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给我好好的做月子(完结)

字数:887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一夜之后,周深消失了。陆沧溟听着手下人的汇报,什么话也没说的起身离开。

    欧阳戒望着盛左问:“老大这么安静,有毫不对劲。”

    盛左目色淡淡,说实话,周深的失踪是他预料中的事,相信陆沧溟也料想到了,不然不会等到周深康复才告诉他实情。

    盛左也适时起身,路过欧阳戒问:“你把你老婆一个人留海城?”

    欧阳戒哑口,一说起这个问题,他就想疯。妞妞任性的非要牛奶糖在哪她就在哪。而老婆千一现在月份大了,已经不适应乘坐飞机。

    他欧阳戒也只有一个躯体,恨不能分身!

    “其实妞妞留在这里,没人亏待她。”

    盛左算是给欧阳戒指名了一条道。

    欧阳戒看着盛左,横竖都不是出路,独自回海城委屈了妞妞,不回海城他的心也不安。

    欧阳戒从听了盛左的话后,突然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的直接把妞妞带回了海城。

    妞妞走的那天,哭的那个惨兮兮的。而牛奶糖虽然没妞妞那么大反应,不过心情不好是真的。

    一眨眼,云烟的胎儿算稳定的安家了,医生说可以适当下地活动活动。

    陆沧溟没让,这不,陆沧溟前脚离开,云烟后脚溜进了周深的病房。

    一看,压根就没了周深的影子,再一打听,得知周深已经出院一个月了,而且是擅自离院的。

    为此,云烟心情不大好,没来由的感觉被陆沧溟欺骗了,她三天前还问周深的情况,陆沧溟告诉她周深康复的很好。

    不过云烟也没有因此与陆沧溟吵架,因为说到底,周深比不上陆沧溟在她心里的地位。

    日子如流水一般匆匆,身在M国的云烟知道千一生了个闺女,也知道欧阳戒依旧疼爱千一。如此这般,心安。

    而同样把家暂安M国的盛左一家,其乐融融。王丽娅自从重返

    职场,脸上的笑容愈发的自信甜美,而盛左也将父亲将丈夫的角色做的尽善尽美。

    一切都朝美好的方向发展。

    云烟想到这里,露出舒心的微笑。

    “老婆,又在想什么?”

    陆沧溟走过来,拿过一旁的毯子披在云烟肩头。

    云烟侧过头,抬手抓住陆沧溟的大手,笑靥如花:“我在想给儿子取什么名字?”

    儿……子?

    陆沧溟反应不过来。

    云烟揶笑,继而徉怒:“怎么?是不是我还是生儿子,你就不喜欢了?”

    “没有。”陆沧溟急声,不过真的是儿子,他多少有些遗憾吧。

    云烟依旧徉怒。

    陆沧溟蹲下身,贴着肚皮倾听,边说:“儿子好,以后我们父子三个保护你一个。”

    “这还差不多。”云烟笑,又说:“我上次产检,有偷偷问医生的。”

    陆沧溟有些听不下去了,云烟不是一次两次的说这胎反应与怀牛奶糖时一样,吓的他根本不敢去让医生检测一下男女,只是从心底认为这就是女孩。

    现在,云烟竟然跟他说她偷偷问过医生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女儿梦破灭了?

    “老婆,你口渴吗?”陆沧溟问,也跟着起身,他现在是能自欺欺人几天是几天。

    云烟明白陆沧溟在逃避什么,不疾不徐的说:“老公,你知道生男生女取决于谁吗?”

    陆沧溟面无表情,他当然知道,一般都是取决于米青子的染色体,也就是他这个大男人。

    “我。”陆沧溟回,有气无力的。

    云烟笑的意味不明,“我觉得还是取决于男人与女人。”

    陆沧溟汗,这当然了,没有男人与女人,能有下一代吗?

    陆沧溟防止云烟又说出什么破灭他女儿梦的想法,急忙离开倒了水回来。

    “不喝吗?”陆沧溟问。

    云烟摇头,弯着腰说:“老公,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要生了?”

