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张柳音

字数:1066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2011年9月。

    《杨澜访谈录-张上》专集播出,于是现代史上最强装逼王诞生。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句句不带吹牛,却句句不离装逼精髓。

    “长上快递不快。”

    这一句话仿佛打了我国所有快递企业的脸。

    关键你还没法反驳,毕竟我国快递长上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体会过上一分钟下单,下一分钟货物到家的感觉嘛?

    长上商城可以!

    各种潜伏的段子手被炸出。

    @小米: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采媒在线:确实,张老板说了实在话。

    @9:确实,长上快递从没快过,货运最快反而是顺丰。

    @她是一只蜗牛:如果长上大厦没有的东西,比起顺丰差远了,没觉得长上有多快。

    @吃管道的马里奥:长上是真的慢了,现在有时候都赶不上其他快递。

    @控制欲hh:装逼界一位大佬横空,盖压诸天。

    “钱带来的幸福感不超过10%。”

    于是有媒体算了一下,光长上网三大分区的市值,保守估计在500亿美刀左右,再加全国各地的八百座长上大厦,每座最少值一亿,这又八百亿,如果再深扒,你去过太谷的话,长上系巨无霸深不可测,还是别扒,太伤人……

    最后算了算,张上个人占长上系企业33%的股份,煤老板集体占35%,最后一位神秘人占32%。

    按照33%的比例算,张上的身价应该过千亿了!

    千亿的百分之十,100亿才能给你带来幸福感……吃瓜群众伤不起。

    “我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庭。”

    于是,海南岛的两亿海景豪宅曝光……

    之所以被评为现代史上最大逼王,还是那句创建长上系企业是我犯过最大的错误。

    老姚宋利子等人都发来贺电,装逼有水平,我等佩服佩服。

    站在风口浪尖,被全国群众热议,可张上的生活却很平静。

    认识柳琴那年,她24岁,五年过去,即将奔三还依旧单身,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来讲,每个孤独夜晚都是一种煎熬。

    张上越来越忙了,忙到一年四季下来和她见面的次数不到五次。

    小视频和广告将她带火,成了我国最早的网红,追求者数不胜数。

    有时她会动摇,想找个简简单单的男人嫁了,不需要有多少钱,也不用多帅,只要相敬如宾就好。

    这样的男人有很多,可是,她清楚,自己放不下那个叫张上的。

    为了排遣寂寞,她把村里的父母接来住了,好歹有人作伴。

    “琴子,你看你都多大了还不找对象,一过30岁就不是你挑人家了,是别人挑你。”

    “你妈说的对,眼光别太高,找个憨厚娃就挺好。”

    “琴子……”

    爹妈一块给洗脑,柳琴要疯……

    自把父母接来之后,到是不寂寞了,就是老两口这唠叨实在令人受不了。

    “爸妈,我这辈子不准备再嫁了。”柳少妇长吸一口气说。

    “什么?”

    “甚?”

    老两口急了,“你脑子叫地鼠打了?想甚了?现在你还年轻,等你六七十岁了,病病痛痛都没人管你,一辈子可苦杀了。”

    “你妈说得对,不找个男人照顾你,那是好玩的?”

    本来香喷喷的午饭,柳琴却觉得难以下咽,将无数个夜晚深思熟虑的想法讲出来:“爸妈,我想领养个孩子。”

    “什,什么?”父母呆滞,脑子宕机。

    “你又不是不能生,怎么就想领养了?”

    “带个孩子,你以后还怎么再嫁?”

    “你妈我坚决不同意!”

    “你妈说得对!”

    被口诛笔伐,柳琴烦躁得要死,心里委屈得不行。

    和张上的关系直到现在都不清不楚,说是人家小老婆吧,真没睡过。

    说不是吧,彼此都心知肚明,暧昧到了极限,除去最后一步,情感已经到那份儿上了。

    “叮铃铃……”手机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柳琴脸色微微一变,迟疑了一下,瞄正在唠叨的父母一眼,接了。

    张上笑着问:“吃饭没?”

    柳琴低声说:“正和我爸妈吃呢,你在哪?”

    “才忙完,在你家楼下。”

    “什么?”柳琴怔了怔,起身走向阳台,楼下那辆迈巴赫十分显眼。“我马上下去。”

    “好。”张上从车窗里望着六楼,依稀可以看到那丰腴身影。

    “琴子你干什么去?”见女儿接了个电话就换衣服要走,柳妈赶紧问。

    “你们先吃吧,我有点事。”柳少妇将衣服整理好,推门而出。

    许久不见柳琴,似乎又丰满了一些,从楼道里出来时胸前满满的不经意颤抖着,一根装束丝带在那两坨下随意束着,裙外一双白里透粉格外白腻的圆润玉腿,在阳光照耀下闪着性感白光。

    “怎么了,心情不好?”张上注视她问。

    犹豫了一下,柳琴说:“张上。”

    “嗯?”

