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一章

字数:1374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唐曼无语了,向毓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任凭唐曼几人摆弄了,不过还好,那件红色的底上面绣着精致的花边,都是上等的手工,没有什么俗气的感觉,穿上洁白的狐裘只是感觉很是靓丽贵气,到没有什么俗气,唐曼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弄成像唐缎那副德行,不然自己岂不是要崩溃?

    莲妩精心为唐曼盘了一个繁复的发髻,上面插了一支金步摇,最后定妆,唐曼一看镜中的自己,简直有些眩晕了,早上看完唐缎满头的金玉珠翠,现在看着金色和绿色的东西还眩晕呢!那样的大红俗气,活脱脱的像个暴发户一般,唐曼也就纳了闷了,唐缎好歹也是个大家闺秀啊,虽说有段时间不受待见,可是自小受过的教育是不可能改变的啊,况且大夫人也不是那种花艳俗气之人,虽然是尖酸刻薄了一点的,唐曼心中暗忖。

    不过莲妩很是得意的说着好看,毓轻轻地走了过来,拉住唐曼的手邪魅的凤眼中刹那间闪过一抹惊艳,随即一股子火热照进唐曼漆黑的眸中。

    “我好看吗?”唐曼没有回头,感受到身后男人不稳定的呼吸,一丝狡黠从漆黑的眸中快速的闪过,回头马上臭屁的摆了一个造型,“这位相公,奴家好看吗?”

    “仙人,妖也!”毓凝视着唐曼,半响没有说话,邪魅的风眼中带着热烈火辣之光芒,握着唐曼的手也变得刚劲有力。

    莲妩见状偷偷笑道,“二少奶奶,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按照习俗可是不能睡的呢!”

    莲妩知道唐曼对于一般的习俗都是不知道了解的,所以每次有什么事情之前都是事先提示唐曼的,这一次也丝毫不例外。

    “为什么?”唐曼夸张地叫道,凭什么啊,新年还不让人睡觉了啊?累了一夜不让她谁,明天怎么去应付那些据说很是难缠的老家伙啊?唐曼心中一声哀叫,苦着脸。

    “当然不能睡啊!”莲妩理所当然的笑道,“因为要守岁啊,明年才能芝麻开花节节高嘛!”

    “娘子,你要是累了就先去睡,不要想太多,没有那么多规矩的。”毓一见唐曼十分疲倦的样子,心中有些心疼,上前轻轻地为唐曼拨开额前的乱发,轻柔的说道,娘子这些天为了忙活整个新年已经很忙了,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再加上今天虽然是化险为夷,可是终究不是一个女子能承受的惊吓。

    “还是不要了。”唐曼大大的打了一呵欠,手一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才没有什么事情呢,再说了明天一大早还要给爹娘请安,还要祭祖事情多着呢!”

    “好。”毓眸中充满着感动,虽然他不说,可是他心中知道唐曼为了他付出了多少,他都记在心中呢,这样的女子让他如何能不爱?

    两人并肩坐在床上,手拉着手,唐曼嘴角悄悄勾起一抹微笑,一股奇异的温暖在心中流淌,也许这就是家的味道吧,上一世是孤儿的她根本就没有体会到家的温暖,那之余她来说只不过是个代名词罢了,如今,却是让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回到家里,不再是一个空空的房间,还有一个等着自己的男人,在危险的时候保护着自己,在寒冷的时候拥着自己,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怀抱,多好啊!

    一夜的时间并不漫长,仿佛只是一刹那就过去了,当第一声鸡鸣,启明星升起的那一刻,唐曼和毓准时的回房间打理好一切,去给龙老爷和龙夫人请安,因为三十晚上守岁,所以当唐曼和毓过去的时候,龙老爷和龙夫人也没有睡,龙老爷是习武之人,没有感觉到和平时有多大的变化,可是龙夫人面上挂着深深的疲倦之色,唐曼连忙上前给龙夫人倒了一杯茶,而龙老爷看到毓也很是高兴,拉着毓一遍一遍的说着一会儿见到族中长老应该注意的事项,还有祭祖应该有的步骤之类的。

