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白静,史可

字数:830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2012年7月。

    在南开大学深造三年的白静,终于迎来最后一年的实习期。

    在舍友们迷茫无措,不知去处的时候,白姑娘带着闺蜜赵楠整理铺盖,直奔太谷。

    “你……你认识长上网的人?”赵楠有些吃惊。

    太谷这个地名因长上系企业而火爆全国,在媒体上的曝光率超高,据说在那里斥资三千亿,要打造成世界第九大奇迹。

    “认识一些。”白静回答的很含蓄,眼神中出现向往。

    这样,大概就可以每天都和他在公司见面了……

    “哦。”赵楠努努嘴,没想到一向简简单单的白姑娘,看上去这么有背景。

    ……

    长上系企业家大业大,扩张迅速,但底蕴不足,每年都要招五千名高校新生充实公司,适者生存,在张上定下每年都要淘汰公司5%的员工后,企业狼性自然出来了,竞争足够激烈。

    此刻的张同学正在会议厅开会。

    一千座食品厂已经建起来七百多座,有三百座开始生产,其他还在上流水线设备。

    长上集团的刘德顺,苏樱等高管全部在列。

    张上:“按照我以前的想法,我们的食品厂要复制市面上所有类型的食物,自产自销,少了中间环节,利润一定足够大。但后来逐渐体会到不搞开发,不搞创新,不搞技术的企业,其实没有太大意义,走别人的路只不过是旧药换新药,没出这个框架,对社会无益。”

    “最近我参加高峰论坛,有行业大佬告诉我,我国食品行业真的很可怜,老百姓可以选择的食品真的很少,你搞了一个旺旺雪饼,身后跟出来一百家雪饼,老百姓能选的就只有旺旺雪饼,或者康师傅雪饼,米多奇雪饼,而那些跟风者从没有想过,雪饼是用大米做出来的,你为什么不用大米开发一种新食品呢?”

    “经过我的调查,比如玉米这种原材料,在美利坚有一千种吃法,可以加工成一千种食品供老百姓选择,而在我国。”张上深深地一叹,“只有95种食品。”

    只是一个对比,参加会议的都被震撼了……

    张上:“所以,我们长上食品厂的责任来了,食品深加工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行业,在我国的市场,在世界的市场,连饱满都谈不上,只要开发一种新食品,前期一定是垄断地位,足够暴利。”

    “从今天开始,我们长上食品厂要走上研发之路,成立神农研究院,食品深加工任重道远,已经在产的三百座食品厂不变,后期的七百座都要加工新食品。”

    “实在创造不出新玩意,就去国外取经,将他们的东西搬过来,或者走访国内,找那些地方特色,不出名但可以用流水线生产的美食,拿下专利权,将他们的食品发扬光大。”

    “还有将来要建的1000座生活用品厂也一样,能研发绝不山寨。九十年代,东西难卖,但包括自行车啊,冰箱啊什么的,全都很结实很耐用,二八大杠骑十多年不坏,可到了我们现在,自行车和冰箱的质量,大家呵呵就好。”

    “东西好卖了,老板们偷工减料了,质量差得要死。我们长上系企业不以追求利益和抢占市场为目标,质量第一,把90年代的造物精神拿出来,将那些偷工减料的都给我挤垮了。”

    “我们长上工厂的未来愿景……用质量挤垮同行业者!”

    噼噼啪啪……会场掌声如雷。

    愿景很美好,能不能忠实的贯彻下去,难说。

    “白静来了。”见开完会,史可推门进来,对张上附耳说了一句。

    张同学点头,又吩咐两句,离开会场。

    这一年,史可也三十岁了,依旧单身。

    公司里追她的人能排成加强连,但这个温柔的少妇对其他男人从来不假颜色。

    相处这几年,张上怎么会不懂她的心思,可有句话说得好:“太监不能管国事,二奶女秘书万万不可混用。”

    孟苓和史可的明争暗斗,他多少清楚一些。

    一个是自己的贴身秘书,生活安排,各种事物都归她管,公司大事也逃不出她的耳目,张上接触的人,她基本都接触过,圈子高得怕人。

    令一个是公司掌舵的,掌控欲极强,妒心很厉害,就连张同学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拿不住她,哪怕睡过了……

    “家里还好么?”张上随口问。

    “唔?”史姑娘一身天蓝色白领制服,两手在腹前抱着文件夹,皮肤白腻得如象牙,成熟丰腴的美熟妇真看得人赏心悦目,笑着说:“还好。”

    “家里请保姆了么?”

