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字数:1437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好,我马上回去通知掌柜的!小的先告退了。”四儿弯腰行了一个礼,眸光扫了一眼站在唐曼身边的莲妩,得到唐曼的首肯之后大步离去。

    “还不去追?”唐曼笑着推了一下眸光直直的盯着四儿背影的莲妩,调侃道,“现在要不去追人可就走远了。”

    “少奶奶真讨厌!”莲妩一向是灵巧的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接到自己少奶奶的调侃,还有屋中姐妹们的羡慕的眼光,莲妩面容之上迅速飞上一抹红霞,快步向外走去。

    莲妩刚刚走到门外,四儿已经不见了人影,莲妩不由得大急,明明是自己刚刚追着四儿的身影出来的,可是怎么能转眼之间就不见了呢?这个呆子,难道就不能等等自己呢?难道他心中真的就没有自己?莲妩不禁气红了眼眶,想到四儿每一次模棱两可的样子,就连少奶奶提起,也是一副不解释也不否定的样子,究竟是拿自己当做了什么?难道以为自己就是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随随便便的女子吗?

    泪水簌簌的在莲妩面容之上滑落,刚刚在屋中的红晕被凛冽的寒风一吹,只剩下泛着青紫的苍白。

    蓦地。

    “你是在找我吗?”一双有力的臂膀将莲妩拉到一旁,莲妩一惊,顾不得哭泣,拼了命的反抗,可是当听到熟悉的男性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莲妩忘记了反抗,怔怔的转过头去,一张刚毅的男性的面孔出现在莲妩的眸中。

    “哼。”过了半响,莲妩反应过来,“你放开我,凭什么拉着我不放,没名没分的让别人看了去要我怎么办?还有谁家敢要我?”

    莲妩赌气的喊道,一把甩开了四儿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冷下脸,心中很是委屈,他这样不明不白的,让别人怎么想?不承认也不否认也没有向二少奶奶提亲,也没有给过她承诺,要她心中怎么想?

    “我们两个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要嫁给谁?”四儿一听莲妩的话着了急,狠狠地拉过莲妩的身子,气得脸红脖子粗。

    莲妩心中暗笑,但是面子上仍旧摆出一副晚娘的面孔,小声的捏捏的说道,“你也没有向少奶奶提亲。”

    四儿闷不吭声的转身就要往院中走去,就被莲妩一把拉住,“你要做什么?少奶奶已经累了一天,现在恐怕都休息了。”

    “去提亲。”四儿看着莲妩,一句一字的缓缓说道,语速不快,却奇异般的给人一种安心的力量,虽然从来就没有说出来过,可是他对莲妩的心是没有变的,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从此,或许再也放不下了,他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他能给她的只有一生一世。

    “好啦。”莲妩扑哧一笑,面上绯红,“改时间再去吧,少奶奶已经休息了。”

    现在就任由四儿这样的冲过去,就算是笨的要命的人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更何况少奶奶怎样的聪明绝顶呢?以后岂不是要笑死她了?她要的也不多,只不过是一个承诺罢了,总比不明不白的暧昧着让人说闲话的好。

    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两个人静静地站在院子门口,傻站!倒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唐曼和毓看着两人出去的身影相视一笑,后天就是初三,按照管理来说正是唐曼回门的日子,可是因为唐缎也算是新婚也是要回门的,可是现在唐缎怀有身孕,唐曼不知道她是否要和自己一起回门去,刚要派人去问问,结果没有等唐曼派人去,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被红缨带了进来,红缨福了一福,“少奶奶,这个是唐姨娘院子中的。”

    唐曼眸光一扫,不是上次跟着唐缎一起来的小喜,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面孔,想必是万姨娘给唐缎新分配的丫鬟吧!

    “见过二少奶奶!奴婢花枝,奉唐姨娘的命令而来!”那女子没有等唐曼询问,主动地上前福了一福,乖巧的说道,“姨娘说近日以来身子不适,怕耽误了二少奶奶的行程,请二少奶奶不用等唐姨娘了。”

    态度不卑不亢,让人挑不出一点地那错误。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唐曼淡淡的挥了挥手,一看这丫鬟就是个懂事的,不愧是万姨娘挑出来的人。

    “是。”花枝躬身告退。

    唐曼勾起一抹弧度,正合她的意思,这样再好不过了,不过唐曼心中倒是有种惊奇,唐缎这次明明知道毓也会前往,竟然自己单独而行,有点不符合她的性格啊!