    唐曼见状,心中已经有了底细,按理说大家族比较看重传承正统,可是因为毓从前痴傻了十几年,所以都是龙清明代替毓祭祖的,而现在,龙老爷这幅样子看来还是比较中意毓继承龙家的,今天的祭祖十有八九都是让毓参加,可是毓毕竟已经痴傻了十几年,一下子恢复正常是否能获得族中长老们的认可还是一件未知之事,再者说来,让毓继承龙家也不过是龙老爷一厢情愿的,万姨娘那边是否能同意,这么多年尤其是知道毓清醒的这段时间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动作,万一若是不在龙老爷的掌控之中。

    唐曼眉心一蹙,还得有第三手准备啊,虽说自己和毓都并不看重龙家的家财,那些钱财凭借自己的头脑说赚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可恨的万姨娘,曾经害的毓痴傻十几年,这样狠毒,还有直接造成了那个单纯可爱的男子的消失,唐曼心中一痛,这口气是无论如何她也咽不下去的,夺走她的最看重的东西应该比杀了万姨娘还难受吧,唐曼心中暗忖。

    可是。

    唐曼思虑一顿,毕竟万姨娘是龙清明的母亲,若是龙清明出面,自己还要不要继续报复下去呢?

    可是事情已经容不得唐曼仔细去想了,一个丫鬟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老爷、夫人,族中的长老们已经到了,在客厅等候着呢!”

    “二老爷三老爷那边通知了吗?”龙老爷沉声问道。

    “奴婢几人已经通知去了,相信恐怕一会儿就到了。”那个小丫鬟一脸惶恐的答道。

    唐曼一惊!

    竟然这么快,可是。

    唐曼匆匆的看向门的方向,万姨娘和龙清明还没有到呢,眼神不禁看向毓的方向,毓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唐曼不要担心,唐曼心中一定,没有说什么直接跟在龙夫人的身边,和龙老爷一同向大厅走去,绕过亭台楼阁,走过林立的假山,还没有走到大厅就听到厅内几声大大的大笑传来。

    龙老爷一行人走了进去,见万姨娘和龙清明已经站在厅中了,甚至是唐缎也是一身鲜艳的衣袍站在龙清明身后,为首的主位上坐了一个威严不苟言笑的老者,童颜鹤发,藏蓝色的深色长袍,手中拄着一柄拐杖,颇有一家大家长的风范,还没开口已经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威严,唐曼的眼睛中不时的闪过一抹精光,看向唐曼一行人走了进来,眸光在龙老爷和龙夫人身上稍作停留,直接看向毓和自己。

    蓦地。

    唐曼顿时觉得一股子威压传来,就是唐曼这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也是心中有些微微地颤抖,但是唐曼心知此时不是示弱的时候,挺直身子,定了定心神,漆黑如深潭的眸子淡淡的迎着老者的大量,不卑不亢,没有丝毫的怯懦,甚至还微微的朝着老者笑了笑,感受着毓也是一样的情形,唐曼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老者是要给自己和毓一个下马威吧!有心测试一下自己二人。

    老者下首坐着十几个年龄略有不同的老者,见着几人走进来,纷纷是一副大量的神情,唐曼依然泰然自若。

    “大伯,几位叔叔过年好。”龙老爷在老者面前也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这样下来,在唐曼心中,这个老者分量更重了一些,毕竟唐曼清楚地知道龙老爷毕竟是异族之长,可是对待老者却恭敬有加,其中必有原因。

    可是。

    唐曼轻轻地瞥向了万姨娘几人,这几人到时来得好早,不过这一举动恐怕是让龙老爷也会心生不快吧!,唐曼不明白的是,万姨娘的心思自己都明白,可是,龙清明呢?他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没有等唐曼多想,二老爷二夫人还有三老爷三夫人也已经到了,几人依照次序上前给老者请安拜年,然后有力地退到一边。

    “斐然,身后站着的是天儿吧?听说天儿的痴傻病已经痊愈了是不是?”老者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眼中一闪而过凌厉的光芒,直直的盯着龙老爷身后的羽天。

    “是,天儿已经痊愈了。”龙老爷恭谨的答道,可是面容之上的骄傲之色是清晰可见的,龙老爷回头对毓说道,“天儿,还不来拜见你的大伯公?”

