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李二发怒

字数:431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月色清冷。

    许国公府门口,高士廉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老夫乃皇亲,岂是你说搜就搜,置老夫脸面于何地?如果查不到,你又该如何?”

    “查不到就查不到呗,老子奉旨办差,下面人看到进去了,就得查,你阻止就是包庇,不让进府也行,老子还不进了,请圣上来主持公道。”程咬金冷冷地说道,一拨马头,朝皇宫方向而去。

    如果没有李靖的点拨,以程咬金火爆脾气肯定强冲进去搜查,但现在不同了,抓到人也伤不了高士廉,一句不知情推个干干净净,还不如等秦怀道后来弄死这个老匹夫。

    高士廉见程咬金居然没有往常那般不讲道理,心中莫名一慌,真要是圣上过来,后果很严重,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并没有开口阻拦,转身匆匆回府。

    程咬金见高士廉没有阻拦,愈发证明有鬼,这是着急回府善后,但不在意,只要人在里面就好办,当务之急是拿到入府圣旨,找到杀手坐实罪名,至于处置,那是圣上和秦怀道的事,自己犯不着代劳。

    一路打马飞奔,很快来到皇宫,找到了还在加班处理政务的李二,李二听了经过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如果高士廉真收留风雨楼杀手,说明高士廉还没放弃当年执念,和前太子搅和在一起,这是要干什么?

    但凡影响皇权的事李二都不会心慈手软,放下奏本,冷冷地说道:“起驾,朕亲自去看看这个舅父到底想干什么?”

    程咬金巴不得将事情闹大,没有劝阻。

    圣上半夜出宫可是大事,内卫出动,将沿途全部戒严,封锁,一行匆匆来到徐国公府,早有人提前通知高士廉在门口等候。

    看到李二冷着脸下马车,高士廉心中发苦,但强壮欢颜上前,郑重一礼:“老臣参见身上。”

    “高大人好大的威风。”李二冷冷地说道。

    高士廉一听称呼和语气就知道坏了,赶紧苦着脸说道:“臣惶恐,刚才多亏程大人提醒,查了一下,还真有几名陌生人潜藏在府上,宁死不降,见逃无可逃便自杀了,臣真的不知情,还请圣上明鉴。”

    “是真不知情,还是断尾求生?”李二冷冷地说道。

    “老臣不敢,请圣上明察。”高士廉慌了,赶紧打手势让下人抬出一具具尸体,都穿着黑衣,带着黑面巾,伤口都在脖子上,看着确实像自杀。

    李二瞥了眼尸体,冷冷地说道:“朕当然会明察,进去搜。”

    “遵旨!”程咬金大喜,带着一大队人冲进去。

    高士廉脸色瞬间惨白,如遭雷击,原以为找个不知情的借口,交出几个替死鬼证明自己清白,李二会看在亲戚份上放一马,将事情湖弄过去,没想到李二如此决然,还要搜,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事情暴露的后果,高士廉彻底乱了方寸,悔恨无比,但强忍着,在心中暗自祈祷不要搜到,不要搜到……

    别的事李二可以给面子,毕竟是舅父,但涉及到皇权,李二不可能忍让,一直在观察高士廉,看到对方反应哪里还不知道结果?心中满是失望,还有愤怒,原以为过去这么久,该放下了,还给机会重新复出,高官厚禄,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

    没多久,程咬金又抓出五十几人出来,一半被射杀,还有一半受伤,成为俘虏,高士廉根本不知道程咬金早得到线索,知道人藏在哪儿,有备而去,岂能落空,看着活口,知道大势已去,气火攻心,晕倒在的。

    李二看着抓到的人,脸色铁青,深深地看了眼晕倒的高士廉,一甩衣袖,上了马车,掀开车窗帘子喝道:“程黑子,封锁许国公府,不准任何人探视,外出,连夜突审,天亮前朕要看到口供。”

    “遵旨!”