    陆沧溟着急的问。

    云烟不说话,低下了脑袋,双手扔着肚子看起来很痛苦。

    陆沧溟慌了。

    云烟生牛奶糖时他没有陪在身边,等怀这个孩子时,所以他一门心思恶补这方面的知识,哪知道真的出了这种情况,他一下子慌的没神了,早就没了商场上杀伐果断。

    “找医生。”陆沧溟后知后觉,防止措手不及,他早就在医院里安了家。

    陆沧溟转身欲离开,云烟伸手一把抓住,笑的狡黠。

    陆沧溟皱紧眉头,盯着云烟有些生气,她是耍他的。

    “下次不许开这种玩笑了。”陆沧溟无可奈何的挨着云烟坐下,纵容的说:“我担心你。”

    云烟哈哈大笑,连连点头说:“我知道了。”

    她能说她是故意的吗?陆沧溟的心脏做过手术,她是按照医生的嘱咐,偶尔刺激一下,防止突发事故时他控制不好自己。

    现在看来,他恢复的还挺好。那好,接下来迎接她更加的刺激游戏吧。

    云烟笑了好久,突然停住了。

    陆沧溟盯着云烟,瓮声瓮气:“同样的招数别想来两次,我不会上当的。”

    云烟压着肚子,白着陆沧溟说:“老公,我错了,我这次真的没骗你,我肚子痛了。”

    陆沧溟一看云烟的状态真的不想装的,急忙跑出去找医生。

    云烟伸手欲抓住陆沧溟,“老公,我还有件重要的事没跟你坦白,我……”

    陆沧溟看着云烟忍着痛要跟她坦白什么事,不过他能听的下去吗?当然不能。

    陆沧溟急忙走向门口,边走边说:“老婆,什么事等医生来了再说。”

    “医生来了就晚了。”云烟说,不过陆沧溟已经消失的没影了。

    医生来过后,看了一眼就将云烟安排进了分娩房。

    云烟躺在床上说:“医生,我觉得我没那么快吧?这刚痛上的。”

    上次听千一说她都痛了一夜才生下小女儿的。

    “陆太太,生孩子不是你想慢就慢的了的,我刚才检查时,您已经到了分娩的产程了。”

    “真的?”云烟问的一头雾水,她生孩子未免太快了吧。不过,她还有话没跟陆沧溟说啊,被他知道了,估计她的小pp要开花了。

    “医生,你说有没有等孩子生了才知道自己怀了双胎的?”

    “有啊。”医生答,心想陆太太也太牛掰了吧,一般女人遇上生孩子都会紧张的,她倒好,还有空闲聊,等痛感来袭才会闭会嘴。

    “不过,陆太太,你的……”

    “好了,医生,我知道了。”

    陆沧溟在外面等的心急如焚,其实他本意是想进去陪她的,不过看过她的痛苦经历,他已经没有勇气亲临现场了。

    而云烟也不愿意陆沧溟陪着,因为那血腥的一幕,她自己都有点接受不了,担心陆沧溟见了留下心理阴影,影响日后的夫妻生活,自然不会让陪着。

    俩人心思不一样,要求的结果都一样。

    “沧溟你安静的坐一会,有专家亲自接生,一定会大小平安的。”

    何芷容安抚着焦灼的陆沧溟。

    陆沧溟看着何芷容,淡淡的点头,面上是平静了一些,不过心里还是着急。

    一旁的小弟陆沧海摆弄着纸折的飞机,玩的不亦乐乎。

    陆沧溟很少见到陆沧海,他从小就被安排在M国的。看见他在玩飞机,陆沧溟走了过去,捡起他放在地上的纸飞机问:“这个很好玩吗?”

    陆沧海点头,“大哥,大嫂也说这个好玩。”

    陆沧溟点点头,因为要照顾云烟,他接了他们一起过来住的。云烟怀孕中期时住过家里,见过几次陆沧海。

    陆沧溟将纸飞机递给陆沧海,蓦然,他盯着纸飞机问:“你在哪里拿的纸?”

    沉怒。

    陆沧海被陆沧溟突然绷起的脸吓住了,急忙逃到何芷容身后,偷瞄着陆沧溟。

    何芷容看着陆沧溟动怒了,问:“这纸怎么了?”

    陆沧溟没回答,而是继续问:“你这纸飞机玩了多久了?”

    陆沧海不敢回答。

    何芷容替他回答说:“从搬进你们家,沧海也就玩了这一张纸。沧溟,这张纸或许对你真的很重要,不过再重要也没有亲情重要,对不对?”

