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父战子死

字数:453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663章 父战子死

    安内攘外、事无巨细,厉风行样样都以金陵为先,从来只听她一人意见;但进退两难、生死攸关,厉风行才是主心骨,厉风行才是决策者,他说要战儿死,金陵就必须支持战儿死!哪怕话说不出来,哪怕泪也哭不出来!

    “好一个宁愿绝后!”苏降雪首先大笑,血冷之程度令人发指,仍对着吟儿诸多为难,“凤箫吟,再不答允,这孩子的性命可当真不保了。钟盏!”

    一个眼色抛给钟盏,钟盏会意,使劲扼住战儿喉咙,金陵惨呼一声,厉风行死死将她拦在臂弯却也不免惊惶,吟儿更因悲愤脑中一片空白,恰在此时,响起一个比苏降雪更冷的声音:

    “钟盏,是何时转投了苏降雪?”

    吟儿一颤,回过头来,发现天骄徐辕发话。难怪他适才几乎不曾开口,原是在看对方破绽……

    没错,这是条临阵的离间之计!钟盏本是要以战儿的性命要挟义军从而达到战略上的先发制人,方便苏降雪从吟儿开始逼迫完一个又一个义军首领,可是——钟盏的主公魏紫镝还在义军手上,如果战儿死了,魏紫镝一定会被义军泄愤,钟盏就等于是害死了魏紫镝!若他不顾一切硬是要帮苏降雪这么做,就说明他已经弃了魏紫镝转投了苏降雪!

    好高明的离间!利用了苏降雪和魏紫镝亦敌亦友啊!吟儿又惊又喜,悬着的石头登时落了下来。

    钟盏一怔,没想到会有这么毒辣的一句,而一直都在紧张的魏紫镝,则真的产生怀疑大喝一句:“钟盏,你当真……背叛了我?!苏降雪,你竟然——出卖我?!”

    苏降雪一心求胜,此刻哪管魏紫镝的死活,不留神就暴露了他的卑鄙:“钟盏,便就跟了我,官军始终才是正统……勿被魏紫镝一人牵制……”

    “苏大人,你怎可以背信弃义……”钟盏大惊抱着战儿站起身,看着魏紫镝惶惶不安:“主公,请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

    可叹天骄一句话,就离间了钟盏和魏紫镝、魏紫镝和苏降雪、苏降雪和钟盏……吟儿审时度势,清醒地知道机不可失!

    便即此时,双方哨骑都传来战报:“主母,天骄,主公已击败郭杲、田若凝,大军距此不到十里!”“不好了苏大人,兴州军扛不住啊!”

    “什么?!”苏降雪大惊失色,“已经只剩十里?”

    “谋儿呢?谋儿他……”魏紫镝闻知这兵败如山倒亦是一震,面色惨白不知该问哪一方。

    “魏谋他,前夜暗算主公失败,因此自刎而死……”

    “好一个没骨气的窝囊废!”苏降雪大怒,一拳击在案上:“亏我还将那么多人牺牲了去帮他!竟然一点用都没有!”

    “你……你怎能这般说我谋儿,我本还不舍得他千里迢迢孤身去冒险!”魏紫镝跌倒在地痛哭流涕,这一刻枭雄气概全无,只有那种梦想完全破灭的崩溃。

    “魏紫镝,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任人唯亲!”苏降雪又气又怒,推开身边的钟盏同时一把夺过他手中战儿,俨然是想用这个孩子继续对林阡威胁然后逃出一条生路,所以竟然连最后的盟友魏紫镝也不管了、出卖了!

    形势乍变,吟儿刚想趁钟盏不备夺回战儿且已经悄然移近了不少步,也以为所有人的心思都一定集中在林阡的归来和魏谋之死、郭杲兵败上,不料突然间苏降雪竟就抢了战儿、扳鞍认蹬跨上那哨骑的马便要逃跑!

    群雄始料不及,饶是徐辕都来不及反应,不由得全部惊叫起来,吟儿策谋已久怎可放弃,追上前去立即强抢,出其不意一把捉住他腋下战儿的小手,尚在上马的苏降雪大吃一惊,还没看清楚她是谁便一脚就要把她踹开。吟儿满心都在战儿身上,早把自己弃之不顾,瞬间用尽力气,把战儿从马上拽了下来,却没挡得住苏降雪这凌空一脚,被他发狠踢倒在地。

    苏降雪一向自保惯了的,哪想到有人会完全攻击毫无防御!看她成功抢回战儿,便就算断了自己的生路,杀机顿起,抽出刀来便要砍她,冷不防斜路一道寒风凛冽,疾雷震霆,摇荡川岳,快得不可思议,苏降雪不及回头,头便已经和身体分离,鲜血四处喷涌,苏降雪机关算尽,万想不到会死在电光火石,那是谁的武器——是林阡的饮恨刀!看苏降雪竟疯癫到要砍杀吟儿,林阡又怎么可能饶得了他!

