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吾宁绝后

字数:429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662章 吾宁绝后

    “天哥,战儿他,战儿他,不见了……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凌乱狼藉的战场,火yao味瞬即被泪水取代,苦涩的夜晚,其实谁都帮不了谁。

    战儿他,不见了。

    金陵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摇摇欲坠,若不是厉风行扶着她,她恐怕会直直瘫坐下去,哪还是平素那个睿智缜密的智囊厉夫人?!但世间父母都是如此啊……何况,战儿他是什么身份地位?厉风行自己就是九代单传,陵儿又因为抗金事而受累不能再生育,战儿他,是厉家最后的一点骨血,也是没落唐门的未来寄托……最重要的是,战儿是从抗金联盟奠基的那天就一直跟着他们来的,宝贵地见证了义军从建立到突起到鼎盛……吟儿闻知这件事的时候,都一阵目眩险险没有站稳,何况是几乎把性命搭上去才生了战儿的金陵!?

    金陵素来体弱最近又染风寒,加之此刻过于哀痛,身体一下子近似完全垮了,脸色跟死人一样没什么区别,吟儿看都不忍看,恨恨地看着不远处冷笑着的魏紫镝——难怪魏紫镝说厉风行是筹码,难怪魏紫镝的第一大将钟盏一直没有踪影怎么找也找不到,原来是这样,钟盏这个亡命之徒,竟到了锯浪顶上,趁金陵正在病中,所以将战儿从侍女手中抢走,易如反掌!

    “凤箫吟……”看爱妻如此,厉风行纵有千言万语,也一样如鲠在喉,眼眶中不免也湿润,南征北战,他算得上是一个好将军,好帮主,然则对陵儿,对战儿,始终疏忽,不算好丈夫,好父亲。不该再亏欠他们。

    “我明白,钟盏已经用战儿威胁了天骄……天骄就在天阙峰上,我们把魏紫镝也带去……”吟儿心口一恸,也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落到敌人手里的战儿,虽然现在还活着,但一不留神,则必定失去。

    “他已经会叫你了……天哥,他已经……会叫你了……”陵儿生命都仿佛所剩无几,双手还紧紧攥着厉风行前襟。

    光霎时变暗,风刮得火响,天阙峰由下而上遍布军队,黑压压的兵马填满了四野,相互对峙仇视,气氛森然肃穆,向来火热的战念,现在都阴冷得不怀好意。

    天意如刀,色调越暗,越摧得残阳如血。

    本该对天骄按甲束手的苏降雪、苏芩、丁世成以及他们所领的虎贲营统帅,此刻排了一列坐在天骄、百里笙等将士的对面,按他们的原定计划设了这一出恶心人的筵席。最后的角逐,终于要按着他们的意思来。

    厉风行看见这一幕时,杀人无数的拳头当即要攥出血来,然而奈何不得——战儿他,果然就在钟盏手上,否则天骄他们也不会受制坐在这里,陪这群疯子!

    “战儿!”陵儿泪流满面,立刻就要冲上去却被厉风行紧紧抱住,奈何啊,满身武功却救不得自己的亲骨肉吗!陵儿进退不得,近乎昏死过去。

    “厉风行,你终究可以选择你的立场。”苏降雪冷笑说,竟似要寻求厉风行的合作。

    “苏降雪,你未免太瞧不起人!”厉风行又气又怒,却始终不曾上前一步,态度鲜明,不可能倾斜。

    “也罢,我会给你时间考虑。”苏降雪一笑,嘴脸可耻。

    吟儿对厉风行低声说了句“照顾好陵儿”,便立即往天骄的方向走。

    “听着,不准伤那孩子!你们这些人,无非是要权要地位而已,给你们就是!”吟儿入座之后,魏紫镝立即要过去,却被惜音剑拦在锋刃后,吟儿侧过脸来,冷道:“我说要放你了么?放老实点!”

    “休伤我主,否则这孩子的命必定不能保住!”钟盏是个中年的彪形大汉,看样子也不是那种不择手段的小人,徐辕审度着:他必定只是对魏紫镝尽忠而已……

    正在思忖,那丁世成已经嚎叫起来:“泼妇!若要你答应给郭杲都统赔礼认罪,你可赔礼,可认罪?!”