    “天儿拜见大伯公。”毓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上前跪在地上给老者拜年,态度沉稳没有丝毫的怯懦,星目俊朗,邪魅的凤眼中不时地闪过一抹光芒,看得老者心中暗暗点头。

    “快起来,不错不错,我们龙家后继有人了啊,不但明儿生的一表人才,就是天儿也没有丝毫的逊色,后生可畏啊!”老者赞赏的点点头,冷硬的眸中划过一抹笑意,眸光落在唐曼身上,“这位是天儿媳妇儿吧?唐曼年纪,胆识不错,是个不错的。”

    唐曼一见老者已经点到自己的名字,也上前在毓的旁边跪下给老者请安。

    蓦地。

    唐曼身后感觉到一阵火热的眸光,不用多说,唐曼已经知道了是谁,可是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唐曼心中不禁暗暗郁闷,恨不得上前抽他不可,现在可是族中的长老们大家都在的时候,要丢人也不要现在丢人哪!

    唐曼和毓起身后,唐曼直接躲到毓的身后,并不是她怯懦,只不过是不想惹多余的麻烦,本以为那天已经和龙清明说明白了,以后也不能有什么事情了,可是,现在看来,唐曼心中暗叹,她只不过是不想给双方都造成困扰而已,感情本身就是一件拖泥带水的事情,曾经看过一个比喻,爱情就像是一道数学题,两个人都爱,是一乘以一等于一,若是一方爱另一方不爱,那就是一乘以零,结果自然还是等于零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老者说了一句今年祭祖的安排,唐曼精神一振,集中注意力在他们之间的谈话上面。

    “大伯,侄儿考虑今年让天儿参加祭祖的。”龙老爷沉吟片刻,沉声说道,“毕竟天儿是嫡子,以往天儿身患疾病可是如今天儿已经痊愈了,参加祭祖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行。”还没有等龙老爷说完,万姨娘第一个跳出来打断道,“我反对,凭什么啊?明儿已经参加了这么多年的祭祖,在处理生意上也没有分毫的差错,现在这样的安排纯属于无理之极,若是明儿犯了什么大错,我无话可说,可是明儿这么多年的表现族中的长辈可都是看着呢,有谁能挑出一点点错误来?”

    万姨娘眼睛横了一眼屋中的所有人,冷冷地看了一眼跟在龙老爷身后的龙夫人,这女人道行倒是高明,指不定什么时候调拨了老爷,现在老爷竟然要毫无理由的不让明儿祭祖,让那个傻了十多年的人去祭祖,还得问问她愿不愿意呢!

    屋中一片沉默,就连刚刚威严的老者,也是闭着眼睛沉默着,此刻没有人去指责万姨娘有多么无礼,毕竟这写话也是很多族中的长辈们要说的话,龙家是一个家族,家主的选择关乎到整个龙家的兴旺和发达,毕竟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说身份,龙羽天要占优势,毕竟是龙老爷的嫡子,又是正方夫人所出,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呢,可是龙清明,虽然生母只不过是个青楼名妓,出身低贱,可是龙清明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表现出色,才让所有人为难啊!有谁会想把家族交给一个从未接手过的愣小子呢?

    说到祭祖,万姨娘反应如此激烈,一般龙家的祭祖除了长辈们参加,小辈只能出一个代表,而这个代表人就是毫无疑问的下任家主的继承人,所以万姨娘第一个据理力争的跳了出来。

    “哼。”龙老爷冷冷的哼了声,大喝,“贱人,哪有你插嘴的余地?”

    龙清明看着屋中的所有人的反应,狂狷邪气的眸子淡淡的扫过众人,心中生出一阵悲哀,看着爹爹冷冷的呵斥姨娘的样子,这么多年了,自己怎么努力怎么做在他的心中都比不上龙羽天半分,甚至在他不傻了之后第一时间就要剥夺他继承龙家的权利,他并不在乎这些,可是他真正在乎的没有人给他,他不过就像是个可怜的小丑,还是个替身的小丑,在舞台上演绎着丑戏,正主来了之后他的利用价值也就没有了,然后被人一脚踢开,就没有人想过他的感受,有没有考虑过他愿不愿意?