    “如果,我找个男朋友,你会不会放过我?”

    “我从来没束缚过你。”言下之意,你想怎么样是你的自由,“但是,谁敢碰你,我就弄死他。”

    “你……”柳琴想锤死这贱人,年龄越大,做事越霸道了,“你想让我怎么办?”

    “现在就挺好的啊?”他装糊涂。

    “挺好?”柳琴突然用压抑地声音,略带歇斯底里地喊:“你还年轻,我马上就三十岁了,我们一年见不到五次,要爱情,我们没有,要照顾,你也没有,要生活,我根本见不到你,除了彼此想念,跟着你,我看不到希望。”

    张上呼吸一窒。

    转眼间你都要三十岁了啊。

    认识你那年我才16岁,如今,也是22岁的大小伙了。

    “你想嫁人了?”

    “我想有个家。”

    “再等我一年,等我爸可以撑起局面,公司走上正轨,我就退居幕后,会常来看你。”

    “所以,我就一辈子给你做小老婆是吧?等老了,孤苦无依,得病都没人帮衬一下,这就是我跟了你所要过的下半生。”

    “那你想怎么样?”张上眉心拧成一疙瘩。“分开,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柳琴心里难过,嗓子里像灌了沙子,想下狠心,却怎么也讲不出“是”字。

    张上突然说:“你把你爸妈接来住,他们唠叨你了?”

    柳琴嘴巴张了张,没解释,“嗯。”

    “我上去见见他们吧。”

    “什么?”柳琴用难以置信地眼神看他。你可是定过婚的人,再去见我父母算怎么回事?

    张上:“见见吧,省得他们唠叨你。”

    把他逼到这份儿上,柳琴不知道为什么,突兀地开心起来,“我想领养个孩子。”

    “领养?”

    “对,这样我就可以有个家,有了孩子就有依靠,有心里寄托。以后你得靠边站,有你没你都扯淡,你爱来不来。”

    “……”张同学嘴角抽搐,一脸黑线。

    要见柳琴的父母,张上很忐忑,万一人家劈头盖脸上来一顿骂,怎么整?

    “你爹妈……”

    “他们很好说话,一会儿我先说领养孩子的事,你见机行事。”

    “想领男孩还是女儿?”张上随口一问。

    “我才不要男孩,将来结婚了娶个媳妇回来气我,我得气死,还是女孩比较乖。”

    “那是。”张同学赞同。

    门口,张上深吸一口气,示意柳琴开门。

    少妇用钥匙咔哒咔哒拧了两下。

    “琴子,这么快就回来了?”柳妈疑惑地问。

    “妈,那个……”柳少妇微微把门打开让了一下,露出后头的张同学说:“我朋友来看你俩了。”

    “你……”老两口一见张同学,当下呆滞。

    作为我国炙手可热的人物,张上的相貌可以说是全民皆知,除了名气,与之相匹配的还有财富,社会地位,尤其在太谷,张上绝对是堪比创世神的存在。

    陡一见神灵来你家,电视上需要仰望的人物出现在眼前,什么感受?

    柳妈当下拘谨、不安,说话都结巴了……

    “叔叔阿姨好。”张同学鞠躬。

    “啊……好好好,快进来。”柳妈手脚哆嗦,赶紧招呼,指着沙发说:“快坐,中午吃饭了吗?”

    “额……没吃。”

    “琴子,快招呼人家吃饭。”张妈又吩咐说:“老头子,你赶紧再炒几个菜。”

    “阿姨,不用这么麻烦,我最喜欢家常便饭了。”

    “妈,跟他不用讲究,饿着他也应该。”柳少妇不给面子。

    张上:“……”

    柳妈:“……”

    饭桌上。

    对于张同学的来意,老两口私自揣测了一下,就心里贼亮腾,怪不得闺女看不上那些追求者,原来是认识这种大佬……这是要嫁入豪门啊。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亲,给张同学夹菜的速度比他吃得还快……

    “妈,我们俩决定领养一个孩子。”柳琴语不惊人死不休。

    张上猛然抬头……犹豫了一下,又慢慢低下去扒拉饭。

    柳少妇说“我们俩”,这意义可太大了。

    “你,你俩不能生吗?”柳妈声音有点颤。

    “嗯,我俩都不能生。”顿了顿,给张同学夹一块红烧肉,解释说:“我以前流产过,他做了检查,也不能生。”

    “……”这个理由忒他妈好。

    两位老人哑口无言,心里百味杂陈。

    柳琴:“并且,我们俩也不准备结婚。”

    “为什么?”柳妈瞪眼。

    “没意义,他事业太忙,一年四季不着家。”

    “那也得有个名分啊?”

