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暗战之序

字数:393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667章 暗战之序

    这一边川蜀军民刚从临安得知新都统吴曦将要乘船赴任的消息,那一厢京兆府控弦庄也接到了从上京来的密报,言简意赅:“捉吴曦”!

    由于现任庄主银月一直冒险埋伏在短刀谷内林阡身侧,故而控弦庄常年都由专人与上京方面直接联络,平常都根据王爷的授意而安排庄内大小事宜,到前线才听令于银月或其他王爷指定的人物如贺若松、薛无情,故此,控弦庄可谓是由完颜永琏远程操纵。但这件案子的不同之处在于——从一开始,就是完颜永琏亲自下令!看重程度,非同小可!

    当如今,秦氏兄弟、王淮、程沐空、八剑全然归西,这案子不必要分工负责了,说是控弦庄的任务其实就直指到北斗七星头上。

    “奇了……王爷为何放着林阡不打,反而要去捉这个毫无关系的吴曦?”贪狼咄咄称奇。

    “做好你的分内之事吧,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廉贞脾气一向极差。

    “大哥,捉吴曦,总比打林阡要容易啊。难道你不乐意?”禄存笑呵呵地说。贪狼才露出些笑意来:“那倒是!”

    “捉吴曦的计划,看来是老庄主向王爷提议的,个中必定有深意。”巨门猜测说,他们的前任庄主“战狼”,和银月一样潜伏于南宋,不同于银月匿名在短刀谷,战狼却是大隐隐于朝——他正是在宋廷为官,时刻为王爷审时度势!

    当下,北斗七星赶紧收拾行装,星夜兼程赶到了边境。正待暂先过了大散关去,却在陈仓县的一个小巷里看到了控弦庄的集会暗号,留暗号的人地位好像还不低得很,留的是从前王淮的标记!众所周知,王淮是五大杀手锏之首,地位比北斗七星高,所以七人虽不知对方来路,还是暂缓了过关而先去见他。

    拐弯抹角按图索骥,走到户寻常人家的庭院深处,见一浓眉凤目的少年正在舞鞭,锐不可当的鞭法中充溢着少年得志的骄傲与风采。

    “控弦庄何时来了个这么俊美不凡的少年?”破军素来谨慎,做事总瞻前顾后,当时就已经拔剑防御,唯恐是敌。

    “无论身姿、武功、容貌……皆是上品。”文曲不禁感叹。

    残暴嗜血的武曲,没怎么说话,冷冷扫了少年几眼,直接问道:“你是何人?何以用王淮号令?”

    那少年停下习武:“北斗七星,你们总算来了。”

    七人皆是一惊,剑拔弩张。那少年一笑,只往自己腰间一指,原是可以象征他身份的玉佩金牌。巨门大概会出个七八分意来,再凝神看他手上的四尺硬鞭状如宝塔,跟这年纪这形容一对上号,自然确信了十分:“原是独厚鞭仆散安德?!”忖度他是天兴军十二元神之一,怎会通晓控弦庄中暗号?

    “正是在下。王爷前日着人与我述说,北斗七星将要赴宋行事,事关重要,唯恐银月不在而行动失误,故命我来接替贺若松、薛无情,统一你七人行为。”仆散安德一笑,“正好我总想再和林阡会一会,不如就依了王爷的意思。”

    “哼,怪不得!原来王爷信不过我们的本事!难怪惜字如金对我们就说了三个字!这般说来,捉吴曦的细节要领,全在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这里啊!”廉贞忿忿,立刻被禄存劝住了。禄存一脸堆笑看向仆散安德:“仆散将军见笑了……”

    “廉贞,不是王爷不信你们,而是控弦庄只剩下你们七个,王爷嘱咐,要我倾尽全力,确保你们万无一失。”仆散安德如是说,能叫出廉贞的名字,必然也下了一番功夫。

    众人眼眶皆是一湿,都为王爷的话感动不已。巨门最是心思细密,暗叹王爷善于用人,若这个仆散安德刚刚顺着廉贞的话下去,说自己好歹也是带过兵的你们七个凭什么瞧不起我,那么北斗七星跟他的第一面就会被搅浑了,哪可能合作愉快?想到这里,不禁对仆散安德多了几分欣赏。

