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轻与重

字数:390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十分钟后,救护车来了,众人搀扶着脸色苍白的古杰,把他送到救护车上,以防万一,周正派凌华跟上去,凯蒂也要求同行,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过没有人阻止凯蒂,最后其余人目送着救护车的离开,心里开始反思刚才的事情。

    “抱歉。”宁冰兰低下头,跟所有人道歉,“我没有阻拦他们,否则也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

    “宁冰兰警官,你不用道歉了,谁也没意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欧阳休摇了摇手,他希望宁冰兰不要因这件事情太过自责,当时发生的太突然了,他们在宁冰兰的视线死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且逃走的时候他们手中有曲梦涵当做人质,宁冰兰没有阻拦他们是正确的选择。

    “话说回来,jigoku bana的武器真的很恐怖,居然能砍下人的手臂。那柄刀究竟有多锋利?他又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办到这种事啊?”欧阳休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就有些后怕,当时如果古杰没有即使推开凯蒂,恐怕凯蒂早就死了,同时他也认清了自己和jigoku bana的差距,恐怕在跟jigoku bana比拼的时候,对方根本没用全力。

    “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了。”周正回答道,“干部级别的人基本都接受了改造实验,虽然不知道详情,但他的实力跟实验脱不了关系。”

    “是么……我还是太天真了。”欧阳休重新拿出警棍,发现警棍的表面变得坑坑洼洼的,都是由jigoku bana造成的,他记得这个警棍是拜托赛文制造的,原料不是铁,而是一种特殊的合金,否则他在战斗途中武器早就会被jigoku bana砍断的,就像伦敦那次一样。

    “不知道郑寒飞知道这边的情况会怎么骂我。”欧阳休挠了挠头,下车前他可信誓旦旦的跟郑寒飞保证自己会保护好古杰和曲梦涵,可结果却是一个重伤,一个被拐走,他根本没脸去见郑寒飞了。

    “周正探长,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这么早过来了,不是飞机晚点了么?而且你坐的班机被组织安置炸弹了,宁冰兰警官和凌华警官怎么跟你一块出来,他们不是说因为案子要很晚才能到么?”钟离婉儿问出心中的疑问,当时她看到周正的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根本没想那么多,现在仔细想想,总觉得有很多都说不清楚啊。

    “那个啊,其实我昨天就回来了。”周正笑着回答道,“我跟ICPO的同事说了关于组织的事情,于是他们其中一人假扮成我的样子呆在总部,至于班机的事我已经预料到了,提前采取了措施,飞机上乘客应该没问题,凌华和宁冰兰他们是因为有我和警察局的同事帮忙才提前完成任务,跟我一块过来了,没想到还是来晚了,如果我能早点来的话结果很有可能不同,至少让组织的人空手而归。”

    “周正探长,现在你准备怎么办?”欧阳休想听一下周正的意见,“我是很想跟郑寒飞他们汇合,不过我更担心古杰的情况,手连带着前臂被砍下来,他日后……”

    “小杰的事情我也挺担心的。”周正望了一眼救护车消失的方向,缓缓的说道,“结果已经是那样了,手接回去也不可能好,恐怕会采取截肢吧,好在他被砍掉的左臂,换做右臂对他的日常生活有一定的麻烦,更重要的是他失血太多了,能不能救活也是个问题,反正他是不能参加这次行动了,陪伴他的小凯蒂也是,她应该很自责吧。”

    “是啊。”欧阳休点了点头,他认识凯蒂那么久,头一次看到凯蒂那副失落的样子,他想凯蒂肯定深深的在自责,虽然他不想看凯蒂继续那样子,但这个工作她还是交给其他人比较好,前提是古杰必须活着,否则谁也解不开她的心结。

    “小欧阳你刚才问我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和小寒飞汇合,反倒是我想问问你,小欧阳,你准备怎么办?”周正看了欧阳休一眼,说道,“你还是一个孩子,感到迷茫是应该的,你认为古杰受伤跟你有关系,那你去医院吧,只要有我在,组织的事情绝对没问题,其他人不会怨恨你。”

