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惬意否

字数:393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赵二郎和秋武的速度快,别说衙役和士兵,就连最先跑掉的商贩都没能跑掉一个。

    有一个算一个,全被他们圈了回来。

    这也就造成了他们这边一通忙活,又是叙话,又是收税放行的一通忙活,距离这里不是很远的西鄂县还是啥都不知道。

    大冷的天,不是必要,谁会出来呢?

    还是跑到离城门这么老远的地方。

    赵含章也发现了这里距离城门有相当一段距离,便招了衙役来问话,“一般商税莫不是在城门和码头、关口之类的地方收取,你们怎么跑到官道上来收?”

    衙役额头又冒汗了,嘴巴动了两下后道:“这些商贩狡诈,走偏路绕过了县城。”

    赵含章:“……既然能绕过西鄂县,说明他们不是必要经过西鄂县,你们如何能收取他们的商税?”

    闹了半天,她刚才收的商税还都是不应该收的。

    衙役小声道:“他们私开小道,踩踏了不少良田,那都属于我们西鄂县。”

    赵含章上下打量过他,片刻后感叹,“我如今大概知道高县令是什么样的了。”

    都说奴似其主,想来西鄂县的这位高县令也和这个衙役差不多了。

    哼,踩踏良田?

    哪个外来的客商敢踩踏当地百姓的良田?

    赵含章眯着眼睛想了想,扭头和傅庭涵道:“我们先行一步,你带着人押后。”

    傅庭涵点头。

    赵含章就对秋武道:“你留下保护庭涵。”

    说罢,她带着赵二郎和她的亲兵就催着衙役和士兵们先跑了。

    衙役和士兵们有的有马,有的没有,赵含章也干脆,直接把马都收了,此时他们全靠两条腿跑着。

    赵含章一踢马肚子,他们便只能跟着撒腿跑。

    等跑到人烟稀少的城门下,守门的兵将老远就认出了他们,抬手就打招呼,“老张啊,今儿这么早就回来了?那马上的人是谁?”

    跑在最前面的老张没能回话,赵含章骑马上前,目光一扫,直接和亲兵道:“将城门控制住。”

    “是。”

    守门的兵将听出不对来了,手中的长枪立即往下一横,叫道:“你们是何人?想干什么?”

    赵二郎一枪就把他手中的长枪挑了,赵含章另一边的范颖立即叫道:“大胆,这是豫州刺史座下,见了使君还不快跪下。”

    对方一愣,瞥了老张一眼,见他们低着头喘气,便知道没有错,连忙跪下。

    跪了一个,刚听到动静从城门上跑下来的兵将们踌躇了一下,在赵含章的目光扫过时纷纷放下武器跪下。

    赵含章满意的一挥手,“守住城门,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人出城。”

    “是。”

    四个亲兵留下,赵含章带着剩下的人往县衙去。

    高县令正在家中饮酒,左右抱着美妾,此时天空有些暗沉,看着似乎要下雪了。

    他十分的惬意,往后一靠,将双脚伸出,立即有美妾轻柔的接过塞进怀里暖和,他满意的点了点手指道:“让乐伶来弹奏一曲,看这天色,今晚应当有一场大雪,去将杜老爷和清客们请来,今晚我们来一场围炉夜话。”

    仆役躬身应下,起身正要退出去,突然砰的一声巨响,院门口被人一脚踹开,半扇门瞬间歪倒在一旁。

    高成吓了一跳,立即缩腿坐直,扭头朝外看去,“何事喧哗?”

    仆役连忙奔出去看,正见赵二郎踹开门后让到一旁,赵含章抬脚踏进来,一眼便看到高成只着袜子的坐在席上,席上铺着一看就软乎乎的狐皮,他正一脸惊愕的看着赵含章。

    见他们手持兵器,他心有点儿发颤,没反应过来她的身份,色厉内荏的道:“大胆,知道这是何处吗?”

    赵含章一脚踩在席子边沿,低头看着他笑问,“这是何处呢?”

    “这是西鄂县县衙后院!”高成竭力忍住发颤的声线,尽量平和的道:“你们若是为财,说出一个数来,我自当奉上,但你们若伤人,我西鄂县的捕快衙役和兵丁也不都是吃素的。”

    赵含章围着他转了半圈,发现他这房间里也颇为无趣,连张椅子都没有。

    她干脆将矮桌上的东西一扫,单手拖过来放在他面前,然后一撩袍子坐下,笑吟吟的和他叙话,“我不要财,我呢,对打打杀杀的事儿也不感兴趣,所以我不会无故动手的。”

    赵含章这么好说话,高成却不敢放松,作为匪徒,竟然不求财,也不害命,这也太不正常了。

    念头闪过,高成这才发觉不对,他目光僵硬的落在赵含章的衣袖上,然后一点儿一点儿的向上看向她的脸。

    赵含章含笑看着他,鼓励他继续看。

    高成脸色煞白,看到她身后整肃有序的亲兵,最要紧的是,站在边上的那两个女子,一个身着水红色蜀锦,上面还用精致的绣线勾勒出大朵团花,一看就是出身富贵,非出身乡野的匪类;

    而另一个则着青色比甲,是高门大户里的丫鬟打扮,怀里正抱着一杆凛凛发光的长枪,不必看人,只看这杆长枪他就知道眼前坐着的人是谁了。

    他眼前发花,脑海中瞬间闪过不少传闻,其中最先到达脑海中的是先泌阳县县令,听说那位胡县令就是被赵含章闯入家中,一点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就被拖下去砍了。

    他手臂颤抖的撑着狐皮想要站起来,谁知一直稳固贴在席子上的狐皮突然滑了一下,他猛地向前倒了一下……

    他身子抖得更厉害了,颤颤巍巍的将腿收回来跪好,头紧紧地贴在狐皮上,请罪道:“不,不知使君到来,下官有失远迎,求使君饶命。”

    屋里的美妾仆役闻言一惊,纷纷跟着跪下磕头,但他们心神却松了许多,仆役甚至放松的想,不是匪徒,那他们应该不用死了,听说新使君对普通百姓很温和呢。

    他们倒是轻松了,高成却是冷汗直冒,不知赵含章为何要突然闯进县衙里来,便是出来巡视,也应该先通知他们吧?

    他鼓起勇气道:“使君,下官奉您前堂就坐?”

    “不必了,”赵含章道:“现在还是上衙时间,既然高县令在后院,显然常在后院办公,既如此,便在此处面见吧。”

    赵含章也不让他起,将炉子上冒着香气的酒壶拎起来,感叹道:“果然好惬意,火炉,狐皮席子,美酒,啊,还有佳人,高县令这官当得甚是惬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