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再好的体力也耗尽

字数:688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盛左看着陆沧溟眉头越皱越深,沉沉的心跟着揪在一起。

    待陆沧溟挂断电话,盛左急问:“怎么了?”

    “周深失踪了。”

    “你怀疑跟牛奶糖走失有关?”

    “我不敢这么想。”陆沧溟实话实说,他不敢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如果有关联,那牛奶糖是凶多吉少,而周深……是不是受害人还不得而知。

    盛左明白陆沧溟的担忧,紧着眉峰说:“你估计什么时候收到对方来电?”

    “半夜之前。”

    盛左点点头,他也是这般估计的,什么消息都查不出,他们只能等着对方上门。

    云烟站在房门口,听着陆沧溟与盛左的对话,她的心再次拧的难受,如果牛奶糖走失真的是周深干的,那她就是罪魁祸首,是她把凶手领进家门的。

    王丽娅扶着随时都能倒下去的云烟,一句话都没说。

    这件事放在以前,她可能会觉得云烟矫情,但是有了盛亚,她明白了云烟的难过是真的撕心裂肺的。

    “我们回房休息会吧?”王丽娅出声提醒。

    云烟仿若未闻,纤细修长的食指颤抖的抬起,蓦然,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盛左与陆沧溟都是一惊,看见云烟,他们心里没底云烟到底听到了多少内容。

    盛左忙看向王丽娅,看见她点头示意云烟都听见了。

    陆沧溟直直的看着云烟,周深失踪的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云烟的意思。

    如果周深和牛奶糖走失有关,云烟一定是最难过最后悔的,他不想她太难过。

    “老婆,看你这样一定累了,我陪你回房躺会。”

    陆沧溟起身,依旧的淡定。

    云烟看着这个一直为她挡风遮雨的男人,眼泪哗哗的流。

    陆沧溟走近,环抱住她:“陆太太,你不是说要当一个没心没肺的陆太太吗?现在,你这样……岂不食言了?”

    云烟埋在陆沧溟怀里,眼泪打湿了陆沧溟胸前的衬衫。

    云烟摇着头说:“老公,你骂我吧,打我也行。”

    她心里苦,她想有人把她骂醒,偏偏陆沧溟宠她纵容她。

    盛左与王丽娅适时退出门外。

    盛左心情有些厚重的压抑,看着身旁的王丽娅,突然觉得能够守在一起的才是自己拥有的。

    忽然,盛左侧身,单手拽过王丽娅,拉进怀里。

    王丽娅吃惊的窝在盛左怀里,一动不敢动。

    虽然最近的盛左对她的关心日益增多,可是这么亲密这么浪漫这么霸道的动作,盛左还是第一次做。

    盛左搂着王丽娅,感受着她的娇软与柔顺,温声:“我们一辈子,不离不弃。”

    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盛左第一次认识的这么深刻。

    王丽娅甜甜的勾起唇角,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她紧张的张开双手,环抱住盛左,半天,从喉咙底哼出一个“嗯”字。

    书房内,陆沧溟抱着云烟,揉进骨子里的霸道与宠溺。

    云烟声音沙哑道:“老公,我一直在做傻事,我恨这样的自己。”

    “我喜欢这样的你。”

    “老公,你总是给我擦屁股,我就是你的拖累。”

    “我愿意给你收拾烂摊子,不过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牛奶糖走失,我一定会找回来的。”

    ……

    云烟絮絮叨叨的说着,说到后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的心是揪着的,她的脑子是混沌的,她想用嘴巴来证明自己还是活着的。

    “有消息了。”

    盛左冲进来,看见俩人还是抱在一起,有些尴尬的别开眼继续说:“我这边有了消息,在下午三点钟,有人在肯塔基州见过牛奶糖和两个男人。”

    “在哪里?”云烟第一时间扑过去。

    盛左将手下人发来的截图打开给云烟与陆沧溟看。

    云烟看着截图中的牛奶糖,蔫了吧唧的任由两个壮汉拉扯着手,一颗心痛的像似千刀万剐。

    “他们要把牛奶糖带去哪里?”云烟哽咽着。

    盛左说:“有了大方向,相信很快就有新进展。”

    陆沧溟点头,已经将这条信息发送了出去。

    “老公,你带我去好不好?”

    去牛奶糖可能在的地方,是她这个当妈的迫切想做的事。

    “好。”陆沧溟应下。

    有了方向,不至于大海捞针,出去寻找比待在家里干着急的好。

    ……

    废弃的修理厂,整洁男人一连跑了好几趟厕所,牛奶糖也是如此,唯一安睡的络腮胡子男人除外。

    同病相怜的整洁男人对着牛奶糖说:“你知道吗?我本来也是中国人的,不过从小被卖到了非洲当童工,再到后来,我也是东一家西一家的凑活着过。”

    整洁男人用撇脚的中文说的。

    牛奶糖听的鸡皮疙瘩掉一地,不过还是说:“你真可怜!”

