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2章 九十分!

字数:507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呼~呼~”

    外面大风呼啸,庄园里面种植的草木猎猎作响。

    又是冬季。

    记得自己刚刚到来的时候,就是冬季。

    寒冷的温度浸透了身体,苏寒忍不住拿出双手,轻轻吹了口气。

    此刻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大风吹起了他的长发,远处的湖面似乎已经开始上冻了,隐约能够看到,有一些金鱼,在冰面下游来游去。

    它们的眼睛,似乎也在注视着苏寒。

    站在天地之间,苏寒驻足,望着四周那熟悉的一切。

    数十年的时间,这都是他亲手打造出来的。

    一花、一草、一砖、一瓦。

    冬天的深夜,格外安静。

    没有了蝉鸣,没有了鸟叫,唯一有的,就是那不断吹来的大风。

    站了半晌,苏寒抬步,走向了阿民父亲所在的房间。

    那里,居然还亮着油灯。

    “还没睡么?”

    心中喃喃,苏寒敲响了房门。

    “爹,您睡了吗?”

    “阿民啊,进来吧。”阿民父亲的声音传来。

    苏寒皱了皱眉。

    他能从阿民父亲的声音之中,听出些许颤抖。

    “病了?”

    连忙推开房门,苏寒一眼就看见,已经半头白发的阿民父亲,正坐在那张珍贵的桃木茶桌之前。

    达官贵人,睡觉前都是要换睡衣的。

    但阿民父亲没有,他还是穿着白日里的衣袍。

    “爹,您干什么呢?这么晚还没睡。”苏寒关上房门,走了过去。

    阿民父亲低头沉默了好久,才低沉道:“要走了吗?”

    苏寒身体一震!

    他不可思议的望着阿民父亲,用一种近乎是结巴的稀少语气道:“您,您怎么知道?”

    “我很害怕这一天到来,可我,也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啊!”

    阿民父亲笑了笑,说不出的凄然。

    他抬头,望着苏寒,目中还是带着那无法掩饰的溺爱,以及引以为傲的自豪。

    “其实,你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不是阿民。”

    “什么?!”

    苏寒双眸瞪大,猛的起身,不敢相信的望着阿民父亲。

    数十年的时间,自己一直扮演着‘阿民’这个角色,甚至此刻即将离去,他都生出了不舍。

    可现在,这场故事的主角,却告诉自己,他一直都知道,这只是一场故事?

    怎么可能!!!

    苏寒自问,他成为阿民之后,几乎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和纰漏,除了一开始,叫的那一声‘父亲’……

    轰!

    想到这里,苏寒脑中蓦然轰鸣。

    他望着阿民父亲,惊声道:“是,是因为……那一声‘父亲’?”

    “也是,也不是。”

    阿民父亲摇头轻叹道:“永远都没有人,能够扮演另外一个人,因为每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面,都是唯一的。你便是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来扮演‘阿民’这个角色,可你,终究不是阿民。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了解啊!”

    苏寒身体再震。

    房间之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狂风穿透了房屋的缝隙,刮在油灯上面,令房间里出现了一丝模糊。

    “对不起……”

    许久之后,还是苏寒首先开口。

    他眼睛有些发红,呆呆的望着阿民父亲,轻声道:“我不是阿民,我也代替不了阿民,对不起……”

    “阿民,去哪里了?”阿民父亲颤抖的问道。

    他很害怕,得到一个自己不想得到的答案。

    “阿民在看着您,也在看着我。”

    苏寒低声道:“我的到来,就是因为他的嘱托,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任务。”

    其实还有后半句,苏寒没有说出来——

    “如果当初我的到来,只是一个任务的话,那从您把肉都留给我开始、从您在我发烧的时候,背着我徒步跑进城里,连脚都磨破开始、从您……无微不至的给我熬制草药,想让我面容彻底恢复开始,那,就已经不是任务了。”

    苏寒给出的答案,似乎在阿民父亲的承受范围之内。

    他轻轻点了点头,咧嘴一笑:“好了,去你应该去的地方吧。”

    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在这句话落下之后,猛的从苏寒的脚底,直窜脑海!

    他怔怔的望着阿民父亲,看清楚了他的白发,看清楚了他脸上的皱纹,也看清楚了,那多么牵强的笑容。

    “砰!”

    苏寒猛的跪地,给阿民父亲深深拜下。

    那难受的感觉,席卷全身,让他的心都在抽搐。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不遇到阿民,宁愿不成为阿民。

    “去吧。”阿民父亲挥了挥手。

    苏寒跪拜许久,最终咬牙,起身朝外走去。

    就在他的身影,即将走出房间之时,阿民父亲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你是成功的。”

    苏寒脚步一顿,心里更疼:“是啊,我成了最有钱的人,将这里变成了李氏庄园,也迎娶了郡主……我是成功的,呵呵。”

    此话之中,没有任何的骄傲,反倒是充满了自嘲。

    “不。”

    阿民父亲却道:“做我的儿子,你是成功的。”

    苏寒浑身一颤,再也忍不住,有泪水从目中滑落而出。

    “我不问你叫什么,在我心里,你就是阿民,知道吗?”

    这句话,就是对苏寒这数十年来的付出,最大的宽慰。

    阿民父亲知道自己的身份,却从来都没有揭穿。

    他,认自己这个儿子!

    “孩儿不孝!”

    苏寒退出房外,再次给阿民父亲跪下:“此方世界,到底是真是假,孩儿不知道,但孩儿发誓,若可以的话,孩儿一定不会再如此刻这般,与您告别!”

    话音落下,苏寒不再停留,彻底消失在了阿民父亲的视线之中。

    狂风还在刮着,阿民父亲望着没有关上的房门,许久许久……

    ……

    愿望桥。

    当苏寒归来的那一刻,某些事情,似乎已经出现了变化。

    他没有见到阿民,四周空无一人。

    但他头顶,那本来只有十分的字样,此刻却是变成了‘九十分’!

    苏寒此刻所站的地方,显然不再是当初那里,他隐约能够看到,自己与那至尊光柱的距离,拉近了太多太多。

    心中那不舍疼痛的情绪还在蔓延,苏寒没有闲心去多想。

    他知道,如果真的是发生了变化的话,那原因,一定就出现在阿民父亲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