    曾经。

    在他一点都不受重视,习惯了爹爹不疼,娘亲不爱,府中下人的看不起,在他已经渐渐绝望的时候,龙羽天傻了,他的身份第一时间就被推上了那个至高的位置,没有人问他愿不愿意;可是现在,他好了,自己又被毫不留情一脚踢开,龙清明冷冷勾起唇角,狂狷邪气的眸子冷冷的划过一旁的龙羽天身上,还有他身边那一抹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影,龙清明眸光一动,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他不想再被人摆布了,也不想任人踢来踢去,这次。

    他不想放弃!

    包括他曾经拥有的,况且这些原本就属于他的,龙清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即使这样的和她在同一片屋檐之下也是那么的幸福啊!

    “弟弟毕竟多年没有接触过商业的东西,若是爹爹执意如此,清明恐怕弟弟会毁了龙家。”屋中一片静默中,龙清明听到了自己的清冷的声音在屋中响起,龙清明睁开眸子,坚定地看向龙老爷,避开了唐曼探寻的眸光,直直的看着龙老爷,然后。

    龙清明转头,行了一个礼,“大伯公,清明虽然没有惊世之才,但是表现自认为也算是可圈可点,况且清明也是为了龙家好。”

    老者看着眼前的龙清明,又看看一旁的龙羽天,心中左右摇摆不定,事情已经摆在面前了,可是,若是同意清明的意见,龙夫人的家族会怎么看?从前剥夺了羽天的继承之权,那是因为羽天意外痴傻,就算是龙夫人的家族也是说不出什么来的,可是现在。

    难办哪!

    龙老爷也是眉头紧锁,虽然清明的能力自己是知道的,守业可以创业难啊,龙家若是交给清明恐怕也是难以发展的,但是交给羽天就不一样了,虽然自己和羽天在一起说公事的时间不长,可是羽天聚聚能说中要害,有些对商场上的策略就是连自己这个商场老狐狸都不得不甘拜下风,自己也并非是偏心,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清明也是自己的孩儿,但是为了龙家好,也只得忍痛割舍。

    二老爷自然是赞同龙老爷的观点的,清明的才能自己知道,可是羽天也并非是池中之物,二老爷刚刚要说话,就被二夫人眼神制止住了,现在这种时候可是个得罪人的勾当,不论是清明还是羽天,到最后不还是和自己家的事情没有一点关联不是?惹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做什么?自家相公的心思二夫人自然是懂得,可是族中长老的心思谁能猜测得到?羽天若是真的当上了家主,那倒是好,若是当不上家主,岂不是落得一身不是,得了清明的怨恨?还有那个万姨娘,看起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以后的事情都是说不准的,干嘛去趟那个浑水啊!

    如此一来,二老爷也不说话了,屋中又是一片沉默。

    “你们都不敢说,那就我来说。”三老爷直接买不而出,转头看了羽天一眼,还有羽天身后的唐曼,眸中有着一抹笑意,再看向万姨娘和龙清明,说道,“我虽然是个粗人,可是也懂得嫡尊庶贱的道理,我只是说个公道话,这龙家的继承人当然得是嫡子继承,当年太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不也是那么决定的吗?还有什么说的啊?你们若是有别的说的,那就是质疑太老爷子的决定,若是那样,现在的家主还指不定是谁呢?”

    三老爷也是从自己的实际利益出发,若是羽天当家,自己的利益自然是最多,当然天儿媳妇儿说过让自己帮天儿来着,这一点就是不容置疑的,若是清明继承,自己一家不还得看着万姨娘的脸色吃饭,凭什么啊?

    三老爷轻蔑的看了一眼龙老爷,做事就是优柔寡断,还没有自己干脆呢!不过就是一群老头子,问他们的意见做什么?自己已经是龙家的家主了,还不是什么都说了算,要谁是家主不还就是那么回事?偏偏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就算自己不务正业也看不上他,一个男人还能任由女人在自己头上叫嚣?说说那万姨娘,怎么说也是族中长辈都在呢,她就那样叫嚣算是个什么东西啊?

