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锯浪撷趣

字数:372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666章 锯浪撷趣

    这年八月,吴越料理了母亲丧事之后便要回泰安,不巧的是,宋廷任命的新兴州都统正是他川蜀吴家人,姓吴名曦,正从临安派来。吴越不及跟这位表兄弟见面便要匆匆离去,只因山东红袄寨近来内事不断。大约和杨宋贤迟迟不归、林阡钱爽均在短刀谷有直接的联系,几年来红袄寨的事业一路都在走下坡。

    “实是谈寨主他愿被金廷招安,但杨鞍、刘二祖几位当家意见不合,小辈们又插不上话,局面混乱,新屿自是应当回去。”林阡对吟儿透露之时,不免露出些许担忧之色来,想必是为胡水灵了。

    那位被宋廷任命为“兴州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的吴曦,是吴氏军阀的嫡孙,少年时期便是在蜀陇长大的。兴州军几代都信吴,奈何近些年朝廷削减吴家权力,自从吴曦之父吴挺死后,一直启用非吴氏心腹来任兴州都统。吴曦很早就被调往临安,始终无缘承袭父职。

    这也便是丘崈之前跟郭杲强调的,“莫让蜀川姓吴”。然则宋廷削弱吴家,却不能找能者取而代之,于是举措堪称失误——好几任的都统都像郭杲那样,或不得士心,或毫无威信,兴州军一直处于兵马缺帅的状态,战斗力严重缺乏。

    兴州军本来还忐忑不安,一听说朝廷要派的人是旧主的儿子吴曦,莫不欢欣鼓舞。短刀谷义军对将要到来的这个吴曦,抱五分希望、五分怀疑,不知他更像张诏贤明,还是更像郭杲贪暴,又都说,如果像王大节也不错,虽然平庸,却受管制。总而言之,一切都静观其变。

    “却是有些奇怪,宋廷一向压制吴家,认为他吴氏‘世职西陲、威行西蜀,列圣皆留其子孙于朝,所以为虑者甚远’,不可能让吴曦回来执掌吴家。怎生这次犯了糊涂?”对于新都统是吴曦,范遇大惑不解。

    “因为吴曦的后台是韩侂胄。韩侂胄希望兴州军强,所以就必须给兴州军一个稳定军心的保障,自然更是吸取了郭杲的教训,让吴家的人来管制吴家。若要问韩侂胄为何希望兴州军强?其目的不言而喻——自是他心中北伐之念日重。”覃丰分析透彻。

    “原来如此。”荀为听罢,颇觉受教,笑了笑,“我还真以为吴曦能来任都统是兴州军流传的那段揣测。”

    “哦?哪段揣测?”覃丰、范遇奇问。

    “兴州军中流传,苏降雪丧命当晚,丁世成与主母对峙之时,曾夸耀郭杲都统五世元戎,主母不屑一顾回应了一句,说郭氏论军功不如川蜀吴氏。怕是这句话到了朝廷当权者的耳朵里,以为主母的话代表了主公对朝廷暗示吴氏。所以朝廷才派遣了吴家人。”荀为说。

    “倒也不无道理。”覃丰点头,“未必不是原因之一!”

    却说最近黛蓝回了淮南,金陵去了散关,林阡又一直忙于事务脱不开身,所以闲暇时候,仍是像杨夫人、贺兰山这些女子轮流过来陪伴吟儿。偶尔也对吟儿说起这个兴州军将要迎接的新都统,提及吟儿恐怕给他的到来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吟儿闻言连连笑着摇头:“万一来的是个混世魔王,我可不敢担这个罪!”

    “万一来的是个志同道合者,让盟王得他如鱼得水,那川蜀军民便要对盟主姐姐感恩戴德了。”贺兰山则笑着说。

    吟儿一怔:兰山这样的乐观,到真是我现在该有的。吟儿本来想对兰山说以后有空没事也可以来锯浪顶走走,但又怕这样一来方便了兰山身边的银月……自上次沈依然李郴事件后,银月已经蛰伏三四个月不曾作动,越是这样,越要提防。于是吟儿的想法便作罢。

