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1章 不舍

字数:482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自得到方子开始,苏寒就花费极大的代价,全世界寻找这些药材。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钱财的驱使之下,仅仅三个月的时间,这些药材就凑齐了。

    而且,不止一份。

    阿民父亲充满了激动和迫切,他按照药方,亲自为苏寒熬制药材,几乎是眼睛都不眨。

    每次熬制完药材之后,阿民父亲的眼睛,都是血红的。

    苏寒知道,阿民父亲是生怕在熬制的过程当中,出现什么差错。

    毕竟,这药方的到来,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十数年的时间,苏寒从未完美的融入这个世界,也从未觉得,自己就是真正的‘阿民’。

    可阿民父亲所做的一切,真的让他极其动容。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还停留在下等星域当中的苏云明。

    当初的苏云明,其实是可以跟着苏寒来到中等星域,甚至上等星域的。

    而苏云明,又何尝不愿意?

    但是,他选择了留在下等星域,因为他知道苏寒身上所背负的那些事情,不想成为苏寒的累赘。

    苏云明,跟苏青、苏瑶,以及南宫玉、萧雨然等人不同。

    资质决定了一切,苏青他们都是有成为强者的资质的,而苏云明不行,他只能硬生生的依靠诸多资源,以及诸多办法,来强行堆积。

    简单来说,他根本就帮不上苏寒的任何忙,真要是跟着来了,只会拖苏寒的后腿。

    所以,他选择了留在下等星域。

    “严格来说,他也不是我真正的父亲啊……”苏寒心中轻叹。

    苏云明,只是苏寒重生之后,得来的便宜父亲。

    他赋予了苏寒肉身,却没有赋予苏寒灵魂。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父亲,却宁愿停留在下等星域,冒着这一辈子,都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苏寒的险,不想来给苏寒当累赘。

    这跟亲生父亲,又有什么两样?

    养大于生啊!

    在这方世界,苏寒没有发达之前,一切靠的都是阿民父亲。

    以至于此刻,熬制草药,阿民父亲都要亲自盯着,生怕其中出现什么纰漏,这如何能让苏寒不动容?

    便是再冰冷的心,此刻也融化了一些。

    ……

    “阿民,阿民你过来。”

    耳边传来了阿民父亲的声音,苏寒连忙走了过去。

    只见前者端着一个碗,里面是黑棕色的药汁,还冒着雾气,显然刚刚熬出来不久。

    “药方上可是说了啊,一口气喝下去,一定不能停留,你得按照爹说的去做,知道吗?”阿民父亲嘱咐道。

    “爹,我知道的。”苏寒点头。

    “知道就好,快喝吧。”

    苏寒接过碗,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将药汁全部都喝了下去。

    说实话,还有点烫,他喉咙火辣辣的,又疼又苦。

    可看着阿民父亲那欣慰的样子,这些也都值了。

    “还有一点残渣,我再去给你加点水熬一下。”阿民父亲接过碗。

    苏寒无奈道:“爹,一点残渣而已,倒掉算了。你熬制这些药材,都熬制了四个时辰了,也该休息一下了。”

    “那怎么行?”

    阿民父亲瞪眼:“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药材可是贵着呢!都是花钱买来的东西,哪有浪费的道理?你可别给我睡觉啊,等会还要将这些给喝掉。”

    “好吧。”苏寒耸了耸肩。

    ……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那位皇亲国戚,并没有欺骗苏寒,他的这副药方,的确管用。

    三个月之后,苏寒的面容,已经发生了极其巨大的变化。

    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早已不再是那般扭曲。

    他再也不是之前那个丑八怪,顶多也就算是丑了一些,至少,是一个正常的‘人’。

    面容的变化,也让来此的那些女孩们,对苏寒的印象产生了改观。

    她们都知道,早晚有一天,苏寒会彻底恢复的。

    这下就热闹了。

    不知多少媒人来李氏庄园说亲,差点把门槛都给踩破,阿民父亲脸上的笑容,简直都要咧到耳根子后了。

    长相即将恢复,家里又是富贵发达,这相对于十几年之前,完全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怎能不开心?

    最重要的是,阿民父亲的心结,彻底打开了。

    若苏寒的面容无法恢复,那他就算是成为最有钱的人,也无法抹掉阿民父亲心中的那份失落和内疚。

    ……

    转眼间,又是三个月过去。

    苏寒服用那些草药,足足半年。

    有钱之后,家里买上了镜子,苏寒早已无需再去水面倒映自己。

    他摸着自己那英俊的面庞,轻轻将嘴边的胡渣刮去,心中忍不住苦笑。

    自己两世为人,却从未这般好看过啊!

    是的。

    他的面容,已经完全恢复了。

    也不知是随了谁,总之阿民父亲和阿民母亲加起来,论长相都不是‘阿民’的对手。

    “愿望桥上,那少年的模样也并不俊逸,是他希望我长成这副模样,所以才会如此么?”苏寒心中暗道。

    或许吧!

    贫穷的人,总是想要成为最有钱的。

    丑陋的人,总是想要成为最英俊的。

    每个人的心中,或许都有这样的一份执念。

    ……

    相貌彻底恢复之后,闻风而来的女子不知何几,下到十六七岁的,上到成婚又离婚的。

    李氏庄园,近乎天天爆满。

    苏寒对任何一个女子都没有兴趣,但还是顺了阿民父亲的意愿,娶了那位皇亲国戚的女儿,也就是一位郡主。

    这郡主长的倒也美丽,无论从身份、地位,还是从长相上,都能配得上苏寒。

    两人成婚不久,便生下了一儿一女。

    到这里为止,此方世界,算是划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某一天深夜,苏寒起床解手,忽然看到了四周有星光浮现。

    他低头,望着自己那正在渐渐虚幻的双手,在叹息之时,忽然生出了一抹不舍。

    不是不舍权势,也不是不舍钱财,更不是不舍那出生不久的儿女,以及过门不久的妻子,而是……

    不舍自己的父亲!

    他抬起头来,望向虚空,轻声道:“能等一等吗?”

    或许是听到了苏寒的话,他那不断朝着虚幻转变的身影,停下了。

    苏寒抿嘴,沉吟片刻,轻轻在儿女额头亲吻了一下,而后穿上衣服,走出了屋门。