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敌友无间

字数:501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670章 敌友无间

    月华如水,风吹仙袂,雪莲般的颜容,皎洁空灵,不染纤尘。

    分明她是窃听被发现的,分明她才应该惊惶失措,却为何她脸上宁静祥和若无其事,反倒是北斗七星和仆散安德不够从容——惊她的出现,惊她的美貌,惊她的剑术!

    “先前分明见过……”贪狼垂涎三尺,这副表情,当真亵du了眼前人。素来冷血的武曲,已经出手掩住了贪狼的口,连他都不由自主到这个地步!

    “确实见过。”巨门一怔,发现这女子先前眼熟!且见过不止一回!抗金联盟“以七化七”的七把剑里,有一把就是这样的“自守清洌,不争气度”——岷山剑洛轻衣!当时她就是与自己对战,错不了!

    只是当时装束与现今不同,万料不到褪了战衣换了女装,竟是如此完美体态、飘逸气质……

    然则她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代表林阡不顾吴曦已经打来了,还是代表她只是私自行动因此林阡的七把剑凑不齐?!巨门当时就心念一动,这两个可能性,代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局势啊!

    好一个巨门,虽然也为洛轻衣美貌吃惊,却是最理智的没有沉沦其中的第一人。

    却看洛轻衣武功高强之程度,竟使得仆散安德几十剑都拿不下她!北斗七星愣是一个都没敢上前搅局,也不知打到多少回合的时候忽而眼前一花,就见洛轻衣借着独厚鞭中破绽、长剑电闪而出,仆散安德急忙侧身要避,洛轻衣却不进反退,陡然一移,蓦地消失于仆散眼前。

    仆散安德大呼上当,再一眨眼,洛轻衣已然相去甚远,离弦之箭,神出鬼没。仆散不假思索即刻追去,却看道上正好有两匹骏马驰过,心中正自惊疑,那马上人更加出人意料,竟既不是敌人,也不是过路人——只听得铮铮数下长剑互击之声,马上人顿时跟洛轻衣交起手来,而洛轻衣,竟似受了内伤般捂着心口踉跄着对剑,此情此景,分明感觉她是负隅顽抗!仆散安德不由得一怔,北斗七星几个正要上前,被仆散安德伸手拦在后面。

    因为只要再上前一步,便就步入了那所向摧陷的魔音——“死魂引”中!

    上次黔滇之交的万人啼血阵,黄鹤去就是得此二人相助而成功缔造,慕家身负绝艺的两个兄弟,难得他们俩竟有这份宁死不降林阡的心……

    仆散安德上回战役与他们就是战友,如今陡然相遇,也知还是战友——慕二慕三显然凑巧路过,恰看到仆散安德追逐洛轻衣而来,所以毫不犹豫、不问洛轻衣是谁、当即出剑截杀。

    得他十个一等一的高手围攻,洛轻衣再强的剑术也显然不能匹敌,万不料想这机缘巧合的一次窃听,竟使她落入了敌人的手上!

    “是仆散将军的敌人,就是我慕家兄弟的敌人。”慕二把洛轻衣紧紧缚住,交到仆散安德的跟前来,不辞辛苦,示好之举。

    慕二虽只看到了面前八个人,却也闻见了聚此不远的肃杀之气,所以阴冷一笑,对仆散安德说:“诸位把兴州军新都统截获的事,在下也有所耳闻了,如今也就只剩个放不放的问题,是以难免要跟林阡对战——若是需要任何帮助,只管与我说来,我慕二麾下,好歹也有几百个死忠。”

    仆散安德微笑婉拒:“倒是没必要慕兄出手了。这次林阡完全占劣势,人质吴曦还在我们手上。”

    巨门接茬:“就算他先前不把吴曦当回事,之后,也不可能不当回事了。”转眼看了看洛轻衣,“因为有个更重要的人,今夜也落到了我们手里。”

    “怎么?”仆散安德一怔,转过头问巨门,“你们认得这女子是谁?难道她……是林阡身边的人?”

    慕二一惊,也凝神屏气。他和仆散安德一样,都没有历经过川东之战。

    “这个人,是林阡麾前专用来克制我们的七剑之一。”巨门说,“原先我们不敢轻率作动,也是怕林阡再度以七化七。现下,不管林阡是派她来窥探的,还是她自己不经意间碰到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跟上次叶文暄一样,使得林阡的七把剑无法凑齐。”

    “哦,也便是说,我们可以像上次一样,趁林阡凑不齐七把剑的时候,用人质逼迫他们应战北斗七星阵,借此杀尽他们赴战的所有高手?”贪狼喜问。

    “正是。”巨门点头。

    “等等!”破军摇头,阻拦,“你怎知林阡一定凑不齐七把剑!?万一……”

