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报仇

字数:398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皇帝这话不过是安抚谢云初罢了。

    “朕希望,最后不论谁登基,你都能好好用你的才华辅佐新君。”

    新皇登基,自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便是先皇留下圣旨,新皇不让谢云初涉朝政,谢云初为臣又能如何?皇帝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她叩首道:“陛下,微臣是大邺的臣子,忠于大邺的国君是本分,君用臣忠,君不用……臣也拼尽全力,直言上谏。”

    皇帝能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怕是时日无多了。

    听见谢云初这番正气凛然的回答,皇帝点了点头:“朕能信任的人不多,原本只有怀之一个,后来多了一个你,大邺有你们二人在,朕也能放心了,你放心……有怀之在,他绝不可能让你被埋没。”

    纪京辞已经答应了皇帝,若是老七出什么事,老三登基,会匡正老三成一个好皇帝。

    如今谢云初答应他保住老五,他也就放心了……

    皇帝不免感慨,当初在纪京辞和谢云初面前装命不久矣,没有想到自己如今是真的要命不久矣了。

    谢云初听到皇帝这话,心中猜测皇帝刚刚是否去找了纪京辞……

    难不成七皇子已经出事,阿辞为了新政迫不得已答应了皇帝入仕?

    马车外闪电将周遭照的恍如白昼,雷声似在马车顶上响起一般,轰隆隆震人心肺。

    “今日朕未将你招入宫中,冒雨来见你,便是不希望今日之事外传,明白吗?”皇帝语声透着疲惫。

    “微臣明白!”谢云初应声。

    “去吧!”皇帝开口。

    谢云初恭敬从马车上下来,长揖送皇帝的马车离开,垂眸看着满地高溅的水花,神色凝重……

    “六郎,马车已经走远了,雨太大先回吧。”夜辰道。

    回到院子,谢云初立在敞开的窗棂之前,手指摩挲着,回想着刚才于谦超他们说的话,还有皇帝的话。

    不论如何,三皇子都不是皇帝的最好人选。

    七皇子……

    谢云初闭上眼想起纪京辞疲惫的表情,再想到皇帝今夜突然来访,想来……七皇子的情况不容乐观。

    谢云初不想冒险。

    皇帝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若是将希望全寄托在老天爷的天意会让七皇子平安无事,未免太过被动。

    她摩挲着的手指攥紧,抬头看着撕裂了黑夜的闪电,开口:“夜辰,去将银寒唤来。”

    “是!”夜辰应声。

    谢云初闭了闭眼了,来日纪京辞知道或许会对她失望吧……

    她到底还是要走那条,纪京辞不希望她走的路。

    七皇子一旦出事,皇帝选择三皇子,谢云初在三皇子手下怕是没有可能推行新政的!

    而……萧五郎,压根儿就不想要皇位。

    谢云初已经别无选择。

    很快,银寒便随夜辰而来。

    银寒收了伞,走至窗前,单膝跪地行礼:“六郎有何吩咐?”

    谢云初垂眸看着衣襟湿了一半的银寒,道:“你去给你主子送个信,告诉他……七皇子溺水,皇帝的身子怕也出了问题,若他敢为皇位冒险一试,便调兵悄然前往汴京,我会送他一份大礼……”

    谢云初要让三皇子没了登顶的可能,要逼着三皇子狗急跳墙,铤而走险,给萧知宴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夜辰……”谢云初将茂州知府亲笔下下画押的文书递给夜辰,“去交给于谦超大人,让他明日早朝,为我讨一个公道!”

    “是!”夜辰应声。

    暴雨来的又急又猛,后半夜便停了下来。

    第二日一早,整个汴京城焕然一新,绵延不绝的朱门青瓦被洗的干干净净,落叶被打的满地都是,枝蔓光秃。

    朝堂之上,于谦超请皇帝详查七皇子落水一事之后,又拿出茂州知府的文书替谢云初讨公道之时,谢云初正在院中打五禽戏。

    当初萧知宴查贪腐案之时,到金州为止……将当初去劝茂州知府的两位官员留下。

    而谢云初这一路回来的如此慢,也是等着手下的人顺藤摸瓜,一直查到三皇子跟前的党羽甚至是跟前下属的身上,且有些人在谢云初入汴京之前便已经说服妥当,拿到了文书……

    如今一纸文书由御史台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拿出来,看着并非是冲着三皇子来,实则就是冲着三皇子来的。

    当日一下早朝,御史台动作利落,将涉事官员抓捕归案,御史台派人快马前往茂州带茂州知府入京。

    不过十五日的时间,案子进展顺利……竟然查到了三皇子的府上。

    谢云初打完五禽戏,用元宝递来的热帕子擦了擦脸,同夜辰道:“将三皇子府那个半死不活的管事,送去给于大人。”

    她端起是桌上的茶杯,漫不经心道:“该怎么说,让那个管事自己掂量。”

    “是!”夜辰应声。

    也是在这一日,七皇子醒来了。

    正如顾神医说的那般,七皇子醒来之后……人变的痴傻。

    皇帝去看了眼眼神发木的七皇子,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便走了。

    原本还在为御史台雷霆办案,已经查到他府上而忧心的三皇子,得到七皇子痴傻之后的消息,眉飞色舞,顿时又高兴了起来。

    皇帝已经别无选择,只能立他为储君。

    当日,皇帝将三皇子唤到跟前来,同三皇子严厉训斥:“你成日里盯着谢云初做什么!谢云初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年你还没有弄明白吗?只要你将来登基……谢云初必定会效忠于你,整个陈郡谢氏也会忠心于你,你非要为了私怨至能臣于死地!这样的心胸能成皇帝吗?”

    三皇子抿着唇跪在皇帝脚下不吭声。

    没有人知道沈砚行对他来说的意义,他出生便是皇子……又是嫡子,这些年身边从来没有真正的朋友,除了沈砚行。

    沈砚行是愿意拿命护着他的,他自然也要为沈砚行报仇!

    谢云初他非要弄死不可。

    见三皇子倔强抿着唇不吭声,皇帝心口怒火中烧,更是头疼欲裂,他隐隐感觉到自从七皇子落水昏迷之后,三皇子好像是笃定会继承皇位,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