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萧南风

字数:524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天色渐晚,萧府红灯笼高挂,红双喜的剪纸随处可见,似有一场大型婚礼即将举行,好不热闹。府上内外皆有大量将士把守,以免有人冲撞了这场大婚。

    此刻,一名青衣老者缓缓走过重兵把守的廊道和门关。

    “咳咳……”他大概身患肺病,佝偻着背,用手帕捂住嘴,不时咳嗽。

    他的身后跟着一条巨型黑狼狗,体型之大,犹如一头猛虎,浑身肌肉膨胀、凶相毕露,双目冰冷地扫视四周,似择人而食。一路所过,守卫们尽皆畏惧,任凭这一人一狗畅通无阻。

    终于,他缓缓走到内院门口,那里站有十数名面无表情的守卫,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内院,唯有他走来,守卫们才微微动容。

    “咳咳!世子还有情绪吗?”青衣老者咳嗽中看向守卫头领。

    守卫头领恭敬道:“大人,世子赶走了所有下人,不肯说话,也不接受新郎的衣裳,明天就是迎亲的日子了,世子根本不配合。”

    青衣老者看着他手中托盘上的新郎衣服,微微皱眉:“给我吧,我去说。”

    “世子最信任您,那就拜托大人了。”守卫头领恭敬地递上婚衣道。

    几名守卫立刻打开内院门,供青衣老者走入内院,巨型狼狗也紧随其后。

    守卫再度将内院门关上,一个个都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内院之中,青衣老者拍了拍狼狗的脑袋:“黑儿,你就在这里四处转转,不要乱吃任何东西。”

    “呜呜呜!”

    巨型狼狗低呜了几声,似极通人性。

    内院中所有下人都被赶出去了,只剩下青衣老者此来要说服的人,世子。

    青衣老者托着婚衣,走向一间灯火通明的书房。

    书房的门大开着,内部书架上摆满了书籍。书房中心正坐着一名少年,手执书卷,借着四周烛光,读着手中的书卷。

    少年大概十六七岁模样,青涩中带着一股成熟,虽未成年,但依然呈现出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的俊态。

    少年读书很认真,哪怕青衣老者跨入书房,都没有发现。青衣老者将手中托盘放下,耐心等候了起来。

    约莫一炷香时间,少年终于读完手中的书卷,继而闭目思考,又思考了小半个时辰,才缓缓睁开眼睛。

    “青叔?你来了?”少年神色意外。

    “世子,明天就要迎亲了,还要秉烛夜读吗?”青衣老者笑道。

    少年将手中书卷放下,微微一叹:“青叔,你说,我萧南风,现在连选择婚姻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青衣老者眉头微皱,摇头:“世子,并没有谁在为难你。你心里要明白,神侯夫妇已经死了十年,一直是大总管在护着你。”

    “我爹娘只是失踪了,谁说他们死了的?”萧南风脸色一变,似有些恼怒道。

    青衣老者陷入沉默,要等萧南风气消了再交流。

    萧南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微微一叹,端起手边的一个酒壶,走了过去。

    “青叔,我心里难受,今天晚上,你陪我喝一杯吧!”萧南风略显惆怅地倒了两杯酒。

    青衣老者看向萧南风,摇了摇头:“世子,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你应该明白人死不能复生,神侯若还活着,这十年怎么可能一点音讯也没有?神侯死的时候,你才六岁,如今,你已经十六岁了。这十年来,一切都变了。”

    “呵,这块封地是我爹的,现在却变成了大总管的。大总管?以前他只是我们家的一个管家,是我爹给了他权利。我爹失踪这十年,他以我为质,剪除异己,收拢权利。封地的军权、政权全部落在了他手中,我萧家的所有产业商铺,也全部成了他的私产,呵,以奴仆之身,欺我这幼主,你们,就这么看着不管?”萧南风脸色难看道。

    青衣老者脸色一变:“世子,这种话可千万别说了,若是传到大总管耳中可是要出事的。”

    “怎么?这种事不能说?只能做?封地之中,谁不知道我这个幼主,常年被囚禁在府中?”萧南风喝了口闷酒道。

    “大总管不让你四处跑,是担心你年幼,担心有歹徒刺杀你,毕竟神侯当年的仇家众多。而你要读书,他可是四处找了各种先生来教你,封地里的各种书籍,只要你要,从来都是想方设法帮你弄来的。你看你这满屋子的书籍,不都是他趁了你的心意吗?”青衣老者劝慰道。

    “可我除了能读书,还能做什么?修行功法,全部对我封禁,只给了我一部最粗浅的炼体功法。这部功法,就算是你们,也嫌弃的不会给儿孙去修炼吧?只准我读书修心,不让我学武强身?到了十六岁,我就算再努力,也只是后天境第五重的修为,倒真的是为我好啊!”萧南风冷笑道。

