由白转黑,由黑转红,煞是精彩。

    竟然是那个小贱人!

    唐缎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眸光阴毒的看着屏风那侧的隐隐约约的身影,心中再次不平衡,凭什么那个什么都不如她的小庶女偏偏就能得到羽天的宠爱?

    或许。

    唐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或许羽天并不是真的爱那个小庶女,毓将唐曼安顿好了重新盖上棉被,掖好被角才缓步走了出来,见到唐缎还在,飞扬的剑眉顿时紧紧蹙起,冷声问道,“你怎么还没有走?”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人简直是没有一丝可取之处,傲慢又骄傲自大,最恶心的是总对着自己犯花痴,没有一点眼色,看不出来自己已经厌恶她之极了吗?当即下了逐客令,“你还有什么事情??我要休息了。”

    “我。”唐缎顿时怔住,满腔热情被一盆冰水浇熄,讷讷的道,“我、我只不过是来看看妹妹而已。”

    唐缎痴痴的盯着毓零角分明的面庞,飞扬的剑眉,邪魅的凤眼,就连嘴角似笑非笑的都那么的有韵味,他为什么就不能注意到自己呢?为什么偏偏对那个小庶女那么好?而看不到她对他的爱呢?

    “已经看过了可以走了吗?”毓面无表情,唐缎对唐曼怎么样他会不知道?唐缎会有那么好心过来探望唐曼,就算是说死他也不会相信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

    唐缎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把所有的恨都归咎于唐曼使得幺蛾子上了,不然羽天是不会这么对她的,毕竟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唐曼那个贱人只不过是鸠占鹊巢的,她发誓。

    唐缎眼含泪光,死死咬着下唇,总有一天,她会把羽天抢回来的,而且是心甘情愿的娶她,唐缎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毓,强忍住身子的颤抖,转身快步离去。

    毓没有什么反应轻声吩咐了莲妩以后不要放这个女人进来,就转身回到床边,掀开被子靠在唐曼的身边躺了上去,将唐曼紧紧地抱在怀中,唐缎怎么样不关他的事情,他没有必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去费神,毓静静地看着唐曼沉静的容颜,手指轻轻划过她嫣红的唇瓣,半响,才轻轻的闭上双眸。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唐曼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太阳的金色光芒已经照进屋中,温暖异常,天。

    唐曼猛的一拍额头,最近真的是太累了,竟然睡得这么沉,今天还要回门呢,毓早就已经醒来了,只是怕吵醒唐曼而没有起身而已,“醒了?”

    毓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微微的沙哑性感。

    “你早就醒了?”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唐曼迅速的跳下床,抱怨道,“怎么没有早点叫我啊,一定迟到了,多不好啊!”

    “你这段日子太累了,得多休息一下,我看你睡得很沉就没有吵醒你!”毓轻笑一声,凤眼中满是宠溺,“再说了,咱们不过是迟了一会儿已而,不然相公我派人捎信儿过去说今日身子有佯,明日再回门?”

    “你找打?”唐曼柳眉倒竖,看着毓一脸坏笑的样子,没有好气的道,“简直是丢死人了,还不快点。”

    “有什么丢人的啊?”毓一脸委屈,邪魅得凤眼中噙着委屈的光芒,“娘子你可是冤枉我了,为夫这不也是为你好嘛?再说了,谁人不知道我们是新婚的恩爱夫妻,相信岳父岳母都能理解不是?”