    “七把实力相近、又要能够参与对阵的剑,你以为是这么容易凑齐的么?!”巨门转过身来,反驳道。

    “可是,这会不会是林阡使计,欲擒故纵……”破军欲言又止。

    “破军,岂不知林阡素来不喜好出卖他人?你这般推三阻四,到底意欲何为?”巨门冷冷道。

    破军一怔,面色忧愁:“我自是不如你了解林阡。”

    贪狼略带疑惑地看了看巨门,又看了看破军,只觉,这二人之间,气氛相当不对。

    仆散安德亦是旁观着这七个人当时各自的神态举止:贪狼似是有些疑虑,禄存和文曲上来调和,一个带笑,一个柔声,廉贞和武曲则不曾调和,一个骂了几句破军胆小,一个带着鄙夷的眼光说破军疑神疑鬼。

    各自表现的,都很正常。

    这,也是仆散安德奉王爷密令的原因之一。

    北斗七星里,很可能有一个内鬼!

    不错,王爷说了,落远空在北斗七星的地位极高,但王爷没有说,落远空一定在北斗七星惯用的手下里面。

    之所以只让八个人行动,是王爷故意的试探——就把北斗七星跟他们的心腹拆分,从而确定,到底是在手下之中呢,还是就在主子里!

    奈何相处数日,始终不能够看出北斗七星里有谁不妥。这段时间内,银月除了传递出蓝玉泽的情报之外,也说林阡未能和落远空进一步联络。

    但这,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有可能落远空真的不在北斗七星里,也有可能落远空在北斗七星里但为了自保而决心不与林阡联系!前一个可能倒罢了,后一个可能若成立,这个名叫落远空的内鬼就太不简单……

    在这种扑朔迷离的状况下,仆散安德当然不可能这么快下定论,所以八个人的行动,迄今还是八个人,哪怕危险,哪怕教不知情的人看在眼里还以为是兵卒短缺。纵然如此,也一定要肃清!落远空此人,已经帮林阡接连拔去了控弦庄五大杀手锏之四!怎可以让王爷在京兆府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

    其实,落远空在主子里的可能性,要比在手下之中的可能性大啊!

    仆散安德心知肚明,落远空恐怕就在身边的这七个人中间!情况凶险成这种地步,他也绝不可能让任何人插手这种局面,所以慕二想要用洛轻衣跟他们合作,他从一而终都婉拒了,只对慕二说,如果真要合作的话,没必要参与我们的全盘计划,我们可以各司其职,你扣住了洛轻衣不放,我们继续来要挟林阡,互不干涉彼此。

    好一个慕二,为了让林阡战败,竟欣然赞同!

    如此说来,巨门今夜所提的计划,倒是可以很顺利地开始实施。仆散安德采取并下令:“以人质吴曦为由,迫林阡出七剑应战,但凡林阡的调遣上有一点失误,就可能一次害死他麾前七大高手。”如此一来,吴曦的价值,就完全了。

    但仆散安德今夜辗转反侧,只因始终看不破这七个人谁最可疑——

    落远空,到底谁是?!

    仆散安德和他背后完颜永琏的肃清想法,落远空不得不猜到、体会到,也必须硬着头皮这样履行到:从入宋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和林阡进一步联络。

    北斗七星给林阡的战书里,明确地表示了他们此次行动“仅有七人”。诚然,在如郭子建那种骁将的眼中,这战书表明了是肆无忌惮和夸大其词,而对林阡而言,俨然就是个心理战,只为告诉林阡——我控弦庄已经在肃清内奸,你的这一战,就不必再指望落远空给你情报了……

    落远空知道,相应的,林阡也一定会重视起短刀谷内针对银月的调查,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银月的消息也越来越少,金宋双方就算扯平。然而,此刻不一样了,洛轻衣的意外落网,使北斗七星没有一个人不立刻就联想到上次川东那一战,也没有一个人不立刻就意欲故技重施去一雪上次的耻辱!毕竟,这次情况比上次更好,上次叶文暄是突然被困、北斗七星的备战也不够充分,这次洛轻衣却是一早就被抓在了慕二手里,北斗七星有足够的时间用以策谋——当是时,落远空与林阡的消息中断,于战大不利也!

    可是,不报信是败,一报信必死!

    落远空叹了一声,完颜永琏,这个仆散安德,你安插得太妙!若没有他,我行事不知要方便多少倍!如今这决斗之前,竟通知不了主公洛轻衣的落网,竟通知不了主公及时凑齐七剑……又其实,洛轻衣的落网已经标志了主公的战败——以七化七的那七把剑,必须都要与“江山刀剑缘”有关,本来就尤其珍稀,哪里能轻易凑得齐!

    也罢,也罢!作为南宋间谍的首领,落远空身负太多的情报与职责,是以不可能忍不了一时的得失或优劣,为了掩藏身份,不仅现在他不会传送消息,哪怕过些日子真正对阵之时,他也不会对对方七剑手下留情。他下定决心,就一直藏在北斗七星这七个人里,暂不为林阡做一件事!

    月下,剑锋一翻,燃起一股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