    中秋过后,天气也不那么闷热了,吟儿闲着无聊,便拉着郭三娘子一起,跟杨夫人切磋针线,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屋子里学得起劲,院子外面,小玭、煦儿和熙儿被吟儿勒令着“学轻衣姑姑练剑”。等送走了杨夫人她们只剩下洛轻衣的时候,则吟儿便开始打洛轻衣和向清风的主意,越看他俩越登对,吟儿终于出了个馊点子,隔三差五地制造机会让他俩有交流,一回两回向洛二人都没察觉还只是互相笑笑,次数多了饶是他俩都明白了吟儿保准有图谋。

    后来几天,向清风所以一直没理睬吟儿,不管吟儿怎么唤他,不是正事绝不回应;洛轻衣也是冷若冰霜,说不到两句话就要回自己屋。吟儿好生纳闷,只道是强扭的瓜不甜,对向清风那边也便罢了,她素来怕他故而不敢惹他,所以过来明着问洛轻衣到底喜欢哪种类型的男人。

    “嘿嘿,轻衣姐姐……你是不喜欢向将军那种不苟言笑型的?那可喜欢风将军那种翻脸无情不认人的?或者郭将军那种火辣辣的红脸大汉,还是范将军这样瘦弱弱的白面书生?”吟儿掐指一算,锯浪顶上单身的好男人不多了,辜听弦不行,得留给孙思雨。

    “盟主?竟是在为我寻求姻缘?”洛轻衣瞪大了眼转过身来,不可思议的语气,“盟主,不必了……”

    “我大约是牵线搭桥惯了,所以也想着给轻衣姐姐找一个登对的人物。”吟儿兴高采烈地。

    “不必了。”洛轻衣略带生气地转过身去,只是她素来清冷惯了的,连生气都不是很明显。

    “好姐姐,便告诉了我吧,也好满足满足我的‘月老欲’。”吟儿糊涂地没看出来,还拉扯着洛轻衣的袖子不让她回屋。

    “说了不必了!”洛轻衣猛地把袖子从她手里面扯出来,虽然只给了吟儿一个侧脸,但面上也全然是前所未有的气恼。洛轻衣性格一向得过且过、任人摆布,从来温和没有发过一次脾气,忽然之间发火可真吓了吟儿一跳,呆了许久,再笨也想到了,洛轻衣原来不可能喜欢向清风、风鸣涧、郭子建、范遇这些人中的任意一个!

    “原来轻衣姐姐的心里,也早就住进了一个英雄……”吟儿忆及旧事,大彻大悟,后悔连连。

    “糊涂鬼啊……我才是个糊涂鬼,该聪明的时候偏偏犯浑!”晚上临睡前,吟儿把这事说与林阡听,说洛知焉看人真准,洛家的三姐妹是真的先后都爱上了林阡,一边自责也一边吃醋,“无论你身边有没有我,桃花劫都一样地挡不住!”

    “轻衣素来通情达理,理当明白我的心意。”林阡叹了口气,说,“却盼你以后收敛了所谓的‘月老欲’,别人的事情就让别人顺其自然。郭子建、风鸣涧你都别理,范遇、向清风你也别碰。”

    “哦……”保管是虚心接受屡教不改的。

    次日清晨,却听闻洛轻衣独身出门了,留下书信一封,说自己想要暂时离开短刀谷、出去游历川蜀的山河去,争取得一番宁静,一番清醒……吟儿读罢,愁苦了一脸,只道是自己气走了她,林阡却心知肚明,洛轻衣先是因洛轻尘的死而痛心,后又因跟吟儿发火而懊悔,再就怕遇到了林阡而尴尬,所以才留书离去了……吟儿愁苦了一脸就叫她愁苦去,正好借此机会教育教育她。

    林阡一边看她愁苦着吃早饭,一边把向清风叫到近前来,“没有别的事,只因昨夜吟儿跟我抱怨了一晚上你不理她。”向清风愣了一愣,说:“主公,末将负责护卫主母,断不可能不理她……”

    吟儿见是他来,囫囵吃了几口饭,便举起洛轻衣的信对他说,洛轻衣出走了,自己心里很难受云云。

    吟儿本也没想再牵线搭桥了,孰料向清风一提起洛轻衣就又气又怒:“主母你——活该受此报应!”说罢漠然转身拂袖而去。剩吟儿瞠目结舌、林阡摇头苦笑。你说这孩子前些天生无可恋吧,偏偏她到哪儿都会牵扯出桩桩趣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