    “不和你说了!”唐曼一扭头,正好莲妩红缨走了进来,伺候唐曼和毓一起梳洗打扮。

    两人迅速的梳洗整理好仪容,带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礼品,小两口才坐着马车出门了,出门的时候唐曼才想起唐缎,自己差点忘了她的存在了,不过那日她不是已经派人过来说要自己走的嘛?还好。

    唐曼稍微的问了一下,才知道唐缎早就已经出门了,按照时间现在恐怕已经到了很久了。

    等到唐曼和毓到了的时候,这次周姨娘没有出门迎接,而是派了两个小厮等在门口,说是三姑奶奶和三姑爷一到就马上去大厅,小厮很是讨喜,唐曼微笑着和毓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走了过去。

    大厅离门口虽然不是很远,可是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毓轻轻为唐曼拉好衣领,两人相携着走了过去。

    前面的小厮不停地偷偷回头看着两人,听说三姑爷从前就是傻子,前几天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好了,现在看来风神俊朗,哪有一点傻子的样子啊?对三姑奶奶还是那么的好,不过小厮心中就纳闷,不是说三姑奶奶在婆家已经没有立足之地,快要被扫地出门了吗?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啊!小厮暗暗摇摇头,责怪自己的妄加揣测,主子之间的事情岂是他们能猜得透的?

    可是。

    若是真的话,今年恐怕就有好戏看了哦。

    唐曼发觉小厮神色有异的偷偷看自己,眸光闪烁不定,心中不自觉地纳闷,有什么不对吗?

    寒冷的冬天,唐家的院落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绕过一片梅林,转眼就来到华厅了唐曼和毓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厅中已经坐满了人,唐缎也坐在其中,看样子是早就到了。

    “奶奶,孙女回来了,祝奶奶福寿安康!”唐曼笑着走了进去,看见唐老夫人顿时眼角眉梢浮上一层喜色,福了一福,紧接着向唐老爷请安,“父亲,女儿祝父亲新年快乐。”

    唐老夫人今天看起来很有精神,银色的发丝被梳理的整整齐齐的,一见暗红色的长袍看起来显得年轻却又不失喜庆,坐在主位之上,看着唐曼走了进来,就笑的合不拢嘴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来过来让奶奶看看,是不是瘦了?”

    旁边紧紧挨着主位的座位上唐老爷面色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微微的勾起嘴角,“好。”

    “小婿给奶奶请安,祝奶奶身体康健,祝父亲仕途顺利。”毓微微一笑,轻轻地松开唐曼,双手作揖深深地鞠了一躬,态度公瑾却不失亲近之意,唐曼的亲人他格外的重视。

    “没有呢,唐曼最近可是胖了不少呢!”唐曼笑着打趣,看向坐在唐缎旁边的大夫人,“母亲进来身子可好?唐曼带回来一颗百年人参,对您的身子有好处。”

    唐曼接过莲妩递过来的礼盒,轻轻地递给了大夫人,今日的大夫人似乎有些不一样,完全不是上次回来时候的萎靡,艳红色的长衫,洁白如雪的狐裘,高贵典雅的打扮,带着一丝贵妇人独有的气质,眼角眉梢之间带着一抹倨傲,和盛气凌人,只是眼角的鱼尾纹还能看出岁月的痕迹,这样的大夫人。

    “嗯。”大夫人淡漠的哼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唐曼的错觉,就连大夫人身边的王妈妈也是一脸傲然之色,看也没看唐曼一眼,“放那吧!”

    唐曼面上微微一笑表示回应,心中一顿,似乎又让她看到了刚到这里时候的大夫人,那样的盛气凌人,可是,据说大夫人不是已经不受宠而被禁足了吗?为什么现在堂而皇之的坐在瞩目的位置之上?若是说唐老夫人求情?虽然唐曼肯定自己的父亲是个孝子,也许会听唐老夫人的话,可是大夫人那种张扬的、盛气凌人的神情是绝对装不出来的,况且。

    唐曼敏锐地发现,似乎就是唐缎也和前几天不大一样,唐曼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心中微微一动,漆黑如深潭一般的眸光扫向一旁怀有身孕已经将近五六个月的二姨娘,因为怀孕的关系,丰盈了许多可是昔日白皙的面容之上却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憔悴,没有一点点嚣张之气,甚至退让的左到离唐老爷有点距离的位置,而唐老爷也没有一点点反驳之意。

    唐曼微笑着和二姨娘点了点头,表示示意一下。

    “听说。”大夫人慢条斯理的端了一杯热茶,轻轻地抿了一口,略微的带了一丝关切之意的问道,“三姑奶奶和三姑爷之间闹得不甚愉快?”