    “想什么呢?”毓拉着唐曼坐在梳妆台前,手一动,金步摇已经拿在手间,唐曼漆黑如墨的发丝如瀑布般垂落,毓一边轻轻用手指梳理着唐曼长发,一边问道。

    “没有,不过就是在想,唐缎竟然放弃了与你同行的机会,难得啊!”唐曼扑哧一笑,转过头,看着毓邪魅的凤眼,双手捧着毓的面庞,一脸坏笑,“难道是我相公的魅力已经下降了?啧啧。”

    毓眸中充满了无奈,任由唐曼调侃着。

    “怎么可能呢?”唐曼一脸纳闷,可惜的说道,“你的魅力值已经为负数了,不值钱了怎么办呢?你说呢?相公?”

    毓再也忍不住,猛的上前将唐曼打横抱起,唐曼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蓦地对上毓邪魅地桃花眸中熟悉的火热的光芒,听到毓低沉沙哑又带着几分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有魅力了又如何?不是还有娘子要我吗?我还怕什么?”

    说完大步的向床榻走去。

    笑笑当然明白那邪魅火热眸光代表着什么,身子与毓的身子紧紧相贴,感受着他身子熟悉的紧绷,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漆黑如深潭一般的眸中快速地闪过一抹狡黠之光。

    毓的脚步更加快速,将唐曼轻轻放在床上,声音中多了一抹隐忍,“娘子,我们妖精打架吧!”

    “什么?”唐曼面露惊恐,心中偷偷的扬起一抹坏笑,可是仍然正经八百的状似苦思冥想的样子,一副很是为难,“相公,听婆子们说,祭祖期间、那个、那个夫妻是不能在一起的,否则就是对祖宗的不敬,你。”

    毓蓦地额际青筋暴漏,娘子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些长舌妇来着,竟交给她一些没有道理的事情,可是。

    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膛气的起伏不定。

    “要不,你先忍忍?”唐曼声音中忍不住的笑意,嘴角大大的勾起一抹弧度,漆黑如深潭一般的黑眸中已经满是笑意,都说男人在那个时候若是要停下来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样子,唐曼心中很是好奇。

    “你这小妖精,你是故意的。”毓蓦地明白过来,凤眼中一片了然,愤愤的起身,“你这小丫头,看相公我怎么修理你、”

    说着就要挠唐曼的痒痒,唐曼大笑着躲开,可是还是被毓抓到,从小到大唐曼最是怕别人挠自己的痒痒,就是装样子也不成,现在顿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声求饶,“我错了,相公,我错了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毓看着唐曼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停止动作,施恩的样子,猿臂一伸就将唐曼揽在怀中,唐曼刚想要挣扎,就听到毓在耳边粗喘的声音,“别动,就这样就好!”

    夫妻二人难得的享受着平静幸福的光阴,唐曼心中划过阵阵暖流,这不正是她心目中渴望的家庭生活吗?平平静静的幸福,虽然不知道明天甚至未来还会有多少风雨在等着自己,可是最起码现在的自己是平静而幸福的,这就够了,唐曼平静的闭上双眸,睡了。

    毓听到唐曼的呼吸逐渐平稳自然,心中漾着一抹奇异的感动着,静静地看着唐曼淡淡的峨眉,眼红的唇瓣,睡着了她如一个迷失在凡间的仙子一般,是那样的好看,毓深深地相信,好多事情是命中已经注定了的。

    若是当初没有因为一时兴起配合了龙清明,自己也娶不到娘子,就不知道她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聪慧的,温婉的,博学的,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从前的他总是怨恨苍天,没有给他一个幸福的人生,让他只能藏在阴暗的身体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甚至只能在夜晚出来见人,怨恨那个给他痛苦的黑衣人,还有幕后主使的人,将他生生的逼成了一个傻子,一个见不得光的傻子,可是现在他明白了。

    老天是公平的,拿走一分,必定以另外的一种形式汇报给他,若是没有受到当初的苦难,怎么会阴错阳差的遇到唐曼,给了他光明,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给了他那么多的爱;若是当初少受一份苦难,想必也不能得到她倾心的相护。这是老天给的多么大的恩泽啊!