    自己虽然不咋地,可是妻妾没有一个敢那样的,几下子不规矩明白她那还算什么男的?

    “就你?”一个身着黑色衣衫的男子义愤填膺的站了出来,鼻孔朝天,和龙老爷差不多的年纪,眉目端正,不过说出来的话就句句带刺,“龙家谁不知道你们这房出来一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败类啊,你有什么权利说话啊?我呸!恐怕就是老婆孩子都是大哥帮着养活着呢吧!要是我早就丢人丢得不出来了。”

    一个浪荡子只知道败坏龙家的银子,什么时候为龙家赚上一两银子了?现在可是关于家主的选择问题,一个痴傻了十多年的傻子,谁能保证他现在脑子没有问题啊?龙家交到他手上不得败坏没了啊?

    “我怎么了?”三老爷丝毫没有示弱,一挺胸膛,“我老婆孩子找我大哥养活怎么着了?最起码没有上你的家门,让你给养,你以为你是个好东西啊?我不说大家伙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给你留面子成不成?你就务正业了是不是?还不是守着几间铺子交给我大哥管着,你自己花天酒地,我不说你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

    几句话气的那人是脸红脖子粗,面红耳赤,可是看着三老爷耍横的嘴脸愣是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狠狠地剁了一下脚,刚要说什么就被三老爷再次打断,“别总是说我,我什么样自己心里清楚,总好过那些什么也不做总来指手画脚的人,一点身份都没有,什么东西啊!”

    三老爷一番眼睛,对自己不屑一顾,这种人最是可恨,看不上自己,自己还看不上他们呢!不过三老爷这一番话得罪的可不只是一个人,屋中除了主位上的老者之外其他人都是面红耳赤的样子,显然是被三老爷说中了心事,一个个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们这房的事情哪里有你说话的权利?”万姨娘眼见事情都要成了,就硬生生的被三老爷一番胡搅蛮缠的打断了,心中说不出的气闷,差点没有背过气去,狠狠地瞪了一眼三老爷,这三老爷夫妇指不定就什么时候让唐曼那个小贱人收买了,现在竟然为他们说话,她就说嘛,三夫人最近对唐曼那个小庶女没有理由的热情,要不是没有三老爷的首肯,那个怕夫君的女人敢表态?她就不信,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啊!万姨娘心中暗暗记恨。

    “什么叫做你们那房?”三夫人也开口说话了,不再像是从前的唯唯诺诺的样子,有着三老爷撑腰,顿时腰板也挺直了,轻蔑的看了一眼万姨娘,“万姨娘这话说的我就感觉不舒服,现在可是整个龙家的大事情,要说没有权利说话的还真的是有一个,你看看在场的老爷夫人们,正房夫人都没有说话,你一个姨娘在这里嚣张什么?大嫂还没有说话呢吧!”

    一句话顶得万姨娘哑口无言,说不出来话,看着三老爷夫妻两个的目光差点能杀死人,不过就凭老三家那两个榆木脑袋,就是把自己打死也不能相信这番话是两人的心里话,他们什么时候和大房那么要好了?前两天三夫人还和龙夫人针锋相对呢,现在不可能没有理由的帮他们啊!

    不对。

    万姨娘蓦地反应过来,这几天三夫人对唐曼那个小庶女过分的热情,难道是那个小庶女的使的幺蛾子?

    没错,万姨娘心中越发的肯定了,看向唐曼的眸光也充满了阴毒,几次都弄不死她,本来以为他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小庶女,可是竟然扔下一句已经履行完了承诺,就再也不理她了,让万姨娘万分懊恼。

    唐曼心中暗笑,这三老爷夫妻表现也太出色了一点,让自己都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不过唐曼心中明白,就算有什么事情,自己出手那是下下之策,找人出手那是中策,早晚会有被人知道的一天,可是借刀杀人这一招用的高明啊,还是古人有智慧啊,唐曼心中暗叹,一个未知的诱惑就成功的将三老爷夫妻变成自己人,虽然说身份是弱了一些,可是

    关键时刻说出的话却比较噎人哪!