    话一出口唐曼甚至闻得到其中的火药味,屋中的空气顿时紧绷,唐老夫人颇为不满的看了一眼大夫人,要说些什么,可是终究是抿了抿嘴,没有继续说出来。

    “大夫人。”唐老爷声音中掺杂着一丝怒气,冷冷地看了一眼大夫人,意为制止。

    “怎么?”大夫人冷冷的嗤笑一声,毫不示弱的反讽“我关心一下三姑奶奶还不行了?这也要管着我?我只不过是随口一问有什么不对吗?”

    大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有些怒火却不得不忍气吞声的唐老爷,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因为一个贱女人,将自己的结发之妻禁足,剥夺了她当家主母的掌家之权,将女儿毫不留情的嫁给一个庶子当姨娘,这段时间她看尽了人情冷暖,看遍了所有丑恶的嘴脸,当然。

    大夫人手中一顿,也看清楚了他,曾经以为的良人,只不过是将她推进火坑而已,现在呢?听说她的娘家兄弟马上就要上任元德县城的大老爷了,就巴巴的将她放出来,这次她一定要讨回来,包括她宝贝女儿的那一份,大夫人怜惜的看着唐缎。

    “母亲多虑了,谢谢母亲的关心,不过那只不过唐曼的争吵而已,夫妻之间哪有不拌嘴的,唐曼很好。”毓没有等唐曼回答就淡淡的接口道,将问题拦了回来,“再说了,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传言怎么可能有真的?相信母亲也不会是那种听信道听途说之言罢了!”

    唐缎个性那么的讨厌,原来就是像她的母亲哪!毓心中冷冷的一笑,看也没有看唐缎那边一眼,从他进屋开始,那眸光就没有从他的身上转移开来,就算她不要脸,他和娘子还要脸呢!

    一席话说得有条有理,唐老夫人眸光温暖下来,心中暗暗满意地点点头,原本听说痴傻了十几年的三姑爷突然间好了,自己还有点不相信,可是现在看来,确实是真的,听到毓的一番话,唐老夫人心中的大石也就放下来,微微松了一口气,拉过唐曼仔仔细细的打量,确定她没有受什么委屈,唐曼这孩子好福气啊,早就看出来是个旺夫的命,不过最重要的是唐曼嫁得好,龙家也把唐曼当块宝那就好,自己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了,以后也帮不了唐曼什么了!

    唐老夫人眸光扫过一旁的大夫人。

    现在就算唐曼再迟钝,没有人说明有什么不对劲,唐曼也能看出来了,况且唐曼一颗玲珑的心思本来就敏锐,从进屋以来,姨娘的不见踪影,二姨娘的默不吭声,父亲的忍气吞声,奶奶的欲言又止还有大夫人明显的嚣张霸道唐缎的盛气凌人,唐曼心知不对劲悄悄给毓使了一个颜色过去。

    毓顿时明白了,走到唐老爷面前,“岳父,与小婿杀两盘如何?小婿听家父说,岳父大人的棋艺可不是泛泛之辈,今日定当领教。”

    “那自然是好。”唐老爷一听毓的建议,顿时面上一喜,“这里太过于吵闹了,咱们去书房如何?”

    “好啊!”毓爽快地答道,两人一前一后很快的出了花厅。

    屋中只剩下唐老夫人、大夫人母女三人,还有二姨娘,唐曼当即笑着问唐老夫人,“奶奶,唐曼这次回来怎么没有见到姨娘?难道是姨娘的身子不舒服?”