    “嗯,请了三个,还安了监控。”

    “听说你弟要结婚了?”张上依稀记得史可有个痴呆儿弟弟。

    “……嗯,不过彩礼要得有点高。”

    “钱不是问题,姑娘人好么?”

    “嗯,村里的,挺朴实,家里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生活困难。”

    “彩礼准备给多少?”

    “五十万,外带城里一套房,让她家人搬来太谷住,毕竟我以后也会定居在这里。”顿了顿,细若蚊声说:“因为有你。”

    “嗯……”张上装作威严地样子应一声,思考一下说:“彩礼和房我来出,你跟我这几年不容易,公司越来越大,管理岗位缺人,你调去事务部当部长吧。”

    “我不要。”史可有点急。

    “不要个屁,小老婆和女秘书不可混用,这是我们煤老板的至理名言。”

    “……”史可愣住,细细揣摩这句话的意思……欣喜、激动、情不自抑。

    张上:“再给我找俩秘书接你的班,要丑的,不起眼的那种。”【日久生情这种事谁都说不来,毕竟每天在一起,除非你实在看上眼的才能杜绝。】

    史可:“……我明白。”

    ……

    以张上的想法,其实白静来公司上班,没必要从基层做起。

    当过超市总经理的人,管个一两百员工应该是挺轻松的,咱正是用人之际,你赶紧顶上来才对。

    奈何张同学坐电梯还没下去,从前台接待小姐的神情中,敏锐的白姑娘就察觉到了,赶紧给他来短信。

    “你别管我,让我自己来。我不想被当猴。”

    张上嘴角抽抽,有点烦躁地又按了电梯99楼,“回吧回吧。”

    史可,“回哪?”

    “回我办公室。”

    “这批毕业生已经差不多集合完毕了,你不是说要亲自给他们培训嘛?”

    “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训吧。”

    ……

    张上没有给白静特殊的关照,也不准史可出面,想从基层做起,一步一步走上来,是件好事。

    于是白姑娘在培训完成后,按照所修的专业,企业管理学,连带赵楠被分配到一家食品厂里头……坐办公室。

    初来乍到,没有想像中的激烈竞争,只是平淡得无所事事,像公家单位坐办公室的,闲着没事扫扫地,擦擦桌子,整理一下上边下发的指令和文件,如此简单。

    前一星期,兢兢业业,怀着紧张和不安,生怕哪里做得不对。

    十天后。

    赵楠生无可恋,两手捧着脸,肘子撑住桌面,“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堂堂985大学的毕业生就干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知道公司怎么想的?”

    而在桌子对面,白静捧着一摞书,全是关于长上系企业的书籍,包括《企业文化》《我们的愿景和目标》《如何快速膨胀的长上系》等等。

    对于赵楠的唠叨,白姑娘抬头看了她一眼说:“如果你闲着没事干,可以把办公室打扫得一尘不染,不管谁进来,都觉得我们办公室好干净,好清新。”

    “我又不是搞装修的,弄那么清新干嘛?”赵楠不以为意。

    白姑娘不再说什么了……

    五个月后,同宿三年的闺蜜赵楠,拿着实习生每月的1500块工资,终于在第89次唠叨过老天无眼,长上集团无珠,令良才埋没后,愤然写下辞职信。

    白静没劝,只是帮她收拾行李,送到火车站,叮嘱以后常联系,目视赵楠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这五个月,5000名应届毕业生,在长上系企业自己主动走掉的超过4000名。