    何芷容的意思是陆沧溟不该吓了陆沧海。

    陆沧溟珉紧了薄唇,半天冷声:“沧海,对不起,我太冲动了,飞机……还给你。还有,飞机很好玩。”

    陆沧海怯怯的接过飞机,看着陆沧溟欲言又止。

    陆沧溟缓缓转身,找了椅子坐下了,云烟肯定见过这张纸了,她一向聪明,不会没有发现纸张上的内容。

    那是她和周深的血缘鉴定。

    而她装着什么也不知道,是在怪他这个丈夫隐瞒了她真相吗?

    陆沧海过了很久走到陆沧溟身边,弱弱的说:“大哥,大嫂说做人就要像沧海这样,开开心心的,一定会幸福久久。”

    陆沧溟看了眼自家弟弟,抬手拉过他挨着自己坐下,目色深深:“好,大哥记住了。”

    陆沧海智力低下,生活不能自理,这么多年来一直这么没心没肺的活着。当然,他可以没心没肺的活着,是因为母亲把他保护的很好。

    “母亲,对不起!”陆沧溟看向何芷容,第一次正面道歉,这么多年来对母亲的埋怨,在这一句道歉中得到了释然。

    何芷容明白陆沧溟道什么歉,挂着笑的眼角流出了两滴泪。

    医生抱着两个孩子出来时,陆沧溟再次懵逼。

    “恭喜陆少新添一位千金一位小少爷。”

    一位千金……

    陆沧溟听的有些眩晕,问何芷容:“母亲,我这是有了闺女?”

    医生汗:“……”陆少,貌似你还添了一位小少爷。

    何芷容笑着直点头,“嗯,牛奶糖有弟弟妹妹了,我们陆家人丁越来越兴旺。”

    “陆少,要不你抱抱你家千金?”医生提议。

    “好,好,好。”

    陆沧溟激动地一连说了几个“好”字,惹的何芷容后来没少拿这件事取笑自家儿子。

    陆沧溟从医生手里接过肉肉的一团,不真实的盯着自己的闺女,笑的跟个傻子一样。

    等医生从他手里接走孩子后,陆沧溟还傻笑了好久。

    回到病房,云烟压根不敢正面对着陆沧溟,她隐瞒一胎二宝的事,陆沧溟指不定怎么找她算账呢。

    只是……

    只是,有了闺女的陆沧溟早已得意忘形,压根不知道他老婆欺骗他的那茬了。

    “云烟,恭喜你。”盛左与王丽娅带着盛亚来医院看望云烟。

    云烟笑。

    这一胎二宝瞒了所有人啊。

    云烟说:“谢谢谢谢。”

    话音落地,欧阳戒拖家带口的也来了,嘘寒问暖情谊浓浓。

    云烟望着面前叫着千一的南艳,虽然她没有记起以前的事,可是她的笑容是天真的没有一丝杂质的,这样的千一比南艳幸福。

    而欧阳戒,看着千一每一个眼神里都是爱,好男人已经成了他的标配。

    再是他们的女儿们,漂亮乖巧又可爱,幸福的四口之家。

    云烟打心底为他们高兴。

    再看盛左一家三口,云烟觉得有的人就该先婚厚爱,日子照样甜甜蜜蜜的。

    而她和陆少的爱,到底是先爱了,还是先婚了,云烟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姐!”

    就在云烟神游时,一声熟悉的又陌生的声音从人群后飘过来。

    云烟循声望去,周深扬着大大的笑脸,露出洁白的牙齿冲云烟笑。而他身旁的林筱筱,似乎腹部有些隆起。

    周深的到来,人群自发的散开一条道。

    周深松开林筱筱,走到云烟跟前,再次喊:“姐,谢谢你,有你真好。”

    早就没有亲情的他,在有生之年还能重新拥有,他很自足。

    云烟望着周深笑,从她第一次知道那份血缘鉴定后,她花了很长时间去接受。

    爸爸对妈妈的爱,一直都是她自信追求幸福的源泉。她承认知道这件事的第一个念头里,她怨恨了爸爸。

    可是,终究,她战胜了心魔,她接受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往后,她也会把他当着最亲最亲的弟弟来待。

    因为这是爸爸留给她最后的礼物。

    “嗳!姐姐在!”

    云烟应声,声音有些哽咽,湿润的眼底氤氲着雾气,云烟别开头看向窗外,似乎看见爸爸妈妈在对着她笑。

    陆沧溟适时走过来,低声:“老婆,不许掉眼泪,从今天起,给我好好的做月子。”

    云烟煽情的一幕压根没机会上演,就被陆沧溟给整“郁闷”了。

    做月子,多无聊的一件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