    程咬金赶紧答应一声,对李靖的算计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下好了,既抓到凶手,又打击高士廉,还将自己摘的一干二净,心情大好,意气风发,喝道:“都听好了,不准探视,不准外出,等候圣裁。”

    说完,瞥了眼昏迷不醒的高士廉一眼,圣上没旨意,当然不能抓捕,寻思着有活口在手,不怕没线索,高士廉死定了,用不着再做什么。

    “来人,带上俘虏,还有那些通缉犯尸体。”

    “遵令!”有人轰然领命。

    很快,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离开,直奔禁军南衙司而去。

    第二天,早朝。

    文武百官分立两旁,大殿静的有些压抑,只剩下各部官员按惯例依次汇报,但没人用心听,都想着昨晚的事,堂堂皇亲,许国公府居然被禁军强闯,圣上还亲自赶去,这事绝对小不了。

    今天的朝会绝对有好戏看。

    正寻思着,一名内侍匆匆而来,在门口探头探脑,不敢进入,大总管王德快步过去打听一番,脸色大变,赶紧返回,匆匆来到李二身边,低声耳语道:“圣上,大事不好,许国公嫡长子过来报信,说许国公有愧圣恩,昨晚,自裁了。”

    “什么?”

    李二大吃一惊,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高士廉一死,等于将所有罪责揽上身,认罪伏法,关键线索一断,没法深查,还死无对证,就不能强判一个谋反罪,否则会落个不近人情的名声。

    越想,李二越窝火,暗道:“死也要摆一道,你是他的舅父,就不是朕的舅父,为何如此偏心?”

    大殿内百官感受到李二的怒火,都知道好戏开始了,打起精神来,正汇报情况的也停止说话,现场瞬间安静,透着几分压抑。

    等了片刻,李二低声对王德叮嘱几句,冷冷地说道:“许国公高士廉涉嫌包庇风雨楼杀手,事情暴露,昨晚畏罪自杀。”

    “轰——”

    全场一片哗然,许国公居然包庇风雨楼杀手,怎么可能?

    但圣上金口玉言,给事情做了定性,肯定掌握了某些证据,不可能有假,但这更让大家难以接受,平时老好人一个,看谁都笑眯眯,颇有长者风范的许国公居然包庇风雨楼杀手?怎么会这样。

    李二心神疲惫,终归是圣后亲舅父,也算自己半个舅父,漠然说道:“退朝。”

    早朝匆匆结束,大家见李二没有解释的意思,也不敢多问,相互打探着消息,一边朝外走去。

    王德快步上前,叫住了程咬金、房玄龄和长孙无忌,领着来到偏殿,李二早已在等候,脸色很难看,瞥了眼长孙无忌,示意大家坐下。

    长孙无忌对李二太了解了,不敢坐,直言问道:“圣上,臣和圣后多亏舅父拉扯大,感情颇深,臣不太明白,为何会怎样?”

    “你的意思是朕冤枉他?”李二压着的火有些往上窜。

    “臣不敢,只是想知道真相。”长孙无忌赶紧说道。

    李二看了眼程咬金,程咬金会意的点头,将昨晚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长孙大人,俘虏还在南衙司关着,昨晚已经招供,你若不信,一会儿自己去审问。”

    事情经过详细,而且不少人在场,长孙无忌知道程咬金不可能在这种事上撒谎,因为经不起查,但还是不敢相信,一把年纪了,好不容易复出,高官厚禄,还是户部这种流油的衙门,摆明了重用,为何会怎样?

    长孙无忌想不通,李二也同样想不通,看向程咬金:“招了什么?”

    “回圣上,他们是神剑山庄逃出来的,封风雨楼少主雷武之命潜入长安,寻机烧了烧烤吧,然后潜入许国公府躲藏,找机会离开,要不是圣上下旨封城搜捕,已经逃走。”程咬金赶紧说道。

    “就这些?”李二追问道,眉头紧皱,很是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