    毓轻轻地抚着唐曼的发丝,心中满是爱意,紧紧地将她拥进怀中,好像是拥有了一块稀世珍宝一般,舍不得放开。

    日落日升,时间很快的过去了,随着漆黑的天幕渐渐染白,银色的月盘静静地隐去,就连天边闪烁的星光也渐渐暗淡无光,明亮的阳光终于冲破了地平线,从东方冉冉升起。

    这日。

    唐曼起来的很早,龙老爷一早就打发人来,告诉唐曼夫妻分给他们的铺子,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龙清明和毓要各自经营一家商铺,直到一个月之后见分晓,唐曼自然是马虎不得,虽然一间铺子并不算什么,可是戏弄万姨娘让她很是开心,从她的手中一点点把她已经装进囊中的东西抢出来唐曼心中更是痛快,无论是谁都应该为自己作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更何况。

    唐曼心中根本就不担心,自己可是带着五千年的智慧呢,经营商铺对自己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等唐曼和毓收拾妥当,两人和龙老爷龙夫人报备一声就去分给他们的商铺了,而那一边商铺龙老爷已经打过招呼了,所以并不担心,没有过多的嘱咐两人,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唐曼,然后就让两人走了。

    唐曼心中纳闷着,龙老爷了然的目光总是让她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笃定了她能帮到毓似的,可是她并没有说过,如意火锅城自己并没有出面过,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就是幕后老板,龙老爷也并不例外啊!难道是因为曾经在唐家的那次?

    还是不可能啊!

    唐曼心中暗忖,不过无论是因为什么,之于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不是吗?

    没有容着唐曼多想,马车已经停下了,毓率先跳下马车,将唐曼扶了下来,两人相携走进了一家店铺,一个四十左右岁的长着倒八字眉的中年男子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见过二少爷,二少奶奶,小的王贵是这家布店的掌柜的,老爷已经打过招呼了。”

    唐曼淡淡的点了一点头,轻轻地看了一眼王贵,倒八字的眉毛,一双老鼠似的小眼睛,嘴角涎着谄媚的笑容,让唐曼很不舒服,可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慢慢踱到柜台上摆着的一排布架子上面,手缓缓地摩挲着上面的布,“王贵,这家店有多久了?”

    话虽然不多,可是毓听懂了,王贵也听懂了,一挺腰板,“已经十几年了,从老爷掌家的时候就开始营业了。”

    王贵有些看不上眼眼前的二少奶奶,一个女娃娃不呆在家中相夫教子,出来抛头露面做什么,还装作一副很懂的样子,王贵忍不住打量眼前的二少爷,听说是傻了十几年,突然间就好了,竟然还要和大少爷争夺家主的位置,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糊涂了不成?大少爷沉稳聪慧,有大将之风,可是偏偏看重这个除了有个身份,什么都不懂的二少爷,王贵眸中不禁划过一阵不屑,想到昨夜连夜收到的书信,王贵心中有了想法。

    还是个元老级的人物啊!

    “王贵,你把历年以来的账本拿出来我看一下。”唐曼声音平淡,却有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王贵一惊,没想到这个女娃娃刚一来就想要店中的账本,心中很是不愿意,磨磨蹭蹭的不想往出交,慢悠悠的东说西说,就是没有去找账本的意思。

    “怎么?少奶奶的话你没有听到?”毓邪魅的桃花眼中满是冰霜,本来对于这等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即使知道是万姨娘下的毒手,自己也没有了当初那种报仇的心思,可是既然娘子首肯,自己当然要满足的,不过从进店开始到现在,虽然毓没有打理过店铺,也是看得出来,王贵东拖西拖,分明就是故意的拖延时间的不配合,肯定有问题。