    “主公!”群雄迎上前来,既是欣喜若狂要迎林阡,也不免担心吟儿的安危,却见吟儿抱着战儿笨拙站起来,检查了片刻,开心地递到厉风行和金陵夫妇的手上:“战儿没事!”

    “凤姐姐,谢谢你!”金陵喜极而泣,自是感激不尽。

    “主公。郭杲和王大节?”天骄问。

    “都已战败归降。大军随后就到。”林阡说毕,众人都知危险完全过去了,兴州军已经归降,而虎贲营——再没有人可以归属,苏降雪已经猝死!

    但吟儿听到这句“大军随后就到”,再看连他的紫龙驹都是疲惫至极,再愚钝都料到林阡为什么这么赶了,不禁吐了吐舌头,适才摔得身上有点疼,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被他听见,他俯下脸来瞅了她一眼,一句甜言蜜语都没有。

    对,只瞅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以往的温柔与怜惜,反带着极端的气恼和愤怒,她知他一定觉得她又一次不顾危险的举动可恶,然而这坦然流露的气愤恼火,竟抵得过千万句嘴上说说的关怀,她看着的同时心里一甜,愧疚回报他一笑嫣然,其实,只要他平安无事地回来,只要义军也都转危为安,这些天来所有的凶险紧张就全都值得了……忽然腿脚一软险险脱力,本能抱着他的臂才重新站妥。

    唉,当着千军万马,如此主动地**,也算示弱的表现了……

    他察觉到她笑容里的娇柔和服帖,眼底终于流露出原谅与宠溺,当下一把将她揽进怀抱,带她阔步走上天阙峰顶,笑声也一路响彻云霄,无限豪情,王者气概!他的战地女神,从来带给他胜绩捷报,帮他提早统一了蜀川!竟然连魏紫镝这个后患,也同一时间连根拔起!

    当此时,天阙峰万众降伏。当义军、魔军以及中立势力到场后都只是振臂高呼,那素来不可一世的虎贲营,竟然全部跪倒在地,匍匐求饶!而见虎贲营都如此,刚刚归顺的兴州军也是越跪越多,其胆量令人不屑!

    “这便是大宋官军的作风吗!可知道,就算是金朝官军,就算是魔门叛将,也没有一个人向盟军下跪过!男儿膝下有黄金,该站着的时候,为何屈膝!?”吟儿素来不喜卑躬奴颜,怎可以看到官军这般没有傲骨!

    “还不速速起身?!”林阡声色俱厉,心中却不免生激赏之意,吟儿她,着实是联盟不二的盟主,是唯独一个可以与他并肩俯瞰天下的女人!

    虎贲营和兴州兵们,此刻才终于有了骨气,一行行一列列地纷纷站立,也知晓既然身为他林阡的麾下,就绝不应该再软弱服输。

    “主公……”风鸣涧大步上前,剑锋还有血在滴淌,正满面笑容要将战报禀告,忽然驻足僵立,表情全变,颤声喊出一声“主母!”便在这时,吟儿才觉头重脚轻,怕是劳伤过度,所以眼前全黑,待再勉强站稳的时候,猝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力,像要把什么从她下体里硬生生地扯出去——

    疼楚猛然袭来,伴随着极端剧烈的撕裂,立刻有滚烫的液流涌出身内,粘稠,湿热,瞬间已经染透了她的衣裙,鲜红,刺目——她不敢相信,或者她不愿承认,刚刚苏降雪……偏就踢到了小猴子……

    她痛苦地还想支撑,却根本力不从心,累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倒了下去……阡的世界,明明这样近,何以陡然就离她越来越远……

    “吟儿?!”林阡一把将她抱住,惊见她腿间血流不止,忆及适才苏降雪的那一脚,方知吟儿她还是没有避得开这劫难……和她的师父一样,为了别人的孩子,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对不起……”她面色皝白全身虚热,嘴角也有鲜血渗出,岂止是孩子没了这样简单,这情景明明是火毒复发!看到吟儿再度性命垂危,他当即从心底深处生出一阵胆怯来!一世征鞍他林阡都会胆怯吗!

    他从来没想过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虽然上次吟儿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对他说,即使吟儿复活,可能都不会活得长久,他一直不信这些鬼话,更发现吟儿奇迹般地竟然可以停药,甚至还可以为他生儿育女……然则,就在吟儿已经恢复半年多的此时此刻,火毒怎就又找了回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吟儿泪流满面,不停地对他哀求原谅,反复地只说着这三个字。

    “不,吟儿,没有对不起我,没有!”他紧紧拥她入怀,只觉她好不容易完整的魂魄又在一丝丝地散,不禁如刀刺心,“听着,我只要你活着,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