    二姨娘顿时低下头,面上赤红一片,不敢看向唐曼的眸光,心中暗暗叫苦,前段日子龙家不是传来消息说三姑爷要休了三小姐吗?自己就想着反正也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了,就算是回到娘家,也不过是个没有身份的庶女,捏圆捏扁不还是听由自己?结果计划比不上变化,突如其来的一封书信让她从前所作的努力统统化为乌有,大夫人那个贱人现在不但夺回了掌家之权,还处处挤兑自己,自己还有苦说不出;现在倒好,一个大夫人不够,自己一时糊涂竟然又竖了一个敌人。

    二姨娘心中叫苦,真的不敢置信,今日三姑爷竟然陪着三姑奶奶一起回的门,还是一副恩爱的样子,现在去叫人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呢!现在该怎么办呢?

    “是吧?”唐老夫人回答道,“今儿早上传过来的信儿,说是身子骨不舒服,我已经派人送去了药物了,你一会儿去看看吧!”

    “是吗?”半响没有说话的大夫人突然间尖锐的插嘴道,眼睛中尽是鄙夷之色,不屑的看向二姨娘,看看的瞪着二姨娘的肚子,轻声嗤笑,“娘亲,有些人的话是信不得的,说病了就是病了吗?大冬天的把人当奴婢使唤,一个人顶三个人用,这会人已经累倒了,轻描淡写的说病了,还真好意思啊!”

    “怎么回事?”唐老夫人眸光一冷,直直的看向一旁的二姨娘,“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曼蓦地眉心一皱,漆黑如深潭一般的眸光蓦地看向了一旁的二姨娘,冷冷的不发一言,这个女人倒是敢啊!自己在龙家那段时间的事情竟然已经传到唐家来了,结果竟然让这个女人钻了空子,唐曼心中暗暗骂自己糊涂,竟然这么久才知道,每一次和姨娘传信,姨娘总是说一切安好,不要挂念之类的,可是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

    姨娘凡事不争总是隐忍的性格,一定是怕给自己惹了麻烦才不敢告诉自己的。

    二姨娘讷讷的低头,“只不过最近过年期间,人手不够,找姐姐帮帮那个忙而已,没有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姐姐说的那么严重。”

    “怎么着?掌家掌不明白?偌大的一个唐家人手不够?人手不够到要主子帮忙是吗?”大夫人轻轻端起一杯茶凉凉的说道。

    看着二姨娘窘迫的在一旁,不敢言语,隔岸观火的看场好戏,有机会整这个狐狸精还能放弃?

    “放肆。”唐老夫人大喝一声,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这段时间身子有些不适就没有经常去周姨娘那里,而她也是不经常来自己的院子,唐老夫人自然是不知道,也就没有当回事,只是吩咐多多照顾周姨娘,可是。

    唐老夫人气的直颤抖,这竟然是个阳奉阴违的货色,唐老夫人歉意的看着唐曼,“唐曼,奶奶竟然疏忽了。”

    “奶奶,不关您的事情。”唐曼面色一凝,轻声的安慰着唐老夫人,“您也不要太生气了,这毕竟不是您的错,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啊!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多不划算?”

    唐曼话音一落,直直的盯着二姨娘,二姨娘感受到唐曼的注视,身子越发的往椅子中缩,瑟缩着,大夫人和唐缎还有唐锦看着一场好戏,反正事不关己,坐山观虎斗而已嘛。

    蓦地。

    唐曼瞬间勾起一抹甜美的弧度,漆黑如深潭的眸中漾着笑意,“我一会儿去看看姨娘,也没有什么大事情,新年期间怎么样的忙唐曼也是明白的,二姨娘做的也没有什么不对,毕竟二姨娘现在怀着唐家的子嗣呢!”

    唐曼缓缓走到二姨娘的身边,双手轻轻地抚上二姨娘的肚子,一点一点的滑落,“这些也无可厚非是吗?”

    她就不相信二姨娘这样的整姨娘父亲会不知道,只不过是将就着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再者父亲也是不重视姨娘,这点认知让唐曼心中满是怒火,愤恨的小火苗飕飕的飙涨,想当初二姨娘求着自己帮忙整倒大夫人的时候是怎么做的?现在自己只不过是在龙家有了一点小矛盾,竟然将黑手伸到姨娘身上去了。

    唐曼漆黑的眸中闪过一抹冷光,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笑得越是开心越是危险,现在她很不开心,把她唐曼当成傻子是不是?