    唐曼心中暗笑,果然,冰山的气场就是强大。

    王贵吓得浑身一抖,甚至不敢看向毓的双眸,只觉得周围低低的气压让自己透不过气来,偷偷地挥着额际冒出的密密麻麻的冷汗,“小的、小的马上就去。”

    唐曼心中冷笑,和毓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明白了对方的想法,这个王贵有问题,虽然一脸笑意,可是态度之间的强硬唐曼两人都是感觉得出来的,不过唐曼还有个担心,那日在万姨娘处看到一个店铺的掌柜的,且匆匆的就被万姨娘支走了,万姨娘一介女流并不参与商场之事,家中定制衣衫的时候都是自己负责的,还有那不见了的几十万两银子,若是真的如自己心中猜想的那样,恐怕就要费自己一番力气了。

    没过一会儿,王贵拿着一摞厚厚的账本搬到唐曼的面前,放在桌上,静静地站在唐曼的身后,唐曼和毓已经坐在椅子上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好像已经忘了屋中还有个王贵,也忘了面前的一摞摞厚厚的账本。

    “二少爷,二少奶奶,这就是历年的账本,都已经放在桌上了,请您翻阅。”王贵涎着笑容,眼中堆砌笑意,可是看着旁若无人的谈笑,心中一阵不屑,姨娘也太过于小题大作了,眼前的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娃娃,能有什么威胁?以大少爷的能力,就算是姨娘不交代自己,赢过他们都是一定的。

    二少爷和大少爷之争在龙家已经传遍了,知情的人都在猜测着谁会获胜,可是现在,王贵闭着眼睛都可以肯定,当然是大少爷胜了啊。

    “哦。”唐曼一拍头,停止了和毓的说笑,看了看站在身后的王贵,又看了看眼前的账本,一副绝对是刚刚想起来的样子,“我倒是忘了这事情了。”

    王贵的不耐烦几乎直接表现在脸上了,要看就看,耽误自己喝茶的时间,不懂装什么大瓣蒜?真是可笑。

    这个王贵倒是和曾经的吴掌柜的对自己的态度是一摸一样,只不过,唐曼漆黑的眸中快速闪过一抹光芒,若是这人是万姨娘的人,那就绝对留不得,唐曼随手翻了翻靠近手边的账本,漫不经心的问道,“庚寅年十月二十日,佘出去的货款怎么还没有收回来?”

    王贵冷汗直流,心中暗暗挥了一把汗,幸好自己藏了一个心眼,没有把原始账目拿出来,这些当然是已经做过手脚了的账目,此时此刻王贵心中明白了万姨娘对眼前这个少奶奶的顾忌,要知道这些账目每年都给老爷看一遍的,就是连老爷都没有发现的问题,这个小奶娃娃竟然一眼就看了出来,还是漫不经心的指出,王贵下意识已经将唐曼列为大敌了,此人若是不除,将来必定是大少爷在龙家成主的阻碍,王贵心中暗暗下决心,王贵唐曼的老鼠眼中光芒一闪而过。

    “可是。”王贵有些迟疑,嘴角扬起笑容,点头哈腰的站到唐曼的身边,苦着脸道,“少奶奶,您是有所不知啊,这里面有些账目我不是没有去催过,可是基本上已经是陈年的烂帐了,根本就是收不上来啊!”

    王贵小心翼翼的看着唐曼的面色,心想着就算是稍稍有些不对自己也能马上反应过来,想了想,王贵又加了一句话,“这些也都是老爷同意了的。”

    进屋这么久,说话的只有唐曼,而曾经傻过现在的二少爷只是冷冷的不说话,只有和少奶奶的能说上几句话,王贵心中已经明白,二少爷或许好对付,可是眼前这个女娃很是棘手,脑中不仅飞速旋转,一边打量着唐曼。

    王贵的言下之意唐曼自然明白,这个王贵仗着自己的龙家的老员工,老掌柜的,言语之间隐隐约约透漏出自己和毓只不过是暂时掌管的铺子,处处拿龙老爷来压自己,唐曼原本还没有觉得怎样,可是现在一听王贵的话,不禁怒由心生遂,可是面上却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王掌柜的也是跟着爹爹很多年了,想必爹爹的心意王掌柜的也是明白的,我和羽天也是初来乍到,刚刚多有得罪,以后还希望王掌柜的多多提携才好!”

