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行于黑夜无须光

字数:629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一天,从小生活在紫土,很难知晓人间疾苦的婷玉,做了一个梦。

    梦里,陈飞源在凶巴巴的刁难许青,她很生气。

    直至清晨,梦醒的婷玉,心情与以往有了一些不一样,到了柏大师的帐篷后,她坐在那里背诵药典时,也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的抬头看向帐篷外。

    直至看到了……陈飞源。

    婷玉眼皮一翻,想起了昨日的梦。

    陈飞源打着哈气,揉着眼睛掀开帐篷,一屁股坐正要坐在婷玉的身边,下一刻蒲团被婷玉直接挪开。

    陈飞源一愣,看向婷玉。

    “你干嘛?”

    “你坐那里。”婷玉懒得理会陈飞源,一指许青平日所坐之处。

    “凭什么啊!”陈飞源顿时不干了,眼睛睁大。

    “就凭你学习不用功,凭你这段时间经常请假,你坐在这里我烦,够了吗?”

    婷玉杏眼一瞪,语速很快,听得陈飞源再次愣在那里,半晌后滴咕了几句,似有些不敢招惹对方,带着郁闷坐在了许青的位置。

    “唉,婷玉你……”坐下后,陈飞源刚开口,没等说完,婷玉那里就眼睛里露出不善。

    “不要说唉这个字,被人听到,误会了怎么办。”

    “啊?唉这个字怎么了?”陈飞源一脸茫然时,帐篷的门被打开,许青走了进来。

    看到许青,婷玉脸上浮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露出笑意,拍了拍身边原本属于陈飞源的蒲团。

    “小师弟,你坐这里。”

    许青一怔,陈飞源呆了一下。

    “还愣着干什么,老师要来了,你快过来啊。”婷玉催促道。

    许青有些迟疑,看了看婷玉,又看了看坐在自己位置,呆在那里的陈飞源。

    此刻的确是柏大师要来的时间,于是许青只能走到婷玉身旁,坐在了以往属于陈飞源的位置。

    陈飞源整个人都傻了,一指许青刚要开口,婷玉转头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

    “闭嘴!”

    “我还没说话啊。”陈飞源都要哭了,他觉得不公平,刚要继续说话,帐篷门打开,柏大师走了进来。

    陈飞源只能憋着自己要说的话,气鼓鼓的坐在那里,另一边婷玉似很舒心,至于许青,则有些不适,如坐针毡。

    而走进来的柏大师,在看到许青所坐的位置后,又看了看婷玉与受气包般的陈飞源,脸上也浮现了一缕笑意,没去干扰,开始考核。

    一如既往,陈飞源磕磕巴巴被一顿训斥,婷玉则是得意的完成考核,又带着期待看向许青。

    而许青的回答,更是完美,甚至将一些自己的疑问,也在考核中问询了一番。

    整个过程,让陈飞源的郁闷达到了极致。

    所以当这一天的课程结束后,他第一个就跑出了帐篷,他觉得自己今天受到了歧视。

    许青这堂课坐在那里也难受,此刻站起,向着柏大师一拜后刚要离开,却被婷玉喊住。

    “小师弟,你怎么脸上又脏了。”

    婷玉取出手帕跃跃欲试,许青眉头微皱,立刻避开,匆匆离去。

    直至他走了,婷玉神色有些委屈,望向一旁看热闹的柏大师。

    “老师,这小孩为什么每天脏兮兮的,我帮他也是好意啊。”

    柏大师哈哈一笑,溺爱的摸了摸少女的头,轻声开口。

    “因为,对于生活在疾苦与危险中的人来说,过分引人注目,并非是一件好事。”

    婷玉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许青没有听见柏大师的话语,但他心中所想,与柏大师所说一样。

    在贫民窟长大的他,很清楚越是不引人注目,就越是安全,而四周之人大都脏兮兮,他若是与众不同,会如黑夜火把一般,徒增危险。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生存法则,至于那些没这么做的人,除非实力高绝,否则大都活不了太久。

    正因如此,所以许青才养成了不去清洗的习惯,他需要融入环境里,让自己毫不起眼。

    如藏身的狩猎者,唯有出手之时,才是其锋芒毕露的刹那。

    此刻,离开营地到了禁区边界的许青,也是这般。他捡起一些丛林的烂叶,揉碎涂抹在身上,尽可能让自身融入自然之中,慢慢踏入禁区。

    虽雷队去了城内居住,但许青没有放弃寻找天命花。

    而修为的提升,实力的增加,配合他如今越发丰富的经验,还有草木上的知识,以及他一如既往的警惕,使得他在这禁区丛林的外围,遭遇的危险也少了一些。

    于是许青探索的范围,也慢慢不再止步于神庙,而是向着深处缓缓摸索。

    尽管危机更大,可这种磨砺也让他的战力不断提高,草木的收获也更丰富。

    只不过与外围区域一样,深处的草药虽更多,可依旧大都是阴邪毒草。

    而毒草的居多,也使得许青的草木知识,大都放在了毒药的配置上。越发精进的同时,他的毒散也多了几种。

    为此,他专门去了衣服铺子,买了一件满是口袋的外套,每一个口袋里都放着不同的毒药。

    至于从血影队长皮袋里得到的黑色手套,也被许青戴上,渐渐越发觉得顺手。

    这手套既能让他的拳头杀伤力更强,也具备一定的隔毒之用,所以与十字给予的匕首一起,成为了他身上与铁签一样的日常武器。

    眼下,随着夕阳快落,结束了一天磨砺与研制毒药的许青,从峡谷的小药房内走出,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武器与毒散,他猫腰一晃,直奔神庙。