    以为有了孩子就能什么都不在乎了,竟然把幺蛾子使到她的头上了,简直不可原谅,唐曼轻轻的瞥了一眼二姨娘,最重视的不就是孩子吗?眸中闪过一抹阴冷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二姨娘只觉得一阵寒战,唐曼的声音不冷,不大不小刚刚好能够让屋中所有的人听见的声调,可是二姨娘只感到阵阵的寒意。

    唐缎一阵惊讶,这个小庶女今天是受刺激了不成?这么容易就放过了二姨娘?若是找羽天告一状咦羽天对她的重视程度不肯能管不管的,唐缎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的唐缎自然不会是像从前一样简单的以为唐曼只不过是软弱或者是善良,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个善类,可是竟然这么轻易地绕过二姨娘!

    唐锦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看不清楚意味的光芒,随口附和道,“妹妹说的对极了,家和才能万事兴啊,三妹不再是从前那个小姑娘了,已经长大了。”

    唐曼一阵恶寒,不知情的人指不定会以为她和自己的关系有多好呢。

    “这次先绕过你,是唐曼大度,再不知轻知重,就算是你怀着唐家的子孙也找照样请家法!”

    “媳妇儿知道了!”二姨娘聂聂的回道。

    “唐曼在龙家习不习惯哪?”好半响,唐老夫人在唐曼的劝说下强行压住怒火,问到唐曼,“你们姐妹以后在龙家可要互相扶持,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你们是姐妹,亲姐妹啊!”

    “三妹在龙家现在可是红人呢!”唐缎顿时酸溜溜的尖锐的说道,轻轻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唐曼,“在龙家可是大事小事都一把抓,就差是掌家之权没有得到了,哼。”

    “这样吗?”唐老夫人有些担心的看向唐曼,唐曼能得到掌家之权自己自然是开心的,自己也是知道唐曼的本事的,以唐曼的能力主掌龙家绝对不是问题,可是关键就是唐曼毕竟还是个新妇,一开始就太过于精明能干只怕是会给别人一个不好的印象,毕竟现在的龙家主母还是龙夫人,这样子会不会有越俎代庖的感觉?

    “也不是的。”唐曼微笑着解释道,看着唐老夫人的样子是真的为自己担心,不过这个唐缎还是一样的不长进那!“只不过是婆婆说要唐曼学习掌家的一些事宜,新年的时候事情多,帮婆婆处理一些,大多数的时候唐曼只是在一旁学习的。”

    “这样啊!”唐老夫人松了一口气道,“没有就好,唐曼要切记,虽然有能力,可是有的时候也要收敛锋芒才好啊,切莫要招来是非,毕竟鼻子下面一张嘴,大门大户本来就是是非多的地方,你一定要谨言慎行啊!”

    “唐曼知道的,一定谨记奶奶的教诲。”唐曼笑嘻嘻的道,转头看向唐缎,“咱们唐家啊本来人就不多,我们两姐妹一定会相互扶持的,唐曼也不懂事,还要姐姐多多照顾才好啊!”

    虽然话说着有些恶心,可是唐曼明白唐老夫人的心思,只不过是老人的期许罢了,这些唐曼都能理解,也是顺着唐老夫人说的,至于怎么做,唐曼心中明白,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唐缎冷冷的瞥了一眼唐曼,酸溜溜的唾道,“说的那么好听做什么,你还不懂事情?需要我的照顾吗?”

    她唐曼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虚伪了?抢走了她的幸福总是在暗中嘲笑自己做什么?看着那副眉眼就恶心,唐缎说不出的恶寒。

    “二妹怎么能这么说呢?”唐锦笑吟吟的接口道,轻轻推了唐缎一把,“咱们姐妹还是要互相照顾的,怎么这么不懂事情?”

