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预谋的走失与失踪

字数:661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肯塔基州某县城,一座废弃的修车厂,牛奶糖看着对面的两个壮汉,面色平平。

    “我饿了。”牛奶糖开口说,也不管对面的两个人能不能听懂他的话。

    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看了眼旁边的同伴,用着地道的英语说:“这小鬼胆子不小。”

    “嗯,也不看看他是谁家儿子,胆子小像话吗?”

    “不过你说我们把人藏这里,能被找到吗?”

    “当然找不到,这个地方,穷的叮当响,连监控都没有,能查到才怪。”

    “那倒是!”

    “玛的,这么个破地方,也不知道我们还要待几天?”

    “大哥,馋酒了?”

    “难道你不想?”

    “老子想女人!”

    ……

    牛奶糖听着对面两个人东扯一句西扯一句,什么重点也没说出来,心情郁闷极了。

    唉,早知道他不耍小性子就好了,也不知道老爸老妈担心成什么样了?

    “我饿了!”牛奶糖继续用中文说话,虽然他会英语。

    络腮胡子男人不悦的皱起眉头,甚是不耐烦的骂了一句“玛的”。

    牛奶糖狠狠的瞪了络腮胡子一眼,等他老爸来救他了,看他怎么惩罚这个满口脏话的男人!

    络腮胡子旁边的同伴要整洁的多,至少胡子刮了,他看着牛奶糖问:“你饿了?”

    用英语说的,配合了手势,意思是吃饭。

    牛奶糖连忙点头,“我要吃东西。”

    络腮胡子男人再次骂到:“吃什么吃?都到这里了,当真还以为自己是少爷?”

    整洁点的男人要温和一些,他走向牛奶糖说:“这里没什么吃的,你要是饿了,就吃这个吧。”

    牛奶糖无辜的看着他,装着听不懂的样子。

    整洁点的男人也没多耽搁,从一旁的椅子上拎过一袋面包,丢给了牛奶糖。

    牛奶糖看着面包,当即板起脸色,大发脾气的说:“我不吃这个,我要吃牛肉饭!”

    两个男人不知道牛奶糖说什么,但是他们可以知道的是牛奶糖不想吃面包。

    络腮胡子男人看着牛奶糖,非常火大,一个屁大点小孩叽叽歪歪的实在招人恨!

    络腮胡子男人走向牛奶糖,抬脚踩向地上的面包,挑衅的俯视着牛奶糖,:“你个小鬼,再瞎比比,我让你再也见不到你爸妈!”

    牛奶糖顿时怂了,看着络腮胡子男人,亮晶晶的眸子瞬间布满了泪水。

    那种想哭又不敢发出声音的表情,让人见了揪心。

    络腮胡子看着牛奶糖,有点尴尬。仔细一想,人家只是一个娇纵惯了的小少爷,吃不惯这种粗茶淡饭也正常,而且他只是孩子,他一个大男人这么凶,有点过分!

    整洁点的男人见此,蹲在牛奶糖跟前,比较温和的说:“我们说什么你也听不懂,但是我可以保证的是你有东西吃,能不能吃的下取决于你有多饿!”

    牛奶糖扑闪着亮晶晶的眼眸,委屈巴巴的看着整洁点的男人。

    整洁点的男人笑了笑,继而起身重新拎过一袋面包放在牛奶糖手上,“拿着吧,等你饿的受不了时自然会吃的。”

    是人,都有被逼无奈的时候,别说这么好的面包了,就算掉进粪坑边的面包,你也得捡起来吃。

    整洁点的男人拽了拽络腮胡子男人,说:“你别凶巴巴的,人家也只是一个孩子。”

    络腮胡子悻悻的跟着同伴回到门口的方向。

    牛奶糖握紧手中的面包,看了看整洁点的男人,继而乖乖的拿出面包咬了一口。

    其实他刚才故意闹这一出,无非是要对面两个男人对他放松警惕,让他们觉得他就是一个任性娇惯的孩子。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至于面包,当然得吃了,不然饿肚子啊!

    整洁点的男人看着牛奶糖吃起了面包,冲同伴说:“你有听大老板说哪天交易吗?”

    “没听说,不过按照惯例,今天晚上到明天中午前,肯定得交易的,时间越长越麻烦。”

    “大哥,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

    “问吧。”络腮胡子狠狠咬了一大口面包。

    牛奶糖瞥了一眼,顿时胃口全无,这人吃饭那嘴巴张的都能吃人了!一点也不儒雅,实在是粗鲁。

    整洁点的男人瞥了眼牛奶糖说:“如果出了意外,我们真的要撕票?”

    “那当然了,不撕票难道等着被抓?”

    整洁点的男人听了不语,似乎有些害怕。

    络腮胡子拍了拍他的肩头,笑说:“你别紧张,凡事都有第一次嘛!”

