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相见与分别

字数:620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是梦么?

    郑寒飞茫然的望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鲜红的血液和刺鼻的血腥味却一直刺激他的神经,不停地告诉他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太突然了,郑寒飞只记得自己一心想去山顶,没跑几步就被从身后传来的强大冲击力给撞倒了,当他从地上爬起,回头见到站着的迪罗,一脸笑容的看着他,而胸口处被鲜血给染红。

    “你是笨蛋么?”郑寒飞呆呆的说道。

    “切,你才是笨蛋吧。”迪罗咂了咂嘴,勉强摆出一副笑脸,不服输的说道,“明知道狙击手的存在,却下意识地认为狙击手已经离开,平常你那过人的智商跑到哪里了?嘛,我倒不是不能理解,不过越着急的时候不是越要冷静应对才对么?唉,我也真是的,与其舍命救你,还不如就个漂亮妹子,说不定还能让对方以身相许呢。”

    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救他?

    郑寒飞咬了咬牙,他不是医生,也不像曲梦涵一样学医,这种知识他知道一星半点,但迪罗的伤势他却非常清楚,一般人被打中心脏能活么?不过看迪罗的样子,应该偏离心脏几厘米,一时半会是死不掉,可出血量却非常大,在这种深山老林叫救护车救援再到医院抢救,时间来得及么?

    郑寒飞不停安慰自己情况没有想象中的严重,而迪罗身后的两名少女却看得清清出出,那是致命伤,郑寒飞只不过是在自我催眠而已,不过他们没有任何人出声,毕竟迪罗本人什么话也没说,他们怎么可能会开口呢。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的性取向很正常。你还有事情要做吧?赶紧去吧,从狙击手这么长时间没有开枪来看,孟磊似乎成功了,你还有时间磨蹭么?我的事情就交给南若需和婉儿行了。”迪罗捂着胸口说道,伤势严重度他心里最清楚,他现在有力气站着还调侃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为了不让其他人担心,迪罗必须装作跟没事一样。

    “你以为说谎很有趣么?”郑寒飞早就看出来迪罗在逞强,左手缓缓的握成拳,用力打在地上,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当时他要冷静一点的话,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哎呀哎呀,这个时候你倒是变聪明了,跟刚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知道已经瞒不住了,迪罗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后倒在地上,看到这个情况,郑寒飞和趴在不远处的南若薰和钟离婉儿赶紧跑到迪罗身边,也不顾有没有狙击手这个危险因素的存在。

    “为什么要帮我?”郑寒飞看着大口喘气的迪罗,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因为他知道安慰或自责只会让迪罗感觉烦躁。

    “还人情。”迪罗淡淡的吐出三个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场的三个人感觉迪罗的声音小了许多。

    “人情在吸血鬼别墅那里早就还了。”

    “是这样么?当时我根本没做什么,只是帮你拖住了南若薰的脚步而已。”

    “光着一件事情我就很感激你了。”

    “可我心里不能接受,懂么?”迪罗缓缓地说道,“郑寒飞啊,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怎么看好你,在我的认知中你跟欧阳休差一大截,更何况那次案件的策划人就是我和姐姐,我对你只有厌恶,但是……你却帮助了我和姐姐跟父亲重归于好,对我来说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原本吸血鬼别墅那一案准备帮助你的,结果什么也没做成,所以这一次我准别把人情还了,这次的行动父亲是完全支持我,他对我说身为他的儿子,一旦欠人情就必须换,即使拼上性命。”

    郑寒飞咬了咬嘴唇,钟离婉儿和南若薰都捂着嘴哭泣,三人很想跟迪罗说些什么,话到嘴边他们一句也说不出来。

    见郑寒飞一直沉默,站在原地不动弹,迪罗皱了皱眉头,竭尽全力大吼道:“郑寒飞,你不赶紧去救副社长还想干什么?我才没那么容易死呢,等欧阳休毕业我还想跟你去争夺社长的位置,还不快走!”

    迪罗如此催促,郑寒飞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于是跟南若薰和钟离婉儿眼神交流,拜托她们照顾迪罗,自己最后看了一眼迪罗,开始往山顶奔去。

    “走了么?”过了几分钟,迪罗缓缓地开口问道,现在的他根本没力气抬头见郑寒飞到底走没走。

    “走了。”

    “那就好,他现在适当英雄的时刻,绝不能因为同伴的死去而拖延脚步。我很庆幸姐姐没有来,要是她知道我的情况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姐姐应该开始考虑自己的幸福了,如果是那个人的话我觉得值得托付,爸爸,作为你的儿子我已经完成任务了,替你的孩子……”

    迪罗越说声音越小,嘴角勾起的弧度却越来越大,当南若薰和钟离婉儿注意到异样的时候,迪罗已经死了,带着笑容死去的。

    ……

    “早就提醒他要躲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看来那个女孩的确是他弱点,唉,这下该如何跟大哥交代。”站在不远处的孟磊看到迪罗去世后,烦躁的挠了挠头,他和刑夜樱可是信誓旦旦的向残影保证保护好每一个人,这下他可是违约了。

    “不过我没想到你一点都不反抗,Bck Datura到底给了你什么指令?”孟磊看向趴在地上的女子,漆黑的枪口戳了戳她的额头,有些意外的说道,“Rose,希望你不要撒谎,作为女明星在这里死去可不好。”

    “我跟Iris不一样,不会做无谓的反抗。”Rose冷淡的瞥了一眼孟磊,说道,“Bck Datura给我的命令只是向郑寒飞开两枪,如果他都能躲过去就不阻拦他上山。”

    “不对啊,你可是开了四枪啊,别给我说谎。”孟磊再次用枪戳了戳Rose的额头,像是在告诉她如果说谎会有什么后果。

    “其中两枪是瞄准你的,不算。”Rose根本不怕孟磊的威胁,回了一句后直接扭过头,搞的孟磊有些哭笑不得。

    “你还在为我脱离组织的事情生气么?”孟磊叹了口气,语气一变,似乎是在跟多年不见得朋友谈话一样。

    “我不认识当初一声不吭就离开的人。”

    “没办法,我对组织的手段实在没法认同,而大哥跟我是同一个想法,所以我们就逃离了组织,并计划如何能摧毁它。”孟磊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枪收了起来,此时的他根本用不着拿枪威胁Rose,跟她好好谈谈就可以了。

    “为什么不跟我说?”Rose大声吼道,“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讨论,难道在你眼中我就认同组织的手段么?”