    唐锦轻轻瞥了一眼缎儿,都已经嫁人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什么时候能长大呢?唐锦眼中噙着笑意,别的不说,就是和唐曼出好关系以后还是有好处的,毕竟三姑爷才是正经的龙家嫡子,以后指不定就是龙家的家主,掌管的生意铺子就是不少,自己虽然现在用不上,可是年后马上就要成亲了,夫家也是元德县城的大门大户,多多走动也算是好的。

    “大姐说的对。”唐曼含笑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唐锦使什么幺蛾子,可是有一点绝对可以肯定,这个唐锦比唐缎绝对是强上很多,自己还是不得罪,小心应对的好,唐曼转过头对唐老夫人和大夫人说道,“奶奶,母亲,我想去姨娘院子看看她身子好没有好点。”

    “那你先去吧!”唐老夫人点点头,看着唐曼心中有一点愧疚,自己竟然能辜负了唐曼曾经的嘱托,“让宋嬷嬷跟着去,看看缺什么东西马上送过去。”

    “也是。”大夫人慢条斯理的开口,对着唐曼说道,“一会儿别忘了回这边用晚膳。”

    大夫人淡淡的都扫了一眼神情平淡的唐曼,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小庶女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庶女,她怎么就不相信她能甘愿的吃下这个哑巴亏吗?

    “谢谢奶奶、谢谢母亲。”唐曼慢慢的噙着一丝笑容转头,没有推辞唐老夫人的好意直接带着人向姨娘曾经的院子大步走去。

    走在熟悉的道路之上,依旧是寒冷的天气,唐曼似乎有些迷茫,顺着曾经熟悉的道路唐曼很顺利的找到了周姨娘的院子,还是熟悉的院落,只不过早就已经没有当初院子门口人高马大的两个婆子看守着唐曼心中百感交集,很是愤恨二姨娘竟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了那些手脚,可是又觉得该恨的应该是自己,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姨娘的异样,原来是病了,院里竟然对姨娘的关心不够。

    撩开门帘,刚巧碰到一个丫鬟匆匆的从里间走出来,险些撞到唐曼的身上,唐曼迅速地向后一闪,那丫鬟惊叫一声,“三姑奶奶?”

    唐曼没有反应过来,看着这丫鬟的面容应该是很熟悉,可是就是没有想出来曾经在哪里见过,不是跟在母亲身边的贴身丫鬟,应该是新来的,那丫鬟喜上眉梢,“三姑奶奶,您回来了啊,我马上就去告诉姨娘去,姨娘今早上就念叨,说是三姑奶奶应该回来了,结果真的说对了!”

    那丫鬟转身迅速的进屋报喜去了。

    唐曼一怔。

    跟着丫鬟的脚步就走了进去,依旧是没有变的屋子,只不过多了一丝暖意,屋中多了很多日常用品,看起来应该是后来添置的,绕过屏风,唐曼顿时傻住了,一张苍白的脸映入眼帘。

    淡淡的苍白面色中有着一抹不正常的蜡黄,看样子应该是少了营养的缘故,只身着一件单衣,侧卧在床上,发丝散乱,看见唐曼走了进来,女子有这一瞬间的慌乱,手指连忙整理整理发丝,顿时眸中满含泪水,眼泪无声的滑落,看到唐曼同样红起来的眼圈,周姨娘慌忙用手背拭去泪水,哽咽道,“三丫头。”

    一声三丫头叫的唐曼的心都要抽痛了,这就是她的姨娘,生了唐曼的姨娘,也是养了她的姨娘,为了给她偷一点治伤的药物被抓到打了个半死的姨娘,本以为已经过上了好日子的姨娘,如今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二姨娘。

    唐曼几乎咬牙切齿,双拳紧握,若是真的想报复谁,就是当初大夫人设计毒打自己,唐曼也只是略施惩罚而已,可是这个二姨娘这次的做法已经深深的接触到唐曼的黑暗面了,拿她唐曼当傻子呢!

    虐待姨娘,不可饶恕!