    唐曼不是没有感觉到万姨娘看向自己的阴狠的眸光,也不是没有看到,可是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现在龙老爷心中已经授意了毓是龙家的继承人,虽然族中的长老有些微词,可是听刚刚三老爷的意思,或许长老们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毕竟龙老爷是一家之主呢!

    她万姨娘还有什么嚣张的资本?指望着雷伊的势力吗?唐曼心中暗笑,现在雷伊绝对不会帮助万姨娘了,唐曼几乎要仰天长笑一声,天都帮助她啊!还有什么阻力呢?

    “可是。”万姨娘冷笑,“我们缎儿已经怀了龙家的子孙了,这一点就是他们所不及的。”

    龙夫人看着没有说话,看到这时候,她相信唐曼能摆平所有的事情,虽然事情和她想象中的有些出入,可是事情还是向着好的方面发展啊!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三老爷夫妻能帮助天儿,自己和他们的关系向来不是很融洽的,可是以龙夫人的玲珑心思,还有三夫人对唐曼的异常热情,还有刚刚三老爷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可是在帮着天儿的,再看看唐曼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龙夫人马上明白了是唐曼,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以后找个机会问问。

    当然,万姨娘撒泼,可是龙夫人自然是不能在族中的长辈面前与万姨娘针锋相对,那岂不是有失了身份不是?龙夫人只是淡淡的笑着,一副温婉的样子站在龙老爷面前。

    “真是笑话。”三夫人也是冷冷一笑,“要说龙家的子孙多了去了,也不差唐姨娘肚子里那一个,庶子的庶子,有什么说的吗?”

    万姨娘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唐缎也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庶子的庶子,还真的是刺痛了唐缎那根神经,“三婶您可看清楚了,我唐家也是元德县城有头有脸的人家,我身为唐家的嫡女,就算相公再不济,也不容许你污蔑我的相公,污蔑的我孩子。”

    老者脸色更加难看,本来掺合进来一个龙夫人的家族已经够难缠了,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唐家,怎么说龙家和唐家也是世交,再者说来,天儿的正妻也是唐家的庶女,这嫡女和庶女的区别。

    让老者不得不考虑清楚。

    “够了。”龙老爷大喝一声,脸上的不耐烦之色很是明显,“都不要再吵了,这样吧,给明儿和天儿各自一家店铺,为期三个月,看谁能将店铺做的大,做得好,诸位看看觉得怎么样?”

    对于这个提议,也是龙老爷刚刚想出来的,不过对于这件事情龙老爷可是一点也不用担心,单凭一个天儿已经足够,况且。

    龙老爷悄悄地看了一眼站在毓身边的唐曼,满意地点点头,自己可是还是记得当初天儿媳妇儿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再加上天儿曾经告诉过自己曾经的一个消息,龙老爷更加不用担心了。

    “好。”龙清明果断的答应,狂狷邪气的眸子余光扫到唐曼,声音中充满着坚定,“只要弟弟能证明他的能力超过我,我心甘情愿的退出。”

    万姨娘虽然不愿意,可是见到龙清明已经答应出去了,只得点头答应,现在这种形势还未必处于失败的位置上呢,不论分到那个店铺,自己的人都能帮助到明儿,至于龙羽天,她就不相信,龙羽天一个傻子能有什么成果,就算是有了成绩。

    万姨娘嘴角勾起一抹没有笑意的弧度,看向毓的眸光充满了不屑,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早晚有一天,她要将龙羽天还有那个迷惑了明儿的小庶女赶出龙家。

    “如此一来,甚好!”老者轻轻点了点头,“为了龙家的将来考虑,只有这样了,不过今年的祭祖还是由清明来,毕竟已经十几年了,以后按照两人的成绩来决定,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吗?”

    老者面露威严的看着众人,众人皆是点头称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这样了啊!