    “认就认,怕他不成?!”吟儿慨然一笑,极尽豪气。

    “让你给郭都统磕三个响头,叫他三声郭爷爷呢?!”丁世成得寸进尺。

    “可以,第一他得敢受我三个响头,第二他得给我准备好压岁的钱。”吟儿玩笑着杀伐决断。

    “好大的口气!怎不敢受你三个响头!你可知郭都统五代元戎!?”丁世成的语气里充满对郭杲的仰慕之情,不知是仰慕他的才,还是他的名。

    “五代元戎,还不是用钱买来,用关系堆出来?若论军功,可比得上川蜀吴家?!”吟儿冷笑问。

    “那你可知,当今圣上之所以登基,是郭都统他居功至伟,帮着赵汝愚和韩侂胄两位大臣一起立了新君?!”丁世成又道。

    “结果赵汝愚和韩侂胄却内讧,你家的郭都统,顺势又倒向了韩侂胄。”吟儿一笑,鄙夷。

    “……”丁世成一愣,察觉这女子能言善辩,“不管怎样,郭都统他站在哪一方,哪一方就是胜者,如此也可见他举足轻重!”

    “你错了!不是他站在哪一方哪一方就是胜者,他之所以举足轻重,那是因为他手上的兵多!”吟儿高屋建瓴,丁世成哑口无言,吟儿话锋一转,言辞更辣,“然则,他对他的兵可曾尽过一丝爱惜之意?全天下的军营都在传,郭杲他贪暴、敛财、喝兵血,上面想盖住,可惜盖不住!哪有人这样对待自己的兵!?”

    吟儿话音未落,苏降雪察觉出不能再让她说下去,赶紧将手中酒杯一掷,硬生生把她后面的话敲了下去,吟儿一愣,这才敛了傲慢转过脸来看他,最危险的人,始终是苏降雪。

    “凤箫吟,过来。”苏降雪不紧不慢斟了一杯酒,对吟儿说。这话一出,众人全是一惊。

    “你待怎样?”天骄问时,吟儿也是一愣,本能掩腹,她当然记得林阡的命令:为了小猴子,断不能冒一丝险,能躲在天骄身后,就尽量躲在天骄身后!

    “只是要与这位常常碰面却未曾熟知的联盟盟主喝一杯酒,也好消除以往的误会。怎么?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么?”苏降雪笑着,“那苏某先干为敬了。”

    “主母不胜酒力,我代她饮。”一直护卫在吟儿身边的向清风,当即斟了杯酒一饮而尽。吟儿略带感激地看着他,双方桌上的酒,全都是苏降雪带来的,有否下毒,谁都不清楚。

    “放肆,我在与你主母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插嘴?!”苏降雪双目炯炯直瞪着向清风,“凤箫吟,过不过来,饮不饮酒,不是你能决定,也不是我在逼迫,而是厉家的长孙在恳求。”说时,手已经捏在战儿的脸上,战儿不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坐在钟盏的身上往这边够,视线里可能刚好有金陵,所以在叫着“妈妈”,金陵听着肝肠寸断,却又失魂落魄,她是那么想救战儿——可是,万不能付出吟儿的代价!

    沉默了半晌,吟儿也是万般纠结,最后咬了咬牙,抱着一丝侥幸要上去。却被身后一道强力毅然决然拉住,转过头去,正是肃然摇头的厉风行。

    “天哥,我会小心,一定把战儿带回来。”吟儿承诺。

    厉风行摇了摇头:“不必了,不必再受一个婴孩的牵制,而放弃统一川蜀的机会。是我们自己的疏忽,就由我们自己承担——天骄,盟主,就在此刻,结束了他们罢。”厉风行清楚苏降雪必定得寸进尺,吟儿只是被选中的第一个而已,一场大家的胜仗,怎可以被战儿一个人耽误!

    众人敬佩地看着这一幕,他厉风行,再不是当年那个年少轻狂的云雾山排名第四,而是经了风雨沫了矢石,敢作敢当的英雄!

    陵儿没有说一句话,是既不舍得战儿,也不可能赞成吟儿冒险,她素来心肠都不够硬,见此情景,泪已经快流干了。

    “然则……那不是寻常的孩子……那是你们唯一的骨血……太重要……”吟儿叹息,泪也盈眶,往事一幕幕冲上心头,那缘起泉州的风雨同路……

    “且将苏降雪斩杀,厉风行宁愿绝后!”厉风行说的同时一把握紧金陵双手,若战儿死了,他此生再不会娶别的女子,也断不会再有后人,但他厉风行无怨无悔!

    他知道,这个决定,陵儿纵使现在不接受,将来也一定会谅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