    贪狼赶紧对着仆散安德说:“仆散将军放心!咱们兄弟七个,必然照着王爷的意思办!仆散将军就是我们的主帅!却不知,王爷的密令是?我可真迫不及待了……”

    “是啊仆散将军……”破军不无忧虑地问,“现下……我们是不是该过散关而去了?再迟片刻,恐就耽误了。”

    “这正是我要提醒你们的,散关目前的守将是厉风行夫妇,你们最好是避而绕道。”仆散摇头。众人皆是一颤,若非他今天在陈仓提醒了他们,恐怕还真不知道散关的守将突然从程宇釜变成了厉风行,危险程度一下子就提升了好几倍。

    “妈的!怎么每回我们刚一走哪儿,林阡就已经封住了哪儿!”贪狼大怒,拍腿。

    “因为,控弦庄有内奸,便是传说中南宋细作的首领——落远空……”仆散安德说,“这次,王爷说,行动限于你我八人知道,决不能再外露给你们身边的任何一个手下。此后潜入南宋与银月的线联络,你七人也都绝对要亲力亲为。”压低了声音,“落远空在控弦庄的地位不低,必然就在你们常用的心腹之内,待此事成功之后,交给我来肃清!”

    北斗七星均是一凛,纷纷屏息凝神而点头。

    “行动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这次不带军队,弃去跟从,就八个人,八匹马!这样突破厉风行也方便些!”贪狼双目炯炯,满怀希望。

    “想必行动只有我们八个人一起的话,虽然艰难了些,却也安全了些,必定能妥。”巨门点头。

    “却不知吴曦的船现今大约到了何处?我们去了宋境以后,又该在哪里拦截?”破军再问了一些。

    “不是走水路,而是走陆路。”仆散安德摇头一笑,低声道,“林阡他,终究护错了路线。”

    “怎么说?”贪狼奇问。

    “吴曦是用船来了没错,但船上装的不过是些财宝金银罢了,他自己则不在上面,而是赶时间私底下走了陆路。”仆散叹了口气,“林阡怕是也没料到,吴曦是这种人啊。”

    吴曦心急上任,所以他走的是陆路,并非世人皆知的水路!

    实则早在上个月吴曦有望成为兴州军主帅之时,战狼便已经对完颜永琏透露此拦截计划,落远空窃取情报之后则立即告知林阡,提醒林阡沿途尽可能地对兴州的新都统施加保护。所以司马黛蓝即刻动身两淮、风鸣涧奉命赴夔州、沈延李君前亦是各自领人沿路相护……林阡大约能知道完颜永琏此举意欲何为,所以斩钉截铁下令,“不管新都统是谁,他赴任途中,都绝不能出一点差池,万万不可被金人劫去!”

    然而,在宋金的所有细作之中,就算是落远空和银月两个凤毛麟角的,比起那位战狼来可真是都不够老练!战狼他,竟连吴曦是个怎么样的人都早先就看得一清二楚,就利用了吴曦的“一心上任”和“赶时间”,而早先就判断吴曦必定不走水路!

    洞悉人性的战狼,一开始就赢过了落远空,从而把林阡沿岸周到的护卫都一概撇开了!所以,这回落远空虽然及时告诉林阡要防备北斗七星,然则南宋义军保驾护航的路线,却竟是从西到东一路都错了!

    心急要上任的吴曦,策马迫不及待地就往故乡奔,却不能过于显露声色,因此对世人都说自己乘的是船……确实,骗过了朝廷……吴曦更以为自己聪明地避过了可能有的截杀、用不着义军费尽周折沿途保护,孰料聪明反被聪明误,无意中竟帮着北斗七星瞒过了林阡,所以,倒像着是自己“避开”了保护,飞蛾扑火、义无反顾地撞进了陷阱里——战狼的路线和时间,都拿捏得准确无误!不愧是第一间谍!

    而北斗七星捉住了吴曦,只不过是此番战役的序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