    祭祖的仪式很是繁琐,倒是唐曼第一次看见过这样的祭祖,一众人一起前往龙家的祠堂,唐曼想的没有错,是老者主持的祭祀,然后龙清明完成,唐曼和龙夫人等一众女眷都站在祠堂外面等候,女眷是没有资格进入的,一起等待的还有毓,因为小辈中只能出一个代表,既然龙清明完成,毓只能在外面等候着,不过毓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唐曼心知他心中是不曾在意过这些的。

    祭祀的仪式正正举行了一整天,等到天幕终于微微发暗的时候,龙老爷带着一众人走了出来,等到众人吃过晚饭走了之后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唐曼捶着又酸又痛的后背回去的时候,和毓还没有走到院子门口,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高高的身影,静静地伫立在门旁,面容沉静,褪去了当初青涩的少年的样子,多了一股子男人味,在凛冽的寒风中已经冻得面容通红了,一同陪在门旁的竟然还有莲妩。

    唐曼吃了一惊!

    好久没有去过火锅城了,一切都由吴掌柜的打理,还有四儿,已经很是熟悉,唐曼见状不由得调侃道,“四儿你来了怎么没有进屋去等啊?连累的我们莲妩姑娘也得站在冷风中等候着,怎么就没有着点点的怜香惜玉之心哪?”

    四儿顿时低下了头,面红耳赤的结结巴巴的说道,“想早点见到东家而已。”

    毓手中的力气顿时一紧,唐曼连忙安抚性的笑笑,示意先别吃醋,四儿不过是个孩子,还不太会说话而已。

    “他不就是个呆子嘛?”莲妩跺了跺脚,娇嗔道,“让他进屋去等,说什么都不愿意,非得说早点等少奶奶回来汇报店中的事情。”

    “哈哈。”唐曼边走边笑着,“想见我,就没有想见莲妩?”

    “我。”四儿一听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来话了,面红耳赤的飞快的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莲妩,少年情动,其中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可是四儿也是个内敛之人,哪里经受得过这种调侃哪?

    “少奶奶。”莲妩跺了跺脚,掩着面孔,“不理你了!”

    可是半天却没有扭头离去,毓也看出其中的小九九了,默默地拥着唐曼走进屋中,坐在一旁,静静地没有说话,听着四儿汇报店中的情况,四儿一谈起火锅城中的事情,顿时眉飞色舞,和刚刚的困窘判若两人一般。”东家。“四儿斟酌着说道,“吴掌柜的说有时间的话请您过去一趟,现在正值冬季,火锅城的生意旺了很多,楼上楼下的座位也不是很多,有些客人甚至要等上两个时辰才能等到,吴掌柜的想问问东家您想不想再开一家?”

    唐曼的眸光顿时一亮,来到这个世界,可以说属于她的东西很少,偏偏火锅城就是其中一样,当初费了不少心血,还有曾经和她一起去火锅城的单纯男子,唐曼心中一痛,看了看身边的毓,漆黑如深潭的眸中看不出情绪,可是那种窒息一般的痛苦只有唐曼自己明白,当初羽天因为自己的突然之间不见了,狠狠的抱住自己的腰放声大哭,可是。

    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虽然身边已经有毓了,唐曼心中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情,是不是太过于贪心了?竟然同时喜欢上两个男子?哎!

    唐曼微微一叹,对羽天的思念有多深,她对万姨娘就有多么的痛恨,夺走她的一切才能解了她心中的怨恨,再说现在火锅城好不容易已经成长了,火锅也是自己和雷伊在古代心中的寄托,唐曼舍不得这样的放弃,开分店是个好主意。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着手这件事情的,唐曼沉吟片刻,“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在考虑考虑,等过几天有时间的话会亲自去火锅城和吴掌柜的商量的。”

    开分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镇店,唐曼怎么能放心?咦。

    唐曼心中一亮,眼前的四儿是个不错的人选,再加上。

    唐曼轻轻地看了一眼莲妩,莲妩正在偷偷地看着四儿,发现唐曼打量自己的眸光连忙一本正经的转过身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四儿也是一副尴尬的样子,既然郎有情妾有意的,唐曼勾唇一笑,店中有了莲妩自己可是放心不少了啊!

    再说龙家自己和毓还真的不一定能接管,她和毓真的不是很热衷于这个,经营火锅城,自己白手起家赚遍天下的银子多有诱惑力啊!到时候自己和毓可以一起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一起看夕阳西下,纵情草原之上,去看看戈壁,去看看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