    若是了解唐曼的人此时此刻恐怕已经躲出好远去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若是唐曼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发一顿脾气或者直接释放冷气,那么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当然这也是亲近之人才有的待遇,若是怒极反笑,这才是危险的时刻,恐怕才是唐曼真正玩死人不偿命的时刻。

    一句话说的王贵心中这个惬意,舒畅极了,再仔细看看面前的小女娃,不过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就算心眼再多还能玩得过他?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啊!王贵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提携不敢当,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是主子,王贵会尽心协助的。”

    唐曼低头翻着手中的账本,“那就好。”

    翻开布店的账本,唐曼发现,或许这家店曾经是老字号,可是早就已经只剩个空壳子了,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本来临近新年,每个月的营业额都会暴涨,可是上面的账目却显示勉勉强强的持平,让唐曼百思不得其解,再看今天三四月份的账目几乎是入不敷出,唐曼看着面前冷冷清清的店铺,虽说是正月初二,也是很少进来买东西的。

    唐曼悄悄地看了毓一眼,毓接到唐曼眸中的光芒,瞬间明白地唐曼的意图,马上转身出去了,看的一旁的王贵一愣一愣的,不明白两个人究竟是在打什么哑谜。

    唐曼放下桌上的账本,慢慢踱步到布架前面,随手翻看手中的布,淡扫的峨眉不禁紧紧地蹙起,但是没有马上询问,而是继续的翻看,可是一连翻看了十几匹布都是一样的程度,唐曼峨眉一挑,“店中卖的就是这样的布?”

    这些布匹唐曼没有一点夸张的肯定,绝对不是新染出来的,像是陈年旧货,不少地方已经脱了颜色,而且,布匹的质量也不是很好,入手粗糙没有光滑感,就这样的商品卖给谁去?

    “当然。”王贵一挺胸膛,眉飞色舞的骄傲的道,“我们布店可是百年老字号,有着信誉的,曾经要买我们布匹的人从门口排到对面的街上去,那还有价无市呢!”

    “这些布多久没有更新了?”唐曼心中暗骂,不过是个夜郎自大的人罢了,本着老思想,没有一点点更新换代的意识,店铺荒落也不足为奇,不自觉的摇摇头,“这些东西不定期的更新怎么能行?”

    “什么更新?”王贵奇怪的问道,提起自己经营的店曾经的辉煌,王贵现在还很激动,听到唐曼口中不时的冒出的自己不懂的话,王贵有些气恼,这叫什么?关公面前耍大刀。不自量力嘛,听到唐曼口中的不赞同之意王贵顿时恼在心中。

    “更新就是过一段时间就要换一些新的布匹上去,这样才能吸引顾客。”唐曼不厌其烦的解释道,也是有意在王贵面前表现一点,若是他能真心的跟着自己,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请,毕竟自己初来乍到,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王贵也算是跟着龙老爷的元老,换掉他也得顾虑到龙老爷的想法,至于万姨娘那一边。

    唐曼心中暗忖,只要没有使什么幺蛾子就好,因为龙清明在,自己也不想用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

    “二少奶奶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王贵已经是心生不满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竟然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说着说那,自己风光辉煌的那时候还没有她呢,就算是吃盐都比她吃过的米饭多,王贵的小老鼠眼睛中精光一闪,倒八字眉仅仅簇到一起,说不出的怪异感,“什么定期换了布匹?二少奶奶难道没有一点生意常识吗?选货要快很准,低买高卖正是说的这个道理,你看看这些布。”

    王贵一指架子上的布,得意洋洋的说道,“这些都是我去年在最低的价格的时候进回来的,若是这些都卖出去,就能狠狠地转上一笔,你年纪还小,什么都得学着点知道吗?不过二少奶奶您也不需要多学什么,女子还是相夫教子的好!”

    说到这里,王贵已经趾高气扬的表情了,像是对唐曼的说教,就这种程度还妄想掌控龙家,自己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二少爷恐怕是没有什么争夺之心,事事都得听着这个二少奶奶的,不过这个小姑娘胃口也真是大了一些,平那点程度就想和大少爷争夺吗?

