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三宝(第三更)

字数:758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苏先生四合院儿前厅里,空前的热闹。

    除去苏先生这个主人和常来顺酒的老李之外,还有道袍老者、中年女子以及那个青年。

    宋潇来得稍晚,刚刚撤法阵换衣服,简单洗漱一番,多少耽搁了一点时间。

    阵旗、阵图、魂灯和命灯都还在,破损程度一般,还可以用。

    九劫针是老李借的,待会儿得交给老李让他还回去,宋潇决定用一些死亡蜂蜜作为酬谢。

    息壤还剩下一半没动,另一半则随着大阵运行被消耗掉。

    见到宋潇,老李跟苏先生还好些。

    另外三个从未见过他的人都有些吃惊,大概没想到诗仙跟扶苏共同看好的孩子居然长这么好看。

    当然这些活过漫长岁月的人对皮囊并不是特别注重,他们最好奇的……是这孩子摆下的到底是什么阵。

    还有,那个夺舍之人……究竟是谁?!

    能让前些天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老李跟苏先生彻底恢复,能让另外三个最近这段时间也没少打架的大修士修为有大幅精进。

    对方至少是个化虚!

    可这人间……哪来的化虚?

    老李不管那个,看见宋潇,立即招手:“过来解惑!”

    宋潇很有礼貌的先躬身感谢在场这群人。

    虽然看似没帮上什么忙,但在他有危难之际,人家毫不犹豫过来支持,这就是人情!

    “行了行了,别客套了,待会儿你给介绍,你先说,你那什么阵?”

    老李性子急,甚至忘了先去架子上拿酒,一双眼盯着宋潇追问。

    苏先生和另外三人,也全都看着宋潇。

    “九曲黄河阵。”

    宋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弱化版的……”

    客厅内一片安静。

    就连准备进来帮着端茶倒水的小黄都一脸呆滞地站在那不动了。

    老李:“九曲……黄河阵?”

    苏先生等人眼中也全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道袍老者皱眉喃喃道:“不对呀……那种仙阵,自封神之后……就失传了,即便是天庭藏经阁里,也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苏先生沉默半晌,摇了摇头,他觉得,这极有可能是那位炎帝陛下留给宋潇的。

    不然真的很难解释,为什么宋潇一个小年轻,竟然能布下这种恐怖杀阵。

    老李看向宋潇:“不对呀……九曲黄河阵是纯粹的杀阵,专削大能修为的,你那里面,怎么还有炼化法阵?”

    宋潇道:“传我法阵之人,稍微修改了一下,说是……废物利用。”

    所有人:“……”

    好一个废物利用!

    利用到他们这群镇守人间的大修士都吃了个满嘴流油。

    “你之前让我帮忙借九劫针……就是为了这个?”老李依然不可思议地看着宋潇,“所有阵图、阵旗……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

    宋潇点点头:“对,这个挺简单的。”

    “简单……”气质很高贵的中年女子多少有些破防,看着眼前英俊年轻人那一脸真诚表情,要不是她怎么都学不会,差点就真信了。

    “嗯,对,有了方法之后,这些都不难,我师父从小就教我这些基础。”宋潇道。

    “敢问尊师是?”中年女子一脸好奇。

    “我也不大清楚,他老人家不告诉我。”这可不兴说,宋潇撒了个小慌。

    “肯定是个隐士高人啊,能教出这种弟子……厉害!”中年女子倒也没多问,看向宋潇的眼神,却是极为柔和。

    年轻帅气,境界高深,能力强大,真诚有礼。

    是个好孩子!

    见老李当着这些人面说起九劫针,宋潇顺便将九劫针还了回去,同时表示回头会有谢意。

    老李看他一眼,明白宋潇想法,道:“不用你,我那有。”

    这时穿着道袍的老者从身上取出一盏黄铜油灯,看上去十分古旧,送给宋潇道:“贫道平白受了小友莫大好处,不能白食,这盏灯……曾经辉煌过,但如今器灵已死,最多能发挥出炼神初期威能,现在或许你还无法使用,留在身上,时常祭炼,等你到化婴境界,就可以使用了。”

    宋潇看向苏先生和老李。

    苏先生轻轻点点头,老李直接道:“又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给你就拿着。”

    宋潇收下,客气道谢。

    老李道:“这老道是纯阳真人徒孙,谢云流弟子,道号苍鹤,你叫苍鹤真人就好。”

    宋潇有些震撼,尽管这位不是传说中的纯阳真人,但徒孙……也很了不得啊!

    不过想想他连公子扶苏和诗仙李白都见到并混得很熟,还貌似炎帝亲传,再见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好吧,还是很震撼!

    “见过苍鹤真人!”宋潇再次施礼。

    “免礼免礼,不必客气,说起来这次还是贫道占了你便宜。”苍鹤真人对宋潇感观很好,态度很亲切。

    随后老李又给宋潇介绍另外两人。

    “这位是刘子信,年龄不大,不到两百岁就已经修行到化婴境界,算是镇守人间这群人当中的年轻佼佼者!”