    “我……”正如周正所说,欧阳休的确迷茫了,他很想参加行动,可心里却想去医院探望古杰,他总觉得两个结果无论选那个都不对,但他知道不能继续拖下去了,于是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随后睁开眼睛,回答了周正:“周正探长,我跟你一块去。”

    “那就走吧。”周正指了指停在校园门口的一辆车,其实欧阳休选择哪个答案周正都不会责怪他,只要他在回答的时候眼神里不充满迷茫就可以,否则他回答哪个答案周正都不会同意的。

    ……

    与此同时,郑寒飞一行人抵达了目的地,在前一站的时候,他和郑寒雪采取了一点小手段,摆脱了跟踪他们的人,同时证实了郑寒飞的猜想,跟踪他们的人接受的命令恐怕是见自己、郑寒雪和欧阳休下车就跟上去,这也能解释欧阳休下车的时候那几个人为何会露出马脚。

    会是谁呢?

    郑寒飞一开始以为接应人会在车站等待他们,可惜他想错了,车站一个人都没有,郑寒飞还以为对方没有来而在车站等了一会,可等了足足十分钟,接应人也没来,这下是彻底惹怒郑寒飞了,决定不等接应人了,毕竟他已经知道组织的基地在深山里,而这附近只有一座山,郑寒飞决定先前往那里去瞧一瞧。

    你在给我开玩笑么?!

    郑寒飞注视着铁门上的字:“无关人员禁止入内”,有种想骂人的的冲动,刚到山脚他们发现一道铁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铁门还用好几道锁锁死,身为高中生的他们根本没办法进入。

    只能等接应人了么?

    郑寒飞咬了咬牙,要他等待还没有出现的接应人,他实在是有点生气,如果铁门只有一道锁的话郑寒飞说不定还有点办法,可足足有三道锁,郑寒飞再怎么有能力也要用几个小时才行,等他开门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所以郑寒飞很干脆的放弃了,不过这种山居然有如此严密的措施,代表组织的基地真的在这里。

    “你们看起来很烦恼啊。”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们一跳,郑寒雪和南若薰甚至做好了战斗准备,等他们看到身后的人后,发现对方居然是熟悉的人。

    “刑夜樱?!”郑寒飞叫出对方的名字,他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见她,随后他便想到一个可能性,“你该不会是……”

    “没错,我就是接应你们的人。”刑夜樱笑嘻嘻的回答道,“顺便说一句,在山里还有两个你们极其熟悉的人,不过先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吧。”

    一边说着,刑夜樱一边拿出专业的开锁工具,几分钟后众人听到三道锁同时发出啪的声音,铁门就这样开了。

    真是熟练啊。

    郑寒飞咂了咂嘴,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熟练开锁技巧,他很怀疑刑夜樱到底跟谁学的。

    “我是跟老大学的哦。”仿佛猜透了郑寒飞的心思,刑夜樱开口说道,“老大可以说是我的老师,推理、开锁等等技巧都是他交给我的,我真的很感谢他,可我之前却想忘恩负义准备杀掉他,唉,幸好他原谅我了,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被那些家伙蒙蔽了双眼,否则我也不会做出那种事……啊,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就当我自言自语好了。”

    刑夜樱这才发现自己透露太多消息给郑寒飞了,赶紧摇了摇手,希望转移话题,可郑寒飞怎么可能会吃这套,他早就想知道刑夜樱的真实身份了,他也很好奇教刑夜樱开锁技巧的人,在他的印象中,只有一个人才会有那种开锁技巧,于是郑寒飞开始追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有人会回答你的问题,我们还是先上山吧。”刑夜樱没有回答郑寒飞,而是指了指山顶,郑寒飞这才想起来还有事情要做,便把这个问题留在心里,不过他猜测刑夜樱口中的那个人就是即将要见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