    在萧南风给自己斟酒的时候,青衣老者也将自己杯中酒喝了下去,他今日来的目的,就是陪萧南风谈心,让他发泄心中的郁闷,等发泄过后,也就该认命了吧。

    青衣老者喝完,萧南风帮其又斟了一杯酒。

    “不过,在读书方面,我并不后悔。这十年,教书先生换了一批又一批,任何晦涩难懂的文章,我都能读得懂。这满屋一千三百四十六本书,我都读通透了。”萧南风看着四周的书籍,眼中闪过一股骄傲。

    “你看,大总管还是在帮你的。以后,你娶了大总管的女儿,你和大总管就变成一家人了。”青衣老者似在哄着萧南风。

    “一家人?青叔,大总管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吧?”萧南风皱眉盯着青衣老者。

    青衣老者眉头微皱:“大总管的女儿美若天仙……”

    “美若天仙?呵,却心如蛇蝎,水性杨花!我若没有打听错,大总管这个女儿,已经逼死了好几任丈夫了吧?她的前两任丈夫,都是被她活活折磨而死,死后以防其家属闹事,更是灭了他们的满门,是吗?”萧南风冷笑道。

    青衣老者脸色一变,这种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世子,你别担心,这次不会了,你毕竟是世子,万金之躯……”青衣老者又喝了一杯酒,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地劝道。

    “我萧家这块封地,军政商,都已经被大总管掌握在手了,大总管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名分大义了吧?因为这里终究是我萧家的封地,是我萧家的!他只是个奴仆,他没有名分,所以,最后将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只要我和他女儿结婚,那两家就并为一家,他就有名义彻底侵吞我萧家最后一丝名望了吧!”萧南风盯着青衣老者冷冷地说道。

    “世子,这,这,你恐怕误会大总管了,大总管怎么会……”青衣老者一时词穷。

    “青叔,我若记得不错,你这条命,是我爹当年救的吧?”萧南风轻笑道。

    青衣老者面色一阵强烈变幻,终究点了点头:“没错,我是侯爷救的。侯爷对我恩重如山,只因我伤到了内俯,无法再去战斗,所以,侯爷让我负责养那只从妖窟里抱出来的妖兽幼崽,黑儿!”

    “是啊,爹看你受伤,体谅你跟随他不易,让你在府上做一个养狗人,好吃好喝的供着你,更给你儿子安排了个肥缺,我萧家对你可是恩重如山!”萧南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青衣老者却是脸色一变:“世子,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侯爷已经死了十年,你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世子,你还是不要再抵触了,大总管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哈哈哈,好个为我好,将我如笼中雀一样圈养,欺我年幼,以我为质,抢夺我萧家的一切,最后再逼我娶一个毒妇,压榨我最后一点价值?呵,这叫为了我好?”萧南风眯起眼睛,有一抹厉色闪过。

    青衣老者眉头微皱,世子并没有因为发泄一通后而气消认命,好似气性越来越大了?这可不行,大总管怪罪下来,他可担待不起。

    “世子,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下,大总管的权势,你反抗不了的。至少我现在还是好言相劝,我若是不管你了,你恐怕会更加难堪。”青衣老者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萧南风却死死盯着青衣老者:“看来,我爹对你是看走了眼!你现在已经将我萧家的恩情忘得干干净净了。现在一门心思去讨好那大总管了?”

    “世子,识时务者为俊杰。神侯已死,如今封地内,大总管说了算,这是大势所趋。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你现在的实力,哪怕我这个有伤在身的人,也能一只手拿下。你读的那些书根本帮不了你。”青衣老者已经失去了所有耐心。

    “是吗?那你来对我动手试试。”萧南风冷笑道。

    青衣老者脸色一沉,显然要撕破脸皮,猛地站起身来。然而他忽然一个踉跄,一时间天旋地转、浑身无力,噗通一声跌到在地。

    “酒里有毒?不可能,你这十年都在监视之下,根本碰不到有毒之物,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青衣老者无比虚弱道。

    椅子上,萧南风依旧端坐,冷眼看向他:“谁说读书没用的?书中有我要的一切,毒?有何难配?一些相冲相克的食物药材,稍微调配一下,就能调配出毒药,你不知道吗?”

    “这怎么可能?咳咳!不对,那酒,你也喝了,你怎么没事?”青衣老者依旧有些不愿接受此刻中毒的结果。

    “我既然能调配出毒药,自然也能做出解药。”萧南风平静道,“知道吗?你就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