    刘子信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白爷您就别埋汰我了,当着天骄榜上的年轻天骄,我这活了快两百岁的人哪有脸说自己是年轻人?佼佼者更算不上……”

    他说着从身上取出一座小塔,托在掌心,看着宋潇道:“我修行岁月尚且短暂,身无长物,唯有这座多年前进入地宫得到的一座宝塔,不知是不是昔日李天王那座,但应是一件法宝,可储物,可收人,可镇压,只不过目前最多只能激活到化婴层级……”

    老李叹了口气:“也是没了灵魂的东西。”

    小塔十分精致,仿佛青铜制成,共有九层。

    这东西至少在卖相上,绝对比那盏黄铜油灯强得多。

    “这太贵重了……”关键刘子信说得可怜,身无长物,唯有这件东西……宋潇有点不落忍。

    苍鹤真人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纯阳仙人的徒孙,好东西应该不少,收起来压力也没那么大。

    刘子信笑道:“小友误会我了,我是觉得,这样一件东西有些拿不出手,但确实也没什么更好的,再好的法宝,也要在适合的人手中,不然就是一件废物。”

    苏先生在一旁道:“拿着吧。”

    宋潇这才收下,认真道谢。

    老李最后介绍这位气质高贵的中年女人,尚未开口,中年女人便看着宋潇微微一笑:“妾身上官婉儿……”

    宋潇:“……”

    姐,你墓都被挖出来了!

    眼前却是个活生生的人,绝对没毛病!

    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着宋潇一脸呆滞模样,老李笑道:“不要太过惊讶,当年死的不是她。”

    上官婉儿冲着宋潇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同样取出一架颜色鲜亮,幻彩琉璃的……车辇。

    看见此物,在场除了宋潇之外,其他几人都微微愣了一下。

    苏先生轻轻皱眉,看向上官婉儿:“小婉你这……不太合适吧?”

    上官婉儿轻笑:“怎么就不合适了?我喜欢这孩子,看着就顺眼,这东西放在我手,也没什么太大作用,给他至少可以用作代步工具。”

    说着冲宋潇眨眨眼:“跑路的时候用这个,可快了!一般的禁法之地都封它不住。”

    苏先生道:“快谢谢婉儿前辈!”

    老李也几乎同时开口:“赶紧感谢你婉儿姐姐!”

    上官婉儿咯咯一笑:“还是小白会说话!”

    老李嘿嘿笑道:“婉儿姐天生丽质,叫前辈岂不是唐突佳人?臭小子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道谢啊!这可是一件真正的神器!”

    上官婉儿直接把东西放到宋潇手里,道:“拿着,别听他们的,神器也好,仙器也罢,任何法宝都是工具,只有放在合适的人手中,它们才是宝贝。”

    宋潇看看苏先生,又看看老李,老李不去说,就连苏先生看向他手中这色彩艳丽的小车辇都带着几分意动之色。

    这时苍鹤真人在一旁解释道:“婉儿姑娘还真是爱才,我等自愧不如,孩子,这车辇名为七香车……”

    宋潇这下终于明白为何苏先生跟老李都如此急迫的要他收下了,确实是件法宝!

    与之相比,飞碟、法舟这些,差了太多。

    见宋潇好处都已拿到手,老李开始转移话题,看着宋潇问道:“对了,来的……究竟什么人?”

    收了一完整两残缺三件法宝的宋潇正准备回馈点蜜,见老李迫不及待的打岔,明显是不想让他往外拿东西。

    其他三人本身就是一种感谢和对晚辈的爱护,倒也没指望宋潇还能还礼。

    听见老李问这个问题,全都看向宋潇。

    “是个土星人,自称合道。”这件事儿宋潇倒是没隐瞒,因为事关重大,也因为他有那座“仙阵”在前。

    客厅里一阵寂静。

    良久,苍鹤真人才喃喃说道:“这世间……居然还有活着的合道?”

    刘子信也摇头:“太难以置信了!”

    上官婉儿看向宋潇:“还有更具体的信息吗?”

    宋潇道:“对方应该是仙女宗老祖,自称避开神战,逃过封神乱战,他来时并非完整状态,准确的说,应该只是一缕残魂,行将就木。不然凭借我那座弱化版的法阵,应该很难困杀他。”

    苏先生点点头:“这倒是真的,人间现在怎么可能存在那种境界的大能?要真是完整魂体,他也无需跑来夺舍你。”

    “仙女宗么……”上官婉儿看着几人,“有时间可以去一次了。”

    众人纷纷颔首。

    宋潇其实挺想问问什么叫先天圣皇体,他读书很多,却从未听过这种说法。

    不过最终还是没问出口,毕竟这件事儿有点敏感。

    一旦传出去,容易再生事端。

    老李随后一脸大气的拿出三罐蜂蜜,每罐大概五斤左右,分给上官婉儿等三人。

    “前阵子去北区,随便采了点蜜回来,拿去吃吧。”

    上官婉儿三人微微一怔。

    老李笑道:“死亡蜂蜜,没什么大不了。”

    上官婉儿面上露出惊喜之色,毫不犹豫地收下了,这东西,任何女人都不会拒绝,更不会嫌多。

    苍鹤真人和刘子信也没客气。

    瞬间收走,笑嘻嘻跟老李道谢。

    老李看了眼宋潇:“看见没?不要总是客气来客气去的,器物吃食,不值一提,小黄去弄点下酒菜,今天高兴,当浮一大白!”

    说着眼睛往架子瞄去,下一刻瞬间翻脸,看着苏先生怒道:“不就几瓶酒吗,居然还给藏起来了?”

    当即从储物戒指里丢出七八坛跟宋潇在空明城酒馆喝过的酒:“爷自己有!喝不完存在这,不许给我动!”

    众人:“……”

    小黄看向苏先生,苏先生一脸无奈:“去吧去吧,弄点下酒菜。”

    老李哼哼唧唧的道:“我要吃狗肉!”

    小黄瞪他一眼:“没有!”

    转身出门。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