    简直是痴人说梦!

    王贵心中冷冷笑着,一双唐曼的老鼠眼睛不时的扫着一旁的唐曼,不可置否,世人都知道,男子为天,女子在家相夫教子,可是眼前的少奶奶竟然想学着人家男子做生意?难怪万姨娘说她身份低贱,一看就是个没有规矩的,不安分,自古以来不安分的女人多了去了,没见过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唐曼不用看也知道王贵是什么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是啊,王掌柜的说的倒也正确,唐曼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若是这些布能卖出去肯定能大赚一笔的。”

    “那是自然。”王贵一脸你才看出来的表情啊,不过已经晚了,对着这种只会附和的人他王贵看得可是多了,不多她那一个。

    “可是。”唐曼口气一顿,峨眉轻轻的上扬,声音中有着淡淡的嘲讽,“那么王掌柜的卖了两年不知道卖出去多少?什么时候能把投进去的银两赚回来?”

    “你。”王贵被唐曼的话噎的一窒,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胸膛剧烈的起伏不定,还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说话呢!她以为她是谁?就是龙老爷在他的面前不也是笑呵呵的?王贵冷冷哼道,“总有一天会卖完的,钱不是一次性赚的。”

    “是的,我同意王掌柜的说法,钱不是一次性赚的,可是这两年以来,货卖出去多少呢?很少吧?”唐曼轻轻勾起嘴角,“这布匹颜色已经褪了,而且质量并非上乘,生意不好也在情理之中不是吗?两年期间,偌大的店铺之间的费用呢?都是入不敷出的吧!或者说。”

    唐曼漆黑如深潭一般的黑眸紧紧地盯着王贵,“你没有为龙家赚到钱,可是却是在每天的花着龙家的钱,其中的细节还用我多说吗?”

    “你。”王贵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怒极反笑,“二少奶奶凭什么说我进的布匹质量不好?我们的店可是百年老字号。”

    “百年老字号也有衰退的一天,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难道王掌柜的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唐曼没有等王贵说完,冷冷的打断道,刚好毓抱着两匹布走了进门,唐曼接了过去,啪的仍在王贵面前,“是好是坏,王掌柜的也是聪明人,更是行家,我相信王掌柜的自然能看得出来两种布匹的不同!”

    唐曼冷冷的睨着王贵,当她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千金呢啊?以为几句话就能将她唬住,那就错了,唐曼在现代或者很平凡,但是在这个落后的古代就是明白的人,那种不明白的人非要挑战她这种明白的人,他明白的地方她也明白,他不明白的地方她也明白,敢在她面前装大爷,就让他明白也变得不明白。

    这种还真的见识多了,以为自己资历老就可以肆无忌惮,可是他们终究是忘了,就算是再得尊重,也不过是主人给的,总是看错了自己的身份早晚要出事情。

    毓冷冷地站在唐曼的身边,邪魅的桃花眼中流转着剔透的光芒,一双大手将唐曼揽在怀中,才冷冷的看向一旁已经呆滞的王贵,“怎么?王掌柜的看不出来其中的不同?还是老眼昏花看不明白?那你这个掌柜的干脆就不要做了,退位让贤好了。”

    以毓的聪明一进门就发现其中的不对劲,不用多想就明白了,一定是娘子提出了一些建议,王贵这个老匹夫一个不服两个不愤的,以为曾经跟在爹爹身边就能傲视一切了,还早了点,自家的娘子,毓是知道的,或许自己在武功方面胜过一筹,可是若是论生意头脑,自己可是差了远去了,当即没有好脸色的看着王贵。

    “你。”王贵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我什么?”毓似笑非笑,直直的盯着王贵,“你信不信我直接将你打出去,再向爹爹禀报?”