    “是啊,我一直过着非人的生活,直到……”

    男人说着突然停住了嘴,因为新一轮地痛疼袭来了,他急忙捂住肚子问牛奶糖:“你好了没有?好的话让我方便方便。”

    牛奶糖坐在修理厂唯一的一个马桶上,悠哉悠哉的晃着两条腿,他压根没拉肚子好不好?非要说自己也肚子痛,无非演戏演的像一点嘛。

    不过奇怪的是络腮胡子男人,他也吃了抹了泻药的面包,为什么他没事?

    泻药,是他带着准备对付奶奶养的那条狗的,每次都黏着他烦死了。

    牛奶糖坐在马桶上,嗯嗯唧唧的说:“不行啊,我肚子还痛……啊呦,等会……”

    牛奶糖夸张的说着,继而闭嘴了。

    整洁男人明白牛奶糖的无声是在奋力排泄,只好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等着牛奶糖出来。

    牛奶糖又坐了半天,吊足了整洁男人的肚子,而后才慢悠悠的打开了小房门。极其虚弱的捂着肚皮说:“你进去吧。”

    整洁男人慌不择路直接窜进去,门都来不及关。

    三五秒,臭不可闻的味道传出来,牛奶糖捂着鼻子,忍着胃里翻涌说:“你说你们买的面包是不是过期了啊?”

    “可能吧?”男人酣畅的说。

    好歹排出了这一波痛感。

    “那他怎么没事?”牛奶糖假装的问。

    整洁男人一听,下意识的说:“对噢,他怎么没事?他好像比我吃的还多?”

    牛奶糖不接话。

    络腮胡子男虽然没有拉肚子,不过他会灵活变动啊,他可以挑拨他们的关系。

    他这问题只是开了一个头,至于怎么被整洁男人揣测,他不会多话。但是,他相信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会让他们两个大块头生间隙的。

    整洁男人从马桶上挪开屁股时,提着裤子直奔睡的正香的男人那里。

    走近,整洁男人踹了踹络腮胡子男人的脚。

    络腮胡子男人不悦的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就在翻过身之际,一股臭味从络腮胡子男人身上飘出来。

    牛奶糖与整洁男人一起捂住了鼻子,一连退了数步。

    就在俩人大眼瞪小眼时,络腮胡子男人发出了一连串的屁声。

    此时,络腮男人醒了过来,似乎感觉出了身体的异样,他瞬间弹跳起来,二话没说直奔马桶的方向。

    “他是拉裤裆了?”牛奶糖弱弱的问。

    整洁男人若有所思的点头,“好像是。”

    牛奶糖四处看了看,疑问:“那你们有裤子换吗?”

    裤子?整洁男人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死死捂住自己的裤子。

    牛奶糖得计的勾起唇角,很快就敛去,佯装关心的问:“那没有裤子怎么办?”

    整洁男人再次懵逼,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上。

    不过,他懵逼不到一分钟,肚子再次绞痛了。

    “大哥,你好了没有?我等不急了。”

    “催什么催!赶着投胎……”络腮胡子骂骂咧咧起来。

    牛奶糖看见他穿戴整齐,有些疑惑的多看了他一眼。

    络腮胡子一个狠戾的眼神剜向牛奶糖,骂道:“你个小崽子,滚一边去。”

    整洁男人接话说:“你别凶他,他也拉的厉害。”

    络腮胡子别了牛奶糖一眼,不再多话的走向躺椅那里,准备再去睡觉。

    整洁男人再次从厕所出来。

    牛奶糖待里面的臭味消散了一点,再次钻进去。

    进去不到一分钟,络腮胡子男人拍门拍的砰砰响,“小兔崽子,赶快出来!”

    牛奶糖半捂着嘴巴说:“我肚子也痛。”

    整洁男人再一次肚子痛,扶着门框祈祷牛奶糖速战速决。

    络腮胡子男人等不及,一脚踹了过去,本就摇摇欲坠的门板瞬间裂开。

    牛奶糖眼疾手快冲了马桶,提着裤子站在一边,大气不敢喘。

    络腮胡子瞪了牛奶糖一眼,放下狠话说:“你一个小孩子不用上马桶,直接去门口外面拉去。”

    牛奶糖点点头,无辜又害怕的走了出去。

    整洁男人看着马桶被络腮胡子霸占,欲哭无泪的说:“大哥,你快点,我也憋不住了。”

    “知道了。”络腮胡子说完,再次奋力排泄。

    络腮胡子上完到整洁男人,俩人不间断的坐在马桶上。

    直到俩人精疲力竭,连昨天的都拉尽后,络腮胡子问:“小崽子呢?”

    “你不是让他出去的吗?”

    “哦。”络腮胡子应了声,想了想说:“你去看看,别晕倒了。”

    这么拉,再好的体力也耗尽了。

    整洁男人摇摇晃晃的出了门,一圈看下来,着急忙慌的回来说:“小崽子跑了。”

    “什么!”络腮胡子也站了起来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