    整洁点的男人再次看了眼牛奶糖,勉强点点头说:“第一次确实紧张。”

    “没事,这小鬼就给你练练手了。”

    牛奶糖嚼着面包,心里把对面两个男人骂了一遍又一遍。真是可恶,还想撕票,甚至想拿他练手!

    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啊!

    不过听他们交流,牛奶糖总结出了三点,第一:他们是团伙作案;第二:他们目前不要他的命;第三:这络腮胡子男人块头大脑子不咋地,而整洁点的男人看着心慈手软,实际上是只老狐狸。

    牛奶糖吃了一块面包,继而冲整洁点的男人招手。

    络腮胡子看着牛奶糖,再次不悦的说:“这小鬼又想干什么?”

    整洁点的男人说:“小孩子,还能有什么事?没事,我去看看。”

    待整洁点男人靠近,牛奶糖掰开一半面包递给他说:“送给你吃。”

    男人看着牛奶糖,从他手中接过面包咬了一口,继而摸了摸牛奶糖的头说:“小孩子就是这点好,你对他好,他一定对你好。”

    络腮胡子一听,大步过来,一把夺过牛奶糖手中剩下的面包,凶巴巴的说:“不就一块面包的事,至于分享来分享去的。”

    牛奶糖看着络腮胡子男人,哆嗦了一下,整洁点的男人见了,再次摸了把牛奶糖的头说:“没事,他就是看着凶,你乖乖的不发出什么声音,我们都不会打你。”

    牛奶糖眨巴着眼,不懂的看着整洁点的男人。

    男人笑了笑,用撇脚撇的听不明白的中文说:“我们不……打你,你……乖乖……的。”

    “懂吗?”男人又问。

    牛奶糖想说:你的话能懂的人才邪门了!

    不过,他懂英语啊。

    牛奶糖适时点头,示意他明白了。

    “搞定了,大哥,你去眯会吧?”

    整洁点的男人对着络腮胡子说。

    络腮胡子点点头,再次大步离开,靠在躺椅上,很快,比雷响的鼾声恨不得冲破屋顶。

    牛奶糖双手捂着耳朵,眼巴巴的看着整洁点的男人。

    整洁点的男人无奈的冲牛奶糖笑了笑,示意他也没有办法。

    ……

    陆沧溟带着云烟再次回了盛左一家的住处,警方那边以及CD线下的人都在紧急寻找。

    盛和平看着陆氏夫妇无精打采的,关心的问:“你们这是……”

    闻声从卧室出来的盛左急声问:“有找到孩子吗?”

    云烟红着眼睛,看着盛左直接掉下了眼泪。

    云烟这个表情,孩子自然没有找到,盛左跟着揪心了一把。

    陆沧溟心疼的搂过她,安慰:“会找到的。”

    云烟咬着唇瓣,一千个一万个悔不当初,要是她自制力够强,也不会让心魔困住自己,自然没有来这里的一出。

    在海城,陆沧溟的地盘,没人敢轻易打他们家的主意。

    王丽娅也是忧心的跟了出来,挨着盛左坐下,看见云烟哭的伤心,又走过去拉住云烟的手,安慰:“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盛和平不知道牛奶糖走失的事,不过现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她也听明白了。

    盛左与陆沧溟交换了一个眼神,示意去书房。

    陆沧溟不放心云烟,叮嘱王丽娅说:“帮我照顾下我们太太,她情绪不稳定。”

    王丽娅慎重的点头,在大是大非面前,她一直是拧的清的那种。

    陆沧溟前脚踏进书房,后脚他的手机就响了,是迈克打的。

    迈克待在海城特别无聊,隔三差五电话骚扰他,不过他都拒接的。

    今天也一样,陆沧溟想也不想的挂断。

    只是,两秒钟后,电话再次响了。

    “可能有急事吧?”盛左说。

    陆沧溟拧了拧眉头,现在还有什么事比儿子重要?

    陆沧溟再次挂断,继而问:“你那边有线索?”

    盛左摇摇头,他在陆沧溟电话打来时就吩咐了下去,只是三个小时过去了,什么消息都没有。

    陆沧溟眉头皱的死死的,这种失去最爱的人的感觉,他经历过,更是从心底排斥恐惧这种事发生。

    在陆沧溟一筹莫展时,电话再次响了,还是迈克。

    要说迈克骚扰他时,一般也就打一通电话,今天这么频繁,还是第一次。

    陆沧溟想到这里,接通了电话,“喂。”

    “周深失踪了。”

    迈克的声音听起来急而气喘吁吁。

    “什么时候?”陆沧溟沉问。

    周深好好的一个人成了那个样子,经历过什么他想象不出来,甚至调查不出来,现在自己儿子走失,周深又失踪,这些联系在一起,他不敢深想。

    “今天早上起来,他已经不在了。我查了下这里的监控,监控线路被损坏,没有记录下任何内容。”

    陆沧溟听了,久久不语。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走失与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