    听得王贵心中一颤,龙家谁人不知道二少爷痴傻却性情霸道,可是却偏偏被老爷捧在掌心中疼爱,在龙家几乎可以算是横着走都没有人管的,一个不高兴就是连万姨娘也敢打,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个霸王呢?虽然已经好了,可是谁又能保证傻病不再犯?到时候就算是打了也白打。

    王贵摇摇头,“老奴已经看出来了,二少爷带回来的布匹颜色和质量上均属于上乘。”

    自己可不敢挑战这个小霸王啊!

    “那你该怎么办?”毓够唇一笑,笑容中的冷意绝对十足。

    “老奴一切听从二少爷和少奶奶的吩咐,少奶奶见解高明,老奴自愧不如。”王贵低下头,看不清楚眸中的情绪。

    唐曼很是满意,继续看着上面的布匹,蓦地。

    一匹素净的乳白色上面带着精致暗纹的料子撞进唐曼的眸中,唐曼漆黑的眸子蓦地发亮,声音也有着一丝波动,“这样的布你进了多少?”

    这种材料看起来素气淡雅,高贵又不张扬,若是能按照她的心意做成好看的样式,恐怕就会将店中的生意扭亏为盈啊!唐曼心中有些激动。

    王贵一看唐曼指着的样式,心中一沉,结结巴巴的苦着脸说道,“是有不少,可是当初在运送的过程中,正好赶上大雨,大部分都已经有了污损,根本就没有办法卖出去啊!”

    污损?

    唐曼心中一动,若是污损就大大的打了折扣了的,毕竟白色的素净也是自己中意的原因,换了其他人恐怕也是这样的,唐曼脑中飞速的旋转起来想着对策。

    毓上前靠近唐曼,也皱了皱眉,毕竟这种货比不得其他的东西,即使有一点污损恐怕也就卖不出去了。

    咦。

    唐曼脑中灵光一闪,有了!

    一个想法在唐曼的脑中渐渐的形成,若是这样的话,这些已经退了颜色或者是被污损的布匹就有销路了,唐曼急声道,“王掌柜的,带我去仓库看看可以吗?”

    若是可以的话,唐曼面上一喜,还真的就怕手上没有多余的布料呢,自己把款式设计出来,找几十个女工日夜赶工,定然能在正月十五元宵会上赶制出来,那样的话。

    唐曼充满喜色的看着毓,漆黑的眸中亮晶晶的的,长长地小扇子一般的睫毛弯弯的看的毓呼吸一紧,但是马上就被唐曼着急的扯走,虽然毓不知道唐曼有什么点子,可是一定是已经想出了办法的,这一点毓是深信不疑的。

    王贵自然是不敢怠慢,快不领着唐曼和毓向仓库走去,等到仓库吱呀一声打开了,之间一摞摞的布匹堆满了整个仓库,没有一点缝隙,王贵面上免不了尴尬,刚刚还是义正言辞的说自己的生意经呢,现在。

    王贵不由得老脸一红,还没有说什么,就见唐曼已经快步走了进去了,一点点的检查起来,经过粗略的翻看一遍唐曼欣喜地发现,果然是和她预想的一样,虽然这些布已经有的严重掉色,质量也是很粗糙,没有那么太好,但是一定都没有腐烂,还有那一批白色的绢布,也是没有腐烂的,那就更好了。

    “王掌柜的,你现在能不能找出十几个手工活好的女工?”唐曼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现在店中这样子,找那么多女工做什么啊?”王贵有些不赞同,现在店中的情况也没有那么太好了,找那么多女工分明就是浪费银两,王贵眉心一皱,“现在已经是过年期间,招工很是困难,就算是愿意的,也是平时的两三倍的工钱不可啊!再说我们没有必要啊!”

    “绝对有必要。”唐曼的声音铿锵有力,没有一点迟疑,“去找一间大大的房间,然后把火炉之类的东西安排好,屋中的温度尽量要正常知道吗?温度不要太高,然后找过来十几个女工我有事情要安排。”

    王贵在毓的眼神威胁之下,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口中应着,”好的。”

    “等等。”唐曼看着王贵要转身离去,连忙叫住他,“店中有伙计吗?若是没有的话在招过来几个!”

    从刚刚自己和毓进入店中就没有看见一个伙计,唐曼心思一转接口道。

    “原来有的。”王贵没有好气的说道,“都过年了,谁不回家过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