    “你不一样啊。你可是大明星,一旦脱离组织很容易被组织找到,我是不会让你涉险的。更何况……”说到这里,孟磊的脸色便的严肃起来,“如果当时组织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你很有可能被那个疯子接受改造,那样你就不再是你了。”

    “你以为你说些好听的我就会原谅你么?”嘴上这么说,但Rose却露出一丝笑容,孟磊知道那是她心情好的表现,便松了口气。

    “不过我也不想在组织待下去了,等Bck Datura那边一结束,组织就会不复存在吧,不知道其他人是想一死了之呢?还是逃离?说不定想进入‘那个’里面。”

    “什么意思?”听到Rose这么说,孟磊的脸色一边,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听说Boss向‘那个’汇报组织要摧毁的事情,今天‘那个’会派人来善后。”

    ……

    呼呼!

    郑寒飞听从了迪罗的意见,不停奔跑着,想缩短自己所浪费掉的时间,可跑了一会,郑寒飞发现一名金发男子缓缓下山,而他的手中拿着一柄手枪,整个人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先解决再说。

    虽然不知道那名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但郑寒飞的大脑不断警告金发男子想置他于死地,于是一咬牙,从口袋中掏出两张扑克牌,朝金发男子一扔,金发男子明显被郑寒飞突然出招吓坏了,慌忙拿着手枪射击两张扑克牌,而郑寒飞就趁这一瞬间冲到男子面前,直接就是一拳。

    这也太肉脚了吧。

    郑寒飞原本打算继续出拳的,谁知道自己一拳就让金发男子昏过去,这个情况实在太离奇,郑寒飞在怎么聪明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最终断定这个人很有可能是Bck Datura用催眠控制的人,就在郑寒飞要离开之际,他的眼睛突然看到金发男子手中的手枪,郑寒飞仔细想了一下,将手枪拾起,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可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女人,所以多一层保险比较好。

    ……

    郑寒飞费尽千辛万苦登上山顶,抛开一切悲伤,就在他要和Bck Datura算清一切的时候,一个人从树丛中走出,看到对方的表情后,郑寒飞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他没想到组织的Boss一直潜伏在他的身边,居然是他如此熟悉的人。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郑寒飞把枪口移向那个人,颤抖的说道。

    “正如你所想。”对方缓缓的闭上眼睛,说出自己的身份,“我就是这个组织的Boss,这就是事实。”

    “不可能,你不可能是Boss!”郑寒飞摇了摇头,随即怒吼:“组织在很早以前就存在了,你到底是怎么了?是被Bck Datura催眠了么?梦涵,回答我!”

    “我没被催眠,只是在陈述事实。”曲梦涵凄惨一笑,缓缓的道出实情,“准确的来说我不是创建组织的Boss,而是第二代。”

    “第二代?”郑寒飞眨了眨眼睛,知道这个词后,他似乎明白了创建组织的Boss是什么人了。

    “寒飞,你知道我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吧?”曲梦涵瞥了一眼山顶的风景,继续说道,“他们是研究员,研究精神非常高,甚至为了研究能放弃人性,所以他们经常在国外出差,留下孤独的我守护着家。‘Miracle’就是由他们发现的,据说当时有人向他们提议做一些研究,还提供了很多人,我的父母答应了这个条件,慢慢的发展成现在的组织。”

    “等一下,我记得你的父母……”

    “啊,已经死了,是因为车祸,可能是老天不原谅他们的恶行吧。”曲梦涵很平静的说道,“父母死的第二天就有人来找我,希望我接下‘Boss’的职务,向他们提供‘Miracle’,他能保证我能过正常生活,还威胁我一旦不答应就把我说珍惜的所有人都杀掉,于是我就答应了,这就是我当年离开你们的理由。”

    原来如此。

    郑寒飞这下明白那一年曲梦涵离开的时候表情不对劲,至今为止他都认为那时曲梦涵是因为父母的死打击太大导致的,可惜他错的,错的如此离谱。

    “于是我在那个人那里学习了很多医学知识,平常组织的上下交给几个亲信打理,我只会在不得不露面的时候用不露面说几句话,所以能过着普通生活,之后因为成绩缘故进入奎因学院,还成为了夏洛克侦探社的副社长,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直到你和小薰小杰他们进入夏洛克侦探社才打破了我的日常生活。”

    “一开始我真的感到高兴能和你们见面,但你们的到来却让欧阳休对组织的追查也越来越深,看到你们不顾性命的要摧毁组织,我的心情就很复杂,我知道父母做的不对,组织也是不能存在的,可这个是我父母一手创建的,作为女儿我不能弃之于不顾,即使要毁灭也要亲眼见证,所以才让Bck Datura下令把我抢走,用这种方式跟你见面,至于小杰的手臂被砍断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

    说完,曲梦涵深深的低下头,这是她对郑寒飞至今为止的隐瞒而道歉,也是作为“曲梦涵”对他说的最后一些话,接下来她就要作为“Boss”来结束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