    “他多陪陪我,比只给名分不回家强。”柳琴叹一口气说。

    “……”老两口沉默,嫁入豪门没那么容易啊,有得是钱,可牺牲得也多。

    张上:“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保证每星期最起码回家一天,实在不行,我去哪就带柳琴去哪。”

    两口子对视一眼,柳爸受意,说:“还是不行,不结婚怎么能成?”

    “爸妈,我的幸福重要还是那个结婚证重要?”

    “这……”

    柳妈还想再说什么,柳琴先把筷子拍桌上,佯装生气,朝张上喊:“吃饱了没?”

    “额,饱了。”

    “走人。”

    “哦哦。”赶紧跟上人家的步伐,不给老两口讲话的机会……

    ……

    太原。

    太谷是没有孤儿院的,想领养孩子必须来这里。

    柳琴大概很早就打算这么办了,户口本,各种证明,全都准备齐全。

    “你这是早有预谋啊?”把车停外头,循着小路向里头走,张上鼻子抽了抽说。

    柳琴懒得理,心已经飘到孤儿院里的小宝贝们身上。

    张上:“你打算给孩子起什么名字?”

    柳琴:“要你管?”

    张上:“……”MMP,你这是欠收拾,晚上给爷等着。

    孤儿院的人很热情,院长亲自接待,因为在看到张上的那一刻,大家都懂,这种人物绝对不会白来一趟,按照常理,一定会留下点什么……

    “请问您想领养多大的孩子?”

    “尽量年龄小一些的吧,最好才懂事的那种。”柳琴的目光扫视大院中那些孩童。

    这些孩子的目光也都看过来,因为孩子们懂,每一次上门的,不是带你走,就是给你送东西,好些孩子还隐隐带着防备和害怕,不希望离开这个大家庭,这里有朋友,有玩伴。

    一眼看去,柳琴有些失望,“还有比他们年龄小的么?”

    “有,但都还不会走路,需要人细心照顾。”

    “我们去看看。”

    进了楼里,婴儿们哭声震天,房间里有五个护士姐姐手忙脚乱,大约有二十多个婴儿床,都需要她们照顾。

    “你看,那个多可爱。”

    柳琴指着最后头的婴儿床,里头有个小家伙粉雕玉琢,婴儿肥可爱得不行,不哭不闹,正在爬,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临床吮吸奶瓶的孩子,小手从床隙间探出,似乎想摸摸他。

    “这个孩子……”

    院长:“她是这个房子里年龄最大的,马上两岁,已经能听懂人话,再过几个月应该就会走路了。”

    “我可以进去看看她么?”

    “当然可以。”院子笑了笑。

    当小家伙用好奇地眼神注视柳琴时,这一刻,她心都融化了……今后,你就是我女儿。

    “她有名字么?”柳琴和小家伙对视,向院长问。

    “还没有。”苦笑说。

    “那就叫柳音吧。”显然早有准备。

    张上插话说:“我觉得,他应该姓张。”

    柳少妇不屑地撇撇嘴。

    张同学不甘心,“我觉得,张柳音,这个名字很好听。”

    “张柳音?”柳琴喃喃自语,心动了。

    院长适时插话,“这个名字确实很有内涵。”

    张同学笑了。

    柳琴沉默了一下,没顶嘴。

    在院长的千叮万嘱下,给孩子办好出院手续,张同学的心情很奇特,自己有女儿了!

    于是,很大方的从车里拿出支票,一后边写了七个零,撕下来递给院长说:“感谢这里的每一位工作人员,大家都是天使。”

    院长呆滞……一千万!

    离开孤儿院时已经是晚上,天色黑了下来,小家伙大概是不习惯,出了孤儿院就开始哭,怎么也哄不住。

    “先找家酒店歇会,把孩子料理好再说。”

    “嗯。”柳琴应着。

    是夜,当孩子喝过奶粉,沉沉入睡。

    柳琴在床上躺着,满面柔情,轻轻拍着孩子。

    张上在卫生间洗屎布……

    之后,慢慢走到柳少妇身后,强有力的手臂将她公主抱起,放在旁边的床上。

    她有点害怕,像做了俘虏一样,一动不敢动。

    他眼睛里闪著兴奋的光,像鱼摆尾一样在她里面荡漾了一下,望著她一笑。

    “嗳,你在做什麼?”她恐惧的笑着问。

    他的头发拂在她大腿上,毛毵毵的不知道什麼野兽的头。

    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