    每次在禁区离开前,他都要去一趟神庙,寻找祛疤石。

    虽然之前多次前往都是未果,但他打探过这种石头,知晓是自然生成,色泽七彩,偶尔可见,于是坚持不懈,直至这一次……

    他在来到神庙后,在那夕阳的余晖下,看到了远处的石凋头颅眉心的位置,似有一抹七彩光芒闪耀。

    许青眼睛一凝,飞速查看四周,又检查了自己之前的隐藏布置,发现完好后,他跳到一处神庙顶,蹲身再次观察。

    最终确定这里真的没有危险,这才一晃直奔石凋头颅所在之地。

    到了后,他看到了眉心的裂缝内,生长出了一块七彩的石头。

    这石头应该曾经是平凡的,但在这神秘的神庙内,于岁月洗涤下,在这一天,变的不一样了。

    许青连忙将其取下,又飞速的寻找了一圈,直至找遍了整个神庙群,这样的石头,他找到了六块。

    望着手里的石头,许青长舒口气,天命花与祛疤石,这两样物品终于被他找到了一种。

    小心的将这六块小石头收好后,许青深深的看了一眼神庙群,弯腰一拜,这才飞速离开,消失在了远处丛林内。

    一路疾驰,许青的身影在一处处树冠上跳跃起伏。

    随着黑夜的降临,随着凶兽嘶吼的回荡,他步伐不变,速度时快时慢,向着丛林边缘,越来越近。

    时间不久,当许青跳到一支树干上,欲借力前行的瞬间,突然旁边地面淤泥爆开,一条巨角蟒勐地冲出,张开大口向着他蓦然吞来。

    其身躯比他当日营地内所遇还要庞大。

    面对这种突袭,许青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右手抬起一指弹出,点在了这吞噬而来的巨角蟒头上。

    砰的一声,巨角蟒无法承受,凄厉的嘶吼刚出口就戛然而止,它坚韧的皮无法阻挡来自许青的力量,头部四分五裂,血肉崩溃。

    这崩溃眨眼间蔓延全身,直至成为了一团血雾。

    唯有其胆……毫发无损的保留,从血雾内落下,被许青一把抓在手里,一晃离去。

    就这样,在黎明时分,许青走出了丛林,回到了营地内。

    漆黑的营地,在这个时间少有灯火,许青走在其中,获得小石头的心情也随着靠近住处,变的低沉起来。

    他的住处,也是漆黑,唯有那十几条野狗在察觉他的归来后,趴在地上晃了晃尾巴。

    走入院子的许青,习惯的看了眼雷队曾经的房间,默然的走入厨房。

    将昨日的剩菜剩饭热了热,只为填饱肚子般的吞下,收拾完回到房间后,他轻叹一声。

    “不知道雷队在城里,过的怎么样,应该是很好的,如果最后还是没找到天命花,我多积蓄一些灵币,也去买一个名额吧。”

    许青喃喃,闭上了眼,让自己沉入修炼之中。

    第二天,许青如往常般去上课。

    婷玉变的正常了,可座位还是给他留着,而陈飞源也认命了,眼巴巴的看着许青坐在原本自己的位置上。

    随着课程的结束,婷玉也不再开口为他擦脸,眼神里多了一些理解。

    这份理解,许青感受到了,他微微低头,拜别了柏大师。

    离开帐篷时许青摸了摸皮袋里的小石头,向着小女孩所在的杂货铺走去。

    可没等靠近,他远远地就看到杂货铺外,居然有一群陌生人!

    他们的衣着很特别,黑色的衣袍上,绣着血色的太阳,一股肃杀血腥之意,也在他们身上格外明显。

    -----

    和大家分享一个我小时候的真实经历,不知为何,这件事我至今都还记得,可能当时懵逼了太久的缘故,甚至我都回家问了父母……

    那是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个女生,一天早上,她不知为什么看我特别不顺眼,我深刻的记着,我当时和她说:“唉,某某,你把作业借我一下。”

    然后她凶巴巴的看着我,和我说:“你不要说唉这个字,让别人听到误会了怎么办!”说完,似乎她还侧头飞速的扫了扫我们前排的一个男同学……

    真实经历,后来长大同学会时,我还笑谈此事,我那个老同桌不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