    “是不是二姨娘?”唐曼坐在床边,拉过周姨娘有些粗糙的手,咬牙切齿。

    “不是。”周姨娘惊叫道,随即意识到自己反应过于激烈,压低声音,“不是二姨娘,只不过是娘亲自己体质太弱病倒了而已,你现在在龙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切莫要惹是生非啊,再说了。”

    日子不好过?唐曼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和毓的一次吵架究竟传回了什么到唐家啊,就连姨娘也相信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相信也就罢了,自己受了委屈还怕连累自己竟然忍气吞声不敢声张,估计也是姨娘故意隐瞒唐老夫人的,不然唐老夫人没有理由不知道。

    周姨娘特意压低声音,拉近唐曼,“你在龙家也要小心一点,听说大夫人的娘家兄长就要接任咱们元德县城的大老爷了,以后见到唐缎你多让着点没有错!”

    什么?

    唐曼心中豁然明朗,一切事情都有了源头,知道了根源,二姨娘甘心情愿的退让,唐老夫人不满却没有说出来,父亲的欲言又止,唐缎的嚣张,原来这样啊,怪不得大夫人的禁足取消了,怪不得啊。

    不过这些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官和商自古以来就没有不勾结的不是吗?就算是突如其来的多了关系,做生意也是要讲求公平竞争的,唐曼讶然,这些和是否想让有什么联系吗?就算是唐缎的舅舅,还能管别人家的家务事不成?

    “姨娘。”唐曼心疼的道,“你不用想太多,把病养好就成,我和羽天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都是道听途说而已,再说了您都不用担心,有些事情女儿心中自有分寸的。”

    二姨娘,敢招惹她的姨娘,就要有胆量承受她的报复,唐曼眸中瞬间闪过阴冷。

    “你过得好姨娘就放心了!”周姨娘一声叹息,“我这把骨头,活到什么时候还说不定呢,凡事切记要三思而后行啊,万万不可成匹夫之勇,那样只能当时痛快之后就。”

    “知道啦。”唐曼亲昵的抱着周姨娘,听着她的絮絮叨叨,枕着姨娘的肩膀,安心地闭上双眸,囔囔着,“姨娘我今晚和留下来,和你睡!”

    “你这孩子。”周姨娘先是一喜,随即拍着唐曼,“净瞎说,你都已经嫁人了,哪有在和姨娘一起睡的道理啊?让人听去了小心笑话你知道吗?”

    “我想姨娘嘛!”唐曼撒娇的道,在周姨娘的怀中蹭着。

    “姨娘没事。”周姨娘语重心长,“婆家那边过年了事情肯定多,用完晚膳就回去吧,以后有时间了再回来探望姨娘也成啊!”

    周姨娘抚摸着唐曼的发丝,一缕一缕,唐曼这孩子确实是长大了,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当初听到唐曼和三姑爷吵架的事情心中还掐了一把冷汗,后来二姨娘肆意的欺负,自己也没有让别人知道,毕竟做娘亲的,总是想给子女最好的,她什么都给不了,能做的也只是不给孩子找麻烦而已,现在她就放心了。

    相聚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已经是到了用晚饭的时间了,唐曼亲自给周姨娘梳妆打扮,因为唐曼的到来,周姨娘的精神好了不少,病情似乎也好了一些,在唐曼的打扮之下,母女二人相携着走去花厅,两人进屋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已经坐好了,新年的气氛总是格外的好,似乎没有人提起稍前不愉快的一段,仿佛像没事人一般,唐曼逐个儿的请安,然后坐在桌子上,和大家一起吃了一个看似愉快,实则暗涌的晚膳。

    让唐曼没有想到的是,毓竟然和唐老爷很是投缘,两人从棋艺聊到历史,天难海北的聊着,一冰冷一温和竟然奇异般的融洽,对于这个父亲,唐曼说实话,也只不过是概念上的一个称呼,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感情,可是因为毓的介入,唐老爷似乎对唐曼也热情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