    而剩下的,经过再次培训,有八百名发配全国各省市,充实分公司,一跃成为小主管。

    另外200名留在太谷,各食品厂,长上网三大分区,成为部门主管的助手。

    白静姑娘也升职为厂长助理。

    这一晚,杨芯叫张同学回家吃饭。

    朱曦最近得了好多奖,什么百花奖提名之类,到处领奖,都没时间回来。

    说实话,张上是有点怕白静的,大概做了亏心事,怕鬼敲门,见人家就心虚。

    杨芯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对儿子长期不归家很有怨念。

    朱曦在的时候还经常回来吃饭,只要朱姑娘出去,这家伙可算放羊了,一星期都不带见面的。

    有些事情家里人心知肚明,据说那个柳琴领养了孩子,名叫“张柳音”,你姓柳,孩子姓张,怎么个意思?

    不用想都明白……

    张上十有八九是去那过夜了。

    甚至杨芯还见过那孩子,真是太亲太招人爱了……太谷就这么点大,卖菜都在菜市场,碰着不算稀奇。

    “静静,你今年25岁了吧?”

    “嗯,26虚岁了。”

    “不小了,该找对象了。”故意撇张同学一眼说。

    “……”白静怔了怔,“阿姨,我……”

    “嗯哼。”张上故意重重哼了一声,手一抖,筷子掉地下了。

    弯下腰去捡,掩饰尴尬,只见在他旁边的白姑娘双膝合拢,两条雪白诱人美腿大半露在外,几乎可以窥见大腿根部紧实圆润的肌肤。

    本来想让白静找个男朋友算了,可这一刹那,占有欲,私心,张上觉得,只有我才能拥有她……渣就渣吧。

    白姑娘似有所感,本能地马上夹紧双腿,并未失态。

    往桌下看去,见自己两条粉腿露了大半,细滑光嫩,确是耀眼诱人……再往下望,顿时四目相接……

    小脸红了红,那眼神没有责怪之意,也没有扯低裙摆的动作,夹膝的两条白嫩美腿仍旧大半露着。

    抬头很自然地说:“阿姨,我觉得我还年龄,不想过那种早早结婚生子的生活,在事业上有所成一直是我的目标,多等几年吧。”

    “再等几年就老了。”

    “那我就不嫁了。”

    “……”杨芯哑口无言,在桌下用力踹了儿子一脚。

    张上一脸黑线,赶紧爬起来。

    饭后。

    朱曦不在家,不好留白静在家里过夜,送姑娘回去是张上的责任。

    “妈,我爸晚上回来不?

    “回来了。”

    “那我晚上不回来了。”

    “又不回来?”

    “嗯,那个……我有点事,晚上的飞机。”

    杨芯不好说什么了,哪怕清楚他说谎。

    白静家的老宅,佛有修成正果时,人有洞房花烛夜。

    对于白姑娘来讲,这一夜是痛苦的,很疼。

    对于张上来讲,土炕变成了他的战场,一个陌生新鲜的战场。

    他像一个初上战场的新兵,不懂得地势,不掌握战情,不明白战况,不会使唤武器,跌跌撞撞地在一片白皑皑的雪地上摸爬滚打。

    他头脑发热,兴奋无比,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仗该怎么打,只是凭着矫健、英勇、强悍、无所畏惧、使不完的热情和力气没头没脑地发起冲锋。

    在最初的战役结束之后,他有些上路了,有些老兵的经验和套路了。

    他为战场的诱人之处所迷恋。

    他为自己势不可当的精力所鼓舞。

    他开始学着做一个初级指挥员,开始学着分析战情,了解战况,侦察地形,然后组织部队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他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精神高度兴奋。

    他看到他的进攻越来越有效果了,它们差不多全都直接击中了对手的要害之处。

    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这和他所经历过的那些战争不同,有着完全迥异但却其乐无穷的魅力。

    他越来越感到自信,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军人,是个英勇无敌的战士。

    他不必在战争面前手足无措了,也不必拘泥了,不会无所建树了。

    对于一名军人来说,这似乎是天生的,仅仅一夜之间,他就由一名